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61章 武举开科(上)

第六十一章 武举开科(上)

天圣元年。

时间过得很快,又是一个秋天。

方羽穿过一片有些许落叶的桃花树林,来到一个亭前。

赵祯正坐在小亭中,一年时光,一年的故事与小说的引导,赵祯已成熟多了,眉宇间有了一抹男人该有的英气,性子也变了很多,不再是那个柔得象小女孩子的男孩,眼中常常有一抹很野性的光芒闪现,用方羽总结的话来说,这个小皇帝已经有了扩张领土的野心,有了想去侵略别人的心思。

对于这个结果,方羽还是比较满意的,这一年来,方羽常常为赵祯讲一些后世里那比较让人热血沸腾的战争小说,那种英雄主义的思想慢慢的改变了赵祯。

其实每个男人在小时候都有热血,只是有些人在后来变冷了。方羽只不过把赵祯那少年的血激得更热,并且在他的心中固定下来。

原本的赵祯对宫里那长得漂亮的宫女还有一点性趣,可自方羽把铁木真的故事以一种很兽血的方式讲给赵祯听后,赵祯便对那些宫女再无一点性趣了,少年人的心思很单纯,赵祯很是向往那铁木真的生活,要女人,就该象铁木真一样去抢才有意思啊。

方羽迈上小亭的台阶时,赵祯站了起来,看着方羽笑道:“大哥来的正好,我有点事儿跟你说,我已求得母后同意,今年开武举科,大哥你也去参加吧。”

“今年开武举科?不是说明年才开的吗?”方羽看了一眼太监小米子为他用垫子铺好了的石凳,有些奇怪的问道。

“我这还不是为了大哥你吗,母后要赐你个官职,你却说不是科举出身,这官当得也让人说闲话,我说赐你个进士出身吧,你又说不是自己努力的结果,要得也没啥意思,我也没法子,只能想这个办法了,大哥,你去考吧,以大哥的武艺,这武状元定是大哥的了,以后大哥当了将军,我们兄弟俩带了军队,也打到那什么多瑙河去,抢他一群金发碧眼的女人回来看看。”赵祯撇了一下嘴,很不满意的说道,待说到金发碧眼的女人时,这赵祯却是露出一幅很向往的神色。

方羽微笑着拍了一下赵祯的肩,道:“谢了,我会去的。”

“那就好,不如大哥明年的文举科也去考了吧,我让那晏殊做主考官,到时大哥弄个文武双状元岂不威风得紧。”赵祯笑了起来,象偷到了鱼的小狐狸,实与他那张少年单纯的脸不相合。

方羽随意的坐了下来,道:“那行,二弟你是不是文科的题目也准备好了?”

“呃,”赵祯愣了一下,道:“这个,大哥怎么知道我已准备好题目了?”

“二弟你也知道我的文才不行,写写诗,填填词自然是可以,但帖经,墨义这些个却是不行的,你却要我也弄个文举第一,那岂不是要事先知道了题目才行。”方羽笑了笑,接过小米子递上的清荼。

赵祯也笑了起来,坐下道:“那么,大哥是同意的了。”

方羽看着赵祯,心想这个便宜得来的把兄弟皇帝,现在这会儿对自己还是很真心的,却不知长大以后会怎么样,唉,方羽在心中没来由的微叹了一下,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天下终没有不散的宴席啊。

“我同意什么,二弟,你的情,我这个做哥的会永远记得的。”方羽很真诚的对赵祯说道,心里面已有一点把赵祯当了自家兄弟的感觉了。

“不是说了么,一世都要做好兄弟的吗,我还指望着大哥去把那燕云十六州给夺回来哩。”赵祯握着自己的拳头,也为方羽这句有些动情的话感染。

真的可以做一世的好兄弟吗,方羽心中想到。

一片树叶被秋风吹落,飘飘荡荡的落在了方羽的脚下。

方羽把它拾了起来,道:“我会记得的,我们是一世的好兄弟。”

“嗯,我们要做一世的好兄弟!”赵祯使劲的点了一下头,少年的血还未冷,少年的心还有许多美好的向往。

这一句话,是一个少年的承诺,未必经得起风浪,但在此时,他的心却是真心的说着这个承诺。

方羽点点头,那片落叶在他手中化为碎片,纷纷扬扬的落在了地上。

几名垂手立在一旁侍候着的太监宫女悄悄的看了一眼方羽,都在等待着方羽开始说今天的故事。

方羽喝了一口荼,正想为赵祯讲故事,抬头看时,却见郭槐匆匆走来。

郭槐看见方羽,露出高兴的神色,擦了一下脸上因赶路而热出来的汗,老远说道:“哎呀,还好方公子在此处,省得咱家到处找了,太后有旨,招方公子你前去见驾。”

方羽站了起来,正要与赵祯告别一声,赵祯说道:“我们一起去吧,我正好也要给母后请个安了。”

方羽点了下头,两人下了小亭的台阶,随了郭槐前去。

对镜梳妆时,顾影堪自怜。

望着镜内尚未老去的容颜,刘太后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岁月易失,红颜易老呵。

刘太后心中感叹的想着,自己这丰姿玉貌又还能保持得了几年。

这森冷的殿,这寂寞的宫,这个世人都向往的地方,自己在这里真的活得快乐么。

对于十几年来都把心思放在了与人相斗的刘太后来说,突然没有了目标,没有了对手,这日子还真是觉得空虚的紧。

刘太后摸了一下自己刚补了妆的粉颊,粉嫩嫩的,似乎还留有着青春的气息,满意的站了起来,转过身对着众宫女太监时,已是一幅威严的气派。

赵祯见了刘太后出来,先自上前请了安,刘太后一摆手,示意赵祯站到自己的身边,她径直坐到了凤椅上,对方羽道:“今日要你前来,是有两件事儿要与你说,一是今年的武举科开考,哀家希望你前去应考,不要再推三阻四的,把哀家的话不当一回事儿。二是这次武举第一名将要出使辽国,护送使臣前往给辽国饷银,哀家有意让你去,你既被人称为我大宋第一高手,这个武举第一应该不成问题吧,希望你不要让哀家失望。”

“太后所吩咐的,方羽自当尽力完成。”方羽应承了下来。

“很好,今次的出使辽国与往次不同,那耶律隆绪欲要追加岁币,摆下了三场赌约,胜则可能与我大宋继续年年修好,败了,不用哀家说了,你也明白,将没有什么好事儿,所以哀家才希望你去。”刘太后对方羽这次的回应还是比较满意的。

一直以来,刘太后都有意提拔方羽进入官场,奈何这方羽一半儿性子温和,一半儿性子却是硬得象石头,简直让人难以明白哪个才是方羽的真性格。

越是让人难以明白的东西,越会让人想要弄个明白。

刘太后琢磨了很久,也算是明白了一些,这个人是那种你对他好一些,他便也会对你好一些,你与他来硬的,他也会与你硬着干的人,他没有把自己这太后的身份放在眼里,对于这一点,刘太后倒并不在意,反觉得方羽这个人很真诚,不虚伪。

这也就是方羽让刘太后看得顺眼,换了其他人绝无得好结果。

“太后请放心,我定会让契丹人明白我大宋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方羽的话中透着一丝丝燃起的战意。

方羽听了刘太后一说,心中也知这次的责任较大,对于大宋给辽国岁币之事,方羽深觉这是一种耻辱,不管怎么样,站在自己的出身上来说,先人的耻辱也是自己的耻辱,除非是那种祖宗就是汉奸的人,才会对这种事无所谓。

虽然方羽也明白,自己暂时对这无能为力,却可以尽自己的力量阻止这种耻辱的加深,不就是三场赌约么,方羽心想,自己定要让那契丹人知道,他们眼里的南蛮子也不是好惹的,汉人中有得是英雄好汉。

“就是,我堂堂大宋岂能任由他契丹人欺凌。”赵祯插了一句话。

刘太后横了赵祯一眼,赵祯讪讪然低下了脑袋,他尽管性子已坚硬了不少,但对刘太后有些惧怕的习惯还是一时改不了。

“唉,年轻人的,就知道打打杀杀的,这不是玩过家家的游戏,这是治理一个国家的大事,要多用用脑筋,刀兵岂是妄起的。”刘太后语重心长的对赵祯说道。

刘太后说着赵祯时,眼波儿却横了方羽一眼。

很会查颜观色的郭槐在一旁看到了刘太后这一眼,心想这个杀猪的不知前辈子积了什么阴德,这刘太后可谓对他青眼有加,百般迁就了,唉,自个儿侍候了太后这么多年,就没见过太后对哪个这么好过。

赵祯应了一声,却有些不服气的撅起了嘴。

方羽接过一个太监递给的荼水,润了一下喉,准备着开始往常的例行公事,为这太后宫的人说一段故事。

“话说这董永见了七仙女,那眼睛……”方羽为众人讲了一个现代网络版的《天仙配》。

这故事被那网络作家写的极扇情,便连一众儿太监也听得津津有味。

殿外的秋风习习。

方羽一边讲着故事,一边偶尔看看殿外的天空。

从今后,自己真的要走上那条为官的道路么。

方羽心中暗暗的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