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93章 刘太后的感情

第九十三章 刘太后的感情

大门外的风卷了进来吹得那龙涎香飘荡了一下混合着刘太后身上的香味让方羽微一恍惚看着近在咫尺的刘太后方羽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她那严肃的表情中带有一丝小女子的娇嗔是的就是娇嗔方羽不知怎的在自己的心里肯定了这种奇怪的想法。

刘太后当然不是小女子她是高高在上的一国太后她有着动人的美貌她也有着迫人的雍容华贵她更是掌握着如今大宋的实际权柄她的一声叱喝足以让别人吓得魂不附体只不过方羽却不会在乎她的叱喝反而因她身上的那种好闻的香味让方羽有点心不在焉更是因为她的明艳方羽产生了一个很荒唐的感觉眼前的这个不是一国的太后而仅仅只是一个美艳的女人。

“请问太后娘娘不知我犯了何罪?”方羽这样的一句话足以让在一旁的郭槐为他出上一头冷汗大宋的地盘上敢这样对着刘太后说这话的大概也只有方羽。

方羽有什么罪刘太后也不想计较的那么清楚真要说起来无非就是眼前这种态度上的不敬之罪让刘太后有点在意不过刘太后可从没有想过方羽的这种不敬有什么不对的她也没想过真要治方羽的什么罪她只是希望方羽能在她面前服点软让他知道她是一国的实际上的掌权者不听她的话是不行的只是方羽这个人好象就是什么都不怕似地全然没把她地威吓当了回事一般。不过刘太后的心中却没有不高兴。就在刚才她清晰的看到方羽地眼中闪过一丝欲望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欲望。这让刘太后的心中不禁小小的得意了一下为自己的魅力还在而得意尽管她心里非常的清楚自己与这个小男人根本就是不应该有什么事情存在地她是一国的太后她不想自己会在史册上留下什么不好的污点。但她还是为自己能让这个小男人对她有了一丝欲望而得意她希望的也仅仅只是希望他能对她有一丝念想刘太后在心中如是的为自己找了个开脱的理由这让她在道德的良心上好过些。

“你的罪你自己不知道么我就一件件给你说出来好了。”刘太后地表情还是很严肃的只是眼角的一丝微笑出卖了她的这种严肃。很会查颜观色地郭槐清晰的看出了这位刘太后对方羽地宠爱。

郭槐一个太监当然不会认为刘太后与方羽有什么感情上的暧昧他一直就待在刘太后的身边没见两人有过什么。所以郭槐只是觉得这刘太后宠方羽宠的有些过头了。一个做臣子的在一国的太后面前如此不知进退不知上下尊卑若按照他郭槐的意见早该把这种粗鄙之辈乱棒打死以儆效尤了只不过人家刘太后不是他郭槐就是看那方羽顺眼他郭槐除了羡慕除了嫉妒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

方羽自是不知刘太后的真实心意心中寻思难道自己真做了什么错事不成当下方羽只好道:“那还请太后娘娘告知方羽所犯何错。”

方羽心中也是有点心虚的在辽国徐庆他们抢那韩让的汗血宝马一事这种行为可真是不对的要是让朝中大臣们知道绝对是一件很大的罪名。

“你们都给哀家退下。”刘太后扫了一眼大殿上的一众太监宫女。

郭槐很自觉的带着一众太监宫女退出了殿外他是一个很有觉悟的人有些事自己羡慕嫉妒也是没用的努力保住自己应有的才是正理。

“你说我的这身打扮怎样?”刘太后柔柔的声音道带着一点小女子的柔媚。

方羽的心中微微一跳额头上微觉有汗冒出来这话好象不应该是一个太后该说出来的吧今天这个刘太后是怎么回事。

“好好看。”方羽是不会昧着良心说瞎话的刘太后的这一身打扮确实是好看此时他的口中微微有一点干燥的感觉眼前的这个尤物是个正常的男人就很难心中还能保持平静方羽也不例外。

“嗯方羽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在辽国强抢别人的宝马这要让朝中的大臣知道了单一个破坏两国邦交的罪名就够砍了你的脑袋了。”刘太后这话说来带着一点点关心的味道全无半点责怪方羽的意思。

“这个……”方羽一听还真是这件事可是这事情还真不好解释方羽明白定是出使的人员中刘太后安排有密探在里面一切的情况是瞒不了刘太后的。

“这事你是抵赖不了的还有你在辽国公务期间将一青楼女子带在了身边方羽你身为一个统军的将领军营之中是不允许带女子的你不知道么若有人参你一本你这罪名可又小了?”这话说来与其说是刘太后在问罪还不如说是刘太后在吃醋那语气儿酸酸的便是方羽这个木头人也有一些查觉。

方羽觉原来当官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以方羽这种人的性子实在不是一个合格的当官的料子尽管他现在已经变了很多但与老奸巨滑的水平还是差了很远他又如何能是在阴谋中打了十来年的滚的刘太后的对手刘太后虽无心对付他不过要耍弄一下方羽还是很容易的事至少这两件罪名往方羽头上一套这方羽再怎么的都因为理亏而对刘太后服点软他现在可不是一个人活着底下有着爱他的女人与追随他的兄弟们弱点。

方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刘太后他虽然看得出刘太后现在并没有追究他罪责的意思可自己若不找点理由为自己开脱也是不好的。天知道刘太后过后又会不会追究。

“太后娘娘。关于那匹马地事是这样地……”方羽想了想勉强为自己找了一点理由。

“我不想听你的解释。方羽这种解释是没有用的一旦这事儿真地入了那些大臣的耳中没人护得了你也没人会去听你的解释。”刘太后打断了方羽的话幽幽的道:“方羽。你还太年青了官场上的事情你还不明白就算我与祯儿他有心要护着你多少也是要治你地罪的否则难平众议。”

方羽苦笑了一下自己在人情世故上还真是有些幼稚若非碰上一个很好说话的仁宗皇帝碰上一个似乎很讲理的刘太后。以自己这种性子要么一辈子就杀猪了要么就是去造反了。对于刘太后一直容忍自己的很多不敬的行为方羽还是很明白的。也因此方羽再也没有把她当那个《狸猫换太子》里的坏女人看了在这种最没有人情味地皇宫大院中一个人的手段若不狠点只怕是没有好的下场的太善地人在皇宫之中只会以凄惨收场。方羽抬头看着刘太后现这个雍容而又艳丽的女人这个贵为太后地女人也有着很温和的一面给人

她不是那个大宋的太后而只是一个孤寂的女子。

这个孤寂的女子此时正用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其中所包含的那种春意便是殿外那腊月里的寒风也吹不散方羽再傻此时也有些明悟了这一丝丝的明悟让方羽心中打了个突他觉得自己心中冒出来的这个念头太有些异想天开了这种事怎么可能呢不过这种事想一想还真有点刺激啊。

方羽没有避开刘太后的双眼他不是色狼但也不是柳下惠喜欢看一个美丽的女人这是每一个正常男人的爱好刘太后确实很美方羽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那么太后娘娘打算如何处置我?”方羽问道。

“该怎样处置你我还没有想好不过你以后还是得每天来这里讲故事。”刘太后看得出方羽并不讨厌自己甚至对自己还有一丝丝的男人的欲望这让刘太后心中也有了一丝丝的喜悦说话的声音中不觉有了那么一点普通女子对一个男人撒娇的味道。

刘太后没有存了勾引方羽的心思她这样做纯粹是一种很本能的行为这种纯出于自然的行为方羽倒是有些欣赏不过他总觉得这事儿太不可思议一定是自己在胡思乱想了。

“娘娘的吩咐方羽一定会尽力做到。”给刘太后讲故事方羽觉得也不是什么难事自然就答应了下来只是他不知道正是他为刘太后讲的那些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让刘太后的心里有了一种可以幻想的蓝本本来的刘太后只是对他方羽抱有一定程度上的好感而已可是方羽讲的那些浪漫感人的爱情故事让刘太后的心中有了一种向往而在这深宫大院中寂寞是最容易催生心中的幻想的唯一的也是最好的可向往可幻想的对象就是这个一年多来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她眼前的方羽俊朗的男人总是容易让女人喜欢的正如男人容易对一个美女抱有好感一样。

刘太后对方羽的回答还算满意她不是一个**的女人道德与良心让她不敢去想与方羽之间会怎么样她只是希望方羽能稍微依着点她就是尽管她是大宋的掌权者是一个强势的女人但她不认为自己就可以为所欲为人言的可畏让她自觉的遵守着一条道德的底线。

“嗯以后你还是好好的读点书吧来年的殿试希望你能参加。当武将终是没个好出息的。”刘太后伸出欺霜赛雪的手挽了一下自己的丝这个动作很女人化也很吸引人足以让方羽的目光在她的脸上和手上停留一秒钟。

刘太后的这种关心的话语让方羽有点儿不适应这话应该是一个姐姐对弟弟或者妻子对丈夫才说的话一国的太后突然说这种话这个落差也太大了点方羽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只能是模棱两可的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不管刘太后说这话是出于什么目的但她的关心无疑是出于真心的这一点上方羽是听得出来的对于真心关心自己的人方羽总是会记在心里的。

方羽没在刘太后这里多做停留刘太后虽然想让方羽在这里多待一会儿可她也不想因此而让别人的嘴中多出一些闲言碎语。

当方羽的背影印在大殿的门外天蓝色上渐行渐远时久久不曾收回目光的刘太后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这一声的叹息是很复杂的掺杂着些许的失落伴随着那袅袅的龙涎香在大殿上飘荡。

赵祯是一个天性善良的人这一点上与他的生母李氏很象他也是一个感情较为丰富的人对方羽有着一份真正的兄弟之情无论以后会怎么样至少现在这份情感是非常纯真的。

当方羽走近福宁殿时守在大殿门口的赵祯远远的看见他便跑了过来让一众侍候着他的宫女太监看的目瞪口呆一个皇帝为迎接一个小武官而这样跑的飞快这事儿可是不容易见到的。

“大哥你可回来了。”赵也不顾旁边有很多的宫女太监这样的称呼这样的失态传了出去会有多损皇家的体面一把拉住了方羽的手。

“二弟。”对于赵祯的兄弟之情方羽现在也是把他当真了的这个时候在他们两个人的心中赵祯不是高高在上的皇帝方羽也不是一个小小的武官而是兄弟。

小米子这时也不是那个聪明的小太监咧着嘴在一旁傻笑一个杀猪的与一个皇帝成了好兄弟这事说出去别人也不会相信太荒涎了但正因如此这份情感才让人羡慕。

“大哥回来了就好我都很久没听大哥讲的故事了你先把在辽国的经历说给我听吧。”赵祯拉了方羽往大殿内走去那份孩子气让方羽不禁有些莞尔。

这个时代没有什么太多的娱乐也没有什么很吸引人的故事方羽讲的故事自然就有相当大的吸引力这些个太监宫女看方羽的目光都是很热切的都在盼着方羽赶快开讲。

方羽不是那种婆婆妈妈妈的人进了福宁殿后在那太监宫女的侍候下换了一身新的武官服原先的那一身一路上的风尘早弄的很脏了来不及回家去换便来了皇宫赵祯自然看在眼里知道这位大哥喜欢干净便让人去拿了一套新的武官服让方羽换上随后方羽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开始讲他在辽国的经历。

方羽对自己在辽国所做的事也没有隐瞒什么都说了出来当讲到卢方他们几人抢了那韩让的汗血宝马时赵祯听得不禁眉飞色舞他还是少年心性只觉得这事实是好玩极了全然没去想这事有什么不对讲到方羽几句话气死了辽国的东润老家伙时赵祯不禁放声大笑当讲到白玉堂过关斩将杀了弥勒教不少高手时赵祯热血上涌大声唤了一个太监去把那白玉堂传唤过来他要看一看这个少年英雄长得什么模样再讲到在辽国的万圣节上一众儿大宋的武官在万圣节上的胡来赵祯是兴奋的直拍双手。

方羽这一讲就是一个来时辰才讲完了他在辽国的经历这期间白玉堂也来了赵祯一见比他稍大一点的白玉堂那俊朗的模样便觉得极是顺眼官他赵祯是暂时赏不了的这要经过刘太后的同意才成便赏了一块玉佩给白玉堂随后赵祯与方羽又闲聊了一点别的话题后才放方羽他离开。

方羽与白玉堂回到自己的家时赵萱早已在家中等候了方羽多时一见方羽便扑了过来搂着方羽神神秘秘的道:“相公你猜是谁来了。”

“谁?”方羽好奇的抬头打量着一众出来迎接他的人想看看是什么人来了让赵萱说的这么神神秘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