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59章 刘太后的打算(中)

第五十九章 刘太后的打算(中)

秋天的气息已经渐浓,皇宫中还挂着白幡,在秋风中瑟瑟飘荡。

方羽慢慢踏上了大理石的台阶。

两旁立着数百金甲武士,明晃晃的大刀架成了一个长长的刀廊。

这是一个很不友好的态度。

刘太后有足够的理由这样对待方羽,甚至直接派了军队将方羽的家抄了。

如果是别人,刘太后一定会这样做的。

不过郭槐隐晦的在刘太后面前说了方羽几句好话,更暗暗提醒刘太后,如果这个杀猪的真是那个进入宫中的高手的话,派军队去抄他的家,万一让他逃脱了,那将是心腹大患,还不如在宫中密布武士,将他招入宫中后,再看情形做出杀与不杀的决定。

方羽抬头看了一眼垂手站在宫门前的郭槐,双方的目光在空中交错而过,都没有任何表情,没有表情,那就是事情还没到最坏的地步,还没有到一定要你死我活的程度。

方羽没做停留,直接走入了刀廊之中。

人生很多时候都是在赌,输与羸,赌了才会知道。

对于这时候的方羽来说,他不赌就是输了,刘太后会立刻下令在这里将他绞杀。

这里,不光有这数百光鲜好看的金甲武士,外围还有三千禁卫军,宫里面应该也有数名高手在刘太后身边。

方羽绝没有机会能够击杀刘太后,所以方羽只能赌,赌刘太后这时还没有要杀他的意思,羸,则还有生机,输,方羽在心里暗自叹息,输了,最好的结果就是从此亡命天涯。

方羽神色平静的走在刀廊之中,脑海中闪过各种的念头。

郭槐的眼角微微颤动了一下,他不是个傻人,从方羽那从容淡定的神色上,他郭槐就可以和人打赌,这个杀猪的就是那夜入宫找宋真宗的那个人。

秋日还暖的阳光照在人身上却有一种森冷的感觉。

“呔!”数百金甲武士一声齐喝,声音如滚雷般从方羽的头顶炸过。

无论这些金甲武士有没有经过杀伐的战场,一支训练过的军队最起码有他该有的迫人气势,单个的普通人面对着一支这样不怀好意的军队时,绝对是要出一身冷汗的。

这一声大喝,更是凭添了几许杀气,那滚雷般的炸喝声,似是卷起空气的涌动,扬起方羽的发丝。

猎猎,白幡招展,森冷的杀意让秋日有些萧瑟。

郭槐不自禁的微缩了一下自己的脖子,他也是经历过一些风浪的人,却让场中一触即发的气氛压抑的有些不自在。

方羽脸上平静无波,只有嘴角处微微带有一丝嘲意,他嘲的是堂堂的刘太后竟然玩起了黑社会常玩的手段。

阳光映着刀光,刺激着人的眼睛,那个一袭白衣,从容穿过刀廊的身影,给身在窗后观看着的刘太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刘太后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不管当今的社会风气如何的喜欢小白脸小相公,但豪情四溢的铮铮男儿,仍然会给大部分女性留下一个好印象,何况方羽的相貌不输于那些个小白脸,更易让女人对他抱有好感。

刘太后的性子实不输于男人,若是出在寻常人家,也说不定就是一个巾帼英雄,不过她现在在这个位置上,所有的争强好胜都表现在了权力的斗争上。

自己不得不不与人斗,想要握住自己的命运,就只能把所有的对手打倒,刘太后常常这样在心里对自己说。

看到方羽穿过了刀廊,慢慢走上了大殿前的平台,郭槐不自禁的松了一口气,抖动了两下眉毛,一滴汗从额角处掉了下来,他虽是一个心中阴暗奸险的人,可此时却不得不佩服方羽的胆识,英雄也好,枭雄也好,有胆识的人永远都会有人佩服。

郭槐掸了掸身上想象中的灰尘,这是他一个习惯性的动作,每当有些紧张时都会下意识的做出这个动作。

郭槐往方羽迎面走去,很客气的说道:“方公子,请。”

方羽微微一笑,心想自己那十万白花花的银子也不是全无效果呀,钱至十万,果通神矣,这个姓郭的死太监这么爱钱爱珠宝,对一个国家来说是不幸,对自己来说却是一件好事,公孙策说的不错,一个郭槐,可顶十个宰相对自己的帮助,今日这事似乎没得什么好事,还得要他从中周旋一下了。

“郭公公,请。”方羽拱手作了礼,示意郭槐先行。

其实本来就该郭槐当先领路的,方羽这样做是表示客气的态度。

在方羽的心中,郭槐虽然有点阴的感觉,但还谈不上是个坏蛋奸臣什么的,所以方羽对他并不是很反感,毕竟世上只为自己着想的人还是很多的,立场不同,斗争难免,方羽自己也同样为自己着想的时候多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样的境界,方羽是不反对别人都这么做的,不过方羽自己明白,这种境界,自己是做不到的。

台阶上,金甲武士整齐的列队下了台阶,在下面的小广场上站成了一个方阵。

方羽心中苦笑了一下,这欢迎自己的方式还真是特别啊。

刘太后坐在一把宽敞的雕花椅上,身后是两名宫女撑着仪仗,这是一个很正式的接见臣子的场面。

方羽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看这样子,刘太后似乎并没有下决心要杀自己。

在刘太后身后的纱幕后面,隐约间,方羽可以感觉到有七个高手存在,这大概就是新的龙卫了,方羽心中想到。

待晋见的那套礼节行完,郭槐退到了刘太后的身旁。

“方羽,你可知罪?”刘太后先声夺人的问道。

殿中气氛倏的一冷,郭槐背后的毫毛不禁立了起来,那是纱幕后七名龙卫发出的杀气,似乎只要方羽一言不合规矩,便要立时出手将他诛杀于此。

“太后所言,方羽不明白,还请太后说清楚些。”方羽平静的说道。

“很好,你胆子不小,竟敢这样回答哀家,是不是认为哀家砍不下你这颗脑袋?”刘太后的语气中透着一丝丝森冷。

“太后您要方羽死,方羽不敢有二话,但还请太后说清楚方羽的罪行。”方羽微微提高了一点声音。

殿内的气氛变得更冷,刘太后眼中利芒一闪,盯着仰头看着她的方羽,心想此人到真是一个不识礼数的市井之徒,江湖之中那种桀骜不驯的习气太重了,可惜了这一幅好皮囊,只怕不是一个听话的主儿。

刘太后年纪并不大,所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在刚开始看到方羽时,犹如男人见到美女时的心情一样,还真有点舍不得就这么杀了方羽。

并非所有的女人都会喜欢小白脸的,刘太后便极不喜小白脸型的男人,宋真宗就是一个小白脸的人,无论夫妻两人在表面上多么恩爱,在刘太后心里,却是并不喜爱宋真宗的,对于有着小白脸资本,却又充满着桀骜不驯的男人气息的方羽,打心里来说,刘太后还是很欣赏的,如果她不是坐在太后这个位置上,不是为了要为皇室的利益考虑的话,刘太后到是愿意放了方羽一马。

“你们都先退下吧。”刘太后一摆手,示意太监宫女们先下去。

此时方羽几乎全部的心神在对抗那七名龙卫散出的杀意,闻得刘太后之言,也没分清楚是叫谁退下,起了身往外走去。

这七名龙卫与前五名龙卫不同,那五人在宫中十几年,身上的杀气与锐气早已消磨了大半,而这七名龙卫刚入宫,身上的杀气与锐气正是全盛时期,方羽不得不全力以抗,与刘太后的对话就难免走了神儿。

刘太后见方羽竟然傻乎乎的随别人退走,心中是又好气又好笑,觉得这人似乎有些不谙世事,单纯的……嗯,有些可爱,刘太后心中闪过一个这样的词语。

这时的刘太后对方羽到是看的更顺眼了一些。

人有时就是一种很奇怪的心理,看一个人顺眼的时候,什么都顺眼,看一个人不顺眼的时候,这个人做什么都让人讨厌。

方羽退开一些之后,对方的杀气忽的退去,方羽的心神一朗,才发觉自己背上已出了一层冷汗,这方羽与七名龙卫的暗斗,却是方羽输了一招。

方羽想起那位老将军的话,一个强不是真的强,一群人强才是真的强,今日,是方羽第一次输了,也明白了老将军对自己那语重心长的话语。

“哀家没有叫你离开,你就这样走了,还有没有把哀家放在眼里。”刘太后凤眉一挑,站了起来,逼视着方羽。

本已缓和的气氛,因这句话又骤然紧张了起来。

殿外的秋风刮进了殿内,吹动着殿内的纱幕荡动着。

殿中,静得连呼吸也不可闻,只有纱幕荡动的微响。

郭槐偷抹了一下额角的冷汗,匆忙与一众宫女太监出了这大殿门槛。

殿内,太让人压抑了,出了门槛的郭槐心中嘀咕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