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60章 刘太后的打算(下)

第六十章 刘太后的打算(下)

刘太后其实长得很美,三十多岁的她正是女人风韵十足的时候,带着上位者的雍容华贵,这种气质与美貌的女人逼视着一个男人时,很容易让一个男人自行惭愧或者浮想连翩。

方羽是个男人,溶合了杀猪小厮的性子的他,也很容易浮想一番,不过这个时候,方羽却没有机会浮想,刘太后已从雕花的凤椅前走到了方羽的面前,醉人的香气反而让方羽心中一醒,刚才与七名龙卫暗斗输了一招的阴影瞬间散去。

方羽平视着刘太后,缓缓的道:“太后招见我,应该不是为了追究我的态度问题吧,有什么事,请太后明说,方羽愚钝,实在无法明白太后现在的意思。”

“你这样桀骜不驯,总有一天会为这掉脑袋的。”刘太后放缓了语气说道:“哀家实话问你,那一夜,你是否是为了李宸妃的事入宫见先帝的?”

方羽怔了一下,心中苦笑,自己还以为没有留下把柄,应该没人猜测得到的,没想到别人早就猜到自己头上来了,方羽略想了一下,决定还是说实话,因为这个时候,她已是握有实权的太后,李氏对她已构不成威胁,自己若一味隐瞒,只会让她认为自己还要帮着李氏与她为难,从而激得她不得不下手除了自己这帮人。

大殿内的空气似在回暖,秋风也不再那么森然。

有很多的事,由不得方羽不做出决定。

“太后明鉴,那夜确是我带了李氏入宫的。”方羽看了一眼那纱幕,感觉到后面七名龙卫的杀气消失了,只剩若有若无的呼吸声。

“她现在还在你那么?”刘太后看着方羽的眼睛问道。

“没有,她已离开京城了,太后,此事已经过去了,她也不会再出现在太后的眼前的,我想,太后是不是可以不再追究这事。”方羽没有躲避刘太后的眼神,回看着刘太后。

刘太后的眼中有点水汪汪的,很迷人的那一种,不过这时眼中有了一种很冷的流光,淡淡的对方羽道:“你认为我应该放过你们么?”

方羽没有注意到刘太后的自称中用了我字,而不是哀家,他见刘太后的神情一冷,以为要糟,不由的心中暗叹一声,道:“太后,你现在大权已握,那事对太后你来说已无足轻重,何必定要穷追不舍。”

“我不放心的不是那个女人,而是你,你太危险了,又桀骜不驯,我又如何肯定你对我没有威胁?”刘太后话语中透着一丝丝的寒意。

“我可以向太后你承诺不会把这事宣扬出去,但太后你只怕未必会相信。”方羽看着近在眼前的刘太后,心想这样一个弱女子,只因为掌握着一个国家的权力,自己空有一身武艺,也不得不说出这样服软的话来。

“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你绞杀在这里。”刘太后语气冰冷的说道。

“那么……”方羽有些无奈的开口,却被刘太后打断了话头。

“不过,现在我还不打算杀了你。”刘太后的声音转暖,看着大殿外的前方。

那里,可以看到一小块天空,一片白云,悠悠的飞在蔚蓝色的天上。

那片云真的好自由呵,刘太后有些羡慕的想着。

方羽微怔了一下,道:“方羽多谢太后法外开恩。”

刘太后回望着方羽,心想,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不知礼数这点不好,以后好好敲打一番,也不知会不会好点。

方羽实是不愿给人下跪磕头,本来这是犯上的行为,但因为刘太后对他抱有好感,所以也就把他这种行为当成了不知礼数了,刘太后能教出一个以仁著称的皇帝,本身也不是那种穷凶极恶的人,只不过她比较痴迷权力而已。

“听祯儿他说,你很会讲故事?”刘太后似是随口问道。

“无事时,说个故事打发一下时间而已。”方羽可不敢说他已把说故事当成一种教育赵祯的手段。

“嗯,那你以后也常来我这里为我讲讲故事吧。”刘太后一幅不经意的口气说道。

方羽应了一声,给人讲讲故事,倒不是太为难的事,至少,今天这事儿该算是撕过去了,看刘太后的意思,这李氏的事与闯宫的事似乎都不会再追究了,这让方羽对刘太后的印象大好,想想,似乎史书上也没说过这刘太后是个坏人。

“以后,你还是好好的读点书吧,别这么不知礼仪。”刘太后转过身去,淡淡的说了一句。

方羽明白她说的是自己行为太过于违犯了这大宋时的礼制,幸好大宋这时的皇室成员在这上面不是很在意的,若是换了康熙,乾隆这样的所谓明君,包青天这种对着皇帝口沫乱飞的梗直之臣,只怕早因为口水的问题而掉了脑袋。

有宽容的皇帝,才会有包青天这种梗直的良臣出现。

对于康熙,乾隆的所谓盛世,那是做奴才的天堂,方羽是无法适应的。

方羽不是不会向人妥协的傻子,但有个底线,那就是绝不愿做奴才,所谓的奴才,就是失去了自己的思想与人格,只知卑躬屈膝的为自己找个主子的人。

方羽也不是圣人,只要不做奴才,不去投降卖国,其它的道德败坏的事,方羽却不是很在意的,所以刘太后向他显示了自己宽容的一面,方羽也是知道自己以后也不可做的太过份,人敬我一寸,我敬人一尺,方羽的为人在某些方面来说,就是这么简单。

“好了,你回去吧,记得你自己的保证,那件事你最好是永远都不要说出来。”刘太后没有回头,径直往内宫里走去。

袅袅婷婷,秋风似春风。

七名龙卫退去后,大殿内回复了暖意。

方羽出了大殿的门,看着那扬动的白幡,谓然的叹了口气。

这事儿,就算这么过去了,有些莫明其妙,方羽暗想,自己大概也算是走了回狗屎运,遇到了这个似乎还不算坏的女人。

郭槐眉眼儿都笑着,与方羽搭讪着话题,将方羽送出宫去。

郭槐心中明白,刘太后这是对方羽看上眼了,虽然不一定是那男女之事,但以后绝不会阻碍方羽的仕途了。

对于前程远大的人,郭槐是绝对会想着好好拉拢一下的。

站在内殿的门口,望着走出大殿的方羽的背影,刘太后轻轻的感慨的叹息了一下。

这样一个市井之中,杀猪之铺出来的人儿,还真是一个特别的家伙。

冤孽啊,这样的一个人儿,自己竟然会有舍不得下手杀了他的念头。

深宫寂寂,秋意渐浓。

刘太后忽的觉得这深宫有些冷清。

既然舍不得杀他,那么,就给他一个官做,用名缰利锁,拴住他的野性吧。

刘太后如是的想着,丝毫没有发觉那个从容穿过刀廊的白色身影在改变着她的心思。

乾兴年的秋天是个动荡的时节。

秋风习习,吹开了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雪花飞飞扬扬,银装素裹的妆点着汴梁城的冬天。

一年就要过去了。

赵祯陪着方羽在刘太后宫中,这是他每天给刘太后请安的时多出的一项事情。

赵祯每天的请安都得带着方羽来给刘太后讲故事。

今天方羽讲的是《白蛇传》。

当方羽讲到那法海禅师施展法力将白素贞镇压在雷峰塔下时,小脸儿被炉中的炭火烤得红红的赵祯终于忍无可忍,跳了起来,高声喊道:“来人,快来人,传朕旨意,派人去杭州给朕把那雷峰塔推倒,还有,把那个法海秃驴给朕也抓来,金山寺的和尚每人打三十大板,嗯,那个许仙也不是好东西,朕要革了他的功名,永世不得录用。”

方羽错愕的看着赵祯,最近这小皇帝儿越来越暴力了,原先那温和恭让的性子少了许多,上一次方羽借用异时空的方式给赵祯讲述了《南京大屠杀》,这赵祯也是跳了起来,高喊着要去灭了东瀛。

要去灭东瀛,这事儿还说的过去,叫嚷着要去抓法海,这赵祯听故事可就有点入魔了,方羽心中苦笑了一下,用讲故事的方式教育一个人,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刘太后轻扯了一下赵祯,道:“祯儿,如今你已是官家了,可不能轻易的乱下旨意。”

“是,母后。”赵祯被刘太后一扯,醒过神来,应了一声,郁闷的坐下。

刘太后瞟了方羽一眼,眼波儿横,眼神儿媚。

殿外是大雪纷飞的冬季,殿内却是暖溶溶的,方羽觉得有点儿热,象是春后的时节。

方羽把眼光投向了大殿的门外。

那些个站在雪中的侍卫,犹如塑雕一般挺立在那儿。

人世两重天,只为权与势。

方羽喟然的叹息了一下,这段时间,他已渐渐明白,权势的重要了。

就象这赵祯一句话,就可把雷峰塔给推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