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94章 八王爷想招女婿

第九十四章 八王爷想招女婿

方羽听了赵萱的话,好奇的打量了一下围在身边的诸人,除了杨宗保兄弟俩不是住在这里的之外,其他的全是方府中人,方羽心想,谁啊,这么神神秘秘的躲着不能见人。

“怎么,就不认识本王了。”一个洪亮的声音说道,随着这个声音,方羽的眼前出现了红光满面的八王爷赵德芳。

八王爷的气色很好,看来身体保养的不错,心情也很愉快,看他那笑眯眯的样子,当是遇到了什么让他高兴的事,近来,方羽快一年的时间没见过这位八王爷了,当下对于他的到来,方羽也很感到意外。

“呵,呵,怎么是八王爷您来了。”方羽放开了赵萱,有些意外的笑了一下道。

“是么,不欢迎本王来你这里么。”八王爷板着一张脸问道。

“哪里,哪里,八王爷能来我这小舍,那是蓬筚生辉啊,怎么会不欢迎。”八王爷这人还挺不错,方羽对他的感觉一直很好,这时再见到他,到时很真心的欢迎他的前来。

“那就好,本王也是来看看我们大宋的武状元有没有忘记本王,你说是不是该拿点好东西出来招待啊。”八王爷笑了起来,他是个很随和的人,如果是一个没本事的杀猪人他自不会结交,但对一个有本事的人,他一定会是一个很随和,很容易让人觉得好相处的人。

方羽虽然很少与人开玩笑,但也听得出这八王爷是在打趣自己,当下将八王爷邀请入内。方府的下人上了好茶。一大群男人便说起了这次的辽国之行,赵萱等女子退入了内府,在这方家。方羽虽不讲理家学说那一套,但在男人谈论事情地时候,赵萱这些个女子会自觉地离开,这赵萱见方羽从外面带回个很美的女子,倒也没说什么,反而去给她安排住处。安二娘心中却有些不高兴,她感觉到这个叫梅落雪的女子对她来说是个很大地威胁,安二娘自负自己也是汴梁城中有名的红倌人出身,可与这个叫梅落雪的辽国红倌人一比,她还是差了一些,因为安二娘怎么看,都觉得这个梅落雪的风度更象个大家闺秀,这让安二娘心中很是不安。同时心中也不禁暗骂这梅落雪是假正经,但不管怎么样,这个女人是在方家住定了的。

赵萱的心思很单纯,她是没有想过这个新来地女子会不会抢了她的地位。虽然对梅落雪不是很热情,但也没失了做为一家女主人的风度。赵萱不知道梅落雪将会在这个家中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所以给梅落雪安排了一个还不错的房间,这让来这里后,心中一直很不安的梅落雪心中多少安定了一点。

梅落雪对方羽是很有好感,但还没有到爱上方羽的地步,对她这样一个歌妓出身的女子来说,命运是不由她自己掌握地,谁有钱有势了,谁把她赎身了,她就是谁的玩物,她是没有资格去爱一个人的,能成为一个让她有好感的男人地玩物,或许已是她最好的结局了,不管她如何地心比天高,命运却是由不得她这样的一个弱女子来选择的,对未知命运的傍徨,使她的心里一直不安,但当她看了赵萱后,这不安的心定下来了不少,以她的聪明,自然看的出这个为她安排住处的女子是这方家的女主人,以她的阅历,自然也看得出赵萱是一个善良的女人,在一个善良的女人底下,象她梅落雪这样可能是做小妾或者歌姬的地位的人,日子将会好过得多,要是摊到一个恶主母,常寻她的不是的话,她也将是无力反抗的。

赵萱安排好梅落雪后,便回了自己的房中,安二娘早已在她的房中等她多时了,感受到新来的女人对她安二娘的威胁,所以安二娘便更希望与赵萱拉好关系,希望赵萱能与她一齐共同对付这个新来的威胁,赵萱没有把安二娘的话放在心上,她只知道,一个家内部必需要团结,她不希望方羽为这种事烦恼,所以她反而劝慰了安二娘一番,让她安心就是。

八王爷与方羽聊了一阵子闲话后,沉吟了一下,对方羽道:“不知亦飞是否已经娶妻?”

这八王爷是知道方羽家中有一个童养媳的,他这样问话也就是一个开场白,有点明知故问的意思,方羽听到这句话时也是很意外了一下,不知这八王爷是什么意思,但他还是回了话道:“这个,我还未曾娶妻。”

“呵,呵,那就好,亦飞你是见过本王的小女的,你觉得小女如何?”八王爷等的就是方羽这一句话,原来这八王爷赵德芳一直很努力的为他的女儿寻一门好亲事,可是寻来寻去,都没有让他女儿满意的,这八王爷的女儿赵若喜欢舞刀弄枪的,不喜欢那些个风都吹得倒的文弱书生,

爷却又不想给女儿找个武夫,这女儿的亲事便一拖再也没有找了人家,这一日里听人谈起方羽,再一次说到方羽所填的那几首红遍大宋的经典好词,让八王爷的心中一动,心想了这方羽文武双全的,倒是一个不错的人选,至于方羽的身份,如今已不是什么问题了,首先他方羽是杨延昭的义子,这样也等于是出身名门了,别人也无法再拿他的杀猪身份说什么事,第二是方羽是武状元,虽远不如文甲第一来得风光,但这个招牌也是很不错的,八王爷便探了一下自己女儿的意思,这赵若因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听过方羽不少的事情,倒是不再当方羽是一个小贼了,反而因方羽高超的身手,俊朗的相貌,而在她赵若的心中留下了一个很不错的观感,八王爷这一试探,发觉女儿对方羽似乎还算满意,便动了招方羽为郡马的想法。

方羽一听这八王爷的话。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对八王爷地女儿当时虽很惊艳,隔了这么久,印象早已模糊。对八王爷地来意,方羽还真不好说出得罪他的话来,方羽略微沉吟了一下,道:“王爷的爱女,方羽是有幸见过一次,实是天仙一般。方羽一介凡夫俗子,粗鄙不堪,实不敢评论令爱地如何,方羽有婚约在身,对王爷的好意,方羽只能抱歉了。”

方羽权衡了再三,还是直接说出了拒绝的话,八王爷的眉头皱了一下。道:“本王膝下只有这一女儿,平日里是对她娇宠了一些,但也知书达理的,本王知你有一婚约在身。但本王允许你将那女子纳为妾室,你认为如何?”

八王爷这话已是说的极为宽容地了。虽然自古以来,做驸马,郡马的也有不少纳了妾的,但女方这般主动允许纳妾的却是绝无仅有,说来八王爷这已是做了很大的让步了,实是他对方羽这个人比较满意,只不过方羽不是那种贪慕家世的人,他喜欢赵萱,就绝不会让赵萱受了委屈,对八王爷的好意,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的,当下里道:“王爷,这事,请恕方羽无法答应,我与萱儿患难与共了这么多年,若不能立她为妻,方羽岂非猪狗不如。”

方羽这话说地斩钉截铁,让人没有回旋的余地,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会不会得罪八王爷了,当断不断,反是后患无穷。

八王爷微微怔了一下,心中极不高兴,但他也是一个开明的王爷,知道方羽这样做没有错,仔细想来,如果方羽一口便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只怕自己也要瞧不起他了,八王爷心中寻思了一会儿,觉得这般放弃了有点儿不甘心,不放弃却又没有啥好地法子让方羽同意,眼睛在方羽的一干兄弟身上来回巡视,当看到展昭和白玉堂两人时,八王爷地眼中一亮,心想这两个人也是不错啊,看起来是一表人材的,想到方羽手下的兄弟也是如此杰出的,八王爷心中不觉叹息了一下,越发觉得方羽做自己的女婿是不错的人选,刚才的那点儿怨气也消失了,心想自己一个堂堂的八王爷还能为这点儿事难倒吗。

“嗯,那这事儿容后再说吧,今日本王还有事,就先告辞了。”八王爷心中转了几圈,让他想到了皇帝赵祯的头上,心想只要下一道圣旨,还怕他方羽不接受,想到了这个主意的八王爷,自然就要急着告辞离去。

方羽他们自是不知八王爷想了这么个主意,见他这么急着离去,还只道是因为被拒,心里不痛快而急着离去呢,方羽也没什么法可想,只能起身送八王爷离开。

这八王爷一走,方家的气氛便活跃了起来,嗓门最大的徐庆嚷着道:“哎呀,这人儿可走了,俺肚子都饿得够呛,吃饭了,吃饭了。”

“哼,哼,你就知道吃,没见大哥把那八王爷得罪了,我们得想个办法才是。”白玉堂数落了徐庆一句,心中为方羽有点担心。

“呵,呵,没什么的,八王爷不是那种会报复的小人,大家不用担心。”方羽笑了笑,出言安慰众人,免得他们胡思乱想。

“大哥,你怎么就认定他不是小人,万一他是一个伪君子怎么办?”卢方出声问道。

“嗯,怎么说呢,这是我个人的感觉,就觉得他不会是那种小人。”方羽自不会告诉他们,自己是从一本书上看来的,随便找个了借口打发过去。

众人一贯以方羽马首是瞻,见方羽这么说,也就不再往心里多想。大家又说说笑笑一些其它的话题,再喝了一通酒,算是久别重逢后的庆贺。

八王爷也是个急性子,说干就干,急急忙忙的跑到了皇宫,原本是去见赵祯这个小皇帝的,后来一想,现在的大权都在刘太后的

便去拜见了刘太后。

这刘太后自方羽离开后,心中觉得甚是寂寞,总觉得这时光慢得难以打发,正自无聊之际,听到太监禀报说八王爷赵德芳来晋见,便让太监传他进来。

“臣拜见太后娘娘。”八王爷给刘太后见了个礼。

“嗯,德芳,这天都快晚了。你这时跑来有何急事。”刘太后端坐在凤椅上道。

“娘娘。臣是来求太后一件事的。”八王爷直起了身后,把话直奔主题。

“什么事,说吧。”刘太后有些漫不经心的道。

“娘娘。臣肯求娘娘下旨将小女许配给方羽。”八王爷也没什么顾及,把事情说了出来。

“什么?”刘太后惊讶地从凤椅上站了起来。

如果是其他地什么世家子弟,刘太后绝不会有一点儿失态的地方,可是这八王爷要招方羽为郡马,刘太后心中就难免要吃惊了,抛开刘太后对方羽的那点儿暧昧不说。方羽要家世没有家世,天波杨府地义子,终究不是方羽真正的家世,方羽的出身也不好,一个杀猪的,虽然现在有了一个功名在身,但地位仍是不高,怎能配得上八王府这样的皇亲国戚。刘太后就想不通,这八王爷怎么也看中了方羽。

“娘娘,臣的小女赵若年岁已大,一直未曾找到良配。臣看那修武郎方羽不错,有意想将小女许与他。”八王爷向刘太后解释道。

“那你直接找他就是。来哀家这做甚。”刘太后心想,这事情你找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娘娘,那个,那个臣已去过他那里了,他拒绝了这事。”八王爷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哦,”刘太后听了八王爷的话,心中是又好气又好笑,同是心里还有一丝丝高兴,想到那方羽,刘太后又觉得心里似乎有点火燎燎的感觉,长吸了一口气道;“你是要用圣旨逼他与你女儿成亲?”

“正是,不知娘娘可否答应。”八王爷点了点头道。

刘太后心里微叹了口气,心想那个人儿是这么好逼迫的么,怕就怕这一逼,他就远走高飞了,刘太后看了看八王爷,道:“德芳啊,不是哀家我说你,你是不了解方羽这个人呐,真要逼急了,他只会一走了之,这事还得慢慢来,你急不得的,依哀家来看,要么你放弃这事,要么,就让你的女儿与他那个未婚妻将来并列为正妻。”

“这个……”八王爷有点傻眼,心想这个方羽真的会这么倔,连官位也不要了跑掉?

“好了,德芳你也别急,就让哀家慢慢给你想个办法,到实在不行时再做打算吧。”刘太后看见八王爷那幅失望的样子,便出言安慰他道,这刘太后也是见过八王爷地那个女儿赵若的,想想,配上方羽还是挺般配的,这样想着,刘太后的心又有些羡慕那个赵若,要是真地能嫁了方羽,该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吧,方羽那个人性子虽然倔傲了点,对女人却是很温柔地,从他在宫中对那些宫女的态度上就可以看得出来。要是,要是……刘太后的心中有些出神的想着,总觉得心里似有一团火焰要燃起。

八王爷见刘太后想的出神,以为她是在为自己说的这件事想主意,心中不禁对刘太后很是感激,道:“娘娘无需为此事如此劳神,这事以后的时间还多得是,也不急在一时。”

刘太后被八王爷的话说的脸上微微一红,霞染玉脂般艳丽动人,只不过八王爷可不敢盯着她一直看,所以也没有发现刘太后的失态。

“嗯,那这事就先放着看看吧,德芳你回去后再想想有没有其它的好办法,毕竟强扭的瓜不甜啊。”刘太后说着,心中又想,真要把个女子硬塞给方羽,只怕方羽就算接受了也会对她冷落的很。

八王爷见无法,也只能告辞了离去,兴匆匆的来,灰溜溜的走,在半路上,八王爷心中依旧不服气,自己一个堂堂的王爷,还搞不定一个小小的武官不成。

不行,这个女婿说什么也得让他做了,八王爷也有个倔脾气,认定的事便想做到底,也不管这样对与不对,反正不能丢了这面子,不能让人说他八王爷的女儿没人要。

冷月挂着天际。

方羽从酒桌上下来时已是很晚了,他与赵萱分开了这么久,下了酒桌后,方羽便想再找她说说话儿。

方羽带着醉意,来到了赵萱的房前,推了推门,那门没有上拴,一下便开了,借着窗外的月光,方羽看到有个女子躺在**,方羽笑了笑,走了过去,将那女子抱了起来。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九十四章 八王爷想招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