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79章 辽国的金銮殿里(上)

第七十九章 辽国的金銮殿里(上)

富贵赌场有着足够的富贵之气,至少在辽国的大定府来说,它在装修上的气派是足够奢华的,它是号称辽国的第一赌场,里面有着辽国的第一赌术高手坐镇。

今天的富贵赌场更是显示了它的富贵气,大定府满城的排得上号的豪门公子纷纷云集此处,为一睹这场可能是辽国历史上最为香艳的赌局,赌注是身价惊人的大定府当红清倌人梅落雪,一千两黄金的赎身价,让许多前来的辽国贵公子们感觉到自己原来也是一个穷人,便是晏殊听到这个价后,也愣住了半天,说这次方羽吃了大亏了,那老鸨是在漫天要价啊,不过晏殊更奇怪的是方羽身上哪带了这么多的金子,却不知蒋平,徐庆,黑子,虎牙四人一夜没睡,带着百两黄金一夜之间踢遍了大定府除富贵赌场外的几十家赌馆,羸取了一千七百多两黄金,输得有十几家赌馆的东家想要去上吊。

黑子,虎牙在赌术上得了方羽几分真传,就赌术上而言,在这个时代可算是高手了,在好赌的蒋平带领下,徐庆的保镖下,愣是象抢钱一般弄到了这样一大笔钱,没见过多少钱的蒋平兴奋的找不着北,让徐庆,黑子,虎牙他们三个见惯了大钱的人很是鄙视了一番,忍不住向蒋平说起他们当年抢劫的光荣经历,让蒋平听后,恨不得立时掂了刀子抢劫去。

对于方羽的一掷千金,韩让也不得不佩服,想来真要自己花这么高的价钱为梅落雪赎身地话。韩让还真地要好好计较一番。毕竟韩让自己可没什么收入,钱都在他那个辽国公主出身的老娘手中,韩让可没那么容易要到手。再说了,这个价也委实是太高了点,就他们辽国的豪门来说,可不是说拿就拿地出的。

这一场赌局其实很简单,明面上来说,韩让是稳羸不亏的。因为作为赌注的梅落雪是方羽花钱买下来的,他韩让什么也没出,就凭这一点,前来观看的一众辽国贵公子哥儿都把方羽归为傻子一类了,做裁判地是富贵赌场那名坐镇高手,这一点上来说,他韩让又是占了便宜,因为不管怎么样。那个人都只会偏袒他韩让而不会向着方羽,这让韩让心中对这一次的赌局多了不少信心。

充当荷官的是梅落雪,她心中虽有一些怨恨方羽拿她作赌注,但一想及方羽毫不犹豫的为她一掷千金的赎了身。梅落雪心中的怨恨又化为一腔幽怨。

当看到千娇百媚的梅落雪托着赌具走上台来时,一众儿辽国的贵公子恨不得立马叫了手下地家丁把她抢回家去。这可是他们辽国的女人啊,怎可让一个宋人弄走了,当下一个个把愤怒投向了方羽,心里祀求着老天爷一定要让这个宋人输了才好,不过老天爷似乎太忙了,可没听到他们的祀求。

在裁判验证了骷子之后,表示没有问题,三局比试,韩让选择了第一局比大,第二局比小,第三局猜对方摇的点数,看谁地猜测离实际上的数字更近,三局两胜者为羸家,韩让把骷盅拿在了手中摇了起来,扣下后,那裁判揭开盅,众人一看,三粒骷子分别是四五五,共十四点,很大地了,支持韩让的人不禁欢呼起来,梅落雪看了,脸上一阵黯然。

方羽脸带微微的笑容,将骷盅拿起,随手摇了几下后扣了下去,那裁判揭开盅一看,四五六的数,十五点,刚好比韩让多了一点,裁判眼怀深意的看了方羽一眼,高声宣布这一局是方羽胜,支持韩让的人一脸的沮丧,方羽带来的人却没有一个脸露笑容的,因为他们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心思单纯的徐庆还在心中暗想自己的这个大哥也太会欺负人了,这不就象那大人欺负小孩子吗。

第二局是比小,当韩让摇过骷盅后,那裁判在揭开盅时,手劲暗吐,将那三颗骷甩子全翻成了一点,当众人看到是最小的三点时,支持韩让的人再一次高呼起来,梅落雪的心也再一次变得紧张起来。

方羽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他自是看到那裁判做了手脚,不过方羽懒得去与之计较,随手将三粒骷子摇成了一个立柱,那裁判皱了皱眉,这一次他也没有听也方羽摇的是几点,心知遇上了绝不弱于自己的高手,虽然他很想帮韩小候爷一把,可也不能为帮一把这个不见得就会感激自己的小候爷,而为自己惹上麻烦。

那裁判不动声色的将盅揭开,众人静静的看着那叠立在一起的骷甩子,没有一个说话的,裁判用平板的声音宣布了方羽获胜,场中只有梅落雪一个人发出了一声欢呼。

“不,不可能的,你一定做了手脚。”韩让在发了一阵愣之后,突然跳了起来道。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做了手脚的是你自己,你问一问这位中裁的人就知道了。”方羽嘴角略带嘲讽的道,再一次随手拿起赌盅,摇了几下后扣在了赌桌上,起身离去。

韩让揭开盅,三粒骷

叠立的,只不过最上面一粒是一个尖角顶在下面一粒朝天的也是一个尖角,也就是说,这一次是一点也没有,韩让颓然的坐了下来,喃喃的道:“难怪他敢这样跟我赌,呜,呜,我的赛赤兔啊,我的落雪,全让这些狡猾的宋人给坑去了,呜,呜……”

众辽国的贵公子一见韩让伤心的模样,有同情的,也有幸灾乐祸的,各自带了不同的心情离去。

北风呼啸的卷着几片薄云经过辽国皇宫的上空,寒冷的气流直往晏殊的脖领处钻了进去,让晏殊的脸冷的有些紫青色。

晏殊咬牙切齿的看着眼前的辽国皇宫地金銮殿,心中暗自鄙视着这辽国地皇帝耶律隆绪也是个穷鬼,就这皇宫。就这金銮殿。比之大宋的那些气派点的和尚庙也强不到哪儿去,哼,哼。不怕你们辽国兵强马壮地,可蛮荒之地就是没有见识,连皇宫都建的这么小气。

晏殊一边腹诽着辽国的种种不是,一边跟随着辽国的武士往辽国的金銮殿上走去,与他同来的,还有方羽。展昭,徐庆,白玉堂四人,本来这四人是没有资格上金銮殿地,只不过耶律隆绪特意下了召,让晏殊带上几名武官前来,这一点倒是正中晏殊的心怀,怎么的有方羽几人在身边。这胆气儿也壮了不少。

辽国的金銮殿没有大宋的金銮殿气派,但文武百官却一样不少,加上值殿武士,挤的满满一堂。至少在晏殊的眼中该用一个挤字才能形容。

耶律隆绪坐在高高的龙椅上,看着一名武士将晏殊等人带了进来。远远看去,为首地文官正是宋人中那种常见的名士风度,倒也没什么稀奇的,随后是并排走过来的四名宋国武官服饰地人,左首一个壮汉,如同铁塔一般,一看就知是一个勇猛之人,右首一人,长得面如冠玉,年纪不大,脸上还带着少年人的那种稚气,但龙行虎步,给人一种剽悍地感觉,左中一人,英俊的脸上带着一种温和的气质,步伐也不张扬,但在沉稳之中给人一种如山的伟岸,耶律隆绪这时忍不住暗赞一声,好一个有大将之风的英雄少年。

耶律隆绪将目光望向最后一人,心中不觉轻轻一震,来人的相貌固然也很英俊,但让人一眼看去,看到的不是他的相貌,而是他身上流露出来的那种气质,淡泊随意,有些懒散,仿佛这世上没有什么事可放在他的心上,这种气质,一般更多的是在那种佛法精深的高僧身上,但比之那些高僧,却更给人一种出离尘世的味道,可这一些,都不会让一个大国高高在上的皇帝,让一个也可算得上是英明神武的皇帝在心中产生震动,让耶律隆绪心中有一些震动的是他从这个人身上感觉到了一种霸气,一种含而不露的,俾视天下的霸气。

做为一个皇帝,耶律隆绪很不喜欢这个世上还有另外一个人身上有这种霸气,如果这个人是他大辽国的,那么耶律隆绪会二话不说,让手下的武士将这人扑杀了,不过这个人是宋国的人,对他耶律隆绪来说却不是什么坏事儿,在他看来,这种有霸气的人,一定是野心勃勃的人,对一个国家来说是一个不安定的因素,同样对宋国来说绝不是什么好事,只要有削弱宋国的机会,耶律隆绪还是很愿意看到的。

晏殊手捧着表达两国友好往来的国书上了前去,自从澶渊之盟后,大宋的使臣便经常要来辽国做一做这递交国书的任务,做为两国是平等之交的国家,同时也受了方羽不少影响的晏殊自然没有那卑躬屈膝的爱好,弯腰行了礼,将手中的国书高高举过头顶,道:“宋臣晏殊奉我皇万岁的旨意,特来向贵国递交国书,愿两国世世代代永远和睦相处。”

“大胆,见了我主万岁竟敢不下跪行礼。”一名三十多岁的辽国武将跳了出来对着晏殊喝道,同时捋了袖子,似乎还要动手教训晏殊不可的模样。

徐庆在方羽手下养成了极度好战的性子,见那人一幅要动手的模样,立马来了精神,对着那人上前了一步,道:“你嚷嚷什么,只要你给俺下跪行了礼,俺也一样给你们皇帝下跪行礼,怎么样,你干不干?”

以粗人对粗人,徐庆这话虽说得傻气,可是应对的却是极聪明的,以看似傻气的方式将这种烫手的问题丢回给了那人。

“你,你这个宋猪找死。”那人被徐庆这一句话给气坏了,他本是受了耶律隆绪的指示,要给宋人一个下马威的,以前的来使宋臣都是一吓腿便软了,不想今日却出了一个楞头青,竟要自己向他下跪,这让这个辽国武将如何受得了,当下那扬起的拳头由威吓变成了真打,一拳向徐庆击了过去。

徐庆对那一拳却看都不看,也是一拳向那人身上招呼过去,砰的一声。两人同时中拳向后抛跌出去。也几乎是同时发出惨呼声,摔倒在地,不同的是徐庆

故意摔倒地。那人却是挨实了徐庆那一拳,被打得乎要吐出血来。你说徐庆这人吧,说他不傻,他会时常冒傻气,说他傻。他有时候也很聪明,他这样故意也挨上一拳,既教训了那人,又让别人指责不了他什么,此时他瞄见那人躺在地上哼哼,他也有模有样地在地上哼哼着。

方羽看着徐庆的模样哭笑不得,晏殊为自己躲开了那个难堪的问题而松了一口气,耶律隆绪心中却为自己手下这个饭桶而气得不行。心想平日里看这个家伙很机灵,打仗也很不错地,今日里怎么这么犯浑,被人家一句话就激得失去了理智。你让后面的人怎么再给这些宋人施加压力。

更让耶律隆绪生气的是他也看出了那徐庆乃是假装受了伤的,那在地上哼哼的模样要多假就有多假。心想宋人不是一惯很有修养,很讲道理的吗,怎么这次却弄了个无赖来了,偏是自己还没有办法指责对方地这种无赖行为,耶律隆绪越想越生气,大声道:“来人啊,给朕把这个无用的废物拖下去打二十大板。”

几个武士上来,将那名辽国武将就要拖了下去,一人跳了出来,大声道:“且慢,我主万岁,请听老臣一言。”

那人向前紧走了几步,跪在金阶之前,指着徐庆道:“我主万岁,此人口出狂言秽语,也力哥将军因出于义愤才动的手,此错不在也力哥将军,实乃这宋人有意挑衅所至。”

徐庆一轱碌翻起身,坐在地上对那人道:“俺是不是骂了你家老祖宗?”

“没有。”那人愣了一下,回答道。

“那俺有没有说干了你娘。”徐庆瞪着牛眼对那人道。

“你,没有。”那人一张脸顿时变得铁青,却又实难说有。

“那不就得了,俺说老头,俺既没说这些,哪来的秽语,你这老头睁着眼说瞎话,诬陷好人来着,你这样的诬陷好人,就不是一个好人,是一个大奸臣,”徐庆转过脸来,对着耶律隆绪道:“这位英明神武的皇上啊,你怎么可以让一个这样的大奸臣在你的手下做事啊。”

“你,你……”那人地脸色由铁青转为发白,被徐庆的胡搅蛮缠给气得说不出话来,或许是年纪太大了些,一口气没能顺了,眼珠儿翻了几下白,倒在了地上。

“啊,你怎么这样就死了,俺可没说你什么,这不关俺的事的。”徐庆见那人翻着白眼倒在地上,也吓了一跳,他可没想到自己地嘴巴能把人说死了。

哗的一片嘈杂地喧哗声响起,大殿内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耶律隆绪看到自己手下的老臣似乎被气死了,也不由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向金阶之下望去。

“辽主陛下无须担心,贵大臣是痰迷了心窍,无甚大碍的。”方羽一见徐庆说的混话竟差点儿把那辽国大臣气死了,心中亦觉得有些好笑,为了不让事态扩大,方羽站了出来。

“哼,你怎知无碍,难不成你是御医不成。”耶律隆绪见手下连连吃亏,心中那个气啊,心想你们怎么这般饭桶,连对方一个傻大个也对付不了,此时见方羽站了出来说这种话,虽然他很想保持住自己的风度,但仍是忍不住讽刺了一句。

“呵,呵,辽主陛下无须急燥,且看我让他醒来。”方羽见这耶律隆绪气得脸色都变了,不知怎的,心中竟有一种极愉快的感觉,当下微微一笑道。

“那好,且让朕看看你们这些宋人有何本事。”耶律隆绪也是一代人主之雄,自有其聪明处,一见方羽那微微的笑容,便醒悟到自己的失态,连忙静下心来。

这个辽国大臣有些肥头大耳,摆明了是有高血压症状,只不过是还没有恶化到脑溢血之类的病上去,这个时候,也就是中医上说的痰迷了心窍而已,方羽上了前去,蹲下身,伸手将那人的一只靴子脱了下来。

“这,这,这成何体统。”一众儿辽国大臣被方羽的举动弄得迷惑不已,有那老成的辽国大臣便想要上前训斥方羽这种在金銮殿上脱人官靴的不礼貌行为。

方羽却不理会他们的嚷嚷声,将那只官靴夹在双掌之中,双手用力一搓,那官靴底上装饰用的布片化为碎片,露出里面的用于靴底垫高的小木板,此时也已成了木屑,在众辽国大臣惊疑的目光中,方羽挑出几根长长的木刺,用手指捏起向那个昏迷的人扎了过去。

耶律隆绪瞪大了眼珠,看着方羽的动作,心中想到,此人这是干什么,要用木刺儿杀人?嗯,倒也好,最好此人不能救转了这个没用的废物,朕就到时可说是此人杀的,哼,哼,朕到要看看这些个宋人到时如何交代。

耶律隆绪心情微微一松,不觉之间又坐回了他的龙椅。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七十九章 辽国的金銮殿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