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70章 雪地血战(中)

第七十章 雪地血战(中)

雪融化在掌中,雪冷血热。

这是一场有输无羸的战斗,也是一场几乎有死无生的战斗。

为的是以两千人的性命,换取那一千人的生还。

方羽不得不做出这个这样残酷的决定,这是战争,战争本来就是残酷的。

面对在一块这样的开阔路段上,步兵与骑兵的遭遇战,在这冷兵器时代,步兵是很吃亏的,更何况兵力是如此的相差悬殊,方羽心中明白,自己身边的这些士兵,很难有几个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方羽深深的吸口气,压住那种寒风割面,热血烧心的痛楚,将盘龙枪握在了手中。

黑色的铁流无视那辽国官员的旗语,如狂暴的火山岩浆席卷而过,将那十几个人吞没,没有一丝儿的停留。

个人的力量在这种大规模的骑兵冲击中显得极其渺小,狂卷而来的气势有一种可以碾压一切的迫人感觉。

“他们,他们不是辽国的军队,是马匪。”萧远忽然说道。

方羽没有做声,这时候是什么都不重要了,战斗已迫在眉睫,无论对方是什么人,都只有一个你死我活的结局。

“他们应该是由许多个马匪群联合起来的,否则冲击过来的战阵不会这么松散,当先的那个某也识得,是燕云一带的一个马匪头儿,曾邀过某入伙。”萧远望着越来越逼近的队伍,一眼认出了当先的那人。

方羽没见过这种冷兵器时代地骑兵突击,听得萧远地话。心中也不由的想到。这种轻骑兵的冲击就已经如此夺人心魄了,如果是重骑兵地话,那该是何等骇人的气势。

“你当过兵?”方羽见萧远似乎对骑军的战阵很熟悉。问了一句。

“某随师父学过这些个战阵,也随师父当过一阵儿马匪。”萧远说着,取下长弓,道:“大哥,看某一箭取了那厮的性命。”

此时,黑压压的骑军队伍的马蹄声已震人耳鼓。冲入了狄青布好地阵地的一箭之地,萧远策马向前,弯弓搭箭,大喝一声道:“射!”

方羽在这个世界的第一场战争在萧远的一声大喝中拉开了序幕。

那一箭如一道撕开了死神空间的黑色闪电,在雪花飘舞的白色世界中露出了它狰狞的面目,贯穿了当先那人的头胪,余势不衰又贯入了第二人地眉心。

血花一闪,瞬间又被狂奔的铁流卷走。铮,铮,弓弦响处,狄青手下的弓刀兵也射出了弦上的箭。密集地人流让每一支箭都几乎不会落空,纷纷摔落马下的马匪使得冲击地队伍略微缓了一下。但后面的人毫不留情的催马踏过前面同伴的身体,继续往前冲击。

这就是战争,冷兵器时代的战争,残酷的需要人有无比的勇气。

方羽在心中微微的感叹了一声。

千里之外的汴梁城中,阴冷的天气并没有减了它往日的繁华。

河坊街上的方家,却是一片冷冷清清。

赵萱托着香腮,坐在窗前看着那似要下雪的天空。

安二娘端了一盆炭火进来,看着赵萱那痴痴的神情,心中无声的叹息了一下,将火盆放在赵萱的旁边,道:“大姐,天这么冷了,你可要注意点自己的身体才行啊。”

“冷么?”赵萱愕然的回过头来,道:“真的很冷哩,也不知相公他会不会冷到,他们那里应该比这更冷吧,看这天气,可能他们那儿都要下了雪儿呢。”

“老爷他是个练武之人,哪会怕了冷的,倒是这一路去辽国,也不知这路好不好走的。”安二娘低柔的声音道。

“是啊,也不知相公他们这一路上顺不顺利。”赵萱又望着窗外的天空出神。

安二娘看了看她那出神的样子,默默的退出了屋去。

院中寒风阵阵,吹动着那些将枯未枯的菊花。

红叶黄花秋意晚,泪弹不尽临窗滴。

看着那将残的菊花,赵萱的泪渐渐蒙住了视线。

相公,你现在还好么?

赵萱在心中无声的问道。

两轮箭雨后,虽然给对方造成了一点儿麻烦,却无法阻止对方的临近,狄青冰冷的声音喝道:“撤!”

弓刀兵迅速的按平日的训练向后跑去,他们虽是初临战场,但因平日的严格训练,此时有些慌乱却没有乱了阵形,有序的退到了第二道防线上张开了弓。

六百长枪兵和刀盾兵成了这一次敌骑冲击的牺牲品,为的是让弓刀兵有时间在第二道线上布阵。

黑色的铁流一路上碾过摔落在马下的同伴的身体,无情而又狂暴的冲向了那六百人组成的血肉防线,犹如大海的怒潮袭卷向一块小小的礁石。

方羽痛苦的闭上眼睛,为这既将失去生命的六百人痛,也为自己要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失去生命而痛,紧握盘龙枪的手变得有些发白。

狄青长笑一声,怒吼道:“兄弟们,今日有死无生,跟他们拼了,杀一个够本,杀二个有赚,别让这些狗贼小瞧了我们大宋男儿,我们黄泉路上再做兄弟!”

“杀!杀!杀!”六百人齐声怒吼。

狄青挥动着手中的大刀,嘶吼着向敌人对冲而去,他的两名副手风胡,姚跨海也冲了上去,萧远大声笑道:“黄泉路上,也算上某一个。”

萧远跃马前冲,他马技比众人的好,后发先至,举了狼牙棒向当先一人砸去。

徐庆刚到方羽身边,见此情景,催马向前猛冲,一摆手中双锤,吼道:“这事儿不可少了俺一个。”

马匪组成的骑军终于撞上了这六百人的血肉防线,怒涛卷起,满天地雪花也被这对撞地气息激得四散飞扬。

雪花扑在方羽的脸上。融化着流下。如同一道泪痕。

方羽猛的睁开眼睛,双眼中地赤红

要噬人的猛兽。

白玉堂纵马至方羽的身边,道:“大哥。你是主将,快撤到防线后指挥吧。”

方羽抬头看了一眼阴冷无情的苍天,道:“这里,交给你了,现在你就是剩下的这支军队的主将,还有。记得活着回去,替我照顾萱儿,这事就拜托给玉堂你了。”

白玉堂心中一震,想起那个月下飘袂欲仙地身影。

方羽一扬手中盘龙枪,纵马向前冲去,大喝一声道:“黄泉路上,我们再做兄弟。”

胸膛迎着风,枪尖迎着雪。方羽独自挺枪迎向了那已冲破防线,依旧向前汹涌而来的黑色铁流。

“大哥!赵萱是你的女人,没有人可以替你照顾她的,为了她。你一定要活下来。”白玉堂冲着方羽的背影嘶吼道,心中有一团烈焰在冲天而起。那燃烧的是男儿的血,男儿的情,男儿地义,这一刻,在雪地血色的战场上,在那“黄泉路上我们再做兄弟”的嘶吼声中,白玉堂忽的明白,人生最值得骄傲地是什么。

是勇于赴死的勇气,是兄弟肝胆相照地情义。

白玉堂红着眼,勒马退入自己的队伍中,举起手中的刀等着敌人的临近。

“狗娘养的,这些家伙怎么来的这般快,也不等俺们来了再开战,大哥,俺与虎牙来了。”黑子与虎牙向方羽追了过去。

马蹄轰鸣,大雪纷飞,方羽的盘龙枪撕裂了空气,迫开了雪花,一枪向迎面而来的敌人刺去。

血,在雪中绽现。

汴梁城中一片安详,繁华似乎是它永远的格调,至少在这些街上往来的人中,他们眼里看到的似乎是一片永远安详,永远繁华的世界。

战争远离着这里,战马的轰鸣,刀枪的无情,鲜血的飞溅,都似乎是另外一个世界的画面,这里,只有文人的吟诗声,商人的叫卖声,歌女的唱曲声,这里,是人间的天堂。

皇宫的太后宫内。

刘太后慵懒的坐在椅子上,大殿内虽然燃着炭炉,但仍然有些冷清。

“那个,郭槐啊,你说说,这方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呐?”刘太后无聊的摆弄着手中的一块玉佩,找了个话题问道。

“这个,回太后娘娘的话,这个方羽嘛,小的可不知道该怎么说。”郭槐依然是从前那样一幅恭敬模样。

“你尽管说吧,哀家是不会怪罪你的。”刘太后挑眉看了一眼郭槐道。

“方羽这个人不好的地方就是为人不识礼数,外表上看来似乎也不把娘娘您放在眼中,好的地方就是讲情讲义,小的认为,方羽在心里还是很敬重娘娘您的,要怪,也只能怪他这人出身太低了点,浑然不知礼数的重要。”郭槐得了方羽许多好处,在心里来说,倒是真认为方羽是他这一个势力圈中的人,是以这会儿为方羽说了几句好话。

刘太后嗯了一声,怔怔的出了一会儿神,才道:“你到是说的也对,他这个人忠心还是有的,至于不识礼数之说,却不尽然,哀家看,他是骨子里太傲了,不喜欢向人下跪磕头儿,唉,就他这脾气儿的,这次让他去了那辽国,也不知会不会惹出一堆事儿来。”

“这个,娘娘应当放心才是,此次的主使是晏殊大人,他是方羽的恩师,怎么的以方羽的性子来说都不会不听的。”郭槐心中暗想,看来这太后娘娘对方羽还是很记挂着的啊,怎么的自己都得顺着她的意思安慰安慰她了。

“唉。”刘太后有些郁郁的叹息了一下。

大殿的门外似乎要下雪了。

他那里,这会儿可能已经下了雪吧,刘太后心中不禁想到。

盘龙枪仿如吹动雪花的那北风,带着寒气冻人的杀意刺入了一人的咽喉,将那人挑于马下,随既被他同伴的马蹄踩成肉泥。

长刀如林,人潮似涌,方羽的四面八方都是敌人的身影,落后方羽一点儿的黑子和虎牙被这巨大的人流一冲,已不知卷落到了何处,武艺的高强在这种冲击面前也只过是让自己晚死片刻,纵使是强如方羽,也被这如山洪般的人流冲得身不由已,只能顺着这股人流的方向节节倒退,更别说黑子和虎牙两个武艺远不如方羽的人。

在这种厮杀的战场,人与人拥挤在一起,到处都是冷不丁的一刀砍了过来,武艺已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全凭着本能的反应和自身的力气,不管方羽如何的武艺高强,身上的伤痕却在不断的增加着。

方羽手中的盘龙枪如同吐着毒信的毒蛇,将围在身边的敌人一个一个的刺于马下,那一朵朵在他们喉间绽开的血花,在纷飞的白雪中特别显眼。

一名似是敌方头目的人见了方羽将他的手下杀了不少,怒吼一声举刀冲了过来,一刀斩向方羽,这人的勇气是可嘉的,至少在他同伴的眼中他是勇敢的,可勇敢有时候也须要有实力来证明才是。

方羽手中的盘龙枪发出轻微的低鸣声,枪尖撞碎那一朵朵来不及飘开的雪花,细碎的冰晶向四周激射,在那人还没有明白眼前诡异的白色粉尘是何物时,枪尖已洞穿了他的胸膛,将他的尸体高高扬起后抛了出去。

“好枪法,好一个杨家的盘龙枪!”一个人出声赞道,冰冷低沉的声音中却一点儿也没有赞美的意思。

方羽心中一震,一股强大到几乎不弱于自己的杀气从左边传来,在这杀气冲天的战场上格外清晰。

一片雪花落在了方羽的一道伤口上,方羽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凉意。

此时,血是热的,热的那伤口上流出的血在雪中冒着腾腾热气。方羽转头望向了那个人。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七十章 雪地血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