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96章 剿匪(1)

第九十六章 剿匪(1)

那个小太监急匆匆的进来,一下子打破了殿内安祥的气氛,方羽看了他一眼,停下了话头,只见小太监将那奏折递交给刘太后,这刘太后只看了一眼,便皱紧了秀眉。

方羽见她沉吟不语,估摸着不是什么好事,赵祯也看出了刘太后的神色不对,只不过现在很多的朝中大事都还轮不到他赵祯做主,所以他一般也懒得去关心。

刘太后将那奏折看完,正欲丢给在一旁的郭槐,忽的又收回手,将那折子给了方羽,道:“你看看吧,说一说你的意见。”

郭槐羡慕的看了方羽一眼,给够有机会审阅奏章,这可是一个天大的荣幸,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的就是刘太后对方羽有多宠信,这份宠信,郭槐已看得出来,是远在对他郭槐的宠信之上了,郭槐羡慕也好,嫉妒也好,都只能是装在心里,脸上是不敢表现出来的,别看方羽只是一个八品芝麻大点的小武官,可人家有皇帝,有太后为他撑腰,他郭槐说什么也不会去招惹了一个这样的人做对手,再说了两人现在也没有利益上的冲突,郭槐自不会自找麻烦,多弄一些没必要的事出来。

方羽低头把手中的奏章打开来,这是一封陕西来的折子,上陈的事是境内有悍匪作乱,地方厢军几次征剿没能剿灭,反而匪势日大,故请求朝庭派兵。这事,本应该在明天的早朝上商议的,也不该有他方羽一个小小武官说上什么,刘太后这般拿给方羽看。方羽自己也明白这是刘太后对他地那种道不明说不白地宠爱。方羽不喜欢这种宠爱的感觉,但他也不反对有一个美艳的女人喜欢他,做为一个男人。有女人喜欢是一件很有面子地事,只要那女人不胡乱纠缠,一般男人对这种事不会拒绝的,这种好事方羽可以不在乎,但绝不会拒之千里。

“娘娘,依臣来看。三万匪军声势虽大,却不足为惧,臣只要三千禁军,定可将之平定。”方羽这所以自我请樱,实是因为他知道这三万人只怕绝大多数都是走投无路的农民,方羽虽杀人如麻,但对这些农民还是很同情的,如果让别人去了。只怕会屠之一空。

“嗯,这事在明日早朝上商议之后再说吧。”刘太后虽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句,心中却是极高兴的,她不知方羽心中是为了那些农民。还道方羽是为了她着想,才自动请樱去平定那匪患地。此时她看了方羽一眼,心想不枉了自己对他这么好,关键时刻,他还是知道为她挺身而出的。

方羽点了下头,知道自己若再说什么,也没什么用处,刘太后是个很有主见的女人,一般来说是没人影响的了她的决定,她若肯让自己去,别的大臣也动摇不了她的决定的,当下将那折子还了刘太后。

“方羽,你还是接着把那故事说完来吧。”刘太后慵懒地伸了下腰,那风情说不出的诱惑,女人娇俏明艳的一面表现的淋漓尽致,便是那对男女之事还是不很懂地赵祯也看得眼前一亮,更别说方羽这样一个大男人了。

方羽低下眉来,他心不禁想起后世的一种说法,这样地女人,是很容易让男人犯罪的啊,尽管她没有做什么勾引男人的动作,但她的风情却是实实在在的对男人有着巨大的诱惑,这让方羽不得不承认,她能在真宗手里当上皇后,靠的不完全是手段,还有她这美貌占了很大的因素,方羽略微整了一下思路,接着前面的开始继续把故事讲下去。

大殿内因火炭而显得暖融融的,众人都静静的听着方羽讲的故事,心情随着那故事的情节而起伏,刘太后自始至终脸上都带着微微的笑容,神情似是在认真的听着故事,只是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比之以前更加大胆的停留在方羽的身上。

方羽这一次讲的是改编后汉人异界版的《冰海沉船》,当讲到男主角为了女主角能够有机会活下去而推开木板,自己沉入冰冷的海水中时,便是以刘太后的心性之强,眼中也不禁挂上了泪花,赵祯是连连叹气,心中也是有点向往来上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方羽,如果是你遇到这种事时,你会不会这样做?”刘太后其实是更想问,如果是自己与他方羽遇到这种事时,他方羽会怎么做。

其实刘太后这话问的有点傻,无论是哪个人,只要他不是傻瓜,这当口的时候,都会慷慨激昂一番,以显示自己的伟大,反正空口吹白话,又不要一点儿本钱的,谁不会说了。

“我不会放开那块木板的。”方羽微微的笑道。

“啊。”刘太后被这个意外的答案弄得有些吃惊,心中微觉失望。

“我会陪着我喜欢的女子一直等到

到来。因为我会游泳,在海中,一般是淹不死我的。出了原因,方羽记得在冰海中,最高的存活记录是三天,方羽相信自己不会比那人差的太远。

方羽这话说的,让人半喘气儿,刘太后不禁对他翻了个娇俏的白眼,可惜方羽并没有注意到,他这会儿的心中想到是那很久都没有想了的薛婉婷。

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婉婷姐姐那时对自己说。

她是一个肯为了他方羽而舍去自己生命的女人啊,方羽心中默默的想着,心中又微微的有点痛。

刘太后起了身,她看到了方羽眼中的那抹痛楚,以她一个女人的直觉,刘太后知道方羽那是在为一个女人伤痛,虽然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但刘太后相信方羽是一定深爱着那个女人的,这让刘太后的心中也有些不舒服,所以她站了起来,不再象往常一样看着方羽离开。

殿外的风很冷。天却很蓝。方羽走在出宫地路上,看着这纯净地天空,方羽的心又渐渐开朗起来。

方羽没有想到。那些上朝的大臣那么能够扯皮,剿匪一事竟然议论半天也没个结果,最后还是刘太后金口银牙地下了决定,由郭槐为监察使,方羽为招讨使,前往陕西剿匪。不过却没有派出禁军,而是让方羽去整合陕西境内的厢军。

方羽对于这个结果,心中也只能是叹息一声,地方上的厢军,战力极为低下,要把他们整合成一支有战斗力的军队,那可需要时间,方羽不明白那些个大臣为什么要这样扯皮。但他心中还是明白刘太后的难处,表面上权力是在刘太后的手中,但大宋地政治制度决定了刘太后也不能为所欲为,她只是为赵祯代掌朝政。不是真正的皇帝,其实就算是赵祯掌权了。也有一些祖宗留下来的法度限制着他不能完全独断专行,最起码的一点,就是赵祯也不能随意的砍了某个文官的脑袋,有一些事情,还得听这些文官的言论。

方羽是个级别很低的小武官,是远远没有资格入朝堂之上地,所以他并不知道那些个大臣为什么扯皮,说白了是为各自的小集团谋利益,都想让自己小集团中的人去剿匪,在他们看来,剿灭一群这样的匪盗还不是轻而易举地事,但功劳却是很大的,武将立军功不见得会有多大地奖赏,但他们这些个文官立军功的话,那待遇可就高了,所以很多人都不想错过这个立功的机会,让他们去与辽国人作战,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行,要让他们去剿匪,便是平日里的鼠胆之辈也敢上前请樱,所谓外战外行,内战内行,是大宋时期一个很大的特点。

不过刘太后与皇帝赵祯都是有私心的,在他们心里来说,还是希望让方羽去立这个功劳的,只是在朝堂上扯皮的太凶,刘太后不得不后退一步,不出动禁军,而是用地方上的厢军,这一下,朝堂上立马没了扯皮的声音,开玩笑,那厢军是什么战斗力,大家都心知肚明,说难听点,就是一群在慈善堂养着的废物,说好听一点,就是拿着锄头与刀的农夫,用这样的人去剿匪,这些个文官可不敢去冒这样的险,最后这事情就这样的落在了郭槐与方羽的头上,当然,刘太后用郭槐去做监军,也是为了能够镇住那些个地方上的官员,因为方羽的官位太低,怕那些个地方官员不听使唤。

刘太后没有再给方羽委派什么手下,一切下级将领都有由方羽自行委任,这个权力可就比较大了,方羽也可以从中看出刘太后还是为他很费苦心的。一干手下,方羽自然无须再去其他地方挑选,不过这一次杨宗保也参加了进来,另外,方羽借调了开封府的雷惊,张龙,赵虎,王朝,马汉等二十几名被方羽训练过的捕快,方羽打算把他们当做特种兵使用,这些人武艺均已不错,一年半的训练让他们已俱备特种兵的初步素质,只要再稍加训练一下特种兵的作战技巧,方羽相信到时候可作为一支奇兵使用。

一些准备工作还是要做的,所以方羽没有立既前往陕西,而是拉着郭槐到了工部,要求工部提供一些武器,工部尚书可以不理他方羽这样一个小小的武官,却不敢得罪了郭槐这位皇宫内的大总管,这一次方羽主要是为了火器来的,不过主羽参观了储备火器的仓库后,却是大失所望,这些个火器的威力还不如弓箭来的实用,再去看了工部下属的作坊之后,方羽算明白了一件事,想要火绳枪,难,想要造火炮,可以,只是笨重的难以移动,造出来守卫汴梁城可以,想拉上战场到处跑,有点儿异想天开。

方羽也没法可想,工业上的进步不是一个月二个月就能

的,方羽唯一的办法就是改进了火药的配方,提高了力,然后让工部的人赶制了五百陶制炸弹,这是方羽给那二十几名开封府捕快组成的特种兵的,估计着是应该有点用处。之所以没有多造,是因为这时的工业实在不发达,以至於便是这种简单的土炸弹也造价昂贵,就算每一个炸弹都能消灭一个敌人。这些工部的人也认为非常地不合算。若非看在郭槐地面子上,便是这五百枚炸弹也不会为方羽制作。

方羽受了工部的一肚子气,却也无法。总不能把那些个家伙都暴打一顿吧,大宋虽然在武器上花了不少的钱,可这钱一半儿落入了那些官员私人地口袋中,剩下的大部分又用在了普通的冷兵器的制作上,象神臂弩之类较为先进的武器却是做的极少,这些人口口声声地喊着这些东西的造价太贵了。所以能造成出这点儿已经是不错的了,其结果就是凭着郭槐的面子,方羽也仅仅只要到两架神臂弩,这东西的威力挺厉害的,方羽试了一次后,心中也不由的暗想,倘若这些官员所贪的钱都用来做这玩意儿地话,其实是足可以布满汴梁城头的。若真是这样,那后来的金兵还打个屁的汴梁啊,方羽恶狠狠地叹息了一下,数十万支可达千步之遥的标枪扎下去。就算他金兵全是武艺高强地家伙,也会死的只剩下渣了。

且不说方羽心中如何的感叹。过了年后,徐庆,萧远,卢方他们都陆续的回来了,萧远还带回一个小媳妇儿,倒让赵萱她们又多了一个伴儿。方羽将要去陕西剿匪的事与大家说了一下,这些人中,好战的主儿占多数,一听之下自是大喜,便是欧阳春这回也打算一同前往,方羽当然是答应下来,家中有一个金雪天在,加上韩彰的妻子高妞妞,这安全上应该是不成问题的,方羽进宫与刘太后,赵祯他们商议了一个日子后准备出发,说是商议日期,其实主要还是与他们告辞的,赵祯倒是想给方羽一个什么如朕亲临之类的信物,好让方羽到了陕西能够调得动那些地方上的官员,不过方羽没有要,有了郭槐一同前往,方羽觉得没必要自己多那些事,刘太后没说什么,只是在方羽离开后,静静的立在大殿的门外好一会儿,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要在那寒风头里站立那么久,更没有明白她立在那儿想些什么。

就在方羽他们要离开汴梁的前夕,带着汗血宝马离开后一直没有音信的狄青终于回来了,并且带来一个消息,党项人在暗中为陕西的叛匪提供了一支骑兵,说来,这一次狄青带着汗血马为躲辽国人的盘查,没有直往大宋方向走,而是取道西北,从党项人的地盘上通过,却在无意中碰上党项人与叛军的人走在一起,狄青冒着危险打听了一下情况,才知这一次的陕西叛乱有党项人参与其中,那些人虽然发现了狄青,不过狄青的马好,武艺又高强,让他杀开一条血路跑了回来。

对于这个消息,让方羽意识到这一次的剿匪行动只怕会变得很艰难,方羽对于大宋的这段历史有一点儿模糊的印象,好象是没有大规模的叛乱的,如今陕西一场这么大的叛乱,不用说,定是自己这只蝴蝶的翅膀效应,开始改变了大宋的历史。

现在党项人参与了这场叛乱,只怕那个很不安份的辽国皇帝耶律隆绪也会在暗中做上手脚,方羽有些头大的轻敲了几下自己的眉头,如果真是这样,就凭陕西境内的那点儿厢军,只怕很难剿的平这次的叛乱,毕竟自己不是那很会打仗的名将,能够指挥着一群小绵羊把一群狼打败,自己手头上唯一的资本就是徐庆,展昭他们这几十个人,可是猛虎终究斗不过狼多啊,方羽心中暗暗的感叹着,如果自己手头上有三千训练有素的禁军就好了,当然,方羽知道这也就是想想而已,这个时候跑去对刘太后说,叛匪与党项人有勾结,我需要一支三千人的禁军队伍才行,不说刘太后会怎么想,单朝中那班好扯皮的官员们就会把自己骂的一钱不值,这件事情自己只能另想办法。

众人看到方羽的眉头,也知这事儿难办了,好一会儿,方羽抬起头道:“大家早点休息吧,明天一早出发。”

众人应了一声散去,方羽也随着众人走出了屋外。

夜晚的夜风还是很冷,一个女子静静的立在廊前等着方羽,明天,方羽又要离开这里了,这一去,又不知将会让自己等待多久。

赵萱转过了脸来,在月光下,带着一点点泪痕,看着走近的方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