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89章 箭术

第八十九章 箭术

徐庆那大嗓门可是够吓人的,这些人中,多是草原上的部落勇士,没几个人听得懂徐庆在说什么,光觉得这声音象是在打雷,仿如天上的雷神发了怒一般。

徐庆喊完,抡了那小羊当兵刃,向一人砸去,嘴里喊道:“给你。”

那人哪当心了这徐庆会把小羊当了兵刃,被徐庆一下砸下了马,徐庆手中的小羊余势不衰,又砸向了第二人,嘴里依旧喊道:“给你。”

那第二人是当心了徐庆手中的羊的,奈何那小羊砸过来的力量太大,那人仍是被砸下了马,其他人一见徐庆用小羊砸人,纷纷咒骂徐庆不讲规矩,但这徐庆哪听得懂他们说什么,手中的小羊继续上下飞舞,又砸落几人,其他人一见徐庆这么不讲理,俱是怕了他这莽汉,各自躲了开去,徐庆见那些人躲开了,咧嘴一笑,再一看手中的小羊,又不由的懊悔起来,原来那可怜的小羊已经被砸得吐血而亡,徐庆不好意思的用手抓了抓自己的头顶,白玉堂看了看徐庆手中的小羊,是又好气又好笑,道:“羊都死了,你还拎着它干啥。”

徐庆拎着羊看了看,憨声道:“俺看这小羊肉挺嫩的,不如带回去烤羊肉吧。”

白玉堂给徐庆翻了个白眼,道:“你自己烤去,这东西,味膻,我没兴趣。”

这个时候,展昭也跑了过来,见徐庆手中的羊也死了,心想这位还真是。也不知该说他是聪明还是傻。这羊都全死了,大概这比赛也不用比了,抬头向前方看去。却见还有一个更牛的人,就是那萧远,在这比赛地场上公然殴打其他参赛地人员,展昭冲徐庆与白玉堂挥了一下手,道:“我们到前边去,那里打起来了。”

徐庆。白玉堂一见有架打,立时来了精神,催马冲了过去。

那台上的晏殊看着这种情况,用手直拍自己的额头,我地天啊,比赛就比赛,你们这些人干吗还打别人啊,我们大宋可是礼仪之邦。不能让人家说我们大宋欺负人啊,晏殊自不明白,这些个人都是出自江湖,好勇斗狠是江湖人的本性。自从跟了方羽之后,方羽不但没让他们收潋这种好勇斗狠的性子。反而随了方羽,一个个杀性大增。

耶律隆绪看见场中自己的那个护卫被人如此的欺负,气得差点儿站了起来,嘴里不住的叫道:“废物,废物,朕怎么养了你们这班废物,我们大辽国何时被宋人如此欺负过。”

边上侍候着耶律隆绪地人见他生这么大的气,一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发声,只看得四周那乱糟糟的声浪此起彼伏,群情激昂,大有一触即发的架式。

那边萧远正打着起劲,几个参赛的辽国人本来是在追赶方羽的,奈何方羽的马太快,眼睁睁的看他跑了,心中俱是有气,见萧远正在痛殴自己人,火气更大了,回了马,冲着萧远围了上来,便要对萧远动手,萧远一见,立马跳上了马背便跑,他也不傻,这些个人都是辽国一等一地高手,单个的虽比他差了点,几个合起来可就比他强多了,痛殴别人是件痛快的事,被别人痛殴可就是件痛苦的事了。

萧远骑着马满场乱跑,背后几骑紧紧地追着他不放,再后面一点是展昭三人在后面追着,场外的观众则是胡乱地喊着,有为这些人助威的,也有在放声大骂的,弄得场内场外乱轰轰的,把个耶律隆绪气得脸都成了猪肝色,那晏殊却是哭笑不得,这几人也太能耐了,把人家辽国好好的一个比赛搅得乱成一团,晏殊旁边的卢方,韩彰,蒋平则是眉飞色舞,只恨自己当时没上了场去。

那一边的方羽骑着踏雪乌马一个人跑到了终点,回头一看,自己身后一个人也没有,整个的赛场上就只剩下十来骑在那里跑得欢着哩,其他各个部落的参赛人员早在看到宋辽两国的人要干上架了的时候,便已抽身退走,这两家都是大国,他们这些个部落可是没得必要参与进去。

方羽无趣的看看自己手中的小羊,这比赛弄得,整个儿的虎头蛇尾了,方羽将小羊丢给立在一旁的辽国招待人员,骑了踏雪乌马又冲入场中,这马跑得极快,一会儿便斜插到这十几人的面前,让方羽也喜欢上这马,有些舍不得再还给辽国人了。

萧远一见方羽来了,心中大喜,有恃无恐的停了下来,他只道方羽是来帮他干架的,很是嚣张的转过了马头,准备与对方动手,方羽驱马上前,拦住了那些辽国的人道:“回去告诉你们的辽主陛下,想要比赛我们奉陪,想要打架我们也会奉陪到底,我大宋是个文明源远流长的国度,是个爱好和平的国家,你们现在回去了,问过你们的辽主陛下再来动武也不迟,我们随时奉陪到底。”

那些辽国人被方羽这一提醒,头脑顿时清醒过来,真要在这里与宋人打起来,羸了还好说,万一输了,这个罪名可就不轻了,若是被这些个草原

见他们输在宋人手里的场面,也足够嘲笑大辽国好一时耶律隆绪震怒之下,指不定会杀了谁来解恨。

那些个辽人互望了一眼,为首的一人道:“把你座下那匹马还给我们,这事便一笔勾消。”

说来,这人这样说,已是很大的让步了,因为这匹踏雪乌马他们实在是丢不起,方羽这个时候也是不好做强盗的,下了马道:“这马还给你们可以,想来这马应是你们辽主陛下的,我也不为难你们,回去告诉你们辽主陛下,这马我愿意用大宋出的好酒一万斤,好荼一千两,钧瓷三百件来换。”

方羽说的这个价是很高的。这些个东西也是辽国人很喜欢地。在别人眼里,方羽到是很诚心地想买了这马,只有方羽自己知道。这些个奢侈的消费品只会带坏了辽国的消费风气,对一个这时代地国家来说,绝不是什么好事儿。

那人见方羽放回了踏雪乌马,到也不想再多惹事端,带了马,招呼着自己那些人回去。看台上,耶律隆绪与晏殊见双方没有打起来,各自都松了一口气,耶律隆绪是怕输了没面子,晏殊是怕太得罪了辽国人的话,影响两国的邦交。

一场马赛就这么有些尴尬的结束了,一名辽国的官员很不情愿的宣布宋国地人获胜,对于这个结果。其他那些个部落的人倒也是心中服气的,人家宋国的人这么能打架,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便是那些个被抢了马的部落。虽然气愤宋人抢了他们的马,但对宋人获胜也无话说。更是对方羽那一脚之威,在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草原上地人就是崇拜强者,而方羽的强者形象也因这一脚而对草原上的人影响深远。

万圣节上的第二个传统节目就是射箭比赛,能上场地,都是来自各地的神射手,大宋使节团中,能射地只有萧远和方羽,其他人的射术实是不敢恭维,本来还有一个狄青的射术很好的,只不过为了那匹汗血宝马,狄青带着它离开了辽国。

方羽的前生是个王牌的狙击枪手,今生虽向萧远学练了一年的射箭,却离神射手还有一点距离,但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方羽却又不得不上场,谁叫大宋给人家的感觉就是人多呢,这么多人的一个国家,若只派一个人上场,是不是也太寒酸了点,很讲究面子的晏殊也不管方羽会不会出丑,硬是要求方羽上了场,其实说来,方羽不上场都不行,耶律隆绪安排的这些个节目,可不是真为了娱乐的,而是要试探宋人在武力方面对辽国的态度,宋国以文治国,文人那是多得是的,不过草原上崛起的国家,对武力的重视远大于对文化的重视,在他们看来,一个部落,一个国家的兴盛,靠的就是战争,而战争打的就是一个部落,一个国家的武力强盛与否,如果宋国武力软弱,那么耶律隆绪不介意向宋国多要点好处,如果宋国武力较强,那么耶律隆绪自然就会与宋国从此友好往来,这一点上,晏殊明白,方羽也明白。

敢于在这个场合中上场的都是真正的射术高手,人数不多,只有三十余人,这三十余人每都只有二十支箭,分为固定靶和移动靶,先一轮的固定靶是高速奔跑的马上射箭,方羽的成绩不太好,却是幸运的没有垫底,对这,方羽已是很满意了,至少没有给大宋丢太大的脸,萧远成绩很好,十支箭全中红心,与辽国的一名神射击手并列第一。这一种的比箭没有太大人刺激,观看的人中叫好声寥寥无几,主要就是一些草原部落的人为自己部落的选手助威喝彩声。

第二轮的可就难度高的太多了,是在高速奔跑的马上射那被人高高抛出的彩球,对于这种移动的目标,方羽反而有更多的信心,因为他天生就有一种对移动的物体有着一种极为精准的直觉判断,在这一点的天份上,萧远是不如他的,萧远的十支箭射中了八支,这个成绩已是非常好的了,因为那彩球实在太小了,仅有一个正常人的拳头大小,又是在一百五十步外,抛入空中时,仅仅只能看到一个不大黑点而已,在这样的距离下,十箭能中八箭,就已经是最顶级的神箭手了,上一轮与萧远成绩持平的那人便只中了七箭,算来萧远的成绩便是第一的,只要方羽的成绩不垫底,这一场的比赛就又是大宋羸了。

对于射这种彩球,大家都明白其中的难处,是以每有一箭射中,场外都会有人喝彩,方羽上场的时间比较靠后,因为萧远已经取得最好的名次,方羽肩上也就没什么压力了,纵马赛场,看着那第一个高高抛起的彩球,方羽的心中仿佛回到了从前练习射击的日子,那种移动靶的速度可比这快多了,象现在这个彩球抛起的速度,方羽很容易就捕捉到了它移动的轨迹,估算出了它地回落点后。方羽一箭射出。正中那只彩球,场外地的观众到也没因方羽是是宋人就不喝彩,有一些人还

羽叫起好来。

方羽骑着雪云天在场中来回奔跑。感觉渐入佳境,每一箭都射在那彩球回落的时候,刚开始时,为方羽喝彩地声音不是很多,但随着方羽每一箭都命中了目标时,喝彩的声音越来越多。方羽的心神也随着这越来越响的喝彩声而进入最佳状态,当连中第八球的时候,场外观众的情绪空前地高涨起来,很多对宋人抱有敌意的辽国人也忍不住为方羽喝起彩来,抛开草原上的人那种血腥残忍的一面不说,对于强者,纵然是自己的敌人,他们也会很纯朴的把对方当做英雄看待。方羽先前射固定靶的成绩不是很好,但这又有什么,在这些人的心中,射死物不算英雄。因为敌人与猎物都不会站在那里等人去射,只有能射中活物地人才是真正的神射手。当第九个彩球抛起的时候,呐喊着为方羽助威的声音一波接着一波,方羽张开了弓,箭如流星赶月一般射了出去,正中那球心,看着那箭带着彩球落下,全场地掌声响起,便是那对射击箭很外行的晏殊也兴奋地大喊起来,白玉堂,徐庆等人则是高喊起方羽的名字,引起全场的观众也高呼着,方羽,方羽,其实很多的草原部落的人并不懂汉语,还道这两个字的意思是汉语中的英雄,便也跟着吼叫。

方羽抽出了最后一支箭,纵马等待着那人将第十个彩球抛出,那人扬起了手,在这一瞬间,全场的观众都紧张的看着方羽,不知不觉的都闭上了呼吸,场内外一时鸦雀无声,仅闻那风吹动着旌旗发出的呼啦声。

这个时个,意外发生了,众人清楚的看到那人抛出的不是一个彩球,而是两个,那个抛球的辽国人见方羽连中九箭,便有意要为难方羽一下,众人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时,方羽忽的催马沿着界定线急奔,眼看着那两个球越飞越高,众人的心也不由的提了上来,他这是要干什么,为什么还不开弓射箭。

方羽奔到一个方位,这个方向上,刚好两个球与方羽成三点一直线,方羽一箭射了出去,在数万人的目光中,那一支箭贯穿了前面的一个彩球,带着那彩球又贯进了后面的那个彩球,众人的心顿时有一种不虚此行的感叹,这可是传说中的一箭双雕啊,没想到今天有幸目睹到了,场外的观众在惊讶的沉默了片刻之后,报以雷鸣般的掌声,便是耶律隆绪在这个时候,也是很真心的为方羽鼓起掌来,虽然他们大辽输了,但能看到这样神乎其技的射箭之术,耶律隆绪的心中还是很佩服的。

望着那一箭双穿落下的两个彩球,方羽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他当时只是凭着一种直觉,跑到了这个方位射出了这一箭,没想到竟然真的让自己射中了。

方羽圈转马头离开赛场时,场外的观众对他报以极为热烈的掌声,甚至有一些草原部落的人冲了过来,想要近距离与他们心目中的英雄接触,更有几个以自己的额头触在方羽的脚尖上,嘴里呜哇的说着什么,方羽不懂这些人的语音,但估摸着应该是一种尊敬的意思,待萧远他们过来后,经过萧远的解说,才知道这几个人是因为崇拜方羽是个英雄,想要追随了方羽做一个仆人,虽然这几个人都是出身于很小的部落,但在弓马上都是有些本事的人,方羽现在却是无法收下他们,因为要想让这几个小部落到大宋去定居的话,还得经过了赵祯与刘太后的同意才行,方羽也没有直接拒绝了他们,而是给他们约了个以后的时间,并将一些随身之物赠送给了这几人,草原上的人一般都还是比较重视承诺的,得了方羽这个不是承诺的承诺,带着以为是方羽给的信物,欢喜着离去。

看着那一群意气风发的宋人,耶律隆绪不觉叹了口气,从这些人身上,他感觉到宋国已经变了,似乎不再是那个文弱的国度,而是一个在武力上充满着巨大潜力的国家,沉思了一下的耶律隆绪,叫过近侍,吩咐下去,取消了第三场的宋辽两国的军演对抗赛,而是真心实意的要与宋人进行一场友谊赛,这一场赛事,改成了非常大众的娱乐活动,打马球。

大宋这时已经很流行鞠球,街头巷尾都可以看到它的踪影,但这从前比较流行的打马球,在大宋却渐渐消失了它的踪影。

当方羽他们得知第三场比赛打马球时,一个个全都傻了眼,他们这些人要么是杀猪的出身,要么是江湖上所谓的侠客,其实是流浪汉出身,还就算卢方的出身比较好,是乡下的小地主来着,但就算是卢方这个小地主,也没踢过大宋最流行的鞠球,更别谈打马球了。

耶律隆绪看着这些个宋人正在讨论的模样,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哼,哼,打马球可是我们大辽国的专长,看你们这些个宋人还能怎样折腾。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八十九章 箭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