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99章 打泾阳

第九十九章 打泾阳

初春的风还带着丝丝的寒气,春雨如丝扑在人的脸上有些冻人。

“一,二,一,快,跟上前去,不要落后了。”

“快点,别跟个娘们似的,磨磨蹭蹭的做什么。”

“听着了,跑前三名的俺有奖给他了,今日的两顿饭都给这三人猪肉管饱。”

“你们还不快点,别给老子丢脸,否则老子罚你们每人二百个俯卧撑,累死你去。”

“一,二,一,注意点队形,别跑散了。”……

方羽立在一个高台上,展昭众人带着手下分别从这高台下跑过,这是方羽为这新编的四千人制定的训练,总的来说很简单,第一是十里的长跑,第二是使刀的将三招刀法每天练五百遍,使枪的将三招枪刺也是练上五百遍,使弓的除了要练三招刀法一百遍之外,还要练习箭术三百次,这些东西说来简单,但一天下来,这些个士兵绝大多数都会累的够呛,方羽对于其中会骑马,善射的挑了五百之数交给萧远带领,没有那么多马,方羽便征用了民间的驴子,组成了一支骑兵,挑了五百名臂力强的人组成了弓箭营,交于杨宗保带着,剩下的组成了三营刀盾兵,三营枪兵,分别是展昭,白玉堂,徐庆,狄青,卢方,韩彰带领,蒋平,朱雀武二人管后勤。

刚开始时,李渡对于方羽主动把临潼军的兵符交还给他还高兴了一下,等得知其中有三千叛军俘虏混在里充数时,李渡气得要吐血。当下毫不犹豫的就写了一份奏折上告。另一方面加紧了自己地那个阴谋地实施步伐。

方羽才不管他李渡要做什么,五天后,雷惊带着二十余名捕快前来报到。那郭槐没敢前来,留在了相对安全的潼关,方羽也没说什么,他心中知道郭槐这种人是不用指望着他能勇敢的,当下发下命令,带了七日地粮食离开了临潼。让李渡目瞪口呆,有些觉得自己前面的心机是白费了,原来李渡以为方羽会赖在临潼不去的,所以他安排了几个人假装是咸阳告急的,好让方羽前去咸阳,由于叛军封锁了消息,李渡自己也不知咸阳的情况,为了取信于方羽。李渡先让那几个人去了咸阳看看情况,顺带着拿几件咸阳厢军的号衣穿上过来,这样由不得方羽不信,等方羽带兵前去时。然后李渡就会再派人向叛军通报消息,让叛军地人在半路上伏击方羽的部队。不过,当李渡得知方羽他们正是要去咸阳时,心中大喜,忙不迭的派了亲信去给叛军告密。

秦中是一个谨慎的人,也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不仅是熟读了兵书战策,也有着一身高强的武艺,可谓是不可多得的文武双全的人才,但他在弥勒教中地地位不是很高,弥勒教中说来人才济济,用一句夸张的话说,是高手如云,谋士如雨,秦中纵有才华八斗,想要在弥勒教中出头并不容易,所以他最终投靠了弥勒教的大护法王燕刺龙,可惜燕刺龙手下有不少燕刺龙收的义子,秦中虽然也想拜燕刺龙为义父,但燕刺龙还看他不上眼,所以尽管秦中在燕刺龙面前表尽了忠心,可是燕刺龙仍然没给他太多地发挥机会。

这让秦中一直觉得郁郁不得志,如果不是弥勒教中的种种对待叛者地残酷刑罚,秦中早就想离燕刺龙而去了,秦中也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他向往着那种手掌天下权的风光,为了这一切,他原意出卖自己的一切,包括他的亲人,当他把他那个千娇百媚的只有十五岁的女儿献给了燕刺龙玩弄时,他秦中终于被燕刺龙视为了心腹,得到了燕刺龙的重用。

当他们弥勒教的圣王军在临潼战败时,他秦中终于有了手掌大权的机会,几万圣王军的士兵将随着他秦中手指所向,碾碎一切阻挡着他前进道路上的障碍,秦中相信,总有一天,便是那燕刺龙也将在他的脚下颤抖,每想到这一幕的时候,秦中的眼睑便会不由自主的跳动几下,他的脸上也总会露出一个很诡异的笑容。

今天一大早,秦中便接到了李渡的告密信,对于这种突如其来的消息,谨慎的秦中并没有立既下决断,而是派出了几十骑前往打探消息,咸阳就在他的手中,凭借着他现在手中的三万五千多士兵,秦中相信自己能够很轻松的吃掉这支四千人的队伍。

打探消息的人陆续的回来了,报告说确实有一支四千人的朝庭军队向咸阳方向而来,秦中摊开地图看了一阵,决定在渭河边上设伏,半击而渡,秦中相信,自己的圣王军只要一个冲击,就可以将这四千人消灭了。

秦中留了一万五千人守咸阳,自己亲率二万大军前往,这是他平生的第一仗,所以秦中不敢有丝毫的轻忽,打定了主意要为自己这一生的戎马生涯开个好头,只不过秦

是很美,他带着手下在渭水边埋伏了半天,最后那探诉他,那支四千人的朝庭军队已掉头北上了,北边是另一支圣王军的地盘,不属他秦中管辖,恼怒了半天的秦中眼珠子乱转了一阵,想出了一个夺取临潼的主意。

方羽知道李渡对自己没有安了好心,只是猜测不出李渡会在何处下阴手,所以出临潼关时,方羽下的命令是前往咸阳,之所以没说去陕西首府长安,是方羽心中压根就没想过这个地方,郭槐没来,以方羽这样的小武官去了那种地方也是得不到任何好处的,而且方羽相信,那长安的官员与守将手下的军队一定不少,却任由叛军打到了临潼,想来也是一群只知保自己性命的家伙,方羽索兴让他们就那么龟缩在长安城中,估计那叛军迟早也是要打长安的。让那些家伙受点罪也好。说来,如果方羽有郭槐同行地话,则是一定会去长安收拢厢军地。但那郭槐贪生怕死没来,方羽只能另想办法了。

方羽现在的处境就是一支孤军,根本就没有情报的来源,对于叛军现在有多少兵力,哪些个城池落在了叛军地手中,叛军的那只骑兵队伍现在何处等等情况。方羽是一概不知,知已知彼,百战百胜这句话,方羽还是明白的,在情况不明的情况下,方羽只能尽量避开对方的主力,寻找对方的小股部队下手,以小规模地战斗把现在手头上的这四千人训练成军。同时也尽力收拢那些溃散了厢军。

大军出了临潼,慢慢向前走了三十里后,方羽下了北上的命令,萧远领着他那只大部分是骑驴子的骑兵营。当先赶到了渭水边,收拢了三十来条小渔船。费了大半天的功夫,在天黑之后总算全部渡过河去,方羽原先担心的遇上叛军的队伍没有发生,那秦中因为想到了一个拿下临潼关的好主意,所以没有追赶方羽他们,同时秦中也希望方羽这支军队给北面地圣王军制造一点麻烦才好。

过了渭水后,方羽让萧远派出百余骑探马,打探周围的情况,同时大军选了个地方安下了营地,这是一个小村庄,村中几乎已经没有人了,找到十来个老弱病残的人,这些个人见到方羽时,吓得一个个脸色都是白的,方羽给了他们一点吃食之后,这些人地心神才平定下来,方羽从他们的口中总算是得了一点消息,首先是这个村地精壮都被所谓的圣王军拉去当兵了,女人则被拉去帮圣王军运送军资,村里的小孩子自是被他们的父母也带去了,就剩下这些没人要的老残之人,另外就是离这里还有三十来里路的泾阳已落入了叛军的手中,原泾阳守军根本一仗都没打便弃城而去,估计着留守泾阳的叛军不会超过五百人,因为泾阳很小,根本就不是什么战略要地,原本朝庭在这的厢军也只有三百人数,整个城中人口也就三千人左右,小的可怜,没人会去在意他。不过对方羽来说却是一个不错的地方,自己现在的这支军队还需要一个地方好好训练一下,因为叛军的两支主力,一支要打临潼和长安等地,一支从这些村人的口中得知,已经往北边去了十几天了,估计已经走的很远。

第二天,萧远手下的探马打听来的泾阳城的消息却与那些村民说的不尽相同,首先是这泾阳城中大约有叛军一千人左右,另外就是这一支北上的叛军主力离的并不远,就在蒲城,兵力大约是三万余人。

方羽之所以不考虑咸阳的叛军,是因为那一支叛军主力肯定要打临潼与长安的,甚至有可能下了临潼后,会直扑渭南,跟本就不会在意他这支四千人的队伍,只怕要先抢攻下潼关后,才会腾出手来对付方羽他们,

那些探马还一路上带回了两百多个溃散逃出来的厢军士兵,,消息也基本上是这些人提供的,方羽将展昭,徐庆他们这些人叫来,制定了攻打泾阳的方案。

将要天亮的时候,正是一天最黑暗的时刻,城上值班守卫的叛军士兵在这一刻也基本上都犯了困,有一点儿责任心的则瞌睡连连的倚着城墙的垛旁打盹,没什么责任心的人则是坐在地上靠着城墙呼呼大睡,至于他们的首领,因为抢来的民女太多,在享受了一夜多次郎的威风后,早手软脚软的躺在**睡得如同死猪一般。

有了这样的好榜样,手下的哪能不有样学样,他们虽然不能象首领那样有在多个女人的肚皮上做运动的机会,但他们要睡觉,这会儿则是没人有空来管他们的。

这泾阳城的城墙不是很高,按现在的算法来说,也就七米的样子,十几只飞抓钉在了城头上,只发出了一声很轻微的响声,没有惊醒睡得正香的叛军士兵,随后十几个人飞快的借着这飞抓之力爬了上来,为

是方羽,紧接着又有十几个人跟着上来了,方羽他们几人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一段城头上的叛军士兵结果了,一部分人继续向城墙地两头清理叛军士兵,另一部分人则下了城墙。去把那城门打开。

一名叛军地士兵在迷迷糊糊之间醒了过来。看到有一群身穿朝庭官兵服的人上了这城墙上,心中激凌凌打了个冷战,。张开嘴便要叫喊,嗖的寒光一闪,一柄小刀扎在了他地咽喉上,这名叛军士兵气管中“嗬,嗬”两下,手脚颤动了一会儿。心有不甘的死了。

吱呀一声,不算很沉重的泾阳城门被打开了,尖锐的门轴转动声在黎明前的时分显得格外的响亮,守卫城头地叛军士兵中有睡得浅的人惊醒了过来,睁眼见城头上已有朝庭官兵,一个个大惊失色,许多人带着恐惧的声音喊道:“官兵来了,不好了。官兵打进城来了!”

嗖,一支火箭射上了天空,照的城头一亮,随后大地震颤的声音传来。一支骑兵冲破了黑暗的幕色出现在众叛军的眼中,瞳瞳的黑影仿如一群自黑幕中出现地妖魔。让城头上刚刚醒来的守城叛军更是惶恐,一个个都已无心在城头上与官兵拼杀,纷纷夺了路便逃,偶有几个反抗的,被雷惊带着的这些特别捕快轻松解决,萧远率地骑兵冲进城门后,方羽大声的喝道:“缴械投降者不杀,负隅顽抗者杀无赦,雷惊,带人速去抓住这里地守将。”

雷惊应了一声,大声喝道:“兄弟们,随我抓大鱼去。”

二十几人迅速的随了雷惊向城中心杀去,萧远的手下以十人一组,快速的在城中扩散开来,将城中重要的地方控制起来。展昭众人所带的步兵在稍后一点时间也冲进了泾阳城中,许多叛军士兵一见大势已去,聪明的赶紧找个地方躲了起来,胆小的丢了兵刃,抱头投降,少数反抗到底的人被展昭他们很快肃清干净,整个泾阳城被彻底控制住了。

方羽见战事已到尾声,便带着安三,黑子,虎牙三人前往这里的府衙,路上听到轰轰两声巨响,是那雷惊见那叛军首领带手下的亲兵拚死反抗,毫不客气的便扔了两颗陶瓷炸弹进去,这两颗炸弹一响,死伤了十几个叛军后,那叛军首领便乖乖的投降了,雷惊见那人投降了,低声咒骂了几句,他嫌这家伙不识趣,不早点投降,害得他消耗了两颗金贵的炸弹,雷惊咒骂完了,才让手下把这些人全绑了。

雷惊再带了人往内里搜去,这一搜,好家伙,竟然搜出了一百多名未穿衣物的少女,看着一个个水嫩嫩的女人,雷惊与一干手下也忍不住拚命的狂咽口水,幸而雷惊他们多是正经人,虽然狂咽口水,却没有人去干那快活的事,有心中冒火无处出的,抬脚将那些被俘的叛军踹上一顿,随后又搜出大量的金银珠宝等财物,雷惊让人打了包,等着方羽前来处理。

方羽之所以要抓活的叛军首领,主要就是为了套问情报,要说用刑问口供,雷惊他们自然是行家里手,没多久,那个叛军的首领把他知道的全招了,这个人是弥勒教中一位副堂主,领着这一千来人是在这泾阳看守军用物资的,弥勒教的北路军有三分之一的物资放在了这个他们自以为是后方的小城中做为中转站,主要是粮食和钱财,另外还有辽国和党项人新送来的五百余匹马,听到有五百余匹马,方羽心中也不禁大喜,这样一来,自己的军队又有了更强的机动力。

方羽得到的其它情报不多,只不过确定了这弥勒教的北路军现在大约有兵力在四万的规模上,主力集中在蒲城,主帅是方羽的老熟人麻西江,另外有一样对方羽很有用处的情报就是这个人知道雁顶峰在哪里,做为弥勒教堂堂的副堂主,这个叫原定千的人参加过几次雁顶峰的聚会,虽然每次都在山中转的晕头转向,但大致方向上还是知道的。

方羽很满意这个叫原定千的家伙的识趣,让雷惊给他上了枷锁,暂时看管起来。方羽又让人把那些物资清理出来,那五百匹军马给了萧远的骑兵营,换下来的劣马和驴子配给了杨宗保的弓箭营,以提高弓箭营的机动力,全军每人赏了五两银子,雷惊的捕快营立功最大,方羽赏了他们每人一百两的银子,随后的要求自然是抓紧时间训练。

这边的方羽轻松的合下了泾阳,那边的秦中带着二万人马悄悄的来到了临潼关城下。

李渡还在做着方羽将被叛军杀死的美梦,搂着两个美妾在梦中不断的傻笑。

天,渐渐的明了。一场血战将在临潼关下展开。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九十九章 打泾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