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110章 偷袭雁顶峰(中)

第一百一十章 偷袭雁顶峰(中)

当一个人在发现自己走到了穷途末路时,往往会抛弃自己平日里虚伪的一面,把自己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某些欲望强烈的释放出来,这个时候的燕刺龙,已经没有太多的顾忌让他继续保持以前那种淳淳长者的形象了,他需要有一种刺激让自己惶恐不安的心灵得到舒缓,而眼前的这个女子,这个美艳而带着一缕圣洁的女子,就是一个能让他得到刺激,欢乐与享受的事物,燕刺龙甚至觉得自己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感觉,他身体内的那团火热告诉他,他需要狠狠的把这个娇嫩的女子**,需要让那团火热在这个美艳的女子的身体内得到尽情的释放,所以他迫不及待的伸出了他的手。

一滴晶莹的泪水在温苇云的眼角沁了出来,她知道,眼前这个狰狞的老头是不会放过自己了,自己,终究是等不到那个男人的到来了,也许,那个男人从来就没有把她放在心上吧,温苇云悲伤的想到。

烛火再一次的飘动了一下,好象有一股山风吹了过来,燕刺龙猛的打了个寒颤,停住了自己为欲望伸出的双手,燕刺龙是一个高手,是那种顶尖之中的顶尖高手,就在那微起的夜风中,燕刺龙感觉到了有一种不详的杀气向自己这一边逼近了过来,他从那微带寒意的夜风中,感觉到了有几个高手来了这雁顶峰,是几个陌生的高手。

这么快就来了么,没想到一贯行动缓慢的朝庭,这一次的行动却是这么快速。自己在这之前竟没有收到他们要来地信息。燕刺龙心中微微地叹息了一下,慢慢的缩回了自己的双手,仰望着天空淡淡地几颗疏星。今夜的夜色很美呵,燕刺龙发觉原来这里的夜色竟也可以是让人感觉到美的,他有些多愁善感的想到,人到了将要失去时,才会发现这世上原来有很多的东西是自己没有珍惜到地,可等到发现它的好时。已经是晚了。

萧远对自己近来又有所提高的箭术感到很满意,刚才的十一箭,射杀了十一个人,个个都是一箭穿喉,让这雁顶峰上的弥勒教守卫死的很不瞑目,糊里糊涂。

方羽他们三十来人是从一处峭壁上攀爬过来的,所以躲开了很多弥勒教总坛的守卫,直接进入了弥勒教总坛地中心。这里,虽然还布有守卫,却因为这里长期没有出现过什么事情,所以这些个守卫很松懈。根本就没有想过有人会杀到他们这个地方上来。

当萧远射杀了第十二个人的时候,看了一眼方羽。方羽这时也杀了十二个人,用的同样是弓箭,方羽见萧远望向自己,伸出大拇指向萧远晃了一下,一挥手,大家迅速的通过这岗楼所控制地开阔地带,在秦中的带领下,向弥勒教总坛大护法王燕刺龙地居处摸去。

弥勒教总坛的房屋多是木质结构,一般建造的比较简单,。相对来说,燕刺龙的居处是比较豪华点的,而且占地面积比较大,这固然是因为燕刺龙在弥勒教中拥有很大的权势的原故,但另一个原因却是因为燕刺龙家里的人太多了点,他与他的儿子两个人不断的从外面弄些个美女回来,时间一长,这人自然就多了,莺莺燕燕的,可算是雁顶峰上最热闹也最让人向往的香艳之地。

秦中对这里的情况很熟悉,曾经画了一张这里的结构图给大家看,所以上山之前,每个人都已明白了自己的任务,一接近燕刺龙的居住地,众人便散了开去,控制住各个大门与路口,务必要先抓住或者击杀这个弥勒教最大的头目。

这个时候,时间并不是很晚,大多数人都没有睡觉,燕刺龙与他儿子弄来的那些个女人也基本上没有睡,孤枕难眠的滋味不好受,所以一般情况下,很多的女人总要为自己寻点事做,以打发这寂寞空虚的时间,只不过这几天这些个女人可什么事都不敢做了,这几天,她们的老爷燕刺龙的脾气可不好,已经有好几个女人因为一不小心犯了点很微小的错误,便被燕刺龙折磨死了,所以天一黑了,这几天的院子中便会变得没有什么声音,如果不是燕刺龙的儿子每夜在女人的身上很辛苦也很兴奋的发出靡靡消魂声的话,这个地方到了晚上就要静的可怕了,当然,就因为这独有的一种声音,卢方,韩彰,蒋平三个很容易便寻到了这个正快乐着的光屁股男人,将他绑了起来,顺便,卢方三个人也好好的欣赏了一下一群艳女的无遮大会,让三人狂吞了一阵口水后,恶狠狠的各自踩了这光屁股男几脚。

当第一声惨叫声响起的时候,燕刺龙与温苇云的心情是很不相同的,温苇云原本已绝望的心,猛的似乎活转了过来,随后不断的惨叫声明白无误的告诉温苇云,

的总坛遭到别人的偷袭了,原本,温苇云应该痛恨这教总坛的人的,可这个时候,温苇云不但不痛恨,心中竟有一种狂喜,她有一些一厢情愿的认为是方羽来救她来了。

方羽很快出现在了她眼前,却没有望向她,而是从出现起,自始自终都是看着燕刺龙,这样的一个老头是没有什么好看的,但这样的一个顶尖之中的顶尖高手却值得方羽看着,这样的一个高手,没有人敢不重视,便是方羽,从一出现,便与他的气机锁定了在一起。

“你终于来了。”燕刺龙轻轻的叹息了一下,恢复了一个淳淳老者的从容。

“是的,你弄出了这么多的事,如果我还不来的话,岂非要让你笑话。”方羽的声音平静无波,带着一点点的冷淡与讽刺。

“我想,如果我没猜测错的话,你就是那个新科武状元吧。”燕刺龙负手打量着方羽。心中想起了那一句话。自古英雄出少年。

方羽收回了自己地目光,看了温苇云一眼,道:“我是谁。你们应该很早就知道了才是,一直以来,我都希望我们双方能够井水不犯河水地,可你们太让人失望,以为一个弥勒教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这个世上,有许多的事是不得不去做的。如果你不姓方,也许我们之间可以和平共处地,可惜,你偏偏姓了方,偏偏武艺据说是很高强,就算你不是弥勒教中那个方老鬼的后代,这弥勒教中却有很多人想把你捧上这教主之位,而我。你知不知道,我为了这个弥勒教,奉献了我将近六十年的时光,为了这个教主之位。我为这个弥勒教做出多少的贡献,你说。我有什么理由与你和平共处。”燕刺龙的眼中泛起炽热的神色,声音微微有一点儿激昂。

“你喜欢弥勒教这个教主之位,那是你地事,你以为别人也会喜欢吗,事情既已到了这一步,也没什么好说的,还是让我们的手底下见个真章吧。”方羽不想再说什么废话,一步步向燕刺龙逼近,有些事情不是靠嘴皮子的,还要看自己的拳头硬不硬。

随着方羽每一步的跨近,两人互相之间都感到了对方不断攀升的杀气与战意,夜风似也随着这杀意渐渐大了起来,有一些儿冷。

“听说,这个女人与你的关系不浅,难道你希望看到她在你面前香消玉殒?”燕刺龙很突兀地说道,眼中闪过一抹狡猾的神色,高手之间的战斗,不一定就是两个人动手相搏,打击对方的心灵间隙才是上策。

“她是我买来地一个婢女,你觉得用一个婢女就可以威胁到她的主人吗,还是说你地心中已经怯战害怕,想抓紧这一根救命的稻草,如果是这样,那你还是快点投降吧,我可以保证,留你一条性命,让你安渡晚年。”方羽的声音很平静,脚步依旧不紧不慢的向着燕刺龙走去,给燕刺龙的压力,也随着两人之间越来越近的距离而增强。

“噢,那真是可惜,这样的美人儿你既然不在乎,那不如赏给我的那几名手下去玩弄吧,他们应该是很喜欢的,保证会给这个女人一个难忘的经历。”燕刺龙说的很随和,一本正经的样子,仿佛不是在说一件很无耻的事情,而是在说今天的天气怎样,怎样的,那种道貌岸然的神态,哪里还看得出一点点儿**荡的模样。

“是么,这么美的女人,你让你的手下去享受,是不是因为你太老了,你那可怜的玩意儿萎缩了,再也不能用了,没想到你这么可怜,做那事儿也需要手下去代劳,不知道你身边的那些个妻妾是不是也一个个都是你的手下在享受着,你的帽子应该很久没洗了吧,我看都已经是绿油油的,也不知你这位绿帽子老人家生的那些个儿女还是不是你的,我劝你最好去查一下,千万别戴了绿帽子,还要给人家养儿女呐。”方羽讥讽的说了一大通,说的非常的恶毒,想要先气一气燕刺龙,好寻找到他的破绽,同时,也是破解燕刺龙以温苇云为人质的这一招,只要是个男人,被人在这方面说的如此不堪,再好的涵养也要在心里爆出怒火。

燕刺龙早年是个很能忍的人,那时的他一直扮演着一个谦谦君子的形象,就因为这份隐忍的原故,在他的心里落下了变态的心理病,所以,在后来掌握了弥勒教的大权后,开始行事变的无所顾忌,发明了许多的变态刑罚用以处罚那些犯错误的弥勒教徒,更在女色上变的贪婪无厌,美女弄了一个又一个,近年来年纪大了些,那方面的功能有所减退,只不过他却不愿面对自己年岁已大的事实,始终认为自己在女人身上纵横驰骋一如当年的,这时候听到方羽的挖苦讽刺,心中的那点儿小小

被挑了起来,当下里微微怒道:“堂堂大宋的武状元一个只知道逞口舌之利的人吧。”

“好说歹说,有些事你心里应该清楚吧,我只是为你讲了一点儿事实,怎能算是口舌之利呢,你的妻妾偷了人。关我什么事。我只不过提醒一下你而已,看你长得这个样,尖嘴猴腮的。就知道你地妻妾这空房守地多么难过。”方羽见燕刺龙心中动怒,自然要顺风点火,最好逼得他做出一些失去理智的事。

燕刺龙当然没有那么容易失去理智的,他心中也明白这是方羽想要激怒他,他能忍,只不过方羽这话实在太伤一个男人地自尊心。让燕刺龙的心里忍不住的想要生气,燕刺龙看到已离他只有八步之遥的方羽,阴测测的笑道:“好一个朝庭命官的方大人,这张嘴与朝中地那些个昏官还真是有得一拼,可惜你的嘴再厉害,又怎伤的了我半根毫毛,你既然不在意这个小贱人,那我就让人扒了她的衣服。让大家看看她那娇嫩的身子是不是很美如何。”

温苇云听到燕刺龙的话,心中是又怒又羞,紧张的望向方羽,希望他能制止这件事情。不过她却失望了,因为她听到方羽道:“好啊。”

方羽的脸上露出一丝很淡很诡异地笑容。燕刺龙听到他说了那两个字时,也微微为之一怔,就在这时,方羽出手了。

方羽出手的对象不是燕刺龙,而是押着温苇云的那两个人,没有人能清楚的知道方羽出手地速度有多快,在方羽全力的施展下,淡淡地月光都仿佛变成了扭曲的图象,只留下方羽一道很淡很飘忽的影子。

燕刺龙的反应也很快,他也立刻向方羽出了手,既然方羽还在乎这个女人,他就要阻止方羽救她,只不过这时候他却有了新的对手。

“你的对手是我。”半路里,欧阳春从黑暗中闪了出来,简简单单的斩出了一刀。

方羽强大的杀意,掩盖了欧阳春的气息,使得燕刺龙没有发现他的存在,欧阳春的这一刀虽然很简单,燕刺龙却不得不接,这个的时候燕刺龙听到了两声骨头折断的声音,那是他的两个手下,被方羽一招击毙,燕刺龙对此也无能为力了,他只能集中自己的精力,躲开欧阳春这霸道至极的一刀,欧阳春一刀出手后,却没有再继续出第二刀,对着燕刺龙道:“拿出你的兵刃来吧。”

欧阳春虽然跟了方羽这么久,却没有改变多少他那做江湖大侠的习惯,他总是喜欢与人堂堂正正的一战,见到这种情况,方羽也只能摇了下头,对欧阳春的这点儿迂腐也是无法,方羽扶起站立不稳的温苇云,道:“你这是怎么了。”

温苇去被方羽扶着,脸上微微有点儿烫,低着头道:“我,我被他们下了药。”

“知不知道他们给你下的是什么药?”方羽随口问道,眼睛却看着欧阳春与燕刺龙。

“知道,他们给我下了软筋散,还有,刚才他们又给我下了,下了……”温苇云说到后面,声音低了下去。

方羽回过头来,道:“他们还给你下了什么?”

“那个烈女春,公子你听过没有?”温苇云鼓起了勇气,抬起头来看着方羽。

方羽没听过这个名字,但从字义上来说,方羽已知道那是什么药了,对于这种情况,方羽微皱了一下眉头,看了看眼前这个现在显得很娇弱的女子,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我希望以后能侍候公子。”温苇云说完这句话,心中的羞意又让她低下了头。

“那么,难道你舍得失去弥勒教圣女的位置?”方羽间道。

“圣教都已毁在了你的手中,我还当什么圣女。”温苇云有些幽怨的道。

“那你不恨我?”方羽看着在月光下,肤色如暖玉一般的温苇云,心想这样一个美貌的女子,若放在后世,不知道会有多少男人追求她。

“我不知道。”温苇云喃喃的道,心中有些失落与茫然。

方羽点点头,知道她这句话是一句实话,一个在弥勒教中生活了十几年的人,突然之间看到他信奉了这么久的东西没有了,心里面肯定是不好受的,方羽没有再说什么,有些事,是要温苇云自己去想清楚的。

方羽抬头看向了欧阳春与燕刺龙,此时燕刺龙手中已拿了一杆霸王戟,仰天笑道:“无知小辈,今天燕某就让你们见识一下天下无敌的霸王神戟的厉害。”

霸王神戟?这老头儿,这身板儿,能使得出霸道无比的霸王神戟?方羽有些惊讶的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