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109章 偷袭雁顶峰(上)

第一百零九章 偷袭雁顶峰(上)

冷雨扑在麻西江的脸上,流进了他的嘴中,他不禁舔了一下,忽然觉得那雨是咸的,带着重重的腥味,更带着那黑暗中无数生命消逝的苦涩。

“可以不战的,战与不战,都在你的一句话。”那人的声音并不大,却足以让二十步之内的人听的清清楚楚,声音中带着一点冷漠。

“是么,方羽方大人,你认为我可以不战么。”麻西江的声音中带着一点点无奈与讥讽。

“死的人够多的了,你不觉得吗。”那个身穿黄金甲的人正是方羽,他一路杀来正是要找到麻西江,希望能将他劝降。

“人哪里不是死,也许,很快我也会与他们为伴。”麻西江说的很淡然,语气中也充满了一个失败者的萧索。

“让他们投降吧,只要你一句话,可以让很多的人活下来。”方羽让马慢慢的靠近了过去,两旁的叛军士兵因他的气势所压,不自觉的让开了道路。

“投降,哈,哈……”麻西江大笑道:“你不觉得你这句话好笑么,为什么你不向我投降,要知道,现在可是我的四万大军将你的三万人给包围了,该投降的是你啊,只要你降了,不同样可以少死很多人吗。”

“因为,今夜的这场战斗,你是不可能羸的,看在我们曾经认识的份上,我才要劝你一句,降了吧,再打下去也是毫无意义的了,只是徒自多死一些人罢了。”方羽平静的看着麻西江,等待着他地决定。

麻西江微微地叹息了下。道:“晚了。从我圣教起事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我们是势不两立的,天下。只有站着死地麻西江,没有跪着生的麻西江。”

“你太固执了。”方羽的声音中透着一丝惋惜。

“就算是吧,我一直想与你在武艺上的较量一次,今夜,就让我见识一下你这个大宋的武状元是不是名副其实。”麻西江说完,从手下一名亲兵中接过了一杆长枪。催马冲向方羽,长枪一抖,枪尖森森颤动,带着低沉的嗡嗡声,扎向了方羽。

“我不知道该不该成全你地这份固执,可惜了。”方羽淡淡的叹息了一下,一横手中的盘龙枪,架开了麻西江扎来的一枪。随后枪身一抖,如同一条灵蛇般缠了上去。

雨丝被枪尖激起的罡风荡成雾水,挡着枪尖,在黑夜中。仿佛是那枪尖消失了,若非那低鸣的响声。麻西江都要误以为方羽并没有出枪,既然看不见,麻西江只好使出暴雨梨花枪中暴雨倾天,枪尖急速颤动,迅速在自己面前布下一片枪网,叮,脆脆的一声,方羽的枪尖正扎在麻西江地枪身上,枪尖传来的力量让麻西江的手臂微微一热,巨大的力量让麻西江地座骑斜退了一步,喷了一个响鼻。

“再接我一招。”方羽轻叱一声,手中的盘龙枪如迅如闪电一般刺了出去。

这一枪快得几乎让麻西江看不到方羽是如何出招地,不过麻西江并不在意是否能看得清方羽的这一招,因为几乎在同时,麻西江便刺出了要与方羽同归于尽的一枪,只不过方羽的枪实在太快了,枪尖点在了麻西江的手腕上,麻西江只觉得手腕上一痛,随既手中的枪被方羽搅飞,高高的抛起,跌落在厮杀的人群中,麻西江看着顶在胸前的枪尖,心中一片惨然,他没有想到,方羽竟是这样厉害,仅仅两个回合,自己便败了。

“你输了,请让他们都降了吧。”方羽再一次劝道。

麻西江黯然的摇了摇头,道:“我生是圣教的人,死是圣教的鬼,我不会降了你的。”

麻西江说完,身体往前**,锋厉的枪尖透胸而过,方羽在他说那句话时,便已知无法再将他劝降,所以麻西江要自杀时,方羽并没将枪收回,有一些人,是一条道路走到黑的,特别是这种被宗教洗了脑的人,他们的心中往往没有了多少是非之分,也往往把死亡当成是一种幸福的开始,这种人是不可理喻的,所以,方羽只能任他走向死亡。

“既然你这样不在意生命的死亡,那我只能成全你。”方羽不想再与这种多做纠缠,将盘龙枪抽了回来,冷淡的说了一句。

随着枪尖的抽出,血自那伤口上涌了出来,麻西江捂着伤口的血,嘶哑的道:“雁顶峰上,去把苇云救出来吧……”

麻西江一头栽到了马下,双眼无神的看着夜空,那丝丝的雨,淋淋落在他的脸上,冰凉的,仿如那越来越暗,越来越冷的世界,他的那匹马没有跑开,围着他打着转儿,发出低低的哀鸣,生离死别,痛的,不一定单单是人类。

方羽转过了身去,这里是战场,这里,容不得一个人在此多愁善感抒发感叹与同情……

结束了,大多数的叛军士兵选择了投降,他们只是一参加战斗的农夫,当麻西江死后,很多听到了这个消息的叛军士兵竟在心里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纷纷举手投降了,真正死战的,只是一些弥勒教的死硬分子。

雨收了,渐渐亮起的天空出现一丝旭日的霞光,方羽知道,新的一天开始了。

雁顶峰在哪里,弥勒教的副堂主原定千不是很明白,他只知道在秦岭的大山之中,但秦中却是知道的比较清楚的,对于秦岭,方羽也是比较熟悉的,当年他曾在秦岭中追捕过犯人,当时研究过秦岭的沙盘,方羽现在还大致记得清楚,当方羽将秦岭的沙盘制作出来,经过秦中的辩认,才知道所谓的雁顶峰很可能就是后世的太白山。

晏殊与郭槐见叛乱平定了,自然急急的赶回汴梁去了,这个比较贫穷地地方。两个人实在是不愿多待。再说了,平定叛匪地功劳已到手了,哪能不早点回去领功的。方羽却是回不去的,他还有一件事要做,那就是刘太后给他下了个旨意,要他把弥勒教地首脑抓获,押入京城问斩,其实没有刘太后的这个懿旨。方羽也是要去雁顶峰的,倒不是说他喜欢上了温苇云,非要救她不可,而是自己平了弥勒教的叛乱,这弥勒教非把自己当成了死敌不可,为了消除以后的隐患,方羽就必须得把弥勒教斩草除根才行。

方羽从近八万的青壮士兵中挑出了五百体质好地士兵,对他们进行特战的训练。分成了二十五组,那些个受过了训练的开封府捕快们便成了组长,当然,方羽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对他们进行系统的训练。只是教了一些摸暗哨与杀人的技巧,然后便急匆匆的向雁顶峰行军。方羽之所以这么快就把这些没有训练好的人投入使用,是因为方羽并没有打算要这些人担任太大地任务,这些人主要就是清理弥勒教总坛的外围人员,说来这些弥勒教的外围人员只是些普通的山民,这些个人对付一些个普通人应该是毫无问题地。

远处的山峰层峦叠嶂,身在山中,一般地人很容易失去方向,不过秦中是知道怎么走的,方羽也大致明白,人员以每组为单位,化了妆,变成各色的行商与山民,彼此间拉开了一点距离,向雁顶峰靠近,在进了雁顶峰弥勒教的势力范围后,方羽下了一个很残忍的命令,把这一路上的村民全部屠杀掉,随后在这些村落里安排人员驻守。

方羽之所以下这种命令,是因为这些个村民已成为了弥勒教最坚固的防护线,如果方羽他们来进攻雁顶峰的消息被这些人传了出去,不只是弥勒教的总坛会做好防卫的,就是这些山民的搔扰与暗箭,就足以让方羽他们在这个地方寸步难行,一个人的仁慈要看在什么时候,如果方羽这个时候来个妇人之仁,那他仁掉的就是自己手下兄弟们的性命,不管怎么说,方羽还不会傻到用自己人的性命去换那可以说已成为敌人的山民的性命。

“大哥,还有多远啊。”徐庆望着眼前一座又一座的山峰,有些晕头转向的问方羽,在这山里转了几天,每天他都分不清方向,转的头都晕了。

“嗯,应该是快了吧。”方羽也不敢太肯定自己这些人所处的方位,毕竟现在的路径与环境都与一千年后不同了,若没有熟悉路途的秦中带路,方羽想要到达目的地,只怕要多费不少的功夫。

“方大人,前面那座山峰便是雁顶峰了。”秦中很恭敬的对方羽说道,他虽然官职远比方羽的高的多,但他终是降将,又见郭槐与晏殊对方羽也是很客气,以秦中这样一个聪明人,自然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只不过对人低声下气一点而已,以前他秦中可是天天这样做的。

“那还要走多久啊。”徐庆看着那似乎不是很远的山峰,随口问道。

“徐兄弟,别急,还有一天就可到达了。”秦中陪着笑脸,很亲热的道。

徐庆当然不会愿与这种人称兄道弟的,但伸手不打笑脸人,对秦中的亲热,只能是视而不见,抬眼望着那山峰道:“怎的看起来不远,却需走这么久的时间。”

望山跑死马,这个道理是很多人都听过的,只不过当自身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是一种很让人泄气的感觉,众人见到徐庆那孩子气的模样,都不禁笑了起来,徐庆见众人笑他,嘴里嘀咕了两句,搭拉着头往前赶路。

雁顶峰傲立在群山之中,峰上几盏***摇弋着,明灭不定的在风中挣扎,远处的群峰在月光下中只是黑蒙蒙的一片,燕刺龙每一次站在这平台之上,傲视着那远处的群山时,心中都不禁涌起一股豪气,只

天,燕刺龙站在这平台之上时,心中再也没有了那种的豪情,其实就绝大多数的人来说,在失败了后,都很难让自己的心中保持着那份豪情壮志,更何况燕刺龙的年纪已经很大了,他再也没有时间让自己重新来过,这几天。燕刺龙的心情极其恶劣。每天因为他这种情绪恶劣地原因而送了性命地人不少,仿佛感觉到自己的时日已无多了一般,燕刺龙对手下的严厉变得更加苛刻。一下不慎,便会被燕刺龙处以极刑,这个极刑,往往不是把脑袋一刀砍下了就了事地,有时候,那些犯了错的人。情愿被一刀砍了脑袋,至少这样死的更快,死的更仁慈更痛快一些。

**威可以压得了一时,却是压不了一世的,燕刺龙的手下对燕刺龙地怨言越来越多,对燕刺龙离心离德的人也越来越多,不过这一些,燕刺龙却是不在乎的。他心里其实也知道一些,自己这样做,会让一些手下在暗地里背叛自己,但那又怎么样。弥勒教的起兵造反被朝庭给镇压了,自己的一腔梦想也破灭了。自己这么大的一把年纪,还能做什么,自己既然再也当不上皇帝,再也没有什么机会成为弥勒教主,无法把若大的一个产业留给自己的那个儿子,那自己又何必再管他弥勒教会变成一个什么样,会不会灭亡,自己现在最要紧地还是趁着自己还有精力,还有权力,要多玩一玩,多享受一下才是。

“来人啊,给我把温苇云押到这里来。”燕刺龙的年纪虽然大了点,但对女人的兴趣却没有减去多少,温苇云是他看着长大,从小就是一个美人儿,当教中立她为圣女的时候,燕刺龙是很赞成地,那时,燕刺龙以为自己可以当上弥勒教主,可以把这个小美人儿收到自己的**,可惜另外几个弥勒教护法王阻碍了他地道路,也阻碍了他把这个小美人儿名正言顺的弄上自己的床去,到了现在这个时候,燕刺龙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自己的这个大护法王也不知还能当上几天,燕刺龙心里明白,官府是一定会对弥勒教进行报复的,将弥勒教烟消瓦解也许不可能,但要让弥勒教元气大伤却是不成问题的。

燕刺龙的几名手下将温苇云带了上来,灯光下,雪肤花貌的容颜显得有一点儿憔悴,原本如火一样艳丽的衣裳也有点儿凌乱,这些,却是无损于她的美艳,反增添了一些让人男人怜惜的柔美,燕刺龙看到她,心中便觉得有一团火在慢慢燃烧起来,燕刺龙很喜欢这种火一样的感觉,这一切,都说明着自己还没有老,还可以在女人的身上取得快乐的源泉。

燕刺龙的双眼微微的眯了起来,每一次,他看到让他动心的女人时,都会不自觉的眯起眼睛,熟悉他的从都知道,每当他的眼睛微微眯起来了时,不是有人要被他用各种刑罚弄的生不如死,就是有女人要被他糟蹋。

“呵,呵,没想到你是越长越美了,不枉我等了这么多年啊。”燕刺龙舔了一下自己干燥的嘴唇,****的笑道。

“燕刺龙,你不用妄想了,你若是动了我,圣教上下是不会放过你的。”温苇云看了燕刺龙一眼,有些大义凛然的神态警告道。

“呵,呵,说的好,我就喜欢看你这样一副凛然高贵,不可侵犯的模样,这样让我下起手来,更有成就感,我今天也不妨告诉你,什么狗屁的圣教,我已不稀罕了,用不了多久,你心中这个神圣的地方就要被官府踏为平地了,与其到时候你被官府的抓了去,让无数个男人把你骑死,还不如先让我来尝个新鲜。”燕刺龙阴阴的**笑了一声,慢慢的向温苇云靠近。

“你休想,我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温苇云呸了燕刺龙一声,愤怒让她那温玉般的脸上更添了几艳色。

“死,呵,呵,没关系的,你死好了,这一点儿也不会影响我从你那娇嫩的身子上获得快乐,嗯,对了,你不是喜欢那个姓方的小武官吗,等我享受够了,我会派人把你这具娇嫩嫩的尸体送给那个姓方的小武官做礼物的。”燕刺龙伸手托起了温苇云的下颌,眼中闪烁着灼热的**光。

“姓燕的,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的。”听到燕刺龙说的话,温苇云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眼中满是痛恨的神色,厉声喝道。

“那好,我想你死了也是一个艳鬼,来找我最好,我也正想尝一尝女艳鬼的滋味哩。”燕刺龙很无耻的说道。

烛火晃了一下,照着燕刺龙的脸上阴森森的,他狞笑着,双手抓紧了温苇云胸前的衣襟,就要用力撕开。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偷袭雁顶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