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62章 武举开科(下)

第六十二章武举开科(下)

秋风打着卷儿,扬起轻尘溜溜的飘过大街。

高升酒铺内客人不少,喧哗的声音从大街上过时便能听见。

高升酒铺是个很低档的小酒铺,供应的东西,酒是劣质的酒,菜也没得几样,不过因为价格便宜,所以它的生意还是很好的,毕竟这世上还有一些口袋里没几个钱的人。

来这里的通常都是些贩夫走卒,赶车的,扛包的,这些个人一天的活闲了下来时,便会有一些人邀朋结伴的到这种地方喝个酒,轻松一下。

靠边的一张桌上,独自坐着一个年青的大汉,这大汉体格虽魁梧,一张脸却长得秀气,但没有人因为他这张秀气的脸而敢接近他。

这人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森冷之气,人一靠近,便可以感觉到他这种仿似寒冬的气息,这不是杀气,是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一壶浊酒,一盘小鱼干,一把大刀占了桌子的一大半,刀的份量很重,压得那小桌吱咯作响,看得那高升酒铺的东家心疼不已,却又不敢上前说这人一句。

这大汉慢慢的将酒喝了,将自己的钱袋掏了出来,道:“店家,多少钱?”

“客官,总共是五十六文钱。”店东忙笑着上前说道。

大汉掏出钱来,一看却只有四十三文,眉宇间轻微的皱了一下,道:“店家,某这只有四十三文,差你的十三文改天给你,某叫狄青,请店家宽限几日可好?”

店东打量了一下这个自称狄青的魁梧大汉,心想还能怎么的,看这人的身板也不是好惹的,当下点头道:“客官既然手头不便,那十三文钱也就算了。”

“多谢。”大汉狄青声音平板的道了声谢,将手中的钱递与了店东,起身拿了刀离去。

店东看着他有些潦倒落寞的背影,心想,此人大概也是一位落难中的好汉。

店东追到店门口,对狄青道:“看客官的模样,该有一身的武艺,客官何不去河坊街的精武门,那个方大官人是个大善人,最好结交朋友,客官去了那里,定可得到帮助。”

“某是来考武举的,不是来求施舍的。”狄青的声音很冷淡的说道。

店东楞了一下,望着狄青的背影摇了摇头,回转了店中去。

街头的秋风有些凉意,吹着狄青的背影更加的落寞萧疏。

汴梁的街头不因起了秋风的寒意而减了它的繁华。

川流不息的的人群中,站着一老一少两个好奇的张望着的人,任何一个出身汴梁的人都可以看得出,这是两个新来京城的乡下土包子,没有见过世面,虽然这两人身上的衣服不算差,甚至可以说是用名贵的料子做的,但没见识就是没见识,不是一身好的衣服可以遮掩的。

小的那个十五岁左右的年纪,一身白衣似雪,长得唇红齿白,正是那种众多女子喜欢的翩翩美少年。

老者五十来岁,一身青袍,一缕长髯颇为飘逸,偏腰间挂了一很难看的酒葫芦,让从他身旁路过的汴梁人暗撇其嘴。

“师父,这里真大啊,比咱们镇子大的太多了,这么大,咱们怎么去找那个考武举的场子呀。”那少年回头对那老者说道。

“玉堂你毛燥什么,这次朝庭下了皇榜,要公开举行今年的武举科试,允许百姓观看,到时自然会有很多的人去看的了,你还怕找不到人带路吗。”老者看着那酒旗招展的精武酒馆,忍不住说道:“真香,这什么酒啊。”

“师父你就知道喝酒,这天都快晚了,还不去找个住的地方么。”少年撇了一下嘴,很不满的说道。

老者瞪了少年一眼,却是毫无一点威严,道:“你急什么,为师这一辈子好不容易来了一次京城,自要先看看再说,哪能急着去睡觉,走,先去看看这大地方的酒与咱们那的有何不同。”

那少年很无奈的道:“师父啊,我们身上的钱会不会够了啊,我听人说这京城的东西很贵的,咱们的钱几乎都花在了这两身衣服上,到时没钱了你怎么办,总不成要在这大街上开抢吧。”

“这个,”老者摸了一下自己的头,道:“这也是个问题哈,嗯,我说玉堂,要不,咱们打听打听一下,看这里哪家有钱,今夜去弄它一笔怎么样?”

“师父你在几年前不是说了不再做这事了么,怎么这会儿又想了。”那少年对着老者翻了一下白眼,转过脸去看着其它地方。

“为师做了一辈子这事,哪能说住手就住手的,再说了,我还没在这京城里干过这事呢,怎能让自己的一生留下遗憾,玉堂啊,我说你怎么就不能在这方面向为师学习学习呢,没钱了,就不能向那些有钱的人要点?还真要去睡大街不成。”老者很理直气壮的教育那少年。

“随你怎么样,师父你要喝酒就喝去,喝醉了看师父你晚上怎做这事儿。”少年赌气的道。

“放心,为师就算醉了,这入个户儿,拿点东西出来的小事儿还是不在话下的。”老者很自信的说道,闻着那随风飘来的酒香,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少年掏出身上的钱袋,把里面的一两多碎银拿了出来,道:“你看,就这么多了。”

“嘿,嘿,够了,够了,走,咱们师徒俩先去喝盅再说。”老者拉着不情不愿的少年往那酒旗飘扬的精武酒馆走去。

安平镇的卢员外卢方不是很有钱,当然这是相对于汴梁城的富豪们来说的,在安平镇,卢方可就是最大的地主了,不过他与两个把兄弟韩彰和蒋平来了京师后,才发现自己原来是很穷的,看看人家京城这地方儿,一杯儿荼就能要了自己五十大文,一盆儿猪蹄就又去了八百大文,,一壶儿酒,操他娘的,卢方几乎要破口大骂,这京城的人也太黑了吧,敢向自己要一两纹银,当自己是乡下人好欺负不是。

卢方将手中的刀摸了又摸,很想在那个脸上笑开了花的店东家脸上来一刀,他祖***,自己这三人哪是在这喝酒啊,分明是在喝自己钱袋里白花花的银子呀。

“大哥休要动气,我等是来这京城考武举的,休要为了这点儿小事招惹了麻烦,它日再来与这厮的计较也不迟。”韩彰见卢方的脸色不好看,忙出声劝道。

“哼,若不是为了皇上今年特开的武举恩科,他老子的我还不来这鬼地方,呀呀呸,什么玩意儿,当他的酒是天上的仙水儿做出的不成,卖的这么贵。”卢方站了起来,恶狠狠的将杯中的酒喝尽,舔了一下嘴唇,道:“他娘的,这酒真辣。”

“大哥,你说那皇榜上说的是真的吗,今科不考那策论,骑术,射箭这些的,只考较武艺,又不需要地方上的推荐,这样一来,岂不有很多的江湖人物都会跑来参加这次的武举科的。”蒋平嚼着一块猪蹄,有些含糊的说道。

“皇榜的事,岂能假得了,人家皇上可是金口玉言的怎能说话不算话,我说了,管他多少人来参加这次的武举科,凭咱哥三的武艺,还怕上不了今次的武举。”卢方被那烈酒一冲,心中有些飘飘然的感觉,拍了一下胸口说道。

“那是,这次皇上开的武举恩科,就是为咱们兄弟准备的,嘿,嘿,咱们这次弄个官当当,也算是光宗耀祖了。”韩彰小心的舔着杯中这极贵的酒,意气风发的道。

“嗯,二弟说的对,咱们三兄弟这次一定要在这京城扬眉吐气一番。”卢方又坐了下来,把筷子伸向那也很金贵的猪蹄,心中再一次暗暗诅咒了一声那黑心的酒家东主。

三人筷子飞快,风卷残云般将那猪蹄整入了自己的五脏庙中。

青袍老者与白衣少年瞪眼看着那锅猪蹄,同时叹了口气。

“真黑,他***,这赶着要当熊掌来卖了。”老者嘟哝道。

一个店中小厮从他们桌旁经过,老者一把拉住他,问道:“呵,呵,伙计,你们东家是谁啊?”

小厮看了一眼正在忙碌的东家,道:“客官,我们东家叫杨七斤,,在这一带谁不知道,你问这个作甚。”

“没啥,没啥,问问而已,你们这猪蹄真是好吃。”老者笑笑道,放开了小厮。

“那是,我们店中的东西在这京城可是有名的,怎能不好。”小厮自夸了一句,径自离去。

老者用筷子敲敲桌面,对那少年道:“我说好徒儿,看到没有,今夜的肥羊找到了,就这黑心的店家,他***,敢把猪蹄当了熊掌的价来卖,当我金雪天是没见过世面不是。”

老者狠狠的将筷子插入猪蹄中,挟起一块塞到自己的嘴里。

少年无奈的摇了一下头,不去理这个为老不尊的师父。

店外的秋风卷卷着,顺着大门入了店内。

杨七斤缩了缩脖子,感觉自己后面有点凉嗖嗖的。

——推荐好友的《超级农民》《岳飞后人回宋朝》。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