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55章 闯皇宫(中)

第五十五章 闯皇宫(中)

方羽随手将图纸撕碎,丢入了旁边的花池中。

这是一张皇宫的地图,上面标有皇宫内守卫的分布,是陈林弄来的。

方羽长吸了口气,缓缓的将一个面罩套上。

以前方羽执行任务时,都不曾象今天一样有些紧张感。

或许是很久没有执行过任务了吧,方羽暗暗的想着,抬眼望了一下前面的建筑群,那里是宋真宗的寝宫,是皇宫之中守卫最森严的地方。

***摇映着暗影,在风中不断的晃动着。

方羽身形一展,如一只大鸟般顺着飞抓滑入了暗影中。

陈林与李氏从正门入了宋真宗的寝宫,他手中有正规的出入文谍以及太监号牌,进入这宫殿中是不成问题的,只有最后入见宋真宗时才有麻烦,这麻烦就是宋真宗身旁的近侍和近卫,方羽所要做的,就是清除这些人,并且要不惊动其它地方的守卫。

九曲回廊上挂着几盏灯笼,在风中摇摆着。

这里,曾经是多么熟悉的地方呵,李氏旧地重游,心中的往事一页页重新翻转出来。

当年,自己与他曾多少次相伴着从这经过。

当年,他总是微笑着拉了自己的手,在这里吟诗赋曲,听歌看舞。

李氏心中默默的想着。

一晃如烟,岁月远的已成隔世的唏嘘。

李氏低着头,随了陈林往前行去,旁了有几名曾经熟悉的太监走了过去。

他们,都是从前服侍过自己与官家的太监,如今也已老了呵。

方羽收了飞抓,落入这大殿中的一角。

这个大殿,根据陈林提供的资料,除了那五名特别的侍卫以及守门的八名侍卫外,倒没有其他的守卫了,另有太监近侍七人,宫女一十六人,这些个太监宫女是专门负责这个大殿中的事务的,再有就是宋真宗的心腹太监刘善堂。

在宋真宗的身边一般只有那五名侍卫高手和太监刘善堂这六人,所以,方羽先要做的,便不清理那些外围的人员。

方羽打量了一下周围环境,身子再一次潜入了屋檐下的暗影中。

夜风似是忽的变大了,云起卷没了星辰。

天,要变了。

河坊街的方家门前。

赵萱提着一盏灯笼,望着大街的远处。

安二娘也提了盏灯笼走了出来,望着赵萱的背影,无声的叹息了一下,随后来到赵萱的身旁,道:“大姐,外面风大,还是到屋里去吧。”

安二娘一直谨守着做妾的本份,虽然她比赵萱的年龄大,但她还是管赵萱叫大姐,虽然她与方羽的关系一直不清不楚,但安二娘心中明白,自己是无法取代赵萱在方羽心中的地位的,既是如此,安二娘也死了与赵萱在方羽面前争宠的心思,这些时候来,她已知道方羽的性子,不喜欢那种狐媚争宠的女人,安二娘也没有太大的奢望,只要能在这个家中立足就够了。

经历过欢场上的**,很多事,安二娘已看的开了,能给一个温和的男人做妾,已经是不错的事了,至少,这个男人不会打骂自己,不会在玩弄完了之后抛弃自己,虽然他也不曾玩弄过自己,但安二娘知道,至少,方羽在心里面已默默接受了她是他的女人的事实,把她当做了方家的一分子。

赵萱回头看了一眼安二娘,勉强的笑了一下,道:“不了,我说过要在这里等到相公来的,你先回屋去吧,不用管我了。”

“那么,就让二娘陪着大姐在这里等着他来吧。”安二娘微微的笑了笑,她心里对方羽的称呼很矛盾,自己与方羽的关系说来也是不清不楚的,叫方羽相公不是,叫官人也不是,当然,象从前一样叫方羽为小羽也是不成的。

赵萱点点头,又向大街上望去。

月色照着两人,蒙蒙的。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有一个等待着相约的人,也是一种幸福呵。

心里面想着赵萱在家门前等着自己的方羽,抬头看了看月色。

她现在也许正在门前望着月色,等待着自己的归去吧。

方羽将一名弄昏过去的太监拖入了角落中,心里不自觉的闪过了这个念头。

根据资料上的判断,七名太监,十六名宫女,都有已被自己弄昏过去了,没有一个多时辰的时间是不会醒过来的,现在,要解决的是门口的八名守卫,时间上来说,陈林和李氏也快到此处了。

八名在一起的守卫,而且是有一点儿身手的人,想要无声无息的摆平可不是容易的事,方羽掏出了一把沾了麻醉药的细小飞针,这是专门为对付这八个人准备的,麻醉药不是很厉害,只是为了射在对方的咽喉上,暂时让人说不出话来,却是要不了人的性命的。

方羽堂而皇之的从大门口走了出来,八名守卫全都是一楞,这里宫墙高耸,巡逻密布,怎么会有一个蒙面人从皇帝就寝的宫中走了出来,众守卫这一楞之时,方羽已扬手将八枚飞针射了出去,守卫们只觉喉间微微一麻,并没有看到方羽手中射出的飞针,这飞针太小,月色又不明亮,这些个人自然看不出来。

一名守卫极机灵,见了有蒙面人,当下便张嘴呼叫,却惊恐的发现自己竟喊不出声音来,心急之下,抽出腰刀斩向方羽。

方羽错身而上,脚踏八卦,身如游鱼,一招八极拳中的蹦架式,铁拳如锤,击在那人的太阳穴上,那人身子倒翻,昏倒在地上。

其余七人,张嘴无声的呐喊了一下,各自拔刀斩向方羽。

这些人俱是军中好手,相互之间配合也极默契,七把刀如天罗地网,将方羽笼罩在其中,然而方羽的战斗经验何其丰富,哪能让他们把包围圈形成,脚下急进,在刀网形成的前一瞬间,已错身到了一人身旁,右手一招擒拿手,叨住了那人握刀的手,左手一个高抬倒肘击在那人的脑门上,干脆利落的将他撞昏过去。

方羽手中夺了那人的刀,一招夜战八方,将那跟着斩过来的刀网震开,脱出了刀网的包围,复又贴向一人,一刀斩出,那人举刀招架之时,方羽刀势一偏,身形倏退,一刀架住了另一个追上来的人的刀,左手一个直勾拳把那人打昏。

剩下的五人见方羽如此的厉害,心生一丝怯意,有一个人想要离了此处叫人,但哪里摆得脱方羽那形如鬼魅的身法,五人仅仅在十几招内,便被方羽一个个摆平。

方羽将那八名守卫拖入门内藏了起来。

暗影中,陈林带着李氏走了出来。

方羽望了二人一眼,当先入了宋真宗睡着的屋内。

烛影飘摇,带动着屋内的阴郁似也在流动。

宋真宗无神的看着绣花的帐顶,思绪飘浮着自己一生的种种。

那时年少,有着年青的热血激扬。

那个澶渊之盟,就是自己热血激扬的骄傲吧。

十万将士的呼喊,那是何等壮观的一个场面啊。

……

那时年少,有着年青的风流倜傥。

那时自己初见李宸妃,花正开时,燕正来时。

多好的一个妙人儿啊,如果,如果……

唉,宸妃呵。

些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

宋真宗昏沉沉的想着,他清晰的感觉到时间的流逝,感觉到死亡在向他笼来。

屋外响着轻微的沙沙声,似是风划过的响声。

一名宋真宗的贴身侍卫耳垂动了一下,仿佛一具石像苏醒了过来,抬眼望向一个阴暗的角落。

凛烈的杀气从那侍卫身上散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