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80章 辽国的金銮殿里(下)

第八十章 辽国的金銮殿里(下)

大宋的皇宫之内,月玉池边,垂柳的枝上还有着少许的已然枯黄的柳叶,一阵风吹过,又有一些随风飘扬着落下。

初冬的阳光还是暖和的,在初冬的阳光下晒太阳是一件很不错的事,赵祯斜靠在一张椅子上,看着几个小太监拿着滤网在月玉池边打捞着刚刚落下的枯叶。

“那个,小米子,你过来,给朕说说,朕的大哥现在会在干什么?”赵祯睁着一只眼闭着一只眼的,有些无精打采的问道。

“皇上,那个,那个方公子嘛,依小米子想来,此刻定在辽国的那个什么铁瓦银安殿中,与那辽国的公主们聊着天吧。”小米子丢了手中的滤网,颠颠的跑了过来道。

“哦,何以见得,大哥好象不是那样的人吧。”赵祯的另一只眼睛也睁了开来。

“皇上,你想啊,方公子何等的人啊,文彩风流,武艺高强,人又长得俊的让人没话说,和皇上您一样,都是天下少有的人,这辽国的公主一见到他,哪还不立马了要缠着方公子的,想当年,皇上你也可能听过了吧,当年那杨家四郎,不是被那辽国的公主死皮赖脸的招了驸马了吗。”这小米子听方羽讲多了故事,这一张嘴,几乎就要编一个新版的驸马传来。

“什么,你是说大哥要去当那辽国的驸马了。”赵祯大惊失色的坐直了身子。

小米子被赵祯这一声吓了一跳,忙道:“皇上您且别急啊,这话还没讲完哩。这方公子哪是那样的人啊。这辽国的什么地公主,方公子哪会看在眼里,皇上您是不知道。小米子去过几回方家不是,有一次见过方公子那个还未成婚地媳妇儿,那个美啊,小米子敢打赌了,方公子一定喜欢她喜欢的不得了。”

“你,朕说小米子啊。你懂得什么叫美人来着吗。”赵祯眼睛瞄了小米子的下面一眼,有些狐疑地道。

“皇上,小米子是不知道这女人美不美的,不过小米子可以参照着对比啊,这皇宫里的,小米子看来看去,也没了哪个宫女的能比方公子的媳妇儿更有那种高贵气质的了,要是不信了。皇上,您应该看看才是,就知小米子没有吹牛地了。”小米子因方羽的关系,在赵祯面前颇为得宠。平日里说话相对其他小太监较为随意,此时说完。只差在赵祯面前拍打他那排骨似的胸脯了。

“大哥的媳妇儿,朕怎么可以私下里去见呢,倒是小米子,你这话说的,怎么象大哥讲的故事中那些那些引诱皇帝做那荒**之事的坏人哩,这要朕是一个坏皇帝,还不真要去看看啊,小米子,还是说说朕的大哥会怎么做吧。”赵祯又往那椅子上一靠,他地心中是想做一个秦皇汉武式的开疆拓土的皇帝的,是以平日里到是常常提醒自己不可沉迷于女色,不过这句话,却是开小米子玩笑地。

小米子也知赵祯不是真的批评他,不过他还是立马跪在地上道:“皇上,方公子对小米子有天高地厚之恩,小米子怎敢做出那等事来,小米子只是想向皇上证明一下能配得上方公子地女子,绝非辽国那种女人,只是想请皇上安心,无论方公子现在是在做什么,以方公子的才能,必不会丢了我大宋的威风。”

“好了,好了,你站起来吧,那个,也不知那个耶律隆绪有几个女儿啊。”赵祯挥了挥手道。

“嘿,嘿,皇上,那耶律隆绪就算有再多的女儿又有什么用,想那种苦寒之地,哪能出得了美貌的女子,说不定就象方公子形容的那样,满地里走的都是恐龙哩。”小米子站了起来,带着笑道。

“嗯,大哥有时候说话也是很损人啊,不知道会不会把那辽国的人也好好损上一顿。”赵祯带着一脸的胡思乱想的表情,想象着方羽站在辽国的金銮殿上,怎样把那耶律隆绪损得七窍生烟的情景。

阳光暖暖的照在他赵祯的身上,而同样的阳光却冷冷的照在辽国金銮殿的瓦顶上。

那里的大殿之内,此时正是剑拔弩张的时候。

金针刺穴之法早已有之,只是方羽拿着几根木刺在手,众人却没往那上面想去,这些人听闻过芳菲院中那一战,据说有个宋人当时对在场的人说过,心之所至,万物皆可为兵刃,如今眼前这个宋人拿了几根木刺,不会也是当了兵刃要把这可怜的老头再扎上几个窟窿吧。

方羽在这一众儿辽国大臣的众目睽睽之下,将那几根木刺迅速的刺入了那人的几个穴位之中,又用手指捻了捻,随后再把那木刺都拔了出来。

“哎呀,气杀老夫也。”那人大喊一声,悠悠的醒了过来。

哗,大殿之中又是一片议论的喧哗声,众辽国大臣们这才明白过来,敢情这个宋人还有一手金针治病的本事,用几根小小的木刺儿给人刺穴,到是闻所未闻的绝技了,尽管站在两国不同的立场,这些人心中还是很

一番方羽的本事,议论的声音中有着不少的赞扬声,见方羽竟把人救活过来,微觉盘算落空,失望之余,却也越发的对方羽有些好奇,心想此人看来极不简单,怎么会只是一个小小的宋国武官,全身上下,举手投足,怎么看,都象是一个身居高位者才有的气度啊。

那人醒转之后,一眼正看到徐庆一张黑黑的大脸凑在他的面前,很是好奇的打量着他,那人记起昏倒前徐庆说的话,心中又是涌起一阵愤怒,要说一个当大臣的最恨什么,就是有人在自己的皇帝面前说自己是一个大奸臣,不管有无根据,这话都比骂他十八代祖宗来的厉害。那人一扬手。指着徐庆道:“匹夫,老夫跟你拼了。”

敢情这人虽老,脾气却暴得很。从地上爬了起来,便真要与徐庆拼了,方羽见那人步伐之间也颇有章法,虽着辽国文官之服,只怕年轻时不是武将也是练家子,方羽不希望真的在这个辽国地金銮殿上与人大打出手。那样可就太让耶律隆绪下不了台了,那时,为了他辽国地面子问题,只怕耶律隆绪会倾尽他辽国所有的力量也要把他们这一批人的性命留在了辽国,当下方羽抢前了一步,看似很随意其实速度极快地将手搭在了那人的肩膀上,道:“呵,呵。这位老先生,看你一大把年纪了,没想到身手还这么好,不过啊。我说老先生,你可得悠着点身子才是。也得想想家里的妻儿子女的,这可是大殿之上,别不把贵国的皇帝陛下不当回事啊,呵,呵,你看我说的是不是,多想想吧,来,来,来,我扶你到一边休息休息。”

方羽地一只手压在那人肩上,让那人如觉一座大山压在了身上,但动弹不得,便是话也被压的说不出来,心中空自愤怒,却也无法,随着方羽手上的力道,身不由已的被方羽带到了一边,而在旁人看来,好象这人真的听了方羽的劝一般,走到一边休息去了,有一些心思较为直爽的人看到方羽那一幅尊老爱幼标准好人模样,心中还不禁对方羽的好感大增。

当然,辽人之中也有高手看出了不对,只不过这几个高手乃是站在大殿两边保护耶律隆绪地,没有他的命令,这些人也不敢随意乱动。

那耶律隆绪原本见那大臣不顾自己在场的威严,想要在这金銮殿上与人动手,心中很是恼怒,正要发做之时,却见那人被方羽几句话就劝了下去,心中又倍感奇怪,那人的性子耶律隆绪是知道地,几时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那个,来人啊,把东润老将军与也力哥带下去休息。”耶律隆绪吩咐道。

几名武士上前把那人与也力哥带下去,方羽松开手后,那人长出了一口气,身上如山的压力消失了,心里也冷静了下来,看了方羽一眼,没说什么,随了武士下去。

“这位壮士可就是宋国地新科武状元?叫什么名字来着?”耶律隆绪看着方羽问道。

“宋修武郎方羽见过辽主陛下。”方羽微微弯了一下腰,算是行了个礼,不卑不亢的道。

“修武郎?宋国的一个八品小官?”耶律隆绪似乎有些意外的问道。

“是的,辽主陛下,外臣正是一个八品的小官。”方羽抬起头看着耶律隆绪道。

“哼,赵祯好大的胆子,真是岂有此理,竟然派一个小小的八品官做使节团的副使来出使朕的大辽帝国,岂不是公然藐视我国。”耶律隆绪忽的站了起来,大声的怒道。

耶律隆绪见自己的手下在那个宋人的胡搅蛮缠下灰溜溜的败了,便自己亲自出手要给宋人一个下马威,他这般站起来,在金阶之上居高临下,倒是有些威势。

“辽主陛下,话可不能这么说,外臣这个八品的级别只是对我大宋内部而言的,对于贵国,却是无级别差异,站在贵国这个大殿的地板上,一个大宋的百姓与一个大宋的宰相能有何区别,都只是一个大宋的臣民而已。现在我站在这个地方,我就是大宋的一个臣民代表的身份,本着友好往来的诚意,向贵国传递我大宋全国上下与贵国和平相处的善意,这何来藐视之说。”方羽哪会在乎耶律隆绪的那点儿威严,抬头望着他,平静的道。

“放肆,有你这么与我主万岁说话的么。”一个人走了出来,对着方羽大声的喝道。

方羽转脸一看,是一个四十来岁的辽国将领,那人生的颇有些帅气,此时也正瞪着眼看他,方羽正要说话反驳他,那人却扑嗵一声跪了下来,对着耶律隆绪哭道:“我主万岁,您可要给老臣做主啊,这些个宋人自来我大辽后,无法无天,到处欺压良善,抢掠财物,老臣的那匹汗血宝马就是被这些个宋人抢夺了去。便是我儿韩让新纳的小妾也让这些个宋人给掳了去,求我主万岁一定要给老臣做主啊。”

方羽一听,敢情这位是韩让的老子。那个辽

元帅。老驸马韩昌,就他眼前这幅德性,方羽终于前为什么老打败仗了。是吃软饭吃多了。

耶律隆绪见韩昌跳出来告这些宋人地帐,他也是知道韩让的那些事儿的,这些宋人还真是抢了这老韩家地东西了,当下装模作样的道:“哦,爱卿,竟然还有这事儿。你放心,朕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辽主陛下,片面之词,何以为据,此人所说全是颠倒黑白,血口喷人,我大宋使团的成员自到贵国后,一直尊纪守法。哪里抢过他韩家的东西,那汗血马什么的我们根本就不曾见过,至于他说地那个什么小妾,乃是我重金从芳菲院赎出来的歌姬。白纸黑字的证据可还在我的手中哩。嘿,嘿。韩老先生,你若不嫌你韩家丢人的话,你可以去向满城的豪门公子们打听打听,这事情的真相我想你大概才会明白。”方羽一见那耶律隆绪的表情,便知他是铁了心要给大宋使节们一个下马威,当下抢先道。

方羽此话并非是真为了自己辩解,纯是先捣乱对方地行动节奏,尽量把事情的方向掌握在自己手中,与人争锋,方羽一向喜欢先发制人,不喜欢那种见招拆招的方式。

“哼,某不与你说那个女人的事,某家那匹汗血宝马被你等所抢,这事儿却是许多人可以作证地,今日某就是要你还了这马,否则,某绝不与你善罢干休。”说起这些事情,还真是让韩家丢脸儿,但那汗血马确是他韩家的珍爱之物,就这么地失去了,哪能甘心,一见方羽振振有词的满口抵赖,韩昌的心中便是怒不可歇,心想宋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讲理了,也不等耶律隆绪说什么,韩昌便指着方羽怒道,大有一言不合便要与之拼命的架式。

“我说韩老先生,你这是什么态度,有话好好说嘛,你家的马弄丢了,我们对此也很同情你啊,但你不能仅凭几个人的道听途说,就把这罪名扣在我大宋人的头上,你应该明白,这事儿可是容易引起两国之间不和协,不友好的气氛的。”方羽这最后一句话实际上就是向耶律隆绪表达了大宋绝不会妥协的意向。

“哼,你要证据是吧,某早已查明,那匹马就在城外你们的军营之中,嘿,嘿,你放心好了,某已派兵将那里围住,很快就有证据了。”韩昌说着,得意的冷笑两声,一幅等着有你好戏看的神情。

听到这里,耶律隆绪心中却是叹了口气,对于宋人的使节团,不但城内的他派了人监视,城外宋人的军营也同样有人监视着,昨日午时,有十余骑宋人出了他们的军营,跟踪的人在半途发现一骑离开他的同伴,绝尘而去,那马速极快,监视的人想要追赶也是望尘莫及,虽然报告上说那是一匹五花马,但耶律隆绪相信,那定是宋人给那汗血宝马染了颜色,瞒过了监视者的眼睛,把马带去了宋国。今日韩昌派人前去,定要闹个灰头土脸不可。

果然,正如耶律隆绪所想的那样,方羽没有丝毫的惊慌,微微的笑道:“我不知道韩老先生凭什么如此无视大宋的尊严,竟然派出军队将大宋使节团的驻地包围,难道就凭一个子须乌有的流言,就要破坏两国之间的友好邦交吗,对于这件事,我希望辽主陛下能给与一个说法,否则,我大宋将要重新考虑贵国的邦交诚意。”

耶律隆绪一听,好嘛,自己还没开始正式威胁他们宋国,他们宋人倒先开始威胁自己来了,宋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硬了,难道自己真要再去攻打一次他们宋国,那个宋国小皇帝才会乖乖听话。

耶律隆绪原本也只是想威吓一下宋人而已,看有没有好处可捞,此时见宋人态度强硬,他也不想将事态扩散到无法收拾的地步,因为耶律隆绪心中也不愿与宋国真个开战,毕意这么大一个国家,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弄不好,就是一个两败俱伤之局。

“韩昌,你去把人员撤回来吧,此事还须从长计议,堂堂大辽国乃是礼仪之邦,做事岂会不讲道理,今日,朕也不与你们这些宋人计较这些藐视无理之事,国书,朕收下了,九天后,将是万圣节,朕在万圣节的大会上准备了一点节目,希望你们不要缺席的好。”耶律隆绪也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一见随口的威吓对这几个宋人没有效果,便立即收了手,不再纠缠下去。

这一次,晏殊终于有机会开了口,自是把这事情答应了下来,然后是他们五人退出了这个辽国的金銮殿。

外面的阳光还是冷的,北地的寒风更是冻人,晏殊的心中叹息了一声,觉得有种莫明的轻松感,今天,他忽然发现,原来辽国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让人害怕,只是,九天后的万圣节,又是一个麻烦的事儿。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八十章 辽国的金銮殿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