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98章 临潼小战

第九十八章 临潼小战

这一次领兵攻打临潼的是弥勒教大护法王燕刺龙的心腹爱将,燕刺龙把大部分的家当压在了他的身上,此人不但武艺高强,在燕刺龙看来,这个人也是一名领兵作战的好将领,因为此人在燕刺龙的培养下,从小熟读兵书,论起兵法来,在弥勒教中无人是他的对手,此番起事,一路来可谓是势如破竹,让这个人很有些自大了,只道朝庭的军队都是一群不堪一击的废物,此次攻打临潼,在他看来只怕无须半日时间,他亲临两军交锋的前面就是为了好指挥着手下一鼓作气拿来下临潼。

为将者身先示卒是没错的,不过他碰上了方羽这个王牌的狙击手,虽然手中的不是后世的狙击枪,但这神臂弩的威力实在是不比那狙击枪差得多少,千步之遥的射距,让这神臂弩成为狙击用的好工具,方羽比萧远射出的弩箭稍后,当萧远的的弩箭挟着凄厉的啸声来到那人的面前时,那人虽然脸上微微变色,却并不慌张,这人武艺高强,实是弥勒教中的佼者,当下错身仰倒,险险的让过了萧远的这一弩箭,只可惜这弩箭来的太快,他没有看到贴在这一支弩箭之后的另一支弩箭,作为曾经的王牌狙击手,方羽早计算出了他将要做出的动作,方羽的这一弩箭,将他连人带马串在了一起。

城头上的守军在那一瞬间几乎停住了呼吸,而城下的叛军也看到了城上射出的弩箭,当他们回过头去看时。只看到了那而帅旗倒下。那是萧远地弩箭将那名掌旗兵给射杀了,就在这些叛军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时,城头上爆发出巨大地欢呼声。这种欢呼声让叛军中再傻的人也知道自己这一方有些情况不妙,没有了那个首领的大声吆喝,这些个叛军中地小头目也不知自己是进攻还是该后退,就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临潼关的大城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徐庆。展昭,白玉堂,卢方,韩彰,蒋平,欧阳春,狄青,杨宗保。各率一百名挑出来的精壮从城门口杀出。

城头上的守军看到自己人杀了出去,都高声呐喊助威,这城下的叛军一见对方气势汹汹地杀了出来,立马有些胆小的掉头就跑。毕竟这些人中,有很多都是强征而来的。实无多少为弥勒教卖命的心思,有什么情况,先保了自己的命再说,真说起来,这大宋的厢军与这些个叛军都属于乌合之众,不过叛军的人员稍强一点儿,因为他们一路上杀来,多少是见了血杀了人的,在打顺风仗地时候,那绝对是凶残的象一群狼一样,只不过遇上战事不顺的时候,叛军才会显露出他们仍然是群乌合之众的本质,当这两帮乌合之众碰到了一起时,比地就是谁的勇气能多那么一点点,只要多那么一点点就够了,因为当一方出现了逃跑地人时,这一方的人几乎就会都跟着跑掉,乌合之众最大的特点不是他们有没有战斗力,而是在作战不顺利时,溃散如一盘散沙一般迅速。

九百人在各自的将领带着下,如九把尖刀插入了叛军之中,城头上,方羽与萧远两人操纵着神臂弩,专挑叛军中骑着马的人射,每射杀一人,城头上的士兵们都会大声的欢呼,这种不断的欢呼声,沉重的打击了叛军的士气,使得这些叛军士兵越发的没有了斗志,逃跑的人如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多,那些骑马的叛军将领见城头上专挑骑马的射杀,一个个都弃了马,混在普通兵士之中,让失去了目标的方羽和萧远只得停了下来。

这些叛军中原本有一个副首领,只是看见城头上有人专挑将领射杀,哪敢站出来指挥队伍,只一个劲的当先往后猛跑,是人都是知道要惜命的,他这一跑不要紧,这叛军群龙无首之下更是乱了套,逃跑的人越发的多了,徐庆等人杀的性起,九支小队伍分散开来,如风卷残云般赶着那些叛军的屁股后面猛杀,让站在城头上的那些守军一时间心中热血激昂,也想下去砍杀一通,一个个都看着方羽,等着他下这个命令,方羽没有理会这些人的目光,他心里清楚的很,这一次是杀了对方的头领,才会弄得对方阵角大乱,只要对方有一个人站出来稍微稳定一下阵角,就可以反攻过来,毕竟对方的人多了六,七倍,又都是见了血有一定的战斗力的人,这城头上的这些与农夫差不多的所谓士兵,下去了不但可能扩大不了战果,反而是徒增伤亡,自己现在要的不是他们去杀敌人,而是要有时间训练一下他们。

那名叛军副首领在跑出了神臂弩的射程之外后,便想要开始把手下的军队再一次组织起来进行反击,正在大声呼喊着让众手下各自把手下的士兵收拢好时,一匹黑马冲了过来,马上的那个人大声道:“喂,你这个兔子生的,怎么不跑了,先吃俺一锤再说。”

来者正是徐庆,这位一杀起人来,便特别的兴奋,领着一百手下士兵往前猛打猛冲,速度竟然比人家逃跑

来的快,这一路来都没遇到一个象样的对手,心中颇瘾,此时见了一个象是对方头领的人物,心中自是大喜,喊了一嗓子,一锤朝那人猛的砸了下去,那位叛军副首领当时跑路时是下了马的,此刻他的亲卫还没有把他的马带过来,见这徐庆杀到,只得举了手中的兵刃徒步迎战。

铛,在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中,居高临下的徐庆一锤子砸得那人一口血喷了出来,那人倒退了几步,双手软麻麻的似是失去了知觉,那人心中大惊,转身便想再一次的跑路,徐庆哪能让这人跑了,催马上前一锤砸出,那人无可奈何的举起兵刃招架。这一锤虽然让那人再一次的架住。却是伤上加伤,身子被徐庆大锤上地力量硬生生震飞,委顿于地。徐庆身后地士兵一拥上,把那人绑了起来。

徐庆哈哈一笑,带着手下继续冲杀,方羽见叛军终于溃不成军,这才放下心来,料想对方再无能力将叛军组织起来了。让萧远,安三,黑子,虎牙,还有一个朱雀武各点五百士兵杀出城去,众人一路掩杀了十余里路才收兵,杀了叛军六千余人,俘虏了近四千人。其余的三万叛军逃的不知去向。

这一场大胜,让临潼地守军士气大振,更让那临潼的守将李渡心中后悔不已,在他看来。叛军是如此的不堪一击,他哪里知道。此一战过后,方羽心中都在大呼侥幸,若非一下射杀了叛军的大头领,使之对方乱了阵角,才得了这一场便宜的胜仗,否则,莫说是胜仗,就是能保得不丢了临潼就要谢天谢地了,李渡是越想越后悔,自己当初就不该把军队的指挥权交给方羽了,否则这个天大地功劳便是自己的,不过后面肯定还有仗要打,自己该趁此大好时机立下功劳才是,要立功,自然需要手下有兵才行,思及此点,这李渡便仗着自己的官位比方羽高,带着自己的亲兵找到方羽,要求收回指挥临潼守军的兵符。

这个时候,方羽正与一众手下商议如何处置这些俘虏的问题,那李渡领着手下气势汹汹的推门闯了进来,对着方羽毫不客气的道:“方大人,如今叛军已退,方大人地事已了,方大人你也该把这兵符交回给本将军了吧,本将军守卫这临潼关,职责在身,以后的事就无须再麻烦方大人了。”

“是么?”方羽的眼中闪过一抹冷光,他知道这位李渡这是想来抢功劳了,仗着官位远比自己高,想要以权压人,对于这种人,方羽又怎会怕了,当下平静的道:“李大人当真愿意来守这临潼关?”

“那是自然,这是本将军地职责所在,自有本将军负责。”李渡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不屑地看着方羽道。

“那好,你明天再过来吧。”方羽冷淡的打发李渡道。

“为什么不现在就把兵符交出来了?”李渡大声质问道。

方羽没有理他,徐庆见李渡这人对方羽说话如此不客气,心中大怒,大声喝道:“你鬼叫什么,滚一边去,俺大哥说了明天给就明天给,你再乱叫唤,信不信俺一锤子把你砸了。”

徐庆这一喝,震得李渡双耳生痛,见徐庆混身杀气迫人,让李渡觉得后背一阵发凉,不知怎的,这李渡脑海中便泛起了诸多恶魔的形象,心中有些害怕,当下站了起来,色厉内茬的道:“你,你是什么人,竟敢对本将军如此无礼。”

一直以来,欧阳春最恨贪官污吏,也恨这种有危险就跑,有功劳就抢的武将,当下轻哼了一声,道:“我们是皇上跟前直属的侍卫武官,还轮不到你在我们这里指手画脚的。”

厢军与禁宫侍卫是两个互不相属的军事单位,说来是谁也管不到谁头上,但这李渡的官位毕竟比方羽高得多,岂能在一个小小的侍卫武官面前服了软,听得欧阳春这一声轻叱,这李渡的脸上顿时气得发紫,伸手指着方羽道:“好,很好,看来本将军的话你们是不会放在眼中,那就让本将军来告诉你们什么叫做指手画脚,来人,给本将军把这些人看押起来。”

李渡手下有一百余亲卫,听得李渡的一声喝令,忽啦一下冲了进来,伸手便要将方羽这一众人儿擒拿下来,他们这些人一直跟随着李渡身边,没有上城头看过方羽他们是怎么样战斗的,并不知方羽他们的厉害,方羽坐着纹丝未动,这徐庆,萧远二人好战成性,见李渡的手下要动手,两人几乎是同时露出一个有点狰狞的笑容,双双身影一闪,扑了出来,如同虎入羊群,惨叫声一声连着一声,白玉堂,卢方,韩彰,蒋平自也不甘落后,随后扑了出去,等到安三,黑子,虎牙他们想要动手,那李渡手下的一百多亲卫全都躺在了地上,哀声一片,让出手晚了的人只好悻悻的回到方羽身边。

李渡见自己地手下竟是如此地不堪一击,心中是又气又怕,看着方羽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场面话。方羽转

。看着李渡道:“现在,你是不是还坚持今天就要了

“你,你。好你一个姓方的,等着瞧。”李渡放下了一句狠话,转身匆匆离去。

李渡他哪敢在这多做停留,他可不是威武不屈,富贵不**的大丈夫,惜命保身是他这种人地最大人生准则。心知今日这亏是吃定了的,只有来日再找机会报复的了。

对于李渡的狠话,方羽心中只是冷笑了一下,方羽不怕他报复,心中也明白这种人无非就是写个奏折上告或者在以后的战事紧张时阴自己一下,对于前一种,方羽根本就不担心,而后一种。方羽脸上不觉微微笑了一下,心想你**的,难道我就不会先来点阴地,众人这时都看着方羽。见他脸上有一丝笑容,白玉堂好奇的问道:“大哥。有什么高兴的事。”

“嗯,高兴的事没有,不过我倒想到该怎么处置这四千俘虏了,展昭,狄青,你二人去处理那些俘虏,让他们把藏在他们中间的弥勒教徒指认出来,然后让这些俘虏每个人都要砍那些弥勒教徒一刀,有不砍的,当弥勒教徒处置,这样一来,这些人想要再做叛军的可能性就不大了,最后你二人从这些人中挑出一千最精壮的出来备用,徐庆,萧远,玉堂,宗保,卢方,韩彰你六人,每人在临潼军中挑出五百精壮备用,等那一千俘虏挑出来后,把这四千人编为八个队,好好训练一番,他们以后就是我们地手下了。至于剩下的俘虏,也打乱编入临潼军中,再把这支临潼军还给李渡吧。”方羽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

展昭众人觉得这样挺不错的,纷纷点头称是,至于让俘虏残杀弥勒教徒,众人都是刀头舔血地人,自不会把这当一回事,而且大家也都觉得把剩下的三千俘虏编入临潼军中也是个很好地办法,足够那李渡去头痛一番的了。反正接手时是七千人,还给他李渡还是七千人,至于李渡要为这事去上告,那也得他有命在叛军的手下活了命再说,方羽的打算便是有了这四千人手后,稍微训练一下,便离开这临潼关,再去其它地方收拢厢军中的精壮。

展昭众人领了命令,各自下去忙自己的那一份事,李渡手下的那一百多受伤的亲卫被安三,黑子,虎牙带了人拖了下去。

却说那李渡又气又怕有回了自己的家中,在大厅中来回走动着,想着对付方羽的办法,这写奏折上告是一个方法,能不能见效不说,时间也太久了一点,眼下……李渡眼中忽的一亮,让他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雁顶峰上,燕刺龙脸色铁青的看着手中的那份飞鸽传书,扫了一眼站在他面前的几个人,大声的咆哮道:“废物,废物,你们都是一班废物,四万人竟然被人家七千人打得大败,真是没用的废物,死了也好,否则我非亲手活剐了他不可。”

那几个人低着头,被燕刺龙的愤怒吓得微微有些发抖,一贯以来,燕刺龙治理手下的手段都是非常严厉的,稍有不慎,便会受到处罚,若是所犯错误较大,那受到的处罚可就是生不如死了,活剐还是轻的,这弥勒教中有许多非常独特的处罚人的手段,往往让人一听之下就不寒而栗,比如让饥饿的蛇鼠一点一点的咬死,比如将人埋在土中,只露出一个头来,从头顶灌入水银,受刑者惨嘶挣扎,最后将那层人皮挣脱了,血淋淋的在地上惨嚎着,看者无不吓得晚上连觉也睡不着,种种的处罚不一面足,俱是让人心胆俱寒的手段。

“你们说,这后面该怎么办?”燕刺龙发完了一通怒火后,见手下一个个吓得发抖,心中微微觉得满意,他需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燕刺龙一直认为,做为上位者,就是要有威严,要让手下对自己敬怕,这个时候,见到手下的这种神情,燕刺龙的心中又觉得好过多了,当下微微缓了下语气问道。

那几个人略微沉默了一下,一个中年人道:“主公,属下认为,当务之急是需再派人手,集中力量拿下临潼关,这样,向前,可轻易拿下渭南,向后,可据临潼关而守,背靠党项人,朝庭也拿我等无法。”

“嗯,我看,这事就让你去吧,记住了,你不但要拿下临潼关与渭南,最好也给我拿下潼关,有了潼关在手,我们才可高枕无忧了。”燕刺龙沉吟了一下道,眼中寒光闪闪的看着那中年人。

“是,属下一定谨遵主公的命令,誓死拿下潼关。”那中年人被燕刺龙看得心中一凛,忙向燕刺龙发下誓言。

“嗯,那你走吧。”燕刺龙点了一下头,回首望着远处那低矮的群峰。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总有一天,我会将这个世界踩在自己脚下的,燕刺龙豪气干云的想着。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九十八章 临潼小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