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92章 刘太后的笑容

第九十二章 刘太后的笑容

这一封快报是赵祯写给方羽的,里面倒没写什么事情,却是用了六百里加急快递,当方羽看到那送快报的军士那一脸疲倦时,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待拆开信封火漆一看,却是有些哭笑不得,只不过一封普通的问候信而已,这赵祯也用上紧急军情的快递方式,这要是让朝中的大臣们知道了,非有一大堆的弹劾说自己的不是不可,不过看完信,方羽心中还是很感动的,虽然只是一些很平常的问候,但字里行间,无不透着赵祯对自己这个大哥的关怀。

展昭等人开头也以为有什么大事,待方羽把信递给他们看时,才知道只是一封私人的问候信,心中均为这位小皇帝的胡闹而莞尔一笑。

“大哥,皇上在催咱们快点回去哩,我看不如咱们连夜赶路吧。”白玉堂也是少年心性,这会儿也是有点想他的师父金雪天了。

“是啊,是啊,大哥,俺看还是早点回去吧,老这么为人家守夜的,多不自在,人家倒是快活了,俺们却在这喝这西北风的。”徐庆立马对白玉堂的提议表示赞同。

“算了,也不急在这一二天了,我们有马不在乎,那些个军士可是要靠自己的两条腿走的,这些天已经是急行军的极限了,再赶了,会累出人命的。”方羽虽知这支军队回去汴梁后就不再归自己管了,不过这个月相处下来,与这些个士兵多少有点感情,怎么的也要为他们考虑一下。他可不想这些大宋最精锐的士兵没有死在战场上。却累死在自己地手里。

白玉堂与徐庆一听方羽这般说,立马不再言语了,与马匪一战。大家都与这些个士兵之间有了一份战场上下来地感情,心知这些天的赶路真的已是他们地极限了,心中自是要为他们着想一下,当下两人点点头,算是同意方羽所说的。

卢方看着内里那***通明处,又看看微微含着笑容的方羽。心中稍稍的叹息了一下,他以前一直只当方羽是自己的上司而已,此时看来,方羽却是很有一个做大哥的风范,不仅武艺高强,为人也很爱护自己手下地兄弟,就凭这,做他手下兄弟的。没有人会对他不服气的,这几个月相处下来,对他们这三个安平镇出来人也是很关照的,不仅看得起他们三兄弟。而且在传授武艺时,一点也不对他们藏私。比起那个正在里面享受着的晏大人实是不可同日而语,卢方想着,看了一眼韩彰和蒋平,却见二人也将目光向他看来,分明是有着与他一样的想法在心中,卢方不觉对着二人微微一笑,也罢,今后就跟着这位年纪比自己小的大哥,也许是一件不错的选择吧。

“大哥,那三千来头牛你打算如何处置?”展昭在这时将大家地话题转移。

“那些军士,包括阵亡的人,每人分一头,这些牛在辽国不是很值钱,但到了我们大宋却很值钱了,大家的家中都有地要耕种,平时置办一头牛不容易,既然带回来了,就让他们各自带一头回家吧。”方羽现在是知道了,在大宋虽然说百姓的生活水平还算可以,但要说起一头牛,却基本上来说,对于一个平常百姓家还是一件很贵重地东西,在这个主要还是农业的时代,无论是军士还是商人,家中都会置有土地,有地要种,自然也就少不了牛了。

“嗯,大哥地这个办法好,俺这次事了后,也要回家一趟,俺也要去看看家中都怎么样了。”说起了牛,这徐庆却是想起了自己的家,现在他有钱了,突然有了也弄几头牛回去给自己那老父亲的想法,也好让自己的父亲看看,自己这个三儿有出息了。

卢方的家里也有不少的地,以前他只是个乡下一个不大不小的地主,实无多少身份可言,此番当了官,虽只是一个很小级别的武官,那也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官不是,自然想要回乡去风光一下,当下道:“大哥,我与韩彰,蒋平两个兄弟也想回家一趟。”

方羽诧异的看了卢方一眼,他听出了卢方这一声大哥叫的是真心实意的,当下道:“回汴梁后,暂时也没什么事了,你们谁想回家一趟的,都可以回去看看。”

除了萧远之外,众人脸上都有喜色,很憨的徐庆见萧远一脸的黯然神色,当下一拍他的肩头,道“喂,俺说远子,你与俺一齐去俺家吧,俺家里有一个妹子,俺看你顺眼,不如你就做俺的妹夫吧。”

众人一看徐庆那五大三粗的模样,心中俱是一阵恶寒,他的妹子,只怕也是要吓死人的长相吧,萧远剜了徐庆一个白眼,心中与众人是一般的想法,心想不会是你那妹子嫁不出去,来找某垫背的吧。

徐庆哪知

想法,有些得意的吹道:“俺说远子,不是俺吹的,可是远近有名的漂亮女子,绝不会亏了你了。”

卢方,韩彰,蒋平三人都已知徐庆也是安平镇一带的人,这时心中都不禁想到,远近有名?你徐庆就死劲了吹吧,我们怎么没有听说过。

说到他们那的女人,方羽不禁想到那《三侠五义》中,有个叫丁兆惠的女人,似乎与展昭有些关系,不过方羽是记不太清了,这时随口问道:“你们那是不是有个丁家庄,那个庄主的女儿是不是叫做丁兆惠。”

“我们那确实有个丁家庄,那庄主也是有一个女儿,叫什么名字,我却是不知,大哥你是怎么知道的。”卢方回答了方羽的问题,又好奇的问了一句。

“呵,呵,我是听别人讲的。”方羽总不能对他们说是从书上看来的,随口敷衍了一句。

“嗯,说来。这个丁家女子也是有一些名气的。我也听人说过她地武艺不弱,虽然年纪不大,却也是女中豪杰了。”卢方点头补充了一下。倒没想到方羽是随口敷衍地。

方羽将那封信收入怀中,心中想到,包青天的手下全都到了自己的手中,那明年科考时将会出现地包拯,以后不知该找谁做手下去。

卢方见方羽有点儿想的出神,以为他在想刚才提到的那个丁姓女子。卢方心里不禁想道,不是吧,大哥,你身边的女人已经是够美的了,还想要那种舞刀弄棒的野丫头。

“大哥,要不要我去那丁家庄说媒。”卢方试探地问道。

“嗯,好吧,你就去说说看。”方羽回过神来。随口回答道。

果然啊,大哥对那丁家的野丫头有兴趣,卢方心中想到,正要应了下来时。又听方羽道:“把展昭兄弟带过去,他年纪也大了。该找门亲事了的。”

方羽隐约记得,这丁家女子好象是展昭的女人,心想,没了包拯,这两个人以后能不能再碰上都是很难说了的,不如自己直接给他们牵了这红线吧。

卢方哪知方羽心中所想,见他为展昭张罗亲事,心中暗自感动,心想这个大哥真不错,还惦记着为兄弟们张罗亲事,嗯,一个野丫头配上一个少年老成的人,这事情估摸有看头。

展昭红着脸,幸亏光线不好,众人看不见,也就没人打趣他,虽然他也想反对,可又觉得这是大哥的一片好意,自己似乎不应该拂了大哥的这片好意。

众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悄悄过去。

赵祯是很想出城来迎接方羽他们的归来的,不过有刘太后压着他,没有通过赵祯的这个决定,所以赵祯派了小米子带了一道圣旨来迎接方羽他们,可赵祯没有想到地是,刘太后也下了一道懿旨,让郭槐带着前来迎接方羽一行人。来迎接方羽的人不多,来迎接晏殊胜利归来地官员却是多的排长队。

十里送别的长亭,今天是热闹的很,方羽远远的便看见赵萱领着安二娘在一块高处等待着他的归来,旁边是公孙策,欧阳春,柳永,金雪天,杨七斤,雷惊,白正淳等一大批人,及近了一些,方羽意外的看到杨延昭领着杨宗保等几个杨家人前来迎接他了。

“相公!”当方羽终于走近了他们时,赵萱不顾大庭广众之下,眼中带着激动的泪花扑入了方羽的怀中。

方羽心中也有些激动,搂着赵萱那娇柔的身子,闻到她身上那淡淡的熟悉的香味,心中多少有一些离别后重逢的喜悦。

“老爷。”安二娘上前怯怯的叫了一句,这模样,哪象当年那个风流妖媚的安二娘了。

方羽微微笑了下,大方的将她也搂在了怀中,安二娘心中一激动,眼泪不觉流了下来,方羽看着她们两个梨花带雨的娇俏容颜,心中又起了一阵怜惜,大家生活在一起这么久了,这感情也在不知不觉间慢慢的在心中长成。

“大哥,你可回来了。”杨宗保兴奋的跑上前来,他可不管方羽这时怀中还抱着两个美娇娘。

“呵,呵,宗保你也来了。”方羽放开赵萱与安二娘,上前热情的拍了下杨宗保的肩头。

这时众人纷纷上了前来,方羽先到杨延昭的身前,道:“孩儿拜见义父。”

“嗯,好孩子,快起来,这次出使辽国一切可还顺利?”杨延昭一把拉起方羽,上下打量了一下,关心的问道。

“还好,还好,倒是义父您近来一切可好?”方羽点了点头道。

“呵,呵,有什么好不好的,人老了,精力已大不如前了。”杨延昭笑了笑,推了方羽一把道:“快去跟你的兄弟们打声招

他们都等急了。”

方羽与众人寒喧问候了一番,正要再与晏殊汇合时,小米子拿着圣旨气喘嘘嘘的跑了过来,大叫道:“方公子,方公子,皇上有旨,宣方公子你立刻前往见驾。”

小米子见到方羽,也有一些激动,忍不住大呼小叫的一番,到了方羽的面前,也没宣读。直接把那圣旨塞到了方羽手中。

方羽心里也明白赵祯招自己前往也没什么大事。无非是要叙叙这兄弟之间的情谊,当下正要与众人告辞一下时,只见了一顶轿子晃悠悠地走了过来。到了方羽地面前停下来后,已有点儿发福的郭槐从轿子里走出,呵呵笑道:“方大人,总算等到你回来了。”

“哦,是郭公公,不知郭公公怎的也来了。”方羽有些意外地问道。

“太后娘娘有旨。宣修武郎方羽立刻晋见。”郭槐拿了懿旨出来宣读。

旁边的小米子一听,顿时苦了一张脸,自己这回是无法给皇上交差的了。方羽讶异的接过懿旨,心想刘太后找自己做什么。

晏殊这时已经同那些迎接他的官员应酬完了,过来见到方羽被皇上与太后一同来召见,心中羡慕得的不得了,心想自己地这个便宜得来的学生以后只怕是前程远大了。

方羽哪会象晏殊一样整天就想着什么前程的,他知道赵祯那儿是没什么事的。却不明白刘太后这个时候召见自己做什么,与晏殊打了个招呼后,便随了郭槐前往皇宫。

龙涎香袅袅的飘散在空中,两盆火炭燃的很旺。让大殿中比外面暖和了不少。

刘太后坐在那张凤椅上怔怔的想着什么事,侍候着她的那些个宫女太监这个时候连呼吸声都不敢大了。怕打搅了刘太后,引得她发怒而受到她地责罚,近段时间的刘太后,脾气见长了不少,那些个太监到还没什么,这宫女们最近受了她责罚的不少,有一些的罪名非常地莫明其妙,显然是刘太后在故意拿她们这些宫女出气,虽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太监宫女们都变得极其小心了,尽量不让自己犯在刘太后的手中。

叹息了一声,刘太后地心中有些纷乱,抬眼望着那飘散的龙涎香,仿如烟云霞起的穿过重重时光,初见那个白衣似雪的身影,原来,自己在不知不觉中,也与他相处一年多了,怎的平日里没见得这个人儿有这么可恶,怎的自己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容忍着他的种种不敬,怎的自己到了这样的年纪了,很多事本该已看的淡了,却又在这个时候会起这种心思,难道真是人们说的,前世的冤孽么。

风卷卷着,从那大殿的门外往殿内吹来,方羽带着这卷动着他衣衫的寒风走了进来,刘太后抬起头看着进来的方羽,他的脸上,带着远行归来后的一点风尘,给人一种有些沧桑的成熟,这一种感觉,本该是一个中年人才应该有的,如今却在一张年轻的脸上出现,有点儿不协条,却因他那俊朗的相貌,让这种不协条变成了一种独特的气质,谈不上有多吸引人,却足以让刘太后心中那莫明的纷乱平静下来。

刘太后站起来离开了凤椅,轻轻的笑了起来,如同一个少女在看到一件很好笑的事时,笑得有些无所顾忌,那一瞬间,这大殿之中仿如有鲜花在盛开,仿佛是春风在吹动。

郭槐有些吃惊的看着刘太后,他侍候了刘太后十几年却从没有见过刘太后会笑得如此无所顾忌,会笑得如此的明艳动人,就算是他一个快老的太监也能感觉到这个笑容中所散发的那种让男人动心的艳丽。

方羽随在郭槐的身后,听到刘太后的笑声,不觉抬头看去,眼前是一张成熟而又明艳动人的美丽容颜,有着一个成熟女人所有的风情与娇媚,虽然笑得有些无所顾忌,却一点儿也不破坏她的美,反而让人感觉到她那种似是无所不在的万种风情。

方羽的心中没来由的跳动了一下,他的心理年龄与刘太后是差不多的,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其实是更容易接受这种年龄的女人的。一个三十来岁,保养得很好的女人,正是她风华最盛的时刻,刘太后的这一笑,虽然没有存心要勾引谁,却足以让一个正常的男人心中为之跳动。

方羽这般很有刻制力的人,在这个时候,心神也为之产生了一丝动摇。

“方羽,你可知罪?”刘太后忽的收起了笑容,向方羽轻轻的叱道。

方羽微微愣了一下,这刘太后忽然的向他问罪,让他一时间摸不到头脑。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九十二章 刘太后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