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58章 刘太后的打算(上)

第五十八章 刘太后的打算(上)

方羽回到自家门口的时候,雨点正开始垂落到大地上。

面前是一群翘首以盼等他归来的人,方羽心中一暖,有一种豪情,有一种温暖而又冲动的豪情自他胸中升腾而起。

“我回来了!”方羽的声音中带着微微的激动。

“相公。”赵萱不顾众人的目光,扑入方羽的怀中。

“回来就好。”公孙策微笑着道。

欧阳春上下打量了一下方羽,道:“看来对手很厉害,不过还是比不过你。”

“打架这样的好事也不叫俺一块去,太没义气了。”徐庆嘟哝道。

“就是。”萧远点着头赞成。

杨七斤挥舞着手臂,高声道:“明天俺请你们去喝酒。”

“不去,不去,你这人太小气,要我们去,须得要上好的酒,最贵的菜才成。”雷惊笑着说道。

“好啊,好啊,明天你们不用读书了,我放你们一天的假。”给众人补习文化的白正淳难得的脑筋正常了一回,众人心中均这样想到。

“最好再叫几个红倌人前来。”柳永不忘了他的风流本色。

有人附声赞同,余者皆笑而不语。

方羽望着眼前的众人,心中暖暖的。

雨点带着初秋还没散尽的余热,滴在方羽的脸上,也是暖暖的。

李氏终于还是离开了方家。

经历了那一夜之后,李氏觉得她与这红尘俗世离得越来越远。

她已没有什么留恋的了。

方羽没有再劝她,有些人,有些事,强求了也没意思。

在赵萱的泪眼中,李氏离开了这个家,与她一同走的,还有陈林。

陈林也厌倦了宫里的生活,而且当年的大仇得报,他也是没了什么牵挂。

李氏走的时候,告诉了方羽一件事,赵萱并非她的女儿,而是她当年在流脂河中的一个木盆里拾到的,本来赵萱身上还有一块玉佩的,但因为当年生活拮据,李氏把它当掉了。

方羽根本没有在乎赵萱是什么出身,他在乎的是赵萱这个人的本身。

李氏告诉了方羽这些,却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没有告诉方羽,她从知道这件事的那天起,便已决心让这件事永远的尘封在她的心里。

汴梁这个京师,在一夜之间风起云涌。

宋真宗驾崩了,与此同时,五名龙卫也死了,虽然最后的检查结果,宋真宗是自然死亡,但五名龙卫明显却是被人击杀的。根据八名门卫的交代,那一夜是有一名武艺极高的人闯入了宋真宗的寝宫。

所以,由皇后升级为太后的新掌了权力的刘太后,下了个要不惜一切代价找出并缉捕凶犯的旨意,不过她这只是做个样子而已,在她的内心深处,她甚至有些感激这个人让宋真宗早些完蛋了,皇宫之中,尔虞我诈,又哪来的真情,虽然她也伏在宋真宗的遗体旁一幅哭得死去活来的模样,但这只不过是演的戏,演给众大臣们看,演给天下的百姓看的。

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戏,在刘太后的心里常常会有这样的感叹。

只不过这场戏里多了些真实。

新掌权的刘太后更多的精力却是花在了如何稳固自己的权力上,太子赵祯顺利的登基做了皇帝,一个还没有实权,摆在庙堂上供人参拜的傀儡皇帝。

权力都在垂帘后面的刘太后手中。

宋真宗死了,还有一个很为此高兴的人。

郭槐就是这个很高兴的人,虽然他陪着刘太后为宋真宗哭天抢地了一番,神情之悲痛,声音之哀伤,足以让任何看到这场面的人要夸他是一个忠臣,但郭槐的心里真的很高兴,因为刘太后没有忘记他多年来服侍她的功劳,大总管刘善堂被刘太后寻了个理由,打发他去养老了,郭槐成了皇宫中的大总管。

郭槐心里唯一的遗憾就是多年的对头陈林不见了踪影,没能看到他郭槐如今威风的模样,人的心理有时候真是很奇怪的,以前郭槐恨不得立时掐死了陈林才甘心,可如今这个时候,没了陈林,郭槐心里反而有些想他,当然,这种想念中更多的是如何把陈林踩在自己的脚下,听他向自己求饶的声音。

第一个来为郭槐贺喜的,不是他从前的狐朋狗党,而是方羽。

方羽对人情世故不是很懂,但他现在有了一个公孙策,这公孙策知道这朝中定会有人失势,也会有人得势,其中一个,公孙策可以肯定的说是郭槐,这个郭槐一定会得势,所以,在那公孙策的劝说下,方羽带了一盒珠宝拜见了郭槐。

方羽虽只是一个太学生的身份,但他是如今的赵祯皇帝跟前的红人,以郭槐多年来的经历来看,这个杀猪出身的方羽终有一天会位极人臣,虽然赵祯皇帝现在没有权力,但赵祯总有一天会亲政的,赵祯亲政之时,就是这个杀猪的飞黄腾达之日。

所以,眼光看的较远的郭槐没有轻视方羽,很热情的接见了方羽,当方羽将一盒璀灿的珠宝递到郭槐的面前时,郭槐热情的笑容中再无半点勉强,只差了一点便要拉了方羽称作兄弟。

郭槐的热情让方羽有些受不了,讲完了官面堂皇的客套话,方羽便起身告辞了,留下郭槐在那里,捧着那盒珠宝在那看了又看,非是郭槐没见过这么好的珠宝,而是以前见到的都是别人的,这回见到却是自己的,看着这光华灿烂的珠宝,郭槐几乎怀疑自己是在梦中。

这郭槐越看,越觉得这个杀猪的是自己人,非要怪这郭槐会对珠宝如此痴迷,他一个做太监的,人生中还能有多少爱好。

于是,在郭槐的狐朋狗党的名单中,郭槐也把方羽的名字列入其中。

一盒珠宝,价值十万两白银,没有几个会不动心。

钱至十万,可通神矣。

搜捕刺客的事是由刑部负责的,不过刑部又把这个责任推到了开封府刘大人的头上,这位刘大人用手捶打了几下自己紧皱的眉头,无奈的又把责任推到了总捕雷惊的身上,谁都明白,这个刺客能潜进皇宫,能击杀五名龙卫,这些个捕快就算找到了他也拿他没办法,除非是动用一支军队,不过这不关他刘大人的事,怎么的,他刘大人也与当今的太后有点亲戚关系,到刘太后真不放过这事时再说也不迟,现在要做的,就是让雷惊抓人,管他是谁,抓些人交差就是。

汴梁城中鸡飞狗跳了几日,又渐渐安静了下来,人抓了不少,开封府的大牢之中人满为患,据说个个都是高手,刘大人看着厚厚的一叠疑犯的名单,心想如今的高手也太不值钱了,看看,这个什么牛皮三的,不就是自家门前卖皮鞯的那个家伙吗,听说这人爱吹牛,老说自己是江湖大侠客,这回算是侠客到狱中去做高手了。

刘大人苦笑着将名单放下,他心中也明白,这些人中,绝不会有那个刺客在里面的,因为这不是雷惊所能办到的事,自己所要做的,就是先用这些人应付差事。

刘大人把案卷上交了刑部,让他很意外的是刑部只发了一句话,让他把那些人先关着就是。

刘大人心里一块石头算是落了地,看来,自家那个亲戚刘太后并没有打算深究这事,既然不深究了,那到时就可以随便在这些人中挑几个应付一下就成了。

刘太后之所以不深究,是因为新任的七名龙卫检查了前任五名龙卫的尸体后,一致肯定的说,那五名龙卫都是被自己的力量反震而死的,来人本无恶意要杀他们。虽然这五名龙卫死后的表情很奇怪,让大家想不通,象是那种得以从某种痛苦中解脱后的欢愉,不过这无关七名新龙卫对这事的结论。

刘太后心里明白,来人定是要找宋真宗有什么事儿,结果却被五名龙卫拦阻而起了冲突,那么,这事就与宫里某些事儿在关,从陈林的消失来看,那么这事又与那个李宸妃多半有关系,刘太后想到了方羽,想到了这个被人传说成大宋第一高手的杀猪人。

刘太后之所以这么容易想到方羽头上,实是因为与李氏那件事压在她心中十余年有关,每遇什么事儿,都要往这方面联想一番的。

刘太后放下手中的荼杯,说道:“来人,拟旨,宣太学生方羽前来见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