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97章 剿匪(2)

第九十七章 剿匪(2)

雁顶峰位于秦岭之中,是一个不怎么出名的地方,这里人迹罕见,野兽出没频繁,一般人是不会跑到这种地方上来的,而且这里山叠着山,没有当地的人做向导,外人是很容易在这种地方上迷路的,一般来说,这里的当地人也不会为外人带路的,对于闯进了这里的外地人,大部分的情况下,当地人是把他诱入某个陷阱之中,被木刺扎死了,活该他倒霉,若是还有一口气在,便抓了领赏去,大护法王他老人家说了,死了的外地人,可换盐巴二两,活着的外地人可换盐巴三两,为了这金贵的盐巴,当地人对于闯进这里的外地人,那是很感兴趣的,只要是陌生人来了这里,便会有不少双眼睛在丛林密处盯着不放。

这里的当地人都是弥勒救世佛的忠实信徒,他们为设在这里的弥勒教总坛提供了一道坚固无比的防线,他们成了这雁顶峰周围几十里范围内无所不在的暗哨,没有人可以无声无息的进的了雁顶峰上,除非那人是一只鸟儿飞过去才行。

山里人其实是很淳朴的,贫困的生活让他们对于幻想中的救世主很感兴趣,他们希望有一个救世主能够让他们不再贫困,当弥勒教给与了他们小恩小惠之后,当弥勒教每天都在他们耳边说着那子须乌有的救世主将要在世界的末日来救赎他们这些可怜的世人之后,这些淳朴的山里人便都成了弥勒教的忠实信徒,有几个不信地异数。他也会很快地出现意外。这种意外有着足够多的花样,让这些不信教的人每一个都死地不尽相同。

此时的雁顶峰上,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者正意气风发的站在空旷的平台上。看着那渐渐升起的朝阳,尽管这刚立春地天气还很冷,但这老者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冷意,他只感觉到那升起的朝阳与他的心中一样,充满了燃烧的火焰。

“主公,这是刚送来的加急快报。”一名青年单膝跪在了老者的身后。双手高举着一个小绣筒,这小绣筒的口子上用火漆封着。

这名老者叫燕刺龙,正是弥勒教地大护法王,不过他不喜欢别人叫他大护法王,他希望别人能叫他燕教主,只不过这个希望不容易实现,弥勒教中他的权力虽大,却还没有达到完全的一手遮天。所以他总是离那个教主之位差得一步,这让他的心中很是遗憾,这些年来,他不断地排除着异己。到如今,却仍是有几个老顽固挡着他的道路。这几个老顽固地年纪并不老,有的年纪甚至比他燕刺龙小了二十岁,这几个人在教中虽然没有了什么权力,却在教徒中拥有很高的威望,让他燕刺龙不好下手。燕刺龙的心腹都是知道他的心事的,所以这些人都不会叫他大护法王,只叫他主公。

“嗯,你先下去吧。”燕刺龙接过了那手中的小竹筒,打发那人先行离开。

那人应了一声下去后,燕刺龙才揭开了那个小竹筒的封漆,将那里面的一卷小纸拿了出来,他们弥勒教中这种急信采用的是信鸽传递,在这个时代,这不但是最快的方式,也是极少有人知道的技术,便是大宋的朝庭,采用的仍是六百里快马的传统方式。

“老赵家的人可真瞧得起人啊,就派这几十个人过来就行了么,既然这样,那好吧,就让我先取渭南,再下潼关吧。”燕刺龙看完手中的信,冰冷的笑了一下。

这信并没有太多的内容,只讲了朝庭派了郭槐,方羽等几十个人前来陕西,此外再无其他兵马,燕刺龙看完这封信后,心中大定,再望向那已升的很高的朝阳,越发的觉得自己的心中豪气飞扬,燕刺龙相信,在自己多年的苦心经营下,他一定可以领导着弥勒教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来,那时,他相信,他不但是弥勒教主,更可能是拥有天下的皇帝。

方羽知道这大宋的天下有一个人想要当皇帝,不过方羽不知道还有一个燕刺龙也妄想着当皇帝,方羽所知道的,便是未来的西夏皇帝李元昊。对于李元昊这个人,方羽不存在喜欢不喜欢的,他只希望自己能够阻止西夏这个国家的出现,方羽的理由没有那么多的大道理,他只想能在他力所能及的地方,尽量少死一点人,不是说他这个杀人如麻的方羽变得心善了,而是方羽不喜欢别人欺负他的家人,扩大了来说,方羽不喜欢看到与自己同一种族的人被别的种族的人当杀猪一样杀了,有时候来说,在异族的铁蹄下,汉人的命运还不如一头猪那样死得痛快,西夏的立国,对大宋的汉人而言,绝对是一场巨大的灾难,方羽却没有想到,西夏的立国,对党项的平民百姓而言,也同样是一场巨大的灾难,得到好处的,只有李元昊他们那少数的党项贵

后的几十年,不只是大宋的汉人死了很多,党项的平样没有了平静幸福的生活,不得不拿起刀枪为那些党项的贵族老爷们卖命。

一将功成万骨枯,一个皇帝的成功更是几十万,几百万的枯骨堆成。方羽不希望要用几十万,几百万的汉人枯骨去堆成李元昊的皇帝宝座,所以当听到党项有人支持陕西的这场叛乱时,方羽便下了决心,一定要在将来的党项人叛乱之前,将最大的祸害李元昊斩杀。

方羽一行几十人分成了两批赶路,因为郭槐骑不得马,他坐的是轿子,是以由雷惊等一干捕快护着他前往陕西,而方羽他们十来人则快马赶路,只几天的功夫,方羽他们便进入了陕西境内,这个时候的陕西境内正乱做一团,方羽并不知道他将要收拾一个怎样的烂摊子。

过潼关时,方羽见这里的防卫极为松懈。便找到这里地守将说了几句。奈何那守将地的官位远高于方羽,虽方羽有圣旨在手,那守将却对方羽的话理都没理。气得脾气大地徐庆便想一锤子把他砸死。方羽最终没有让徐庆这么做,叹了一口气,带着众人往前继续赶路。

叛军的发展势头极为迅猛,一路上势如破竹,攻下了扶风,咸阳等地。人马壮大到七万余人,兵锋直指临潼关,若是拿下临潼,则渭南唾手可得,一路上收不到情报的方羽并不知情况已发展到这种地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的大宋本是太平时期,百姓的日子还是过得去的。哪来地那么多百姓跟着造反了。

方羽不知道,因为他们在辽国的一番作为,让耶律隆绪看到了大宋国的强大,为了削弱大宋。耶律隆绪也暗中支持了燕刺龙的反叛,提供了武器和马匹给燕刺龙。而燕刺龙之所以能这么快聚拢这么多造反的人,采用的手段很简单,每到一地,哪一家不参加他们的队伍的,便要以那家人是妖孽地名义,杀了那一家的满门,在这种情况下被迫着造反的人就迅速的多了起来,这些人一旦拿起了刀,便再无退路可言了,要想抽身,不说叛军会不会放过他们,便是历来地朝庭惯例也不会放过他们了,而随着不断的战斗,在血腥地战场上,这些本该是绵羊的农夫,也渐渐变成了嗜血的恶狼。

方羽他们十几人一到临潼,便面临着一场艰巨的临潼保卫战,叛军与方羽他们几乎就是前后脚的功夫到达了临潼关下,这里的守将叫李渡,谈不上有才能,也说不上是废物,当得知叛军将攻打临潼时,倒是做了一点准备工作,奈何时间太仓促,仅仅只是在城头上摆了一些滚木擂石,将士兵布满了城头上而已。

方羽在临潼的城门关上之前的一会儿进入了城内,方羽也没多费事,直接找到这里的守将李渡,询问最新的情况,这李渡倒不是个很傻的人,他知道叛军的来势极其凶猛,自己是只怕守不住临潼了,当他看到方羽拿出的圣旨时,心中大喜,有了这样一个送上门来的替死鬼,他李渡不能不喜,所以他官职虽然比方羽大很多,却是非常爽快的将军队的指挥权交给了方羽,并立马修书一封,向朝庭报告这里的情况,先为自己脱罪做了准备,同时李渡也在暗中做好了逃跑的准备,金银珠宝打好了包,只要形势有个不妙,他立马会带了自己的亲兵跑的远远的,至于方羽要怎么样保卫这临潼,这已不关他李渡的事,反正他的官职远高于方羽,他要怎么样,方羽也管不着他。

当方羽得知叛军已达十万之数时(这是李渡心里面猜测的数目,也没去验证一下,便说给了方羽听),方羽心里面倒吸了口冷气,这一个数目意味着什么,方羽心里清楚的很,这可能是一场与后来的方腊是同等级的叛乱,对大宋的国力将会致与重创,等到方羽听到李渡说这临潼的守军只有七千人时,方羽心里只剩下苦笑了。

这临潼的守备厢军是一万编制,李渡与自己的手下吃了三千人的空晌,这个时候,李渡是拿不出那三千人的,所以他如实的向主羽报了七千之数,至于那没了的三千人,李渡的借口是派出去救援咸阳了,反正这兵荒马乱的,方羽一时也无法查实。

方羽确实无法知道他李渡说的真假,接管了这里的守军指挥权后,方羽立马开始让展昭,狄青,徐庆等人各自分组去接管军队,趁着叛军还没有攻城,方羽巡视了一下这七千人马,这七千的人数倒是足的,可老弱病残占了快一半,看着一支这样的队伍,方羽心里也明白的很,这城,只怕是很难守住了。

当叛军如蝗虫般黑压压的涌了上来时,有不少的守城士兵两腿都打起抖来,看到这种情况,别说是方羽,

庆这种憨人也明白了自己的手下是一群怎样的废物,这守住这临潼,实是一件很困难的事,面临着这种窘境,方羽也没有太多的办法,只能是先鼓舞一下士气再说,方羽扫了一眼城下的叛军。离攻城还有一点时间。当下方羽站了出来。

“你们还是不是男人?”站在城垛之上,怒声问道。

没有人回答,连原本嗡嗡地吵闹声也停了下来。望着方羽地眼神是一片木然。

“是男人的就回答我。”方羽大声喝道。

“是。”终于有人有气无力的回答了方羽,有些老兵痞子虽然很痞,但要说他不是男人,这心里还是很不服气地,看向方羽的眼神多少有点恼怒。

“就这样的声音象个男人吗,大声的回答我。你们是不是男人。”方羽蔑视的大声吼道。

“是,俺们怎么就不是男人了。”这一次回答的人多了,声音也大了一些。

“你们既然知道自己是男人,那就挺起自己地胸膛来,想一想你们身后的娘亲,妻子,女儿,姐妹。想一想城破之后,她们将会面临着怎样的命运,我告诉你们,这城不是为我方某守的。是为你们自己的家人守的,如果你们守不住。那么城破之后,你们家里的女人就会被这些无恶不作的乱匪**杀害,你们地财产就会被他们抢光烧光,你们将会带着无数的屈辱,死也不得瞑目,如果你们还是男人,还不想受这份屈辱的话,那就拿起你们的兵刃,与城下地乱匪决一死战。”方羽怒吼的声音,不只是城上地临潼守军听到了,便是那黑压压的扑过来的叛军也有很多的人听到了,众人尽皆抬头看着那个临风矗立在城垛之上的身影。

大宋厢军的士兵一般都是拖家带口住在一起的,他们的家就在这里,方羽的这一番话,正说到他们的痛处,城破之后,谁都可以想象的到,自己的家人会受到什么样的伤害,众人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终于有一个人高声吼道:“他娘的,老子横竖是一个死,跟他们这些狗贼拼了。”

这人的一声大吼,将沉默的人群点燃,有血性的男人还是很多的,谁也不愿看到自己妻女姐妹被人奸污了,怒吼声一个接一个,终于响成了一片。

“老子也是个爷们,就算死,也不能让这些狗娘养的得逞了。”

“他娘的,某跟他们拼了,他们不让某好活,某也要让他们不得好死。”

“没什么好说的,咱这一百来斤,好歹也是个爷们,今天就拼出去了,杀一个够本,杀两个有赚,死了就死了,说什么也不能让这些个狗贼祸害了家里的人。”……

有人带了头,自然就有人跟风,当越来越多的人情绪被点燃时,剩下的也被这种气氛所染,情绪也变得激昂起来。方羽看到这些人终于有了一点儿战斗的意志,知道自己该是再点一把火,为这些人竖立起一份胜利的信心,这样在短兵相接的时候,这些人才会更加的勇敢,方羽跳下城垛,对徐庆道:“把神臂弩抬上来。”

两架神臂弩抬上了城头,方羽与萧远一人控制着一架,方羽抬头扫视着城下,只见一面大旗之下,一人骑着马立在那儿望着城头,距离城头不到八百步,虽然远在弓箭的射程之外,却在这神臂弩的射程之内。

攻城的叛军马匹不多,这人立在帅旗之下,又骑着马,自是叛军中的重要人物,方羽与萧远交换了一下眼神,都将神臂弩对准了那个人,此时的风不大,视线也极好,无论是方羽还是萧远,对这一弩都有着很大的信心。

那人并不知死神已然临近,还在吼着让手下赶紧攻城,他的手下,也多是临时抓来的壮丁,没有受过训练,不懂得旗语,所以这人只能用吼叫的办法让这些人明白下达的命令,排在最前的,是老弱病残的用作炮灰的人,后面是较为精壮的叛军精锐压阵,等这些炮灰消耗掉守城官兵的箭支,滚木后,才是这些精锐上场的时候。

对于这一次的攻城,那人也是很有信心的,城内的情况他知道的清清楚楚,说是有七千之数的守军,但真正能有一点儿战斗力的只有一半,那人相信,就凭自己手头现有的四万大军,绝对可以拿来下临潼。

是的,如果是那个守将李渡的话,那人说不定一鼓作气就可拿下了临潼,可惜他碰上了方羽,方羽虽不是名将,但对付他却是不成问题的,至少,搞暗杀方羽还是很在行的。

铮,铮,两声弦响,两只弩箭带着撕裂空气的锐响,向那个叛军的头领扑了过去。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九十七章 剿匪(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