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78章 梅落雪的选择

第七十八章 梅落雪的选择

这一声有着千娇百媚,荡人心魂的魅力。

这样动人的声音,她应该去唱歌的,方羽也不由的想到,寻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高挑的美貌女子从韩让等人的身后转了出来。

“奴家想请这位公子弹上一曲如何?”那女子对方羽行了个礼道。

“对不起,我不懂得如何弹琴,你还是请过别人为你弹吧。??”方羽有些惊讶看着那个女子,他惊讶的不是那个女子的美貌,而是她的胆大,这种气氛之下她依然不惧自己身上有意散发出来的那种疏离的冷意与淡淡的杀意。

方羽不喜欢烟花之地的女子,但对眼前的女子还是有一丝好奇,这样一个纤弱的女子,在此时此刻,全场杀气压人的气氛下突兀的站了出来,就凭这份勇气,方羽就不会认为她是一个简单的人了,在方羽的意识里,这一类的女子一般都是女杀手女特工,否则很难不惧方羽身上那股子千锤百炼出来的杀气。

“那么,公子又是如何能让一个音符表达出那么多的感情的呢。??”走出来的这个女子正是芳菲院中的梅落雪,一步步,缓缓的向方羽靠近着。

这个是什么样男子啊,怎的宋国就是如此的人杰地灵,先前的三个少年已是人间罕见,眼前的这一个,更似滴落红尘的仙人,梅落雪心中感叹着,她虽陷身在这种烟花之地。??但她的心却极高傲着,正如人所说地,是那种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女子,她的性子也有着更多的似那横刀向天的男儿豪气,所以,当她在心中对自己说。??一定要认识那个白衣似雪的男子的时候,她便没有丝毫犹豫地走了出来。

“心之所至。??很多东西都可以是兵刃的,在我眼中,那不是琴,那只是一件兵刃而已。??”方羽看着走到了他眼前地女子,心中微微为她感到可惜,这样一个傲气如梅,清纯如雪的女子。??是不应该落在这种地方的。

世上该可惜的东西多着,方羽自觉自己不是救世主,所以心中也仅仅是为她可惜了一下而已,当下转过了身去离开。

“心之所至?用的是心么?”梅落雪看着方羽转身离开,心中微微有些酸涩与刺痛,低低的声音仿佛是在问自己。

晏殊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让他惊艳地女子,不觉感叹的道:“好一个倾城倾国的女子,好一个傲雪梅花的仙子。??这样的人儿,该收藏在家中细细欣赏才是啊。??”

展昭看了看梅落雪,又鄙夷的看了看好色的晏殊,道:“那大人何不为她赎身就是。??”

“就是,就是,展侍卫这话说的对极。??”晏殊点头深表赞同。

那韩让一听。??鼻子都快气没了,心想自己地汗血宝马让你们抢了,如今又要来抢我看中的女人,这不是太欺负人了么,韩让跳起脚来吼道:“不行,这个女人是本候的,谁也不能把她抢走,本候现在就为她去赎身。??”

晏殊先前见双方打斗时,自己一方压得对方死死的,不觉间胆气儿也大了。??原来心中那一丝对辽国人的惧怕早没了踪影。??此时也不管身上有钱没钱,站了起来道:“什么你的女人。??她没被你赎身之前就不是你地女人,再说我是出钱赎她,哪里是抢了。??”

梅落雪露出一个凄苦的笑容,看着方羽的背影想到,自己只不过是一件被人卖来卖去的货物罢了,又有什么资格去希望别人正眼看自己一下。

梅落雪正要转过身去,方羽却回转身来,道:“我看你们也没什么好争的,就让她自己选吧,选中你们哪个,就由哪个出钱为她赎身好了,这样也省得多出了冤枉钱。??”

方羽终是心中有一丝同情,回过头来帮她一把,让她多少有一点儿自己的选择,梅落雪看到方羽回了身,眼中不禁闪过一抹亮色,那种凄苦的笑容一扫而空,换上的是一丝真正的欣喜,如雪似玉的脸上,涌上一抹很淡地红晕,让她地容颜在大厅的灯笼下显得更加动人。

韩让看了看晏殊,心想自己怎么地都比这个快成糟老头的家伙强吧,再说自己与梅落雪相处一年多,她也多少该对自己有些感情了吧,本候就不信自己会比不了这个死宋猪,当下韩让道:“这个提议好,本候赞同。??”

韩让说完,还示威似的看着晏殊,不想这晏殊对自己也是极有信心的,想他自己在汴梁时,满城的红歌女哪个不是对他晏殊青眼有加的,自己是很有女人缘的啊,要才华有才华,要风度有风度,还怕比不过一个毛头小伙子吗,当下晏殊也不甘示弱的轻哼了一声,道:“这个提议我也赞成,就让这位姑娘自己选好了。??”

晏殊这话一落,大家都望向了梅落雪,看她会选哪一个。

梅落雪扫了一眼四周,最后的目光却在晏殊与韩让两人身上转来转去。

这时芳菲院的门外传来一声大吼:“你们都给俺住手,不然,俺把他的鸟头拧下来。??”

嗓门这么大的,自然是徐庆这厮了,他先前打退了混在辽兵中的三名高手之后,转过身来看到那个领兵的辽将离他不是很远,便舞着双锤朝那人杀了过去,一众儿辽兵也算悍勇,奈何这街道不太宽广,无法发挥骑兵的优势,虽拼死抵挡着徐庆,但徐庆的一双铁锤挥舞之下,难有人是他的一合之敌,那辽将本已吃过徐庆的亏了,对徐庆有些惧意,一见他杀将过来,立马儿打了马便躲开。??只是此时辽兵已乱成一团,人马挤在一起,谁也不能多做动弹,被那徐庆用双锤扫开一条路来,一锤子砸死了那辽将的坐骑,在那辽将摔落在地地时候,将那辽将一脚步踩住。??向全场大喝了一声。

那辽将心中又羞又怒又有些害怕,心中一急。??一口血吐了出来。

“哎,不是吧,俺可没用力踩你啊,怎的就吐血了。??”徐庆见自己只是轻轻一脚踩下,这脚下的辽将就吐了血,心想这辽国的人也太不经踩了吧。

“你……”那辽将一听徐庆这样没心没肺没脑子的话,气得差点晕了过去。

一众辽兵见主将被踩着。??一时也没了主心骨,互相看看之后停住了手。??那守着大门口的卢方一把刀舞的正欢,忽然之间那些辽兵都退了开去,卢方举着刀,楞楞地站在那里,道:“喂,喂,你们这是做什么。??打得好好的干吗跑了。??”

卢方此时站在芳菲院地大门前,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感觉,很是炫耀的想再过过那种千军万马之前,我一人可挡的厮杀瘾头,却不知那些辽兵心中是极度郁闷。??各自看着有些得意的卢方,心下均想,这要是在开阔地带,纵马一冲,踩都踩死他了,哪容得这厮站在那里得意洋洋的。

徐庆踩着那辽将也不知该如何是好,现在可不是两国交战,纯粹是个人的私人恩怨,在没有死什么重要人物地时候,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但一旦死了重要人物的话。??这事情可就要升级了,徐庆虽憨却不傻。??也知道自己不能杀了脚下这人,但若放了他的话,又怕他再一次命令辽兵进攻,虽然徐庆是个很喜欢与人厮杀的人,但这种不能放手一搏的场合,徐庆打着打着就没了多大兴趣,自然不想再多出一些麻烦。

正在徐庆伤脑筋的时候,长街的一头传来一人高喊地声音:“奉韩元帅令,成德将军速率兵归营,不得在此停留。??”

“喂,说的是你吧,俺现在放了你,你快带人回去吧,要打,下次俺再与你打过就是。??”徐庆松了脚,将那人放了。

“哼,这笔帐,某日后再找你算。??”那名辽将爬了起来,恨恨的说道。

“呵,呵,那敢情好的很,俺等着你就是。??”徐庆肩着两只锤,头也不回的离去,对于那辽将的话,他压根儿就没话心上。

在那辽将地带领下,辽兵就象潮汐的水一样迅速退去,刚才还打得热闹之极的大街上顿时变得冷冷清清,除了徐庆他们四个人站在这街道上,再无一个行人,寂静的只有夜里的寒风在发出着低微的呜响声。

“他爷奶奶的,怎么人忽的不见了,跟他娘的做梦一样。??”忽的由动到静地迅速转变,让有点没过足厮杀瘾地卢方有些不满意。

徐庆肩了双锤回了芳菲院内,此时芳菲院中的人都看着梅落雪身上,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外面已经停止了厮杀。

芳菲院内,灯影微微晃动着,照着各自不同地表情的众人,大家都在静静的等待着梅落雪的选择,好一会儿,梅落雪将目光从韩让与晏殊的身上移开,又在展昭,狄青,白玉堂的身上打量,展昭依然是脸带着淡淡的温和,无喜也无怒,狄青则是那雷打不动的冷然,白玉堂的年纪还小着,对男女之事所知不多,纵然是喜欢哪一个女子,那也是一种很单纯的感情,与色欲挨不上什么关系,在梅落雪打量他的时候,回到了方羽的身边,梅落雪也随着他将目光移到了方羽的身上。

“奴家真的可以有自己的选择么?”梅落雪低徊的叹息的响起,向方羽问道。

“当然,虽说这种可选择的范围很小,但至少也是一种选择,应该比那半点不由人的强点吧。??”方羽虽不想多事,但既已管了此事,就当然要管到底。

“其实,根本就没有奴家选择的余地,你也保证不了什么,如果你真有一丝同情奴家境地的心,那么,就请你为奴家赎了身吧。??”梅落雪幽怨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平静的说道。

“为什么?想为你赎身地是他们。??却为什么找上了我。??”方羽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因为世人只当奴家是玩物,既然是玩物的命运,自然要找一个对玩物也有同情心的人了,公子你认为这个要求很过份么?”梅落雪转身离去,灯影飘摇着照着她那傲然的背影。

方羽笑了笑,他想起了那句话,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我会为你赎身的,不过我也仅仅只能为你做到这一点了。??”方羽对着梅落雪的背影道。

梅落雪脚步顿了一下。??没有回答,径真的离去。

“你这是什么意,横插一手吗。??”韩让愤怒地道。

“算是吧,不过我可以与你打个赌约,如果你羸了,这个女人归你,如果你输了。??以后少来我面前弄这些打打杀杀的事,你愿赌吗。??”方羽微微一笑道。

“什么赌?”韩让疑惑地问道。

“很简单,我们赌骷甩子就是,比大比小由你挑怎么样。??”方羽提出了一个看似公平的方法。

方羽临时想到一个很有些缺德的主意,至少对韩让来说这个主意很缺德,当然,他之所以提出一个这样的道道来,就是想让那件抢马的事情以较温和的方式解决。??非是方羽怕事,而是不想因为一匹马把个事情弄大了,最后搞得两国开战就不太好了,这样会便宜了将要立国的西夏,真地要打,方羽是希望能训练好了兵马再来打才好。??那样大宋就说不定一口气下来把那燕云诸州也给收回来了,方羽也不是那种有多爱国的人,但至少觉得自己属于的这个国家不能让人家欺负了才行,自己所属的民族少一点灾难才好。

韩让却又哪知方羽有赌神之称,想想也觉得这方法自己不吃亏,打架自己似乎拿这群宋人没办法,但现在方羽提出的这个方式可就不是谁的拳头硬的问题,而是看谁的运气好了,至少韩让还是认为,自己还是有一半机会地。??为了男人这个面子上的问题。??韩让也只能答应了,别人一个这样小小的挑战都不敢答应的话。??他以后也没脸在大定府中混了。

“好。??明天富贵赌场,不见不散,哼,我们走。??”韩让摞下一句话,招呼了自己人离去。

晏殊走到方羽的旁边,低声道:“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的会跟辽国人打起来地,亦飞啊,我们现在是在人家的地面上,万事不可鲁莽了。??”

“没什么的,只不过是一点小磨擦而已,已经没事了。??”方羽不想让晏殊叽叽喳喳的说下去,随口应付了他一句,带头向外走去。

“对了啊,亦飞,你也对那个歌女感兴趣?”晏殊似是随意的问道,眼珠儿却盯着方羽不放,观察着方羽的反应。

“没有。??”方羽神色没有任何变化,静静的答了一句。

“哦,那个……这,亦飞啊,既然你对她没有兴趣,那等回了大宋后,为师就借她到为师的府上去演唱几天如何?”晏殊踌躇了一下,说了出来,连平日里不在方羽面前摆的为师架子也摆了出来。

在这个时代,有钱人家互相转让家中的歌姬与小妾玩耍乃是很正常地事,方羽也是知道地,不过不管他喜不喜欢的女人,他都不愿做出这种事来,把她送给一个没妻子地光棍当媳妇,或者以后就让她当个给自己洗脚的丫环都是可以的,但要方羽把个女人送给别人去玩,方羽是绝不会答应的。

“呵,呵,老师,等回了大宋,学生一定带了大家一起去老师府上热闹几天的。??”方羽的这个回答是模棱两可的,在方羽那淡淡的笑容下,晏殊也判断不出方羽的真实心意。

晏殊随着方羽走出芳菲院,外面冰冷的夜风一吹,激棱棱打了个冷颤,一时之间,对女人的心火儿被夜风吹去了大半,再一眼看到被辽兵的马蹄踩的稀烂的轿子,想及先前的打斗,心中再一次打了个冷颤。

一行众人迎着夜风,慢慢的消失在夜色中。

辽国皇宫的铁瓦银安殿内。

很晚了,耶律隆绪依然没有去休息。

“把兵都撤下来了吗?”耶律隆绪放下手中册子,抬起头来问道。

“回皇上,已经撤回营了。??”萧时揽立在耶律隆绪的旁边,恭敬的答道。

“那试探的结果如何?”耶律隆绪点了一下头道。

“回皇上,宋国使臣中,那为首的武官武艺据试探的人说是应是很高的,其他人武艺也不弱,犹其是有一个少年,一招败了铁拳王,金顶真人也输在了那少年人手中,另有一个使双锤的,有万夫不挡之勇。??”萧时揽汇报道。

“嗯,看来宋国这次是来真的了啊,那个宋国的小皇帝,比他老子可是强硬的多了。??”耶律隆绪有些感叹的道:“看来朕还是亲自见一见他们的好,倒要看看来的都是一些什么样的家伙。??”

一盏银烛的灯火飘动着,在萧时揽退出去后,耶律隆绪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动,眼睛看着那灯火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