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90章 马球赛

第九十章 马球赛

打马球这玩意儿方羽从前在电视上看到过,据说这项运动在唐朝时就很流行,方羽不是历史学家,自然不知道这种说法的真假,这项运动到了后世,都快不见了它的踪影,倒是鞠球的后代足球,在后世那是一种很火爆的运动,方羽那是看得多了,如果是比鞠球,方羽倒是知道该怎么安排人手了的,但这马球来说,大宋使节团的一众儿人都是门外汉,上场去了也是让人家看笑话的,可方羽他们想不去都不行,那萧时揽皮笑肉不笑的大声对着晏殊发出邀请,全场这么多人看着哩,爱国又爱面子的晏殊哪能拒绝得了,答应了那萧时揽的邀请后,便苦着一张脸看着方羽,那模样倒是很可怜的,他心里也明白方羽他们都不会打马球,但他更明白这事儿拒绝不了,大宋丢不起这个脸。方羽也明白自己是不能退缩的,连应战的勇气都没有的话,是要让人瞧不起的,只是如果上场了输的很惨的话,却又要让人笑话了。

方羽扫了一眼众人,除了徐庆,萧远这两个憨人之外,其他的人都很有自知之明的低下了头,不过他们低着头也没用,大宋使节团现在就只剩下八名武官在场,这场比赛谁都跑不了,方羽忽然笑了笑,道:“看你们这一个个的都什么表情啊,至于要这样吗,不就是一场马球吗,我们面对着七千马贼都没有害怕过,这小小的一场马球难道就怕了。”

“大哥说的对,俺就觉得没什么好怕地。他娘个要是想从俺手里抢球。俺就撞死他娘地。”徐庆发了一通自己的野蛮战术给众人听。

一旁的晏殊听了徐庆地话,脸都绿了,好嘛。人家辽国的人已经是野蛮人了,你徐庆和人家一比,更是野蛮中的野蛮,撞死人家?你这是打马球还是打架啊。

“我说庆子哥,这打马球的又不是打架,当你拳头硬。身子板结实就成了的?那得骑在马上,拿着杆子把球打进洞去才成的,你撞死再多地人,进不了球也是多的。”白玉堂听了徐庆蛮不讲理的话,心中觉得好笑,当下打趣了徐庆几句。

“那也好办,俺把球带到球洞边上,不就好进了。”徐庆满不在乎的道。他是憨人自有憨办法,抱定了球就是不能给人家拿去了。

晏殊也是不懂马球的,他一个文人,对那些剧烈的运动是不感兴趣的。听的徐庆这句话,深感很有道理。当下道:“这个说地有道理,你们不会打马球不要紧,把球弄到洞边上不就成了,你们武艺一个个都这么好,还怕抢不过他们。”

对晏殊这种想当然的主意,方羽倒是无话可说,这位才高八斗的大学士知道怎样做学问,知道怎样当官,还知道怎样玩女人,就是不知道怎样打架打马球,还要在不懂的时候发表一下自己地意见,这让方羽想起了大宋每一次有较大一点的战争地时候,朝庭中总是聚了一班不懂战争的文人来制定作战计划,然后用这个作战计划指挥战场上的大宋将士们作战,前方将士们的流干的鲜血与付出的牺牲,这些个后方的文人们没有看到,他们总是把一场场的战争当作一首首的诗歌来处理,每一次的作战计划总是看上去很完美,完美的就象一首首动人的诗歌,只不过这诗歌唱掉的是大宋无数将士的生命。

不过方羽对晏殊倒没有什么反感,这位为官还算清正,对身份不如自己的人也不摆什么架子,也有一些爱国的气节,总的来说是个好人,所以晏殊说出个与徐庆一般见识的话时,方羽并没有指正什么,再次扫了一眼众人,道:“这一次,不管你们愿不愿意,都得给我上了场去。”

那七个人表情各异的应了一声,对于方羽这样赶鸭子上架到无什么异议,不就是打马球吗,反正也没指望着羸的,就当陪人家辽国人玩玩好了。

方羽看着众人各异的表情,也没再说什么,自己说什么激励斗志的话都是没用的,因为想要一群连马球杆都没模过的人去参加比赛,本就是强人所难,估计着是那耶律隆绪因为前两场输得太惨了,所以才弄了个这样的比赛项目出来,也好让辽国挽回一点面子回来。

说来那耶律隆绪也确实是这么想的,辽国连输了两场,若再不羸回一点面子来,这台上来的几千草原上各部落的人可就要狠狠的笑话大辽国了,草原上的部落历来只会对强者服从,自己的大辽国这些年的威望虽然在稳步上升,可不服从的部落还是很多的,若让他们觉得大辽国还不如软弱的宋国的话,那些不服的部落只怕会更多。

过了午时后,在阳光的照耀下,天气似乎变得更加暖和了。

临时的马球赛场布置停当,耶律隆绪见宋国这边有八人上场,便也指定了八人上场,其中就有韩

韩让,要说这韩让那马球打的确实是好,在辽国还是的,这韩让一上场,一双眼睛便在方羽他们身上来回扫视,心中打定了主意,今日要让这些个宋人知道自己的厉害,前些时候,自己可让这些宋人给欺负惨了,一想到那匹汗血宝马,韩让的心中便心痛的厉害,再一想到那个千娇百媚的梅落雪也成了这大宋人的**玩物,韩让的心中又是怒火中烧,多好的一个娇娆啊,却让这宋国的猪给糟蹋了,韩让很是气愤的想到,若不能借今日之机教训了这些个宋人的话,以后只怕是没得机会再找这些宋人的麻烦了。

韩让的那神情,方羽自是看在了眼里,他前些天总算是知道这可怜的韩让被抢的那匹马是少见地汗血宝马,这种马对于一个后世地人来说,也算是如雷贯耳了。想来这马如此珍贵。这被抢了的韩让自是非常的不甘心了,今日这场比赛上他若不趁机报复,鬼都不会相信。那徐庆见韩让瞪眼看着他们,也回瞪了过去,并且朝着韩让做了个鬼脸,把韩让气得不行,若不是知道这些个宋人个个武艺高强,只怕立时便会用手中地马球杆砸了过去。

辽国的参赛人员聚在一起商量如何使用战术的时候。大宋使节团的这几位却是在大眼看小眼,既然都不会打马球,也就无从谈论使用什么战术了,众人都是一个心思,打了再说,大不了给他们辽国人来点野蛮的。

场外的观众都眼巴巴地等着比赛开始,议论纷纷的猜测着这两个国家的球队谁会羸,有些人就当场做开了赌庄。一时间押注者如云,辽国人自是相信自己国家的球队的实力,把注押在了辽国队上,那些个草原上的部落人则是见识了方羽先前两场的威风后。对方羽产生了盲目的相信,纷纷把赌注押在了大宋球队地身上。那晏殊见了竟有这么多人看好大宋,心中颇是得意,同时又为这些将要输钱的草原上的各部落汉子们感到心痛,那一堆小山样的银子,得有多少两啊,就这么地要输给辽国人用了。

晏殊为官虽还清正,却是个财迷,不过这个时候他更关心的还是大宋地这支临时马球队别输的太惨,待场上一声鼓响,晏殊便恋恋不舍的将盯着那堆银子的目光转向了场中,这个时候,不管是押了注还是没押注的人,都在鼓声中将目光放在了宋辽两国的球队上。

全场有那么一短瞬间的沉静,只有那风吹得旗帜唿啦作响。

一人将那马球高高的抛入空中,所有的目光也随着那马球高高的扬起。

韩让在那马球落下的瞬间,催马纵出,向那马球奔去,眼看着接近马球之际,一团黑影象旋风一般卷到了他的面前,是宋国人中的徐庆,这厮的相貌韩让是不会忘记的,因为这厮不但是抢他汗血宝马的人之一,更因为那几锤子杀得让他韩让忘不了,在心里面,韩让多少有点怕了这个比野蛮人还野蛮人的徐庆,此时见徐庆毫无顾忌的向自己撞了过来,韩让不得不控马躲过,这徐庆得了先,见那马球已经落下,一挥手中的马球杆向那马球击去,嘭的一下,只见那马球高高的飞起,远远的落在了场外。

方羽看着徐庆这野蛮的招术,有些哭笑不得,这位在干什么哩,当自己在玩全垒打啊,力猛招沉,打的是够远的,可是在方向上离那球洞也太远了吧。

好在场中准备的马球够多,那个做裁判的再一次将马球高高抛起,鼓足了劲的韩让再一次策马前出,向那马球扑去,待到接近那马球时,韩让下意识的扫了场中一眼,却见眼前一道白影掠过眼前,这白影来的太快,韩让没来得及看清楚来人是谁,便见这人将手中球杆轻轻一磕那落下的马球,那马球高速旋转着,在地上划了弧线,绕过了一名扑上来的辽国球员,到了一名宋人的马前,这一下打得很漂亮,让韩让也不禁惊讶了一下,那名宋人正是蒋平,看到马球到了自己跟前,心中一激动,一杆子狠狠的打了出去,嗖的一声,马球高高的飞起,准确的落在了球洞中,那蒋平见球进了洞,正要大声欢呼,却发现全场的人都僵化了,蒋平心中顿时觉得不妙,仔细一看,却原来是卢方把守着的大宋一方的球洞,此时的卢方正一脸涨得发紫的瞪着蒋平,让蒋平的脑门上立马出一头细汗,把球传给了蒋平的白玉堂也狠瞪了蒋平一眼,心想,你老哥再不会打球,也别把球打进自己的球洞啊。

场外,那押辽国队胜的人放声大笑,那些将赌注押在了宋国队的草原部落观众则气得半死,放口对着蒋平骂开了,只是他们的语言蒋平是听不懂的,看那激动的神态,反倒是象在呐喊助威一般。

宋国队与辽国队的比分就这么的成0

的晏殊见这么的就丢了一球,气得直跺脚,另一边的是高兴的用手拼命自摸。那一偻长须都快被他自己摸得要脱下来了。

比赛在继续进行。这一次,韩让终于抢先得到了球,不过他却无法突破徐庆与萧远两个人地防守。带着马球左冲右突下,也无法摆脱这两人地夹制,反让萧远得了机会,一杆把那马球打到了在外围游走的展昭马前,展昭带着马球往前突进时,二名辽国队员左右夹击了上来。只不过没等他们靠近,韩彰也学了徐庆的,来了个野蛮冲撞,将其中一人撞得落下马去,场外地辽国人见宋人用如此野蛮的打法,不少人嘘声四起,但那些草原上的部落众人看见这种野蛮的打法后,一个个热血沸腾。觉得这才是一个爷们该有的做风,纷纷扯了嗓子叫好。

展昭是一个沉稳的人,见还有一人向自己拦了过来,估计着自己这种带球地水平是绕不过人家的。当下将球传给了游走着的方羽,斜次里一名辽国队员冲上来想要拦劫那马球。方羽轻哼了一声,将手中的球杆掷出,把那马球打得拐了个方向,落到了白玉堂的马前,此时白玉堂游走到了辽国队的球洞前,见方羽把马球转到了自己面前,立马一杆子挥出,那马球向球洞飞去,但被守在球洞前的辽国队员拦了下来。

那人一杆子把马球打得向场中的一名辽国队员飞去,却见一人带马凌空跃起,一杆击出,那马球带着呼啸声在那名辽国守洞队员全无防备之下贯入了球洞中。全场内外再一次地僵化了,这么漂亮的凌空一击,让所有的人都觉得今天又开了眼界了,这个凌空一击的人正是蒋平,这一下,再次向人们表现出了他那无与伦比地远距离入球天份,方羽无语的看着这位两鸣惊人地蒋平,心想这位若是在后世,绝对是打垒球的世界冠军了。

押了宋国队胜的人大声的欢呼起来,这回不是骂他蒋平了,而是拼命的赞美着这位不断的给人惊与喜的家伙,晏殊是眉开眼笑,耶律隆绪则是气得直扯自己的胡须,恨不得上了前去,把那个守在洞前的呆头鸟队员暴打一顿。

蒋平见自己这回终于进了球,傻乎乎的笑了起来,方羽首先带头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庆贺,其他几人也一个个上前与他庆祝,当比赛继续进行的时候,辽国队的人再也不敢轻视这支垃圾的宋国队了,这种进球方式,太恐怖了,再不小心点,可就真的要成了猪吃老虎的笑谈了。

辽国队这一全力以赴,方羽他们可就不容易得到球了,整支队伍的菜鸟本色完全暴露在众人的面前,宋国队唯一的杀手剪就是那野蛮冲撞,这些人仗着自己的武艺高超,毫无顾忌的一次次将对方撞下马去,使得辽国队总也无法组织起有效的进攻,本来按照规矩,宋国队的这种野蛮方式是要被一个个的罚下场去的,但奈何这是一场所谓的宋辽两国的友谊比赛,耶律隆绪也不好真个的把几个宋人罚下场去,那样的话,这场比赛也不用再往下比了。

宋人的不讲规矩,辽国人是气得半死,但草原上的各族却在暗地里夸赞宋人的勇敢,看人家宋国人多象一个真正的勇士啊,虽然打马球的技术不怎么样,可人家就是靠着自己的勇敢,把辽国人压制得难以寸进。

随着时间的推移,整场比赛已经快要接近尾声了,双方的比分还是1:1平。耶律隆绪知道再比下去也没了什么意义,心中闷闷不乐的站了起来,吩咐手下起驾回宫。

在路上,耶律隆绪想了很多,想到宋国的这种强硬姿态,耶律隆绪的心中不禁重重的叹了口气,如今的这宋国的掌权者不一样了啊,看他起用这样的一批武官出使自己的大辽国,就可知不是宋国以前那样的善主儿。

耶律隆绪走后不久,这场友谊的马球赛也结束了,双方以平局收手,虽然这个结果让韩让等辽国队员很不甘心,却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谁叫人家宋国人就是比他们辽国人更加野蛮呢。

望着比赛结束的场面,晏殊心中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终于都结束了,自己这些人不负这次出使的任务,可以高高兴兴的回大宋了,唉,还是大宋的地方好啊,要什么有什么,这次回去了,一定要好好的与自己府中的美人儿欢庆一番。

众人回了大定府的那家客栈后,开始准备着回大宋,方羽回了自己的房中后,梅落雪走了进来,递给方羽一封信笺,方羽颚然的打开一看,上面只有两个字:救我。

信笺上带着一种淡淡的香味,这种香味方羽有点熟悉,心中不禁浮起那个红衣如火的女子。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九十章 马球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