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一一章 偷袭雁顶峰下

第一百一一章 偷袭雁顶峰(下)

因为当年有西楚霸王项羽,才有后来的霸王戟,据说霸王戟的招术都是非常霸道的,讲究那种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霸气,能够练得成的人很少,所以在后世,霸王戟的招术已经失传了,方羽是没有见过,仅仅听人说过,霸王戟是一种非常霸道的兵刃,能练成者无不是绝世的猛将,顶尖的高手。

那燕刺龙霸王戟在手,整个人的气势立马变了,那种狂暴与霸气,不要说与他相持的欧阳春,便是一旁的方羽也感觉到了那种庞大的压力,对于这种情况,方羽的惊讶变成了吃惊,此时燕刺龙所发出的气势,给人一种高山仰止的强大感觉,似乎是那个西楚霸王在燕刺龙的身上复生了,成为一个让人难以战胜的魔神。

温苇云中了软筋散后,人比较虚弱,此时受不了燕刺龙身上发出的气势,嘤咛一声,软在了方羽的怀内,而那**也适时的在这个时候发作了,一丝异样的温热从她的小腹处升起,瞬间让她那明艳的脸颊增添了一种媚人的风情。

方羽搂着她,感觉到这个柔软的身子所散发出来的热度,只不过此时他却无法去细细感知温苇云带给他的销魂滋味,因为这个时候,燕刺龙已经出手了。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霸王戟讲究的就是一往无前,摧毁一切的霸气,一招出手,仿佛天地间风雷涌动,山为之倾折,水为之倒流。这招一出。方羽相信了燕刺龙说的不是大话,相信他有这个资格向世人表现他的狂傲。

当,欧阳春结结实实地与燕刺龙硬碰了一招。火花绽现,发出一下极为绚丽地光彩,随着这光彩一灭,欧阳春被对方一招逼退了三步,而燕刺龙却是气定神闲的一步都没有退,只一过回合。便看得出欧阳春不是那个燕刺龙的对手。

温苇云听到了那一声脆响,仿似受到了惊吓一般,在方羽地怀中钻了几下,她闻到方羽身上那略带汗味的男人气息,觉得这味道有一种让人的灵魂都要飞起的快感,她忍不住的将她的玉脸紧紧地贴在方羽的胸膛上,希望方羽能用力的将她抱紧。

方羽没有如她所愿的将她紧紧抱住,而是为燕刺龙的出手的一招在心中微微兴奋起来。方羽从来就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武者,他顶多认为自己是一个战士,但不管怎样,当他看到一个可以和自己势均力敌的人时。心中还是有一些要与之较量一番的地念头,不过现在这个时候他却是不能把欧阳春替换下来的。因为欧阳春心中的战意也狂暴的升了起来,对于痴于武道地欧阳春来说,一个强大的对手正是他所希望碰到地。

“你也接我一刀。”欧阳春大喝一声,大步向前一迈,一刀斩出,带着撕裂空气的锐响声,山顶的夜风似乎为之一顿,时间也似乎为之停留。

这一刀在强烈的战意下,超常的发挥了欧阳春最大的能力,两人再一次的硬碰了一下,这一次,欧阳春虽然仍旧退后了三步,可燕刺龙也被震退了一步。

“好身手,看来你就是那个曾被人称为大宋第一高手的欧阳春了。”燕刺龙赞赏的说了一句,但他那傲然的语气让人感觉不到多少称赞的意思。

“不错,我就是欧阳春。”欧阳春简短的回答了一句,挺刀再上。

这时的温苇云体内的**发作起来,神志虽然很清楚,可体内的那股火热让她只希望能把自己的身体揉进方羽的身体中,温苇云娇媚的唔了一声,软筋散让她没有力气去抱紧方羽,所以她只能在方羽的怀中扭动着,藉此希望能引起方羽的注意。

有一个美女在怀,一个准备着让男人为所欲为的美女在怀中,是个正常的男人都会知道该怎么做,方羽自然不是道德先生,他也闻到了温苇云身上的那种动人的香味,如果不是眼前有一个顶尖的高手在,方羽也许就会发觉怀中这个女子那种让男人沉醉的柔软肉体有多么动人,那吐气如兰的香味又是多么的让人销魂,方羽的心神不在温苇云的身上,但还是本能的将她稍微抱紧了一些,这让温苇云觉得好过多了,不禁发出几声让男人酥软的呻吟声。

燕刺龙没有再给欧阳春先出刀的机会,手中霸王戟迅速的向欧阳春削去,带起的风声似是有种夺人魂魄的凄鸣,欧阳春架了一刀,这次用的是巧劲,随后,欧阳春手中刀口一转,又攻出一刀,雁顶峰的山顶上,兵刃交击的声音不断的响起,被山顶的夜风送出很远,两人刀来戟往,一时之间杀的难解难分。

燕刺龙所居之处的声音,早就惊动了其它地方的人,

中尽管有很多的人在心里痛恨着燕刺龙,但他们都是实的信徒,所以他们还是义无反顾的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着方羽手下的人所布成的防线,这些人中也不乏有武艺不错的人,不过在正门那处,徐庆的一双铁锤拦在大门的台阶之前,真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碰正了就是死,擦着了就是伤,楞是没让那在正门处的三百余弥勒教徒上前一步,弄得守在稍后一点安三,黑子,虎牙三人没有半点出手的机会。

铛,徐庆正杀的没劲时,终于有一个人挡住了他一着,徐庆一见,立马来了精神,喝道:“你是谁个,快快报上名来。”

“我是圣教的第二护法王艾向强,小子,你们是谁,竟敢跑到我圣教的总坛来捣乱。”来人是一名老者,白发苍苍的,看上去年纪颇大。

尊老爱幼的美好品德徐庆还是知道的,不过对于这样一个武艺高强的老者,徐庆可没法把他当成一个老人看待。

“喂。俺说艾老头。你都这么一大把地年纪,还来凑什么热闹,让开些罢。让俺地锤子碰着了你这把老骨头可不好。”徐庆嘻嘻笑道,手下却是不停,铛,铛,铛,几锤子把几个近身的弥勒教徒砸开。

“哼。大胆狂徒,不用逞口舌之利,我圣教总坛之地,岂能容你轻侮。”艾向强怒道。

“嘿,你个老头,太不识好歹,那先吃俺几锤子再说。”徐庆见老头生了气,更是笑得开心。他的杀心虽重,却不是那种喜欢胡乱杀人地变态,眼前这个老的快入土的家伙,徐庆便觉得杀了他算不得自己是英雄。还不如气死他来的有趣。

徐庆说砸就砸,他武艺既精。力气又大,那艾向强武艺虽精,奈何力气却已不济,被徐庆几锤子砸得气血翻涌,险些吐出血来,其他的弥勒的教徒一见这第二护法王不是徐庆地对手,忠心耿耿的人则舍了自己的性命冲了上来,想要解救艾向强,这个时候,安三等人一见,哪还不趁机出了手,将一众弥勒教徒挡了下来。

徐庆一锤子磕飞了艾向强手中的大刀,再一脚踹倒了他,大喝一声道:“呔,你等还不住手,要不然俺一锤子砸了他。”

这艾向强年老力衰,哪是徐庆的对手,被徐庆这一脚踹的眼冒金星,又一听徐庆踩着他,竟以他为人质,威胁一众儿他的手下,心中是又羞又怒,气得一口气转不过来,吐出一口血后晕了过去,众弥勒教徒一见艾向强吐血倒地,还道是被徐庆一脚给踩死了,俱是又悲又怒,舍命似的向徐庆冲了过来。

徐庆一见艾向强不动弹了,也只道是自己一脚太重了,把这老头踩死了,心中有些懊恼,嘟哝了几句,放了他,挥锤向其他地人砸去,这些个弥勒教徒虽勇,却又哪是徐庆这几人的对手,叮叮铛铛之间,不是死就是伤,斗了一阵,那艾向强悠悠醒来,见自己的手下死伤怠尽,又是心中一阵愤怒与伤痛,再吐了一口血,双眼圆睁,真个儿的断了气。

卢方,韩彰,蒋平三个将那个光屁股男押到了方羽地面前,燕刺龙一见之下,心中一震,一戟猛的震开欧阳春,失声道:“天儿,你怎么了。”

那光屁股男哭道:“爹,快救我啊。”

“方羽,你挟持我儿做人质,算什么好汉,有种地跟我一战。”看得出燕刺龙是极宠他这个儿子的,否则也不会娇生惯养成一个这样没用的废物,此时见方羽他们抓了他,燕刺龙立时心中有点儿纷乱。

方羽一招手,黑暗中闪出一人来,手中握着盘龙枪,到了方羽面前,将枪交与方羽,又从方羽手中接过了温苇云,方羽抖了一下手中的盘龙枪,道:“你要战,我与你战好了。”

“方羽,是好汉的,先把我儿子放了,我们公平较量一次。”燕刺龙沉声对方羽道。

“你说放,我就放了?这个世上是没有真正的公平的,无论你输与,你这个儿子嘛你都是救不了的。”方羽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燕刺龙,有些讥讽的道。

“方羽,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我与你拼了。”有些人,自己卑鄙无耻的时候,一点儿也不自觉,一见到别人用这种手段,立马了觉得别人是不可饶恕的卑鄙无耻,燕刺龙就是这种人,在他的心中,这个世界是以他自己为中心的,方羽抓了他儿子,这让他觉得方羽是不可饶恕的卑鄙,心中怒气冲了上来,一挥手中的戟,向方羽攻了过来。

燕刺龙这一招含怒而发,自是威猛无俦,卷起了地上的细砂狂飞,仿如平地而起的龙卷风,袭向

,铛,铛,铛,一连串兵刃交击的声音在那飞卷砂尘起,让一旁观战的众人心都提了起来,那风越卷越大,渐渐看不到了人影,微微的月光也仿佛被这风卷了进去,让天地为之黯然,此时此景,观战的众人的呼吸也渐渐似乎屏住,紧张的等待着两人分出个胜负。

轰,轰,外面传来一连串的巨响,那是守在外面的雷惊等人见涌上来的弥勒教徒越来越多,便用上了炸弹,顿时。外面地喊杀声变成了无数人惨嘶地声音。这声音让原本在为方羽担心的温苇云心中一痛,那些人都是与她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的人,要说让她就此漠不关心那是不可能地事。那些人的惨嘶,听得温苇云的眼泪流了下来,可这个时候,她浑身无力,想要出来阻止这场杀戮也没了这个能力。

“戴绿帽子的,也接我一枪看看。”狂卷的砂尘暴风中。传出方羽长笑的一声。

轰,犹如一个小型地炸弹爆开一般,那股狂卷的暴风忽的向四周爆散开来,待弥漫的尘土渐渐尘埃落定,众人看到对峙着的两个挺立的身影,燕刺龙手持着霸王戟,怒目看着方羽,而方羽手中的盘龙枪竟已折断了枪头。欧阳春等人看的心头俱是一沉,只有那个光屁股男脸上露出了喜色。

“好枪法,没想到杨家枪在你手中竟威力如斯地厉害。”燕刺龙说完,一口血涌了出来。身体缓缓倒下,铛。一声脆响,那霸王戟也掉落在了地上。

“如果你年轻个十岁,也许我胜不了你,可惜这世上没有那么多的也许,你放心的走吧,你那个废物儿子,我会让他到时候去陪你的。”方羽淡淡地笑了下,声音有点儿冰冷。

“你……”燕刺龙的口中再一次地涌出一大口鲜血,再也说不出话来,睁着双眼,眼中的生命之光渐渐散去,可谓是死不瞑目。

“爹……”光屁股男凄惨的叫了一声,他以前很喜欢听到别人凄惨的叫声,他从没有想到过,有一天,他也会发出这样凄惨的声音。

“叫你个头,刚才还在女人身上快活的很,那时怎么不叫你爹啊。”蒋平踹了那光屁股男一脚,想到先前这家伙在那么多的美女身上快活,心中便有些嫉妒的生气。

众人见弥勒教的头领燕刺龙已经伏诛,便各自去帮助外面的人清理那些弥勒教徒,方羽将温苇云重新抱了起来,道:“从今天起,你的圣教可能从此烟消云散了,你会不会恨我。”

“我不知道,也许,重新来过的圣教才不会这么肮脏坠落吧。”温苇云喃喃的说道。

温苇云的心中一片茫然,此时她更多的是希望方羽能紧紧的抱着她,那**的药力越来越显了,她的身体内似有无数的小虫子在爬动一般,伴随着那股火热的感觉,让她恨不得方羽赶快将她狠狠的**一番,香软的胴体在方羽的怀中不断的扭动着,刺激着方羽的神经。

战事很快的就平定了,在一通炸弹面前,弥勒教徒溃不成军,剩余不多的人陆续的投了降,也有一些见机得快的逃走了,这个时候,方羽的手下人员不多,自是无法分出有人手去追赶他们,只得任其逃走。

方羽见战事已定,抱着温苇云向一个有灯光的房间走去,这屋子应该是一个女人住的,现在这个时候,这个屋主大概已被卢方他们关押了起来,两盏烛灯在烛架上燃烧着,屋子的中间有一张大圆桌,方羽径直了抱着温苇云到了那张桌子旁,将她放在了桌上。

温苇云发出几声呻吟,媚的让男人销魂蚀骨,她的双手缠着方羽的脖子上,虽没多大的力气,却是不肯松手,生怕一松了手,方羽便会不管了她。

方羽闻到她吐出的如兰香气,看着明艳动人的玉颊,心内被压制在某一个角落中的那点儿风流性子随着小腹处的那股子火热升了起来,手在不知不觉中按上了温苇云那柔软的双峰上,方羽轻轻的捏了捏,那种触感真是很动人,大概,是个男人都喜欢这个地方吧,方羽的心中有些莫明其妙的想到。

唔,温苇云发出一声畅快的呻吟,媚眼如丝,水汪汪的看着方羽,等着方羽对她进一步的侵犯,当一个美丽的女人用这种眼神鼓励着一个男人对她进行侵犯时,任是这个男人如何的英雄好汉,心中也不禁要一荡。

方羽伸出了手,按在了温苇云胸前的衣襟上。烛光随着窗外吹进来的风飘摇着,照得满室生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