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81章 遇伏之战(上)

第八十一章 遇伏之战(上)

寒风卷走了那棵杨树上最后一片叶子,枯草凄凄的坟头上撒着一片片的黄叶,犹如那天涯浪迹,不得归家的游子,藏在怀中那一封久得已经发黄的家书。

这是一个孤独的荒坟,一个有家归不得的游子最后的归宿之地,地阔天高,风轻云淡,这个孤独的荒坟默默的存在这天地之中,带着游子最后的思乡之情,听着风,看着云,带来家乡的消息。

悲思如落叶,家书祭君前。

一卷黄纸带着淡淡的轻烟燃烧起来,这是家乡带来告慰的消息。

离万圣节还有不少时间,方羽便趁此机会去为杨家四郎杨延辉的坟前拜祭一番,这是方羽答应了杨延昭的事,所以趁着这个空,带了白玉堂和徐庆两人前往,本来方羽觉得这是私事,只打算一个人前去的,但白玉堂与徐庆却因待在客栈之中闷得慌,非要随了方羽出来不可,白玉堂是少年心性,哪里安份得住,徐庆则是一个爱热闹的人,除了睡觉,便没一刻闲得下来,三人骑了三匹马,也没带兵刃,买了香烛纸钱什么的,便一路向打听到的杨延辉的墓地进发,这一路上也是极为顺利,虽然离得大定府很远,但三人花了近一个来时辰还是很容易的找到了,毕竟这个辽国的驸马爷还是有那么一点儿名气的。

驸马坟是个在当地有些名气的地方,尽管这个地方荒凉的可以,没有任何的风景可言,一片空阔地草原上。一个小小地土丘。一棵杨树孤伶伶的生长在那小小的土丘上,就因为这棵杨树,当地地人便多半都记得了这个地方。在这一带,杨树是很少见的,当地的人给它取了个很雅的名字叫驸马杨,而当地很多不明白的人以为驸马姓杨,所以这棵树才叫杨树的。

历史因为地下长眠者而沉淀,方羽追思着演义中那一个个地故事而感慨。拨开荒草掩盖的墓碑,抚摸着那风雨侵袭后的字面,那上面是简简单单的五个大字:杨延辉之墓。

没有其它的题款与介绍,就象这个墓地四周一样简单到简陋,方羽心中叹息了一会儿,或许,杨家的这个四郎选择了一个人孤独的长眠在这里,便是想要向世人诉说心中的那份孤独到郁郁而终地痛苦吧。

白玉堂将上供的东西一件件摆好。徐庆则将香烛点上插好。

方羽无声的点燃了手中的那份家书,那是杨延昭写给他这个四哥地,是一个弟弟对哥哥的思念,是一份杨氏家族对他这个流落天涯地游子迟到的问候。没有人不会犯错误,有些人犯的错误到死也不能得到家人的原谅。天波杨府的杨家虽然最终原谅了他的错误,却已是山高水远,生死两隔。

徐庆将那几捆冥钱解开,和白玉堂两人专心的烧了起来,他们听过一点儿有关杨家四郎杨延辉的传闻,不过这二人中一个是心思较简单,一个还是少年,没有那么多的人生阅历,所以两人也没什么感慨,不象方羽一般,抚今追昔,想的太多太多。

方羽开始为杨延辉的坟上清除荒草时,三人都听到一阵隐约的轰鸣声传来,徐庆立起了身,向远处看去,西南的方向上,尘土飞扬,似乎有马群向这过奔跑过来。

“大哥,好象有马群向咱们这里过来了。”徐庆也没在意,随口说了一句。

方羽皱了一下眉头,本来这种草场样的地方有大群的马是很正常的,但方羽前一生可谓出生入死过很多回的人,对危险有一种本能的直觉,他立起了身,远目望去,此时那马群已近了很多,方羽隐隐看见那马上似乎都有人在上面。

“玉堂,快骑上我的雪云天回去搬兵。”方羽心中暗叫一声不好,吩咐白玉堂道。

“大哥,让庆子哥去吧。”白玉堂道。

“胡闹,这是命令,玉堂你给我立既回去,听到没有。”方羽厉声喝道。

“是。”白玉堂不情愿的应了一声,他也知方羽是爱护他,把他支离这危险的地方。

“玉堂,记得,如果你在两个时辰之内不能搬来兵的话,那你就准备为我和庆子收尸吧。”方羽淡淡的对白玉堂说了一句。

白玉堂一听,心中立马急了,道:“大哥,你放心,我一定会在两个时辰之内把援兵带到,大哥你无论遇到什么,可一定要顶住啊。”

“去吧,纵是千军万马,又哪能那么容易要得了我的性命。”方羽微笑着拍了一下白玉堂的肩膀,豪气崩发的道。

白玉堂点了下头,上了白马雪云天,大喝一声,纵马而去。

方羽回头再看了一眼更近的马群,此时可以清晰的看见马上

人,阳光的照射下,有一点一点的光点闪现,方羽明上反射的刀光,心中已经确定,这群人是来者不善的了,马蹄踩踏着大地,发出的轰鸣声越来越响,方羽粗粗的估计了一下,大约会有一千人左右,如果是一千步兵,方羽倒是不惧,但在一块平坦地方上遇到一支骑兵,方羽心中就只能是苦笑了,任是武艺再好,只怕也是经不起骑兵的几次集合冲击的。

方羽之所以把白玉堂支走,一是三匹马中只有雪云天这一匹好马,另外两匹是普通劣马,不一定逃得了对方的追击,方羽是不可能丢下兄弟走的,第二就是白玉堂的武艺现在不如徐庆,也不适合在战场上搏杀,在战场上讲的是直截了当,以猛力摧毁对方,白玉堂的年纪还小,力量还没长成,武艺上也是小巧的招术居多,当两人对阵时可以,在战阵之中却是发挥不了很大的作用的。

方羽拍了一下徐庆地肩头,道:“我们也上马吧,先带着他们兜***去。”

徐庆点了下头。两人上了马。等待着对方地临近,那近千骑兵来的极快,在十几个呼吸之后便已看得清来人的脸了。这些人地装束都没有穿兵甲,乃是当地普通人的衣饰,从表面上看来,该是一群马匪才是,不过方羽明白,这绝对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单看这近千人在快速奔跑之际,队伍的阵型依旧极为整齐,再好的马匪队伍都只怕做不到这一点。

“走吧。”方羽对着徐庆唤了一声,两人纵马朝白玉堂离开的方向而去。

雪云天是匹好马,马速极快,白玉堂此时已只剩一个小黑点了。

那支骑兵队伍果然朝着方羽他们追了过来,也正如方羽所料想地那样,对方骑的都是正规的军马。可比方羽他们骑的普通劣马强得多了,双方的距离在不断的拉近,回头看去渐渐可以清楚的看清来人的相貌了,让方羽有点意外地是。当前的一人竟是辽国的那个曾在金銮殿上被徐庆这楞小子气晕过去的老头东润。

说来这个叫东润地辽国老臣,年青时当过一阵子辽国的武官。但他那时也是文武双全之人,被那萧太后看中,提拔了他上去,并改成了文官,这人在大家眼里什么都好,就是脾气不好,可谓是性如烈火,一点就燃,到老了依旧改变不了这脾气,那日在大殿之上,先是被徐庆给气得快死,后来又被方羽一手压得有苦难言,心中早就愤恨交加,这两天一直和也力哥,韩昌等密谋着,要把方羽,徐庆两个杀了才解心头之恨,不想今日便有了机会,跟踪地人向他们报告说方羽,徐庆,白玉堂三人离开了大定府,前往铁镜公主的驸马墓地去了,这几人心下大喜,韩昌,也力哥急忙带了各自的亲兵大约九百多骑来报仇,这急性子的东润更是一马当先,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向方羽追杀了过来。

眼见着与方羽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这东润心中也不觉有些兴奋起来,年轻时那种当武将的感觉涌了出来,不由的大吼道:“兀那两个小贼,你们别跑,有种的跟你家大爷我较量较量。”

方羽懒得理他这个老小子,徐庆可不乐意了这老小子喳喳呼呼的,回了头去大声道:“喂,你这个老贼,有种的你别带了兵来,跟你爷爷俺单个的较量较量。”

“啊呸,你这个小贼,那日你在大殿之上不是很猖狂,很死不要脸的吗,今天你家大爷我也不要一回脸怎么样,就用人堆死你,你能拿某怎的,啊,哈,哈。”东润说到很意处,不觉放声大笑起来。

“哪个死不要脸了,你个老贼自己也太不中用,俺那天可没骂你一句,你自己要死要活的晕过去,关别人什么事,若不是俺大哥好心救了你,哪会有你这个老贼今天的猖狂,你恩将仇报,比死不要脸的还不要脸,把你辽国人的脸都丢光了。”徐庆边跑边大声的对那东润老小子骂开了。

“呜呀呀,气死老夫也,你们快给某用箭把这两个小贼杀掉,不射他个万箭穿心,难解老夫的心头之恨。”东润大声的命令那些人放箭。

方羽听到那老头东润喊放箭,心中暗暗叫苦,这近千人的集群攒射可不是好玩的,任是再高的武艺,最终都将力歇而被射成刺猬。

铮的一声弓弦响起,第一支箭离开了弓弦之上,向方羽射了过来。

白玉堂策马狂奔,只想快点赶了回去搬来援兵,雪云天是匹好马,全速狂奔之下,速度也是很快的,以这个速度,白玉堂相信自己可以在一个半时辰内将援兵带到。只不过天不从人愿,不但东润

哥,韩昌他们盯着方羽他们的行动,还有着另外的人方羽他们的一举一动,他们就象一条毒蛇一样潜伏着,等待出手的机会。

落单的白玉堂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好机会,本来,他们想伏击的是方羽,只是方羽没来,他们就只好先伏击了白玉堂。

他们,指的是三个人,这三个人分开了,每一个在江湖上都是名声响当当的人物,但他们每一个人心里都清楚,单打独斗。没有一个是方羽的对手。尽管他们心中很不服气方羽,很想试试自己能在这个人地手中走过多少招,但上头给他们地命令。严禁任何一个人与方羽单独交手,为的就是不要他们轻易的去送死,这是第二护法王给大家下得统一地命令,尽管第二护法王下得命令一直不太管用,但这一次的命令大家还是会遵守的,命是自己的。谁都知道要爱惜自己的性命。

第二护法王在弥勒教中是个比较得人心的人,其实他是不赞成弥勒教地人与方羽做对的,但他仅仅只是一个护法王而已,在教中地位虽高,却是没有实权的,有实权的人完全没有听进他的话,与那个阴冷的年轻人订下协议后,开始积极的展开了对方羽的行动。然而那个曾以为十拿九稳地行动,却弄得那次出动的教中高手全军覆灭了。

弥勒教的那个掌权人没有吸取教训,反而因死了教中的高手而越发地痛恨方羽,发下誓言要铲除了方羽和他身边的人。派出了教中大半地高手,想要寻了机会杀了那个方羽。

其实说来。这个弥勒教的实际掌权人,第一护法王心里也是有苦衷的,只因有传言说这个方羽乃是前教主的后代,弥勒教中便有不少人想要推这个方羽为弥勒教的教主,这让第一护法王的心中如何能接受一个这样的人存在,这个弥勒教,他第一护法王已经打理了二十来年了,二十年的代理教主,他早已把自己当成了真正的教主,把弥勒教当成了他私人的物品,岂能容得别人的染指。

所以,方羽对他而言,是一个该杀的,一定要杀了的人。

第一波伏击的这三个人,是在两个土坡之间一条必经的路上等待着的,他们得到教中传递的消息说,辽国的大臣也力哥等人将要对方羽他们采取行动,让他三人在此伏击方羽他们中的漏网之鱼。

白玉堂纵马向那两个小土坡之间冲去,过了这里,大概就过了一半的路程吧,白玉堂心中有些焦急的想着,放眼望去,心中却沉了下来,因为在这路的前方,站着三个人,在这路中央堆了不少的杂物,白玉堂一带马缰,勒马停了下来,盯着眼前这三个长相有些怪异的人,白玉堂心中是明了的,自己今天三人的行动,全落在了别人的算计中,早在路上埋伏着呢。

“你们是什么人?”白玉堂打量着那三人问道。

“怎么来的是你这个小家伙,那个什么方羽的怎么没来?”那三人当中的一个道。

“那要看你们是什么人,够不够这个资格。”白玉堂冷哼了一声。

“呵,呵,告诉你也无妨,也好让你死个明白,我是撑天手吴老三,左边的是千里横行桑林,右边的是刀王王小山,想来你也应该听过我等的名声,听话的,乖乖下了马束手就擒,我可以网开一面,不会要了你的性命。”当中那人有些傲然的对着白玉堂道。

“我没有听过你们的名字,也没有兴趣知道你们是谁,你们拦住我的去路,就是我的敌人,对敌人,我只有一个方式,那就是把你们都杀了。”白玉堂从马上跳了下来,此时他的心中已经冷静了,从对方的气势上而言,来的三个人都是高手,已经有过几场血战和大战经验的他,对敌时冷静从容的多了,话语中带着丝丝森冷的杀气向对方压了过去。

“哼,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你既不识抬举,那便让大爷我超度你去那阴曹地府吧。”那个号称千里横行的桑林一举手中的双锤,向着白玉堂冲了过来。

呜,挟着锤上猛烈罡风,那桑林脸上带着狞笑的表情,手中的双锤砸向了白玉堂的头顶,在他桑林看来,眼前这个长得白白净净的小子有些弱不禁风的样子,只怕自己这一锤子下去,他那让人嫉妒的白净净的脸就要开花了。

想到这,那桑林狞笑的脸上越发笑得开心。

风,吹动着白玉堂的衣衫,望着越来越近的锤影,白玉堂的嘴角露出一丝更冷的笑容。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八十一章 遇伏之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