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一二章 与刘太后的暧昧上

第一百一二章 与刘太后的暧昧(上)

夜风凉凉的,自窗口吹了进来,拂过方羽与温苇云两人的身上,却没有让二人感觉到夜风中有何凉意,反似那心头的火热被这夜风吹得更热了。

嗯,温苇云低低的呻吟了一声,身了扭了扭,似在示意方羽的动作快一点儿,诱人的红唇微张着,脸颊在灯光的映照下艳的媚人心骨,烛火摇晃着,也在摇动着方羽的心。

“真的不会后悔么。”方羽喃喃的道,似在问温苇云,又似在问自己。

温苇云不知那来的力气,忽的搂住了方羽,抱的紧紧的,似是呻吟又似哀求的道:“公子,苇云不会后悔的,让苇云做你的女人吧。”

温苇云的眼中有些迷蒙,心神越来越沉没在那越来越强烈的欲望之中,吐出的香气也带着那热烈的春情,身上那火红的衣裳也似被这春情点燃了一般,随着她的扭动而恍如燃烧的火焰,方羽低着头,细细的看着眼前这个似在燃烧的女子,这是一团火,点燃着她自己,也点燃了方羽心中的那团火焰。

方羽终于伸手解开了温苇云的衣襟,这个白的晃眼,美的动人的女子,以她最让男人迷失的姿态逞现在方羽的眼前,方羽长吸了一口气,带着温苇云身上的香味,让方羽觉得这空气都是热的一般,热的让人口干舌燥,方羽又重重的将这口气呼出,感觉象是自己在吐着三昧真火,这欲望的火焰,也许正是人世间的三昧真火吧。方羽默默地想着。这火,足可以把一个英雄地铁骨烧酥,把一个志士的雄心烧化。

方羽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英雄。他也不认为自己是一个随便的人,但面对着这样一个美艳地娇娆,他还是做了一件很随便的事,方羽将温苇云抱到了屋内的那张**。

“不管你会不会后悔,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方羽的话有些霸道,听在温苇云的耳中却是一个男人对她温柔地承诺。

温苇云尽量仰着脸。看着方羽,眼中仿如浓浓的春雾在飘绕,因为体内那团火热的原故,她那洁如软玉的皮肤上沁出了一层细细的香汗。

温苇云的身子是完美的,每一寸的肌肤都如玉似雪一般,一双玉兔高高地挑起,引诱着男人想要对她狠狠的**。

方羽低下了身,温苇云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声。就要开始了么,温苇云心中有些慌乱又有些期盼的想着,粉红地帐顶上,绣着一对嬉水的鸳鸯。温苇云看着那对鸳鸯,等着那一刻地来临。虽然就这样把自己保存了十八年的清白身子交给这个男子显得有些仓促,但这一刻,不也是自己期盼过的么,那就,没什么可后悔的,温苇云暗暗的对自己说着。

春风入室,烛影飘摇,一曲低吟在屋子内断断续续的响着,被翻红浪,月移中天,小女人在这一刻变成了小妇人,温苇云迷失在欲望的快乐里,有些狂野的迎合着身上的男人对她的**,只希望这一刻,能够永远的让自己记在心里。

夜风轻吹着锦帐,夜空飘荡着春天最后的气息,在另一处***通明的地方,方羽的一干手下也正在清点着这次抓获的弥勒教女俘虏,让众人瞠目的是,燕刺龙父子两个竟然拥有二百多个美貌的女人,这让很多人都羡慕的有些不是滋味,更多的脚踹在了光屁股男的身上。

弥勒教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教派,经历过无数的风风雨雨,让方羽意外的是这个教很穷很穷,听了温苇云的坦言,以她这样一个身份较高的圣女,每月的花销也仅有十两银子,更别论其他的教徒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不过方羽也是有收获的,燕刺龙的那本《霸王心决》被这些人找了出来,交给了方羽。

抓到的俘虏不多,仅有不到六百人,而其中女人就占了一半多,除了二十几个干粗活的仆妇外,其他的都是年轻的女子,方羽看着手下一个个眼睛放光的模样,也知道这些人心中在想什么,让这些人每人都挑上两个暖被窝去,欧阳春自然是不想要的,不过架不住其他人的强拉硬拽,也只得随手点了两个,宋时虽然已经开始很看重女人的贞洁,不过那指的是自己的妻子,其他的却不是很讲究的,把小妾歌姬互相换着玩的事多的很,在文人之间,这种行为甚至是被当成一种风流雅事,这些女俘虏中漂亮的基本上都是燕刺龙父子的女人,所以他们挑出来的也全都是这燕刺龙父子收罗来的女人,后世的人也许会有些计较,但这时候的人却似乎并不太在意,按他们的想法是,上妓院去找的女人还要花钱,这种又漂亮又不花钱的若是不要的话,简直是傻子。

其她没被挑上的女人,方羽用弥勒教那点可怜的财产把她们都打发走了,方羽可不想带着这样的一群累赘回去,至于那些个男俘虏,方羽只能说抱歉了,出来一趟,总得带着俘虏上交才是,方羽可不想从那死尸上砍下一堆的人

,那也是一种麻烦,方羽最不喜欢做那种麻烦的事了方羽将大部分的女人给放掉了,还道是方羽善心大发,为此心中还很感激方羽的。

成了小妇人的温苇云更添了一种妩媚的女人味,在弥勒教中当圣女的生涯,又让她拥有一份很圣洁的气质,在外人的眼里,她美的让人有些不敢高攀,只有方羽才明白,这个喜欢穿着一身红衣的女子,性格也如同一团火一般,昨夜的那种在**的狂放,让方羽也有些惊讶,与白天给人的感觉判若两人。

弥勒教的势力实在是大了点,八大护法王死了五个,跑了三个。方羽估计着这三个人是很难再抓的着了。不过这不要紧,弥勒教元气大伤,十年之内只怕难以重振雄风。做不出什么乱子来了,对方羽来说,现在要注意的是党项人中地那些个不安份地贵族头人,他们在以后的近百年里,才是大宋的头号祸患。

方羽回了汴梁,狄青。萧远,杨宗保,卢方,韩彰,蒋平,朱雀武,楚洛他们八个人被留了下来,他们地任务是把那八营人马训练成精兵。为以后的事做好准备,方羽只带着那五百人押着一干弥勒教的俘虏回了汴梁城。

迎接方羽回来的人算不上很多,八王爷,杨延昭。晏殊,郭槐来了。方羽家里的那些个人都来了,让方羽意外的是来了不少地读书人,后来方羽才知道,这些个读书人都是今年来京城应试科举的,因为近一年来,柳永在那些个文人士子中为方羽大力吹捧,使得方羽也落了个大才子的名声,方羽回京城,得到消息的一些读书人便想来看看这个闻名已久的大才子,当然,这其中也不乏想来套交情的人,不过有了八王爷的威风在,有了晏殊这个更有名的才子在,再加上郭槐这个太监在一旁横眉竖眼地,这些个人倒也没人敢上前打扰方羽了。

赵萱是认识温苇云的,不过她不喜欢温苇云这个女人,温苇云当初的离开,在赵萱的眼中,这是温苇云背叛了方羽,所以赵萱认定了温苇云是个不忠地女人,另外,赵萱对于方羽把温苇云带了回来,心中多少有一点儿醋意,不过这个时代,男人弄一大堆子女人回家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如果某个有钱地男人不弄几个女人到家里,那才是不可思议的事。

那些个弥勒教俘虏自有官员将他们接收了去,那五百名士兵也被一名禁军的将领带走,方羽则被郭槐带入了皇宫之中,赵祯想要见他,刘太后也想要见他,这一次,郭槐倒是带着方羽先见了赵祯,两人自然是要叙一下兄弟之情的了,现在的赵祯已经有点小男人的思想了,看他一手拉着一个美人儿来见方羽,便可知道这位小皇帝终于是长大了,懂得要女人了。

这两个美人儿虽然受了宠,却没有分封名份,是以带着她们来见方羽,倒也算不上是不合礼制,这赵祯也定了一门亲事,估计着就这几个月内,赵祯将迎娶那个姓曹的女子为皇后,这两个受宠的美人儿倒是在方羽面前没敢持宠生骄,她们也是识得方羽的,更知道方羽与赵祯称兄道弟的事,懂得争宠的女人多少都有点小聪明,知道什么人不但不能得罪了,还必需与其拉好关系才行。方羽不是那种小人,这两个女人用什么态度对他,方羽其实都不会放在心上的,当然,别人对他客客气气的,他自然也会客气的对待别人,整个现场的气氛都是非常的友好,而那赵祯更是有些兴奋,拉着方羽说一些近来的事情,比如那临潼守将李渡向朝庭上的折子,对方羽进行诬陷的事情,赵祯都一五一十的说了来,这让方羽心里听了微微有些暗惊,心想自己在政治上还是有些在粗心了,这一次是刘太后向着了自己,下一次可就不见得有这么幸运了。

方羽告辞了赵祯后,又随着郭槐前往刘太后的所在的地方。

对于方羽常常出入刘太后的宫中,满朝的文武百官有很多的人都是知道了的,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那些个宫女太监中自然会有一些在暗中管不住自己的嘴的,尽管方羽与刘太后之间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但这些个在宫中太无聊的宫女太监们还是会在背后里八卦一番,想想啊,方羽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刘太后是一个正常的女人,这深宫里可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可以经常来的,于是,这话题就越说越传越精彩了,在某些**人的脑海中,一幅干柴烈火的香艳画面便形成了,如果是普通人,自是不会有人去关注什么,但以刘太后这般尊贵的身份,有心去关注的人就不少了,更因为刘太后的身份,刺激着编八卦消息的人把内容越编越香艳了起来,让一些人干流口水,又让一些自命正直的人捶胸顿足。

刘太后也听到了一些风声,这事情让她有些大皱眉头,这事情不太好处理。追查下去吧。人家会说自己是在

灭口,不追查吧,这些个人会越来越猖狂。刘太后着了这一口气,若是自己做出了这样出格的事情,自己倒也无话可说,自己没做过地事,却被人泼了这么多地脏水,刘太后心里自是有些憋屈。

刘太后是个很有自己的主见的人。想做什么事是不会被别人地言语所左右的,人言固然可畏,但也要看对什么人而言,刘太后的性子岂会因为别人在背后议论了几句就会缩回自己的手的,在她自己的心里,始终认为自己行地正坐的端,岂肯向别人低了头。

方羽再一次见到刘太后时,感觉到刘太后与以前有些不同。至于说哪里不同了,方羽自己也说不上来,硬要找出个什么不同的话,大概就是刘太后似乎比以前少了一些那种高高在上的威严。多了一点女人的风韵。

“这么久不见,你还是那个样子。看来你在外面过的似乎还可以。”刘太后没有坐在那把属于她的凤椅之上,而是在大殿之中另外摆了几把普通的坐椅,此刻她坐在其中地一把椅子上,虽然没有起身,但看她眼角微微露出的一丝热切与笑意,便可看得出她是很欢迎方羽来这里的,至少,善于查颜观色的郭槐就看出了这一点。

郭槐对于方羽地受宠,心中倒不是很抵触,毕竟两人没有利益上的冲突,甚至,两人还是一个利益共同地小团体,彼此之间还要互相帮衬着,郭槐看得出刘太后与方羽似有许多的话要说,自然躬身告了退,将一班子的太监宫女的带了下去。

“托太后的福,此次在外面没碰上什么为难的事,应该算是过的还好吧。”方羽见郭槐他们都出去了,心中有些苦笑,看这些人做的,好象自己来这里是与刘太后偷情似的。

“嗯,那就好,这一次的弥勒教叛乱,虽然没有闹得最后不可收拾,却也对国体的影响太大了点,你前些时上的折子,我也看了,党项人的问题也是需要防着点,不过你说起用范仲淹做陕西的知州,这件事,方羽,就算我答应你,那些个大臣也不是那么容易赞同的,所以,我先打算将他提拔为马步军都指挥使,过一阵子再将他改为陕西通判。”刘太后用手指了一下旁边的一张椅子,示意方羽坐下来。

方羽也知道政治上有些事也是急不得的,眼前的这个女人在政治上的智慧远比自己强的多,方羽自也不再多说什么,她能听取自己的那些意见,相信以后那个李元昊叛乱立国时,再也不会被弄个措手不及了,当下点了点头,坐了下来,道:“太后你是一国的掌权者,有一些事,我一个小武官也是不明白的,你自己决定了就是。”

“那就这样说定了,至于你的官职一事,方羽,今年的秋试,还有几个月就要开始了,你是不是也该准备一下才好,不要让我和祯儿失望了才好。”刘太后不经意的伸了一下腿,绣罗裙下,露出一小节晶莹如玉的小腿,可以让人想像的到那整条的腿有多么的美。

方羽也不经扫了一眼刘太后的绣罗裙下,这才注意到刘太后并没有穿那身太后的盛装,而是穿了一套宫外那些有钱人家女子穿的罗裙,只不过这套翠绿的绣罗裙比较贵重而已。

方羽那微一扫过的目光,还是被刘太后看见了,这让刘太后的心里微微有点儿得意,虽然她不是有意这样做的,但方羽那一眼对她的注目,让她感觉到自己在这个小男人的眼中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刘太后似笑非笑的看着已收回了目光的方羽,看他有什么反应。

“这个,秋试一事,只怕要让太后你失望了,贴经,墨义,都非我所长,想来去了也落不得什么好。”方羽微微的有点儿不好意思,自己在后世学的,可不是这四书五经啊。

“不管怎么样,你还是好好的准备一下吧,不去,哪里会知道自己行不行的。”刘太后温和的说道,方羽也听得出来,她的声音中包含着不少的关心在里面。

“那好吧。”方羽应了声,别人的一片好心,他也不想就这么的拒绝了。

“方羽……”刘太后唤了方羽一声,却又顿住了声音。

“什么?”方羽抬眼看着刘太后,等着她说下去。

“没什么……”刘太后却低下了自己的螓首,似是躲开方羽的目光,略停了一下,道:“你还是再给我讲一个故事吧。”

方羽应了一声,感觉到刘太后刚才的这句话有点口不对心,不过方羽不想深想下去,微一考虑了一下,准备着给刘太后讲上一个故事。

殿门外的郭槐有点儿探头探脑有往里看着,等待着刘太后对他的招唤。

一个宫女模样的人端着一碗牛肉羹慢慢的向大殿走了过来,眼神中微微有些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