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57章 宋真宗最后的时刻

第五十七章 宋真宗最后的时刻

龙卫甲沉沉的迈出了一步,脚下厚厚的石板碎裂开来,细石向四周飞溅而出,荡起一团轻尘。

拚命了么,方羽眼神微眯,凛烈的杀气狂涌而出,一直以来,方羽都控制着自己身上的杀气,但此时五名龙卫的拚死之心,强大的压迫气息,让方羽再也控制不了自己身上的杀气,这是一个你死我活的局面,只有至死方休的结局,方羽心中沉重的叹息了一下,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方羽不想杀这五人的,可这个时候,他不能不杀,因为方羽还不想死,他不想死,那就只有让对方死了。

这是一个很无奈的选择,人生中,总有许多这样自己不愿意选择的选择,每个人都有,不单单是方羽,也不单单是这五名龙卫,还有那躺在龙**的却没得选择的宋真宗。

如果有得选择,宋真宗绝不愿意死亡。

这个尘世有着许许多多让他留恋的东西,皇权,美女,富贵荣华……

在这样一个位置上,没有一个人愿意去死。

“宸妃……”宋真宗艰难的说出这两个字来,手掌上传来温暖真实的感觉,思绪竟然渐渐清朗起来。

“宸妃,真的是你,你不是已经不在这个人世了么,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说,你是来接朕离去的。”很多人在临死的时候,会有一段或长或短的回光返照的时间,这时的宋真宗正是进入了这种状态,心中回复了不少的清明。

“官家……”李氏哽咽的哭道:“臣妾并没有死,臣妾这些年来一直想着再见官家一面,本以为这一生再也无望,没想到今日却能再见到官家,臣妾,臣妾……官家,你怎的却病成这样?”

“什么?”宋真宗忽的坐了起来,灯烛的光线照着他的脸上有着一片病态的潮红,粗重的呼吸声清淅可闻,抓住了李氏的手道:“怎么可能,你怎会没死,难道他们都在骗朕不成。”

“官家,当年那场大火燃起之时,臣妾身旁的宫女绿珠换上了臣妾的衣服,被大火烧死了,臣妾跳入了流脂河中逃得了性命。”李氏抬头望着宋真宗,回忆起那不堪回首的往事,心中多年的冤屈,忍不住说了出来。

“这么说,是有人在陷害你,说,这个人是谁,朕要把他碎尸万段。”宋真宗愤恨的说道,呼吸越发的急促粗重。

李氏并不知宋真宗这是回光返照的最后时刻,见他精神状态变得好了,心中也为他高兴,不想把这些从前的旧事在这个时候惹得宋真宗不高兴,道:“官家,这些事已过去了,官家不用在想这事,好好保重官家的龙体才是。”

“宸妃啊,这些年你还过的好么?”宋真宗长长的吐了口气,声音平缓了下来。

“好的,官家,臣妾现在过的很好。”李氏带着泪笑道。

宋真宗爱怜的抓起李氏的手,道:“这些年,朕每每午夜梦回之时,都会想起宸妃你啊,想起那些与你在一起的日子,想起你弹的琴,唱的曲,吟的诗,宸妃,以后,你不要再离开朕了。”

“官家……”李氏被宋真宗的话说的眼泪再次流了下来。

宋真宗微笑着抬起头,看向正在舍生拼斗的方羽与龙卫六人。

烛影飘摇间,刀风刮得灯烛明灭不定。

铛的一声闷响。

如同一个炸雷在极小的空间中炸开,声音低沉却含着惊人的破坏力。

方羽接下了龙卫甲舍命发出的一刀。

这一刀包含了龙卫甲一生中所有的经验与斗志,也包含了他现在所有的精,气,神。他要强行撕开方羽的防线,给其他的龙卫制造机会。

蹬,蹬,方羽倒退了两步,胸中有些气血翻涌,那龙卫甲却是连退了八步,一口胸中的血压制不住,喷了出来,手中的刀无力的垂了下来,此时,他是再也发不出第二刀了。

血溅落在地上,腥气扩散在空气中,阴郁的屋内凭添了几许惨烈的气氛,其余四名龙卫齐声低吼了一下,四把刀一往无前的同时斩出,这一刀,让他们仿佛回到了当年在战场上舍生忘死,并肩作战的岁月。

龙卫甲僵硬的脸上露出一个微笑,这是自己最后的一场战斗了,十几年的岁月,长得几乎快忘记自己是一个战士了,还好,今夜并没有丢了作为一个战士的本份,今夜,自己这五人很可能都会死去吧,来人的实力实在是太恐怖了,但在战斗中死去,却是我们这种人最好的归宿呵。

龙卫甲无力的向地面缓缓倒去,那一刀的反震之力,已经震碎了他的内脏。

飘摇灯光映着森冷的刀光,仿佛穿过了十几年的时光,龙卫甲脸上的那抹微笑渐渐扩大,涣散的眼瞳中透出的竟是一种幸福。

龙卫甲吐出了一口长气,幽幽的,仿佛包含着龙卫甲十几年来死寂的沉郁。

倒在北方土地上的兄弟们啊,我终于可以再一次见到你们了。

以一个战死战士的名义!

方羽不想与他们拚命,不相与一个曾经在战场上为抵抗异族侵略而血战不退的战士拚命,他们的归宿应该是那烽火燎天的战场上,而不是死在自己的手里,死在这寂寞森冷的皇宫里。

但方羽不能不与他们拚命,这些人是一种纯粹的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不问对与错,不管是与非,命令既出,不死无回。

方羽想要活下去,就只有杀了他们,这是一种无从选择的悲哀。

方羽杀人从来没有仁慈过,可这一回,却有些犹豫,当他看到龙卫甲一口血喷了出来时,心中竟有一种莫名的惋惜和伤感。

或许他们都是同一种人吧。

战士,应该是战斗在战场上的,如此落漠的守在深宫,那将是怎样的一种失落!

方羽理解他们的失落,所以才倍感惋惜和伤感。

四把刀发出吱吱的轻鸣,似要擦燃这周围的空气。

这是四人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发出了平生中最强的一刀,誓要将方羽斩于刀下。

他们平生无仇,却不得不舍命相斗。

因为这是一个军人要执行的命令。

李氏回头见方羽被刀光笼罩在中间,忍不住对宋真宗道:“官家,都是自己人,让他们停下来吧。”

“晚了。”宋真宗脸无表情的说道,他虽不懂武艺,但场中惨烈的气氛,让他也明白这是生死相分的时刻。

无论宋真宗多宠爱李氏,但对方羽这种闯入皇宫者都是极其讨厌的,这种人,是对他的皇权的一种挑衅,做为皇帝,他绝对不能容忍这种人的存在,所以,无论场中情况如何,李氏求与不求,他都不会叫住手的。

这是一个皇帝基本的准则。

场中,已分出了生死。

犹如银瓶乍破,一声脆裂的声响,五人手中的刀化为四处飞射的碎片。五道身影齐齐向外抛跌,双方相碰的巨大力量,如一团飓风般刮过屋内,大部分的灯烛为之熄灭,剩下两盏孤零零的在幽暗中明灭不定。

龙卫乙从地上艰难的支起了上半身,看着同样从地上艰难的支起身子的方羽,道:“好功夫,好身手,能死在你这样的人手中,也不枉了我等一生的名声。可惜,可惜,可惜了你这样的身手,应该在那北地的战场上才是。”

方羽摇晃着站了起来,蒙面巾上的嘴角处有一丝血迹,闻言,声音有些嘶哑的道:“我会的,如果我今夜不死的话,我想,我终有一天会站在那北地的战场上的。”

方羽说出了一句承诺,这是一个战士对另一个战士的承诺。

“呵,呵……好!”随着笑声,大量的鲜血从龙卫乙的口中涌了出来,他转过头对自己的同伴问道:“你们,你们还好吗?”

“乙,甲他们都已先走一步了,我,我也不行了,我不等你了,我,我,先……”那人无力的垂下了头。

“呵,呵,也好,也好,兄弟们还是在一起,呵,呵,这回不用再做这不男不女的人了……”龙卫乙在笑声中气息渐杳。

方羽的眼中有一丝潮热,摇晃的身体忽的挺直了腰板。

大宋时代,是文人的天堂,却是军人的悲哀。

方羽如是的想着,转过头去望向那宋真宗。

“来……”宋真宗被方羽凌厉的眼神吓到,想要高声喊人,却是再也发不出声音。

宋真宗的眼睛无神的看着虚空,脸上的潮红迅速的退去,往后倒在了龙**。

他的元气已经耗尽,油尽灯枯的他再也回天无力了。

“官家!”李氏悲嘶一声。

方羽喟然的叹了口气。

一代帝王走了,新一代的帝王时代又要开始了。

陈林从暗中走了出来,一掌击昏了李氏,肩着她离去。

方羽再一次看了一眼五名龙卫的尸体,退入了黑暗之中。

幽暗的灯光照着龙**,宋真宗无助的吐出了他人生中最后的一口气。

屋外的风更烈了,似是要下雨了。

山雨来时风满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