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71章 雪地血战(下)

第七十一章 雪地血战(下)

马匪这股汹涌而至的铁流在第一次冲击时,几乎是在瞬间便摧毁了那六百人的防线,但他们付出的代价也是极大的,前三百的长枪兵本就是专门用于对付轻骑兵的冲击的,长长的枪杆,在瞬间穿透了敌人的身体,将敌人二个三个的窜在了那枪杆之上,虽然这三百人很快在对方的马蹄下丧生,却以他们的生命换取了对方六,七百人的伤亡,也使得敌人的整支队伍在速度上缓得一缓,略错于后的三百刀盾兵有了机会出手,他们无视对方自头顶上砍下来的刀光,毫不犹豫的一刀砍向对方的马腿。

在这汹涌奔腾的铁流面前,摔落马下也就意味着死亡,这三百刀盾兵以自己的一条生命换取着对方的一条马命,也顺便收取着马上的敌人的生命。这是野蛮的无视自己生命的行为,却是一个战士所能有的最高品质,战场就是这么野蛮的,残酷的,生命在这种地方还不如草芥,没有谁会对谁讲人性。对于大宋这样一个没有想过去侵略别人却总是被别人侵略的国家来说,做为一个大宋的战士,在此时此刻挥出这无比悲壮的一刀,那是怎样的一种勇气,又是怎样的一种惨烈,他们也有父母妻儿,兄弟姐妹,也许就在这一刻,他们的亲人正倚门而望,等着他们的回来。

可这一刻,却成为永恒,永恒的死亡世界,永恒的在亲人的心中成为伤心地记忆。滚滚地铁流从他们身上碾压过去,留下雪成血色,他们悲壮的一刀虽然留下了几百敌人的性命。却无法阻止这股铁流滚滚向前地势头。

方羽在这股铁流中也仅仅是一朵小小的浪花。敌骑依旧汹涌的向第二道防线冲去,但在这里,他们遭遇了死亡壁障。几千个抢挖出来的小坑成了他们死亡的地段,许多的敌骑被这小坑拌倒,顿时人仰马翻,此起彼伏地惨叫声,那是随后被同伴的马蹄踏死的人最后的绝望嘶喊,四百弓手无情的利箭更是大量的收割着他们的生命。这股滚滚向前的铁流终于无以为继,在这道防线上失去了冲击地力量,前进的速度缓慢了下来,在付出了上千人的代价后,终于穿过了这道死亡线,双方变成短兵相接。

四百弓刀兵含着泪向后撤去,他们没有想到自己这些人第一次遇到的战斗就是如此地惨烈,他们的心还没有坚强到面对这种惨烈而无动于衷。他们现在要做地,是趁着战友为他们羸取的时间内,与敌人拉开距离,布成第三道防线。这些人是方羽手下精选出来的精锐,每人都可开两石强弓。需要他们拼命的战场在那第三道防线上,那将是阻挡敌人的最后一道防线了。

蒋平留恋的看了一眼他二哥韩彰,红着眼,随着弓刀兵向后撤去,现在,他是这些剩下的人的主将了,白玉堂和韩彰留了下来,他们要与这些士兵并肩死战。

方羽一枪挑杀了对方的一名小头目后,终于遇到了对手。

当方羽转头望去时,他看到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三个人,三个穿着不同风格的衣服的人,甚至从他们脸型也可看出这三个人是来自不同的地方,不同人种的人。

大雪纷飞挡不住双方的视线,冰冷的寒风凝聚着双方渐渐高炽的杀气。

“没想到你这样的人物竟也投身赵家门下当了走狗。”为首的是一个中年人,语气似乎很为方羽惋惜。

“我是不是走狗,还轮不到你们指手画脚,难道跟了你们做了汉奸,反到可以算人了不成,你们这番前来,只怕才是真正受了人指使的走狗吧,我才真是没有想到,你们竟沦落到成了别人一只鹰犬的地步。”方羽没有动气,声音很平静的反讥了一句,他心中明了,今日这事儿脱不了弥勒教的人,马匪中应是没有这么厉害的高手存在。

“是么,看来你已知道我等的来历。”那人眉峰一跳,眼中闪过一道有如实质的杀意。

“我真不明白,你们这些人不好好的待在自己的地盘上,却跑到这里来搅风搅雨的,以为你们弥勒教投靠了一个主子就能成的了气候吗?以为你们无耻的做了异族的走狗与奴才,就可以把弥勒教发扬光大吗?”方羽并不为对方的杀意所动,冰冷的嗤笑着那人一句。

“你还知道的真多,看来是那个姓温的贱女人告诉你的吧。”那人抽出了背后的弯刀,催马向方羽冲了过来。

同一刻,另外两人也举着兵刃自那人两旁比肩而行,一个手中的是丈八舌矛,一个手中的却是东瀛长刀。

雪花被三人奔驰的气流卷起,在空中急速的回旋,如同千万只白色的玉蝶在起舞。

三人如三只离弦的利箭,带着漫天的杀气刺向方羽。

“哼,本还以为你们弥勒教也算是一方豪杰的,却不知何时与牲畜为伍了。”方羽轻哼了一声,催马向对方冲了过去,手中的盘龙枪抖动了一个枪花,枪尖发出轻轻的颤音,将那雪花撞碎,无数的冰屑四散激扬间,朦胧的透着一朵朵由寒光组成的梅花,那是枪尖上闪耀的寒光,散发着冻人的杀意。

梅花香自雪中来,这一招取自剑法梅花三叠的剑意后,方羽自己改良的杨家枪法,枪影飘忽,同时笼罩了三人。

在这个人流拥挤的战场上,双方都没有太大的腾挪空间,对冲而来。比的不是高超的武艺,实际上是勇气,看谁有更多悍不畏死的勇气。

“噗”兵刃入肉的声音在这人喊马嘶的战场上仍是清晰

两朵血花同时绽现,红艳艳的如同火焰,在空中飘动共舞。

双方交错而过。方羽奔出十几丈后勒住了马,他的肋下被那丈八舌矛所伤,鲜血涌到黄金甲地面上。如同一道小溪。那三人能勒转马头地只剩下两个人,那使丈八舌矛的与方羽对攻了一招,被方羽一枪刺穿了咽喉,尸体被马蹬夹住了一只脚拖入了涌动的人群中,随即被马蹄踩成了肉泥,与雪混合在一起。与其他人地血肉混在了一起,在地上形成了让人触目惊心的褐红的泥泞。

方羽来不及为自己处理伤口,双方的第二合已经开始了,那个东瀛人咿的叫着,当先挥舞着长刀再次冲向方羽。

雪下的更大了,鹅毛大地一朵朵飞入人间,似要掩盖这战场上残酷的血色。

狄青心中不断的抽搐着,六百手下几乎是在瞬间化为了血肉模糊的红色泥泞。这是他第一次有一种心痛的感觉,从前无论多穷多苦,都不会认为有什么好难过的,他不会为自己流泪。可此时,他的眼泪却止不住的汹涌而出。

原来。战争是如此地残酷。

狄青心中恨恨的想着,这些兄弟们啊,你们的在天之灵看着,某一定要为你们讨回这个血债。

每一个优秀战士的成长总要经历过这种残酷地。

滚落的泪珠混着未干地血滴了下来,落在血红的雪中。

狄青一催战马,向一名马匪头目一刀斩去,血红的刀划开了一朵朵雪白的雪,将那人的头胪斩下,那头胪飞在空中,眼中依旧残留着狄青那狰狞的面孔。

白玉堂一张俊秀的此时已是完全的扭曲,同样是显得狰狞可怕,身边的手下战士在一个又一个的倒下,他却无能为力,只给眼睁睁为他们生命的消逝而心痛,只能不停的挥舞着手中的刀,将一腔悲愤化做森冷的刀光,为他们多一点,尽量多一点的争取打开生存的空间。

战马在寒风中悲鸣,雪花地寒风中飞舞,热血在寒风中飞洒,整个战场如同雪与血做成的世界,弥漫着冰冷的死亡气息。

在白玉堂的不远处,黑子与虎牙幸运的相遇了,两人被汹涌的人流冲到了此处,虽然身上多处负伤,却很幸运的没有丢了性命。

“虎牙,你怎么也跑到这里来了,大哥呢?”黑子一刀砍死一个敌人后问道。

“俺不知道,俺被这些狗娘养的给挤到这里来的。”虎牙紧砍几刀,将对手斩杀后,回头见是黑子,忙向他靠拢过去。

“虎牙,咱们还是往前杀吧,大哥肯定在前面。”黑子说着,又将一人斩于马下,一震刀上的血,指着前面道。

“好的,俺说黑子,你杀了多少个狗娘养的了?”虎牙看看黑子浑身是血,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血比他少多了,不由的问道。

“不多,俺砍了二十多个,中间碰上一个扎手的,这个狗娘养的弄得俺一身是血。”黑了抹了一下脸上的血,绸绸的很是粘人。

两人努力的往前一点点的杀过去,在他们的身后,有一部分马匪终于穿过了这第二道防线,向第三道防线冲去。

铛的一声,盘龙枪刺在了东瀛人手中长刀的刀身上。

那东瀛人刚想松一口气,他手中的刀却断为两截,盘龙枪上巨大的力量毫不停留的涌入他的体内,将他的内脏震碎。

东瀛人不可置信的看着方羽,只听方羽吐了一口带血的痰,轻蔑的道:“你既然跑到这里来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那东瀛人呵了两声,口中狂涌而出带着内脏的血,一头栽到马下。

方羽身上又多添了一道深深的伤痕,是那个使弯刀的人留下的。当方羽圈回马头望向他时,那人被方羽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压得心中有些想退走,只不过他心中又存了一些侥幸,因为方羽受了伤,受了很重的伤,这两道伤口的鲜血在不断的往外奔流着,那个人相信,只要自己多坚持一阵子,方羽必死无疑。

方羽也知道自己这样下去是必死无疑,面对着四周全是敌人,方羽也没这个时间包扎,一些小喽罗见方羽受了重伤,再一次鼓起勇气向方羽杀来,他们早看出来了。这个身穿黄金甲的人是一个大官儿。杀了他肯定是一个很大的功劳。

要取得功劳,也要有实力才行,那人看着这一个个跑上前去送死地人。心中不断地冷笑,不过他心中却又希望这样的蠢人能更多一些,多到蚂蚁咬死象的程度才好,因为他地心中已有些怵了方羽的神勇,希望有人能多耗去方羽的力量,让自己捡个便宜。

聪明的人是都知道捡便宜的。他们这些人是马匪不是军人,当他们在杀人的时候,可能比军人还厉害,但当他们面对着被杀地时候,却绝没有象一个真正军人那样的勇气。方羽挑杀了二十来人后,再没有谁还能有勇气上前。

那人在心中可惜的叹息了一下,为没有这么多蠢人而叹息。

方羽摆脱了这些小喽罗的纠缠后,一震手中盘龙枪。策马向那人冲去。

血仍在不断的流出,方羽发觉自己身上的力量正在迅速的流失,这是生命将尽的迹象,他要趁自己还有一些力量时将那人击杀。那人地武艺太高了,他若不死。将会对自己那些可能存活下来的兄弟们构成威胁,今世,与他们做了一场兄弟,那就让自己在最后为他们做点事情吧,方羽心中平静的想着。

漫天的雪花飞舞,盘龙枪发出轻微地颤响,剖开冷厉的寒风,一往无前,没有任何防守地向那人刺了过去。

穿过了第二道防线的马匪在扑向第三道防线时遇到了麻烦,有着许多杂物散落在他们前行的路段上,他们不得不降低马速,却再一次成为那四百弓手的靶子,这一段短短的距离成了他们无法跨越的鸿沟,成了他们的死亡召唤。

一支支黑色的利箭在这段路上露出它们那噬血的面容,带出一朵朵绽放的血花,也不断的带走一个个先前还鲜活的生命,没有人会为他们怜惜,对他们的只有仇恨,只有为死难战友和兄弟报仇的快意。

马匪们每前行一步,都要付出无数人的生命,看着前面的人不断的摔落马下,后面的马匪渐渐失去了往前冲击的勇气,他们今天已付出太多的代价,却依然没有看到他们所需要的财物。

他们只是马匪不是军队,当那鼓起的勇气一泄再泄时,他们的斗志也渐渐消失了,他们虽然也是为了财物来拼命的,但当那财物成为遥不可及的东西时,他们也就渐渐没有了需要继续拼命的理由。

这些由众多马匪群组成的队伍,在这个时候,各个头领不得不为自己想后路了,谁也不想再在这最后一道防线上消耗自己的实力,做马匪的,没有了实力,以后的日子还怎么去抢劫别人。

众马匪有了自私的想法后,一个个把马速降了又降,结果在这第三道防线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景观,一大堆的人立马在箭程之外,看着那少数几个傻瓜在往前冲着送命。人人都在指望着别人冲上前去消耗掉对方的箭支。

傻瓜是死了一个就少了一个,终于众马匪在互相大眼瞪小眼中停了下来。此时,就算有人想再次发起冲锋,心中也没了原先那股子悍勇了。

一个眼尖的马匪忽然指着前方的远处喊道:“你们快看,那是什么?”

众人极目远望,远处有一片黑压压向这里流动的黑影,在雪地上格外的醒目。

方羽这一枪,是他最后所能凝聚的力量,眼前飞舞的雪花,似要化成一个个幻影。

方羽知道自己快不行了,用牙咬破自己的舌尖,那瞬间的痛楚让他清醒过来,手中的盘龙枪发出破开空气的低鸣,与那人手中的刀撞在了一起,巨大的冲击力将两人都震得飞了起来。

身在空中的方羽无声的叹息了一下,别了,萱儿。

方羽紧握着盘龙枪,倒在了雪与血的地上。

那人落地后爬了起来,口中吐着血,他被这一下的力量震伤了内腑,此时却狂笑起来:“哈,哈……方羽,你终于不行了么,有人可为你出了大价钱啊,只要杀了你,以后就将封我为国师……”

“没有人可以杀得了俺的大哥,你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算得了什么。”两匹马冲至方羽的身旁,其中一人举着手中的刀指着那人道。

另一人一低身,探手将方羽带上了自己的马背上,试了一下方羽的鼻息,喜道:“黑子,大哥还活着。”

两人正是杀了过来的黑子与虎牙。

“你们两个也想阻挡得了我么?”那人重重的哼了一声。

“那又怎么样。”黑子看了一眼满天的雪花,平静的道:“虎牙,把大哥带走。”

“黑子,你……”虎牙话被黑子打断。

“虎牙,听到没有!把大哥安全的带出去,否则俺做鬼也饶不了你。”黑子厉声喝道。

“黑子……”虎牙心中一痛,却是再也说不出话来,一咬牙,拨转了马头,

“虎牙,好好的活下去,记得多找几个女人,多生几个孩子,给俺过继一个,别让俺绝了后。”黑子低沉的声音说道。

“嗯。”虎牙转了身,泪水夺眶而出,一夹马腹,纵马离去。

“别了,兄弟,来世再做兄弟吧。”黑子低低的声音说了一句。

黑子纵马冲向那人,手中的刀带着一往无前的惨烈。

雪花在他的身旁扬起,带着刺骨的寒风。

天上是雪,地上是血,虎牙的心在这雪与血中有如撕裂般的痛。

他带着方羽向来时的方向杀去,身上在慢慢的增加着一道道伤痕,但他此时已无感觉,只知道不断的往前冲去。

“哼,想走吗,哪有这么容易。”一声重重的哼声传入虎牙的耳中。

虎牙抬眼望去,前方出现两匹很难见到的骏马,马上是两个戴着黄金面具的人。

“那又怎么样,走不了也得走,大不了有死而已。”虎牙淡然的道,心中已丝毫不觉得死有什么可怕的。

“倒是一个好汉子,我们也不为难你,你把他放下吧,我们放你一条生路。”其中一人对虎牙劝道。

“呵,呵,是么,可惜你说的是一条比死路还不如的路,那俺还不如选择死路哩。”虎牙嘲讽的说道。

“那你们就一起死吧。”另一个人冷酷的说了一句,举起了手中的弯刀。

“是么,我到要看看你们有何本事说出这句话来,想要我大哥的命,你们只怕还不配。”

一人夹着风雪出现在虎牙的身旁,接过了方羽紧握在手中的盘龙枪。

一天的雪花飞扬,虎牙看到来人的出现,心中一阵暖暖的。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七十一章 雪地血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