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65章 武举科试(中)

第六十五章 武举科试(中)

风卷起的沙尘似要遮掩众人的眼睛。

开山大砍刀折射着秋日的艳阳,闪着妖艳的光芒斩向了方羽。

擂台下所有的观众都相信,这一刀下去,这个白衣胜雪的书生模样的年青人将死于刀下,众人在惋惜的同时,更是不顾沙尘会不会迷了眼睛,睁大着双眼努力的要看清楚这一刀是怎样的将这个年青人砍成两半的。

“呀啊!”使开山大砍刀的壮汉吐气开声,将全身的精力集于这一刀之上。

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将心中的恐惧渲泻出去,尽力的渲泻出去,否则,他有一种感觉,他的心理就会崩溃。

刀已挥过了它这一次所要经历的大半个空间,观众的眼中似乎已看到了血光崩现的场景,那个白衣胜雪的年青人似还不知道那一刀是砍向他一般,人还在微笑着看着那个手拿木棒的麻衣人。

有善良的人终于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在心中沉沉的为这年青人叹息了一声。

一片不知何处飞来的落叶被风卷入了场中,倾刻间让刀气撕得粉碎。

就在这时,方羽忽的动了,如落叶般飘出了这一刀的范围,手中的长刀斩向了狄青。

开山刀走空,重重的砍在擂台的厚木板上,刀身没入木板中直到刀柄处。

那壮汉也随之仆倒在地,一身冷汗在瞬间湿透了两重秋衣。

方羽这一刀在观众的眼中仿如云淡风清,也似不是去砍人,而是要给人扇一扇凉风。

刀上的风真地很凉。凉地如北方冬季的寒风。

狄青可以感觉到这一刀有多么的森冷。这一刀地速度有多么的快,快到狄青根本没有机会躲开。

就算有机会,狄青也是不会躲开的。

他从来就不会惧怕危险。从来就不会向任何困难低下头,他有自己的的理想,有自己的尊严,有绝不肯认输地勇气和热血。

所以,狄青无所畏惧的迎了上去,手中的木棒砸出。完全无视方羽斩出的刀锋。

这是一个两败俱伤的打法,是一个敢于拼命也勇于拼命的人最喜欢的方式,如果对手是别人,无非就是两种结果,一是不与他拼命,闪身让开,一是同样有勇气与他一起把这命拼了,在狄青的心目中。象方羽这种一介贵公子模样地人,是绝不会与他拼命的。

方羽不会与他拼命,是因为还没有到需要方羽拼命的时候,方羽的武艺最厉害地不是在他的兵刃上。而是他地拳脚,这是狄青所没有意识到的。他没有想到方羽如此杀气极重的一刀是虚招,真正的攻击是方羽的拳头。

刀光一卷,仿如天地间的光华忽的潋去,狄青的眼前失去了刀光,也失去了方羽的身影,很诡异的在他的眼前消失了,随后是耳后的风声,那是一个危险的信号,狄青很明白那是什么,可已经躲不开了,无论他想与不想,都躲不开方羽这很诡异迅猛的一拳了。

在万众瞩目中,狄青的身体仆跌在地,半晌也没能站起来。

“在战场上勇于拼命是可嘉的,但光知道拼命不知道判断形势的进退之道,那就是可悲的了,只不过是枉送了自己的性命罢了。”方羽看着伏在地上的狄青,慢慢的说道。

“你……”狄青翻过身来,却不知说什么好,自己竟然就这样轻易的输了。

方羽把刀插在狄青的面前,道:“拿着这把刀,你的武艺还没有高到拿着什么都能当兵刃的地步,我希望能在最后的比试中见到你,那时,我们再真正的较量吧。”

方羽说完,慢慢的向擂台下走去。

狄青望着他的背影,眼中露出复杂的神色。

皇宫的福宁殿内。

赵祯无精打采的看着一众儿象木头一样立在那儿的太监宫女们。

“喂,你们一个个傻站在这干嘛,不会找点什么事情去做,那个,你,对了,你叫什么?”赵祯指着一个宫女说道。

“回皇上,婢子叫林秀秀。”那宫女忙伏身回答道。

“秀秀,嗯,果然是很秀秀的,你会不会唱那首《笑红尘》啊,朕记得大哥好象教你们唱过的,现在给朕唱来听听。”赵祯眼睛上下打量了那叫林秀秀的宫女几眼,心中想到,可惜,可惜,这样的美人儿如果是抢来的就好了,现在这般模样,却跟个木头似的,没意思极了。

那林秀秀听赵祯夸了她一句,心中极是高兴,忙道:“皇上,婢子这就唱给皇上听听。”

林秀秀抬起身来,先对赵祯露出一个很妩媚的笑容,唱道:“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目空一切也好……”

“不好,不好,你唱的一点儿也不目空一切,大哥他唱得才有那种目空一切的味道。”赵祯摇着头,叹气的对那林秀秀道。

林秀秀听了赵祯的话,心中一黯,停了下来,知道这次失去了讨好赵祯的机会。谁知赵祯站起身来,走到她的身边,用手摸了摸她的脸颊,道:“大哥常说,男儿大丈夫,应有建大功立大业的雄心壮志才好,不可沉迷于女色,朕是要记得大哥说的话的,嗯,朕以后不要那么多女人就是。”

赵祯说着,住了手,仰望着殿顶道:“那个辽国的公主弄她两个,东的也要两个,高丽听说不错,也该要的,最好金发的也弄几个,唉,大哥说的外面的那个世界好大啊,真想出去看看,要是朕能亲自带兵去抢就好了。”

赵祯的心中无限的感叹了一阵,兽血沸腾了一番,又很无趣的看了看一众木头般的宫女,挥挥手道:“你们都退下吧。”

林秀秀与一众宫女都退了出去。赵祯很无聊地在大殿中来回走了几趟。转身对太监小米子道:“那个,小米子,怎么武举科试还没有结束?”

“皇上。快了,今天是比试地最后一天,方公子一定会如愿的拿了第一名的。”小米子上前两步道。

要你说,朕地大哥是大宋的第一高手,拿个武举第一一桩,唉。朕真想去看看大哥是怎么把那些人一个个打下擂台的。”赵祯望着大殿门外的天空,出了一会儿神。

“这个,恐怕要经过太后娘娘的恩准。”小米子有些犹豫的道。

“你说地这不是废话吗,朕哪不会知道。”赵祯撇了一下嘴,又伸脚在小米子的屁股上轻踹了一下,道:“朕还是去问问母后吧,这宫里实是待得太让人闷的慌了。”

赵祯说完,走出了福宁殿的大门。小米子一见,忙跟了过去。

今天是武举科试的最后一天,入围最后角逐的还有四十个人。

方羽的第一场遇到的是通过努力拼搏走到了这一步地蒋平,很不幸的蒋平下面再次挨了一脚。摔下台去。不过这一次挨脚的地方稍微上了一点儿,没在他的子孙根上。

因为他地名字叫蒋平。所以方羽脚下留了点情,既然五只老鼠都出来了,方羽没理由不把他们凑齐了,至于包青天那里,很抱歉,方羽觉得让他们这些人去抓抓小偷,强盗什么的,有点浪费了,好刀用在战场上才是最有价值地,根据方羽所知道的,十来年后,党项叛乱,建立西夏,那时的战争不少,需要拎得起刀子的人去打仗啊。

第四场方羽遇见的是白玉堂,这是一个有些骄傲的少年,当然,他也有资格骄傲,前面一路比试过来,没有输过一场,卢方,韩彰都折在了他的手中。

两个都是一身白衣的人,都是象书生胜过象武人的人,同样的英俊过人,同样的招女人喜欢,不过在一间临时搭起的小屋里,刘太后隔着帘子,将两人看了半天,最后还是认为方羽比那个叫白玉堂的要胜过一筹,因为方羽有一种历尽世事的沧桑感,那种似是看透红尘,平静无波的神态,让人有一种神仙中人的感觉。

刘太后是个女强人的性子,心中并不是很安份,几天没听了方羽讲的故事,也觉得有点无聊,就如现代一个喜欢电脑游戏的人,玩着玩着突然没得玩了,这心里难免空虚的慌,所以当赵祯说出想要来看方羽比试时,刘太后先是义正严词的呵叱了赵祯一顿,然后话语一转说下不为例,便换了平民的装束,带了赵祯前来观看方羽的比试。

风扑打着台上两人的脸,发丝随着秋风上下的舞动,衣衫猎猎,发出微微的响声。

“很好,你没有让我失望。”方羽先开了口,语气中透着一丝欣赏。

“我说过,我一定会站在这个台上与你比试一场的,他们,还不配做我的对手。”白玉堂的声音中带着一份自信,一份很骄傲的自信。

“是么,看来你很自信,不过自信过了头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方羽的声音很温和,仿佛如一个长辈在教育晚辈。

白玉堂皱了一下眉头,道:“你不用说的这么老气横秋的,你只过比我大个三,四岁而已,我怎么样也用不着你来评论,一切都还是要看自己的本事说话。”

“你也知道我比你大了三,四岁,所以,对于你这样的小孩子,我总得让一让你,就以十招为限吧,十招我若不能胜你,就算我输了。”方羽有意要打击白玉堂傲气,说话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淡淡的蔑视。

“你!”白玉堂的脸迅速的胀红,道:“我不跟你说这么些废话,还是手底下见个真章吧。”

白玉堂一直以来都被长辈们宠着,他自己也争气,十三岁时,一身武艺便在当地除他师父之外没有对手,养成了有些自傲的性子,哪里受得了方羽这一激,拔出剑来挽了个剑花刺向方羽。

这一剑使的又快又狠,剑尖剖开空气带着轻轻的嗤嗤声,很平常的一招仙人指路,却显示了白玉堂在剑上下的苦功和天份都是超人一等的。

白玉堂这一剑刺在了方羽手中的刀面上,只听方羽说道:“第一招了。”

“你……”白玉堂心中有股被羞辱的怒火涌起,长剑一转,第二剑刺出,剑尖发出的响声更盛。

白玉堂这一剑却走了个空,他忽然发现方羽的身影很飘忽,好象在随着秋风舞动一般,人就似风,风又似人,更象似方羽溶入了风中。

“接我一刀。”方羽冷咧的声音在风中响起,四面八方都有是刀影,一层一层似波浪一般卷向白玉堂。

叮铛之声不绝于耳,一波还比一波急骤,在台下无数的观众睁大的眼中,只见两团模糊的影子搅在一起,在秋风中随风飘荡。

在帘后观看的刘太后与赵祯的心俱都提了起来,紧张的几乎忘了呼吸。

“母后,他们,他们怎么都快看不清影子了,那个,大……方羽会不会胜得了那人啊。”赵祯一紧张,差点在刘太后面前叫起了方羽为大哥。

“应该是方羽会胜吧,要知道去年他曾与五名龙卫……嗯,方羽应该会胜了这一场的,祯儿你不用担心。”刘太后实是知道方羽与赵祯暗中结为异姓兄弟的事的,只不过她对这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没有理会,刚才她也为方羽紧张的很,不过刘太后终是经历过一些大事的,很快便镇定了下来,出言安慰了赵祯一句。

赵祯点点头,复向场中望去。

刘太后轻抚了一下胸口,发现自己心中正跳的厉害,手掌上微微出了一丝汗水。待她定了定心神,再向场中看去时,那场中已到了分出胜负的时候。

叮的一声清脆的碎裂声,阳光映射着满天亮晶晶的东西四散飞射,两道白影分开,其中一道向擂台外抛跌出去。

刘太后与赵祯的心再一次提了起来。

满天亮晶晶的碎片落下。

秋风中,一袭白衣似雪,微笑着向刘太后与赵祯的方向转过身来。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六十五章 武举科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