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100章 临潼失守

第一百章 临潼失守

狗才是个十五岁的少年,他是一个刚刚入伍的新兵,在大宋厢军中,象他这样小小年纪便当了兵的人有很多,他们这样的人一家子都是属于军籍的,满了十五岁便须正式当兵,说起来,这些年当大宋的厢兵也不是很差的事,有这一份粮饷,足够勉强一家人过日子的,更难得的是大宋这十几年都很太平,当兵的无须提心吊胆的过日子,所以狗才当兵的那一天还是很高兴的,只是狗才这个人的名字似乎太贱了,所以命也不好,当兵没几天,陕西境内竟然爆发了大规模的叛乱,战火迅速的烧到了狗才所在地方——临潼。

前些天,朝庭来了几名很厉害的武官,轻松的带领着大家打退了几万人的叛军,这让狗才觉得叛军都象纸糊的,打仗也没什么可怕的,狗才很想跟着那几名武官离去,很想跟着他们立下一些功劳,只不过他年纪太小,人家没有挑上他,这让狗才的心中很是失望,在他看来,那些纸扎的叛军都是一个个等着人去拾起的功劳,如果自己能够立下一些功劳,那么,自己就可以当上伍长甚至是什长,就会有更高的待遇,让自己的家里日子更好过一些。

都说初生的牛犊不怕虎,刚当了兵的狗才也不怕叛军,他一直在想,如果叛军再一次来攻打临潼就好了,狗才的这个愿望实现了,却成为狗才一生中的梦魇。

黎明时分,一群三百来人,丢盔御甲的队伍出现在临潼关地城墙下。这些浑身是血。疲惫不堪地士兵穿的正是大宋厢军的号衣,看样子都是受了伤地人,来到城下之后。叫喊着让城上的人开门,与狗才一同当值的这一什的什长看了看下面的情况,高声问道:“你们是哪来的队伍?”

“那位大人,我们是随方大人去咸阳地队伍,我们在渭水边上中了敌人的埋伏,我们血战了一夜。才得以脱身,方大人他,方大人他战死了。”一个人似乎是这些人的头领,站出来回了话,当说到那个方大人战死了时,忍不住哭了起来,他这一哭,便有许多人也跟着哭了起来。神情一个个都颇为悲伤。

“方大人,哪个方大人?是不是那个京城来的方羽方大人?”这名什长对这些人的遭遇很是同情,不过他还是尽职的询问一下情况。

“是啊,这位大人。方大人死的好惨啊,在渭水边上被人万箭穿了心。死的边尸体都找不着了。”那人悲切地说着,还不时的伸着袖子抹眼泪。

这名什长同情归同情,他可做不了主,当下道:“你们在此等着,我向上面说一下去。”

“谢谢这位大人。”那人道了一声谢,便招呼着身边人坐在地上,一副耐心等待的架式。

李渡还没有起床,昨天为了那两个美艳的小妾,在**太过操劳了,弄得到现在这时还觉得腰酸腿软地,听到手下来报告说有军情汇报,心中十分的不高兴,不过他也不敢在这非常时期置军情不顾,伸手在两个小妾地奶子上狠狠的摸了几把,这才起了床,先骂了那亲兵几句,这才问是什么事,当亲兵告诉他,方羽在渭水边被箭射死,有三百残兵逃了回来时,李渡不禁高兴的哈哈大笑,领了手下上了城头。

李渡见城下那三百来人基本上都是受了伤,一个个俱是包扎的血淋淋的,此时或坐或躺的,正是大宋厢军平日里的懒散样,心中便已相信了,再抬头看看远处,并无什么不对的地方,李渡又询问了临潼关内的一些事情,那人俱是对答如流,问及方羽带着他们是如何遇伏的,那人也是说的绘声绘色,把一场被人伏击的战斗说的极为惨烈,方羽怎么死的,他们这些人又是如何杀出重围逃出来的,整个过程精彩而又合情合理。

李渡听到那个让他很痛恨的方羽死了,心情很是愉快,吩咐手下开城门放那些人进来,自己打算再回去搂着两个小妾好好的庆贺一番。

临潼关的城门缓缓的打开了,狗才同情的看着那些人脚步蹒跚的互相搀扶着,慢慢的走进了城门,城上,李渡再一次的扫了一眼远处,春雾在这个时候渐渐散开,目光所及,可以看的更远,远处是一丛丛的常青灌木丛,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站在李渡不远处的狗才顺着李渡的目光也看向了那些灌木丛。

“咦,真奇怪了,怎么一夜之间长出了这么多的杂树。”狗才的记忆力一贯很好,此时觉得那些个灌木丛有些与昨天的不一样,嘴里不禁自言自语的道。

“什么?”狗才的声音虽轻,但他离得李渡不远,这话让李渡听了个一清二楚,心里猛的打了个冷颤,转头再望向那支已经进入了城门的队伍。

吱的一声锐响,一支响箭射向了天空,在响箭过后,整个天地间似乎猛的寂静了一下,随后是远处那些灌木丛中如变戏法一般,出现了一支骑军。

,快关上城门,快把他们赶出去,他们是叛军。”寒,声嘶力竭的喊道。

然而一切都晚了,那三百人呐喊一声,纷纷掏出了兵刃向守城的官兵砍了过去,城门口的地方不大,这三百叛军牢牢的占住了地方,让再多的守城官兵来了也一时三刻冲不过来。城外马蹄的轰鸣声越来越响,大地都为之发出轻轻的颤动,跟随在骑军后面的还有无数的叛军步兵,呐喊冲杀的声音让李渡的手脚冰凉,喉咙中几乎发不出声音。

“快,快,你们这些人还不快去,把那些叛军赶城去。”李渡终于还是喊出了声音,他上前踹了离他不远的狗才一脚,让狗才差点摔了一跤。

狗才慌乱的拿着手中刀。跟着自己地什长下了城头。向城门口跑过去,只不过双方近千人挤在这个城门口,让后来地狗才他们只能干瞪眼。看着前面杀的热闹,没经历过真正厮杀的狗才心中不觉兴奋起来,紧握着手中地刀,恨不得自己立马上前能砍下几个叛军的脑袋,也好立下一把功劳。

望着越来越近的叛军骑兵,李渡心知大势已去。再也顾不得指挥军队了,带着手下匆匆离去,他心里明白的很,再不走就走不了的了,至于弃城而逃的罪名,那是以后地事,他李渡现在可管不了那么多,大不了找个替罪羊好了。

李渡刚走没多远。叛军的骑兵便冲到了城门中,那些正在城门口拚杀的叛军士兵一见自己一方的骑兵来临,唿啦一下闪到了城门的两边,让出中间一条路来。当先一骑冲进守城官兵的人群中,手中的大刀一挥。一颗硕大的人头飞起,一溜鲜红地血随着那人头洒在了半空之中,让狗才看得个真切,一种对死的恐惧忽的涌上狗才的心中,让狗才蹬蹬后退了两步,那颗人头却正巧摔落在了狗才刚才站立地地方,那人头的脸朝上,一双眼睛恐惧地看着天空,至死都不能瞑目。

狗才不由的再往后退了两步,拿着刀的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叛军骑兵借着马的冲击力,撕开官兵在城门口的防守,如滚滚壮大的洪流,冲进了临潼关内,狗才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心中一片空白,几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就在不久前,他还认为叛军都是纸扎,是不堪一击的,他还在幻想着砍下几个叛军的脑袋领功,可眼前凶猛无俦的叛军骑兵在倾刻间粉碎了他的幻想,断臂残肢的抛飞,犹如一副人间地狱景象,带给了他无限的恐惧。

一些官兵勇敢的冲了上去与叛军厮杀,还有一些官兵转了身拚命的逃离这个战场,象狗才这样吓得傻在那儿的终是少数,一名叛军骑兵露着狰狞的笑容,催马向狗才撞了过来,吓傻的狗才根本已忘了躲闪,眼看着那马就要撞上他时,一人把狗才撞了开去。

救狗才的是狗才他们的什长,这名当了二十来年兵的老兵,曾经与辽国人厮杀过,虽然年纪大了些,已不复当年之勇,却并不怕这种血胜的厮杀,举着手中的大刀与那名叛军骑后厮杀在了一起,狗才被什长这一撞,倒在了道路的边上,旁边的几具尸体流了一地的血,狗才望着地上血,残缺不全的尸体,心中的恐惧越发的激烈,抬眼望向这时被他当成主心骨的什长,只见又有三名叛军骑兵围了上来,将那什长合力绞杀,一个脑袋被砍去了半边,红红白白的东西流了出来,让看着的狗才心中一阵猛烈的抽搐,一口气堵塞着,让狗才一下子便晕了过去,那什长怒目圆睁,兀自挺立着似乎不想倒下去,一名叛军骑兵见他脑袋都去了半边还不倒地,心中大怒,呸了一声,纵马将什长撞倒,又来回的用马蹄去践踏什长的尸体,这一情景,被悠悠醒转过来的狗才看见。

一股莫名的怒火在狗才的心中升起,也不知怎的,狗才的手忽的不颤抖了,心中的那种恐惧似乎也不见了,什长一直是狗才心中敬重的长者,见到他死后,身体依旧被人践踏,狗才的心中是又悲又怒,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狗才从地上爬了起来,举着刀向那名叛军骑兵冲了过去,铛,两刀交击,狗才被对方刀上的反击之力撞得退后了七,八步,正要举刀上前再战,嘭的一下,狗才被子另一个叛军骑兵的马撞飞,在空中,狗才吐了一血,重重的摔在尸体堆中,狗才心中不觉悲哀的想到,原来自己才是如此的不堪一击,一阵晕眩袭来,狗才再一次的昏了过去。

是日,叛军占据了临潼关,官兵战死者近千人,被俘者三千多人,只有二千多人得以逃脱,被李渡收拢后带往了渭南,秦中纵兵为祸,将临潼抢掠一空,屠杀了几千不愿加入圣王军的百姓,在临潼修整了三天后,连同咸阳赶过了来的兵士以及新近强征来的兵,共计四万余人,浩浩荡荡的杀奔渭南。

就在秦中攻打临潼时,方羽也在忙着扩军整军。

的八营扩充到了各为六百人。没能选进这八个营地军,方羽则将他们丢入了后勤的队伍中,使人员不足的后勤部又变得人员有多。

方羽一方面派出不少探马警戒四周地动静。一方面加紧训练这些士兵,由于夺了大量的金银,方羽便弄出了一个有奖练兵活动,凡在本营训练中每天的前十名每天都有奖,高额的奖赏让每一个士兵几乎都红了眼,拚了命的训练。效果是不错的,仅仅三天功夫,这帮子人便有一点军人地模样,虽然还没有什么战斗力,但士气却是有了。至于那雷惊所带的二十多名捕快,则分为四个小组,分别由张龙,赵虎。王朝,马汉带领,这些人的身手都已不错,虽不能称之为高手。但当特种兵用是已经可以的了,他们训练的主要内容就是偷袭暗杀。

众人中最无所事事的就是不愿带兵的欧阳春。最后方羽交给他一个任务,带着安三,黑子,虎牙前去咸阳打探情况,方羽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想攻打咸阳,再挟兵威收编长安地厢军,若是手头上能有了两万的可战之兵的话,方羽根本就不会怕了叛军的这十万乌合之众。

方羽打定主意要在这个小城中待上个七,八天地再说,只不过许多的事由不得他计划地那么好,战场之上,情况更是变化得快,方羽只在泾阳待了三天,便传来临潼被叛军占据的消息,听到这个消息的方羽稍微怔了一下,心中暗骂了几句那个李渡是饭桶之后,只得寻思着自己该如何是好,临潼关一去,渭南也将丢了,如果再让他们夺得了潼关,那可就真让这弥勒教成气候了,有着党项人与辽国帮助弥勒教,大宋想要再夺回陕西这一块地方可就不那么容易了,更何况党项人对这个地方也是虎视眈眈,如果大宋不能保有这里的话,日后李元昊要称帝,要建立西夏国都有将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对于会出现这样的结果,方羽是苦笑不已,没相到自己的蝴蝶翅膀一扇,竟把历史扇成了这样一个乱局。

方羽真不知自己是不是该对这种乱局负责,历史上在宋仁宗手里是有个农民起义,不过时间比这晚的多,方羽的到来,改变了一些事物,使得一些事情提前出现了,现在摆在方羽面前的是,他必须得出手制止叛军的南路军的扩张,并且要在叛军的北路军回援时,先将这南路叛军击破,否则两军合流,方羽的这点儿人手根本不够人家塞牙缝的,想要迅速消灭南路叛军,这个事情可不容易做到,如果不是方羽已从原定千的口中得知,南北两路叛军互不统属,彼此之间还都有不少的矛盾,方羽还真不知自己有没有这个机会与时间来对他们这两路叛军各个击破。

方羽原定的计划是攻取咸阳的,但现在的这个计划却得改变了,他必须拖住南路叛军的攻势,不让他们去攻打潼关,方羽将手下的将领招集起来,开了个会议,其实也没什么好商量的,摆在大家面前的似乎就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再把临潼夺回来,据临潼而守,隔断南路叛军的后方补给线,说到这里,方羽又不得不感叹自己的兵力不足,自己就算拿下了临潼关,但将面临的将是来自守卫咸阳的叛军与南路叛军的两面夹击,就算能守的住,自己现在的这点人手也将拚的不会剩下多少人了,这也是方羽不愿看到的局面。

方羽这个时候,是很想把龟缩在长安的大宋厢军收编过来,不过这个也只能是想想,自己这个空头的招讨使到了长安,人家那些人也不会理睬自己,方羽不知道该不该埋怨郭槐,只是现在埋怨也没有用,人家郭槐怕死,不敢前来,他方羽是该早知道的,要怨,也只能怨自己当初把这事情想的太简单了,以为三万叛军成不了什么气候,谁知道这种还算太平,还能活得下去的时候,叛军的发展速度竟然会这么快,而官兵却又是如此的无能,只不这十几二十天的,便弄丢了半个陕西境。

这次的会议草草的结束,方羽在最后还是听取了狄青的建议,维持原定的攻打咸阳的计划,与其最后被人两面夹击而死,还不如行险一搏,先下咸阳,再取临潼,只不过这样的要求很高,首先是在攻取咸阳时自身的兵力不能损耗太大,二是要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连续取下这两城,才能有时间在南路叛军反攻之前补充兵力。

众人各自下去做准备工作,等待着第二天出发。

这个时候,方羽不知道,逃到渭南的李渡为了开脱自己的罪责,给朝庭上了一个奏折,这个折子不但给方羽带来了不少的麻烦,也给刘太后与赵祯带来了不少麻烦。

而这个时候的长安城内,来了一个不速之客,给整个战局带来了更大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