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56章 闯皇宫(下)

第五十六章 闯皇宫(下)

站在这里已很多年了,龙卫甲都几乎已忘了自己原来的名字,更多的时候,他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叫龙卫甲。

这是一个死寂的地方,自宋建国以来,就没有刺客能打扰到这个地方,外围那些个禁军和侍卫,足以绞杀任何武艺高超的刺客,所以龙卫甲在宫中十来年的岁月,已经渐渐习惯了这种没有任何战斗的死寂生活。

但今天不同,龙卫甲那似乎比狗还灵敏的鼻子有着过鼻不忘的记忆力,他嗅到了一丝不同的味道,这是一个生人的味道,虽然没有带着杀气,但龙卫甲可以肯定来者不善,因为他也感觉到这屋内在死寂之外多了一种压抑。

这是一个高手的直觉,是在生与死的战场上磨练出来的直觉。

龙卫甲拔出了佩刀,一刀斩向那沉沉的暗影中。

五名龙卫都是战场上过来的人,非常懂得配合之道,另外四人也几乎在同一瞬间拔刀斩向了同一个方向。

五把刀都落空了,那个黑衣蒙面人如同鬼影一般飘出了他们攻击的范围。

龙卫甲眼神微眯,一抹精光掠过他的眼中,随即如同燃烧的火焰闪出炽热的斗志,整个人完全从僵硬的状态中活化起来,这是一个真正的战士遇到了强敌时的反应。

多少年了,龙卫甲心中想到,自从离开战场后,自己已有多少年没有动过手了。

龙卫甲紧握了一下手中的刀,他是一个渴望战斗的人,仿佛自己的生命就是为了战斗而存在,他舔了一下自己有些干燥的嘴唇,涩声道:“好功夫,好胆识,我朝自立国以来,还没有人能闯到此处,你是第一个,却不知这是你的荣幸还是你的不幸。”

“这没有什么幸与不幸的,什么事都是实力说了算的,我来,就是要向你们五人挑战的,想要知道我大宋传说中的龙卫是真的厉害还是只是一群无用的饭桶。”那蒙面的黑衣人正是方羽,他本想先用偷袭的办法解决其中一两个人的,没想到这五人里面竟有鼻子比狗还灵的人存在,以至于自己被他们发现,这是情报上的失误啊,方羽心中轻轻的叹息了一下。

“你很狂妄,不过你似乎也有狂妄的资格,但不管你来此是什么目的,到了此处,我们都将格杀勿论。”龙卫甲的声音很平板很涩,犹如布匹撕裂的声音。

“那么,你们五个人想要格杀我,总要拿出点本事吧,是不是要向外面求援啊,虽然这样有点丢脸面,但对你们来说,这应该是最好的办法吧。”方羽无奈中用了激将法,希望能激的他们暂不向外求援。

龙卫乙轻哼一声,道:“你不用使激将之法,天下没有人可以过得了我们五人这一关,当年便是千军万马的战场上,上千辽人铁骑也没能冲破我等五人的阵线。”

方羽扫了一眼室内,发现应该在这里的那个太监刘善堂却不在,不觉微皱了一下眉头,估计那刘善堂是出去办事了,也不知什么时候会回转了来。

方羽再望了一眼五人身后的那张大龙床,知道宋真宗就在那里,自己须得把这五人引开一点距离,当下冷笑道:“辽人,辽人的骑兵还能叫铁骑么,只不过是一群能打打草谷的抢匪罢了,真正的铁骑你们却是没有见过,还好意思在此胡吹。”

方羽只是把百年后的事实说出来,其实这时候的辽人骑兵还没有退化得那么惨,战斗力还是很强的,否则也不会老想着入侵大宋,方羽这话却有点伤人,一个真正的战士,他是很看重自己在战场上的荣誉的,诬蔑敌人的没用,就也是在说他们的没用。

“好一张利嘴,你无非就是在激我们与你较量一番,你这样做,定是要为旁人接近皇上而制造机会,你认为,我们会给你这个机会吗?”龙卫甲不动声色的道。

方羽再一次暗叹,这个龙卫甲实是个很聪明的人,而且很沉稳,是个不好对付的人。

“那么,没什么话可说了,动手吧,有没有这个机会,一切都以实力说了算。”方羽沉声说道。

高烧的灯烛忽的闪动了一下,***暗了那么一瞬,方羽出手了。

风渐渐大了,吹得灯笼中的烛火也微微有些晃动。

天上的弯月不知何时已隐入了乌云之中,本来还在鸣叫的小虫也消失了踪影。

方家的大门前已站满了一群人。

赵萱,安二娘,安三,公孙策,欧阳春,展昭,徐庆,萧远,杨七斤,雷惊,张龙,赵虎,王朝,马汉,黑子,虎牙还有两个成了方家教书先生的柳永,白正淳。

他们不知道方羽是去做什么了,只知道这次是件很危险的事。

这些日子以来,他们与方羽之间慢慢有了一种感情,象是朋友,又象是家中的亲人,这些人中,只有展昭来的晚,还没有体会到那种感觉,但他很喜欢这种大家庭中的快乐气氛,喜欢方羽那种大哥式的淡淡笑容,那是一种很从容淡定,让人很温暖安心的笑容。

有时候,无声的默默等候,也是对朋友对亲人的一种支持。

风吹在各人的脸上,让人有一种风起云涌的感觉,仿佛从这风中可以感受到此时的方羽正在某一个地方与人激烈的拚斗。

赵萱抬起了头,看着已是黑漆漆的天空,眼中挂着泪水。

相公!

你现在怎么样了,你可记得萱儿对你说过的话?

萱儿会在这里一直等着,等到你回来为止。

风将泪水吹出了眼眶,滚热的滑过赵萱的脸颊。

方羽手中的刀斩了出去,带着剖开空气的轻鸣,屋内的空气也被搅动,如同一阵风刮过,灯烛为之一暗。

龙卫甲心中一凛,知道遇上了前所未有的强敌,自己的心里面竟产生了难以接下这一刀的感觉。

龙卫甲往后一退,脱出了自己突出的位置,五把刀同时挥出,架住了方羽这一刀。

叮的一声脆响,方羽往后震退了三步,五名龙卫得势,五把刀分五个不同方向跟着挥出,形成一个绵绵不绝的刀网,向方羽笼罩了过去,一连串密如繁星的响声,方羽在极短的时间内接下了五人劈砍出的二百多刀,人也向后退出了五十余步,到了这个巨大的寝室一角,似是不是这五人的对手,至少,在龙卫乙的眼中,方羽是在节节败退。

龙卫甲心中却是叹息一声,有苦无法说得出,自己五人都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人,今日却被一个人的气势压得不能不全力以赴,不管最后给果如何,这来人的武艺之高,拚斗经验之丰富,实是罕见,若是单打独斗,自己五人中没有人能接下他的五十招。

到了屋中一角,方羽能腾挪的空间变的极小,此时再无回旋的余地,五把刀组成的连绵刀网如同流水一般向方羽倾泄而来。

宋真宗躺在龙**,耳中听到一片兵刃相碰的声音。

他们在做什么,宋真宗神思恍惚的想到,自己这是在哪里了,是战场上么,辽人又打过来了么,辽人辽国,始终是大宋的心腹之患啊,自己又要去御驾亲征了么。

屋内的灯烛被刀风卷的忽明忽暗,照在宋真宗的脸上变化不断,前尘往事,在这一明一暗的灯光中,更是在宋真宗的心中烟云四起。

一个身影在这明暗不定的灯光中走了出来,那人脱下了帽子,一头秀发垂了下来。

宸妃,是你么,宋真宗恍惚的看着出现在眼前的那个容颜。

宸妃,终于又见到你了,你还是那个模样,宋真宗微弱的声音喃喃的念着。

宸妃,这里是哪,是你这些年来所在的地方么。

宋真宗微微的叹着气,自己这是在做梦还是离开了尘世啊,思维已经混乱的他,已是无从分辩了。

宋真宗颤抖着伸出了手,想要抚摸眼前这张曾经熟悉的玉脸。

“官家!”那人跪了下来,抓着宋真宗的手放在自己脸上,悲呼一声,眼泪溢了出来。

方羽刀锋忽盛,犹如山洪暴发般喷涌而出,惨烈带着摧毁一切的气息,五人的组成的刀网为之一滞,出现了一丝间隙,方羽的刀锋滚滚而来,将那丝间隙硬生生扩成一个缺口,从中脱身而出,随后刀锋反卷,将那五人反困在角落中。

龙卫甲再次在心中叹息,自己这些人守卫了皇上这么多年,一直没有事情发生,没想到当遇到事情时,却是一个如此强大的存在,如果不让外面的侍卫和禁军帮忙,自己五人很难将这人留下。

当那人走了进来时,龙卫甲那坚韧的神经也不禁微微震了一下。

那个人他是认识的,那时,他还年青,还有着对女人的残念,有着对一个绝代风华的女人的惊艳,那时,他还只是刚刚去了身下之势,那惊艳的感觉成了他对女人最后的记忆。

李宸妃!她竟然还活着!这个念头只在龙卫甲的心中一晃而过,随即便不再关心,这个皇宫之中,什么样的黑暗都有,什么样的事情也都有可能发生,他龙卫甲只是一个守卫,这皇宫之中除了刺客,其他的都不关他们的事情。

此时龙卫甲心中明白过来,方羽引开他们五人的目的就是让这个李宸妃晋见皇上的,但龙卫甲是一个军人,是一个为战斗而存在的战士,他服从的只是命令,不管对与错,他只管服从,只管战斗,所以,不管方羽他们来此是什么目的,没有晋见的诏令,就必需格杀勿论。

龙卫甲低啸一声,生了拼死的决心,今天就是死,也要将此人格杀于自己的刀下,为了自己作为一个军人的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