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64章 武举科试(上)

第六十四章 武举科试(上)

方家的大堂内。

方羽坐在主位上,扫了一眼众人,道:“今次的武举科,规矩是特设的,对大家来说都是一个机会,你们有谁要参加的?”

众人沉静了一会儿,展昭道:“方大哥,我去吧。”

“嗯,还有谁?”方羽再次扫了一眼众人,问道。

“我不会去的,我给你做个看家的就是。”欧阳春平淡的声音道。

欧阳春的声音一贯是平淡的,很少有让他惊起波澜的事情。

“俺也不去,大哥你让俺一双锤子去锤人可以,但俺守不得那么多规矩,俺觉得自己还是现在的这般好。”徐庆憨声说道。

“嗯,萧远你呢。”方羽对着萧远问道。

萧远放下手中的酒壶,表情有些萧索的道:“某一家人都死光了,当了武举人又有何用,还不如痛痛快快的拿了手中的狼牙棒,看哪个不顺眼,某一棒子把他砸了。”

方羽为萧远的遭遇轻微的叹了口气,道:“还有谁想参加的?”

雷惊,张龙,赵虎,王朝,马汉等人一个个都摇头,张龙道:“大哥,这一次的武举科,定是江湖中的高手云集,我们还是不去的好。”

方羽点了点头,道:“你们这一年武艺虽然大进,但离第一流的高手还差一点距离,你们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张龙等人点头称是,方羽站了起来,对展昭道:“昭兄弟,我们走吧。”

展昭站了起来,随了方羽前行。

风猎猎的刮了起来,秋风卷起了轻尘。

方羽带着展昭踏出了自己家的门口,也踏出了自己心中的决定。

武举科试场设在金明池旁的军队校场内,两万禁军在这维持着秩序。

旌旗招展,劲风猎猎中,一群群的百姓从城中涌来观看热闹。

今年的武举科虽只设了十个名额,但因放宽了限制,从各地赶来参加举试的却有四千余数人,由于人数太多,不得不临时增加了举石锁以及十里负重跑这两个项目,将体力不够好的人淘汰了下来,这一淘就去了三分之二还多的人,剩下一千来人将在二十座擂台上分组比试,胜的前十名将进入下一轮的比试。

方羽做为小皇帝赵祯特选的人,没有参加第一轮的比试,展昭和白玉堂也没有分到一组中,展昭很轻松的解决了第一个对手,下场休息了一个时辰后,进行了第二场的比试,对手是蒋平。

蒋平真的很不幸,他的第一个对手就实力不错,蒋平费了很大的力气才羸了那第一场,这第二场就遇上了展昭。

展昭这一年来武艺又进步了很多,蒋平哪里是他的对手,在展昭急如骤雨的剑法下,蒋平仅仅支撑了二十来招,便被展昭一脚踹下了擂台。

卢方,韩彰忙上前将蒋平扶起,却见他泪流满面,卢方道:“输了也没什么的,三弟你哭什么?”

“大哥,那厮也太缺德了,一脚竟往我那子孙根上踹,他爷***,想要我当太监啊。”蒋平泪眼汪汪,有气无力的说道。

展昭的武艺在这一年来深受方羽的影响,不再讲究什么光明正大,以一击制敌为要素,所以在某些方面来说,这武艺就有点阴毒了,方才一脚,展昭正是按方羽所说的,每一场战斗都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

展昭这般一追求最有效的方式,蒋平成了第二个受害者,第一个是先前那一场,仅仅三招,那人便被展昭一拳打晕了。

却说卢方一听蒋平的哭诉,(那蒋平不哭也不成,身上疼得有点象抽筋,哪里控制得住眼泪不往下流。)卢方心中大怒,自家兄弟怎能让别人欺负了的,从来可都是他们欺负别人的份,今天怎能咽下这口气。

卢方蹭蹭几步跳上了比试的擂台,指着展昭道:“你这厮伤了我三弟,下手也太狠毒了,卢某不才,要向你讨教一番。”

展昭尚没说话,这主管这座擂台的考官冲了过来,指着卢方道:“你是什么人,休要到此闹事。”

卢方是江湖中的人,平日里便少了管束,此时正在气头上,见有一人跑来唧唧歪歪,想也没想,按了平日的习惯一拳冲向那考官的脸门。

展昭微皱了一下眉头,他最见不得别人用武艺欺负弱小,伸手抓住了卢方的拳头,道:“你要打跟我打好了,休要迁怒别人。”

“好,我跟你打。”卢方收回拳头,伸手便去拔背后的刀。

砰,卢方的下身传来一阵巨痛,身子飞跌下了擂台,却是展昭本着方羽所说的先发制人,一击必中的原则,先出一脚把卢方踢下了台去。

“你,好卑鄙。”卢方伸着颤抖的手指,指着展昭说道。

“在战场上,敌人绝不会等你摆好了架式再动手的。”展昭一脸很酷的神情教训了卢方一句。

呃,卢方一时无语,看着展昭跳下擂台,走到自己身旁。

蒋平嘟哝道:“这又不是战场,你这厮下手有必要这么黑么。”

“你们既然来参加武举,便是准备着要上战场的,那时,就不是痛一下了事的了,那是要丢了命的。要不,你们还是回家去抱着孩子的好,省得把命送了。”展昭很冷的说道,一幅教育无知小辈的模样,扫了三人一眼后,径自离去。

卢方三人望着他的背影,发了一会儿愣,卢方叹了口气,道:“他说的有理,在战场上都是要搏命的,今天我们若是在战场上,这一下已经要了命了。”

“那,大哥,下一场你就快要开始了,你还要不要继续比试下去?”韩彰轻声的问道。

“当然要继续比试下去,咱们也是一个大老爷们的,难不成真要回家抱小孩子去。”卢方咬着牙道。

咣的一声锣响,又有一个擂台上有人胜出,围观的群众呼啦啦一阵鼓掌声。

那台上立着一个白衣似雪的少年,傲然的看着台下的众人。

风猎猎的吹着,有些冷咧。

这已是狄青的第十场了,胜了这一场,狄青将以十战全胜的成绩进入后一轮比试。

狄青缓缓的登上擂台,他现在的这个对手是个三十多岁的人,手使一把开山大砍刀,也是全胜了九场的人。

狄青手中的只有一根木棒,他的那把大刀为了这几天的肚子已经卖掉了,随手找了这样一根木棒。

考官正要宣布开始时,台下跳上来一个年青人,一身白衣很是显眼,考官识得来人,正是皇帝跟前的红人方羽。方羽是来为展昭捧场的,无意中听到考官唱诺狄青的名字,所以留心观看了狄青的几场比试,见他这一场在对手强劲的情况下仍是用那根木棒,便知他没有自己趁手的兵刃,从他一身很旧的破麻衣来看,也定是没钱买把自己的兵刃,方羽便拿了一把大刀上了擂台。

方羽对狄青很善意的笑了一下,将刀递给狄青,道:“拿着吧,我等着你胜利的消息。”

狄青是北宋名将,也值得方羽对他一笑,但狄青很不喜方羽的这个笑容,觉得这是一个施舍者虚伪的笑容。

狄青没有接这把刀,傲然的偏过身子走向他的对手。

方羽淡淡的笑了一下,心知这个还年轻着的狄青自尊心到了固执傲然的地步,不挫一挫他,只怕自己很难将他收到手下。

方羽是很想收下狄青的,自己既然已经走上了这条道路,就必须要有得力的手下,狄青无疑是个很好的人选。

方羽对着狄青的背影道:“如果你拿着那根木棒能挡我三刀,今科的武状元就是你的了。”

狄青霍然转过头来,两眼如寒霜,冷厉的盯着方羽,道:“某不信天下有如此人在,如接不下你三招,以后自当供你驱策。”

这赌注要得,方羽心中暗想,将刀托在手中,道:“那你准备好吧,我要出刀了。”

方羽说完,身上的那股隐藏的杀气放了出来,森冷的气息扑向场中的狄青。

冷咧的秋风似是忽的变得冻人,考官最先受不了,当先退了下去。

狄青的对手强撑着不想退下,但那一**的刺骨杀气似浪潮一样涌来,虽然他不是方羽所要攻击的对象,但在杀气的笼罩下,却是首先比狄青更早崩溃了心里的防守,身不由己的大喝一声,一刀斩向方羽。

风嗤啦的作响,卷着灰尘扑向众观看者的脸,如刀锋一般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