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一三章 与刘太后的暧昧下

第一百一三章 与刘太后的暧昧(下)

小宫女端着那碗牛肉羹,站在大殿的门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直接端进去,侧脸望着郭槐,哪知道郭槐也不知道该不该进去,探头探脑的,郭槐向里面瞧了好几眼,这动作落在刘太后的眼中,有些好笑,也觉得自己与方羽这样单独待在一起,象是在偷情一般。

“把那个端进来吧。”刘太后吩咐道。

那小宫女应了一声,端着牛肉羹走了进来,近到刘太后身前时,又是立在那儿不如何是好,刘太后皱了一眉头,道:“你是新来的?”

那小宫女似乎这才想起了规矩来,慌忙跪下,道:“是的,太后娘娘。”

刘太后点了下头,对方羽道:“想来你一路到这里来,中午应该是没有进食才是,我让御房的人给你备了碗羹,你喝了它吧。”

方羽今天一路来,确实是空着肚子,没想到刘太后这回竟然这般细心,这让方羽心里微微有一点儿感动,从那小宫女的手中接过了牛肉羹,只不过这牛肉羹这会儿太烫,让人没法下嘴,方羽端在了手中却又有些为难。

那小宫女低吁了一下长气,显然是则才太过紧张,给刘太后行了个礼后,起身退了出去,到了殿门口时,几乎是逃跑似的小跑起来,这种行为,在这宫内是一种很失礼仪的行为,刘太后看了,却是微微一笑,这时郭槐上前一把抓住了小宫女,便要对她这种行为训斥一顿,小宫女见到郭槐抓住了她。吓得小脸儿都变色了。

“算了。郭槐,放过她吧,以后就让她侍候哀家。”刘太后出声制止郭槐将要对那小宫女的惩罚。这时候她的心情不错,看到小宫女地一些稚气地动作,心里面也生出了一些感叹,对方羽道:“还是年轻的好啊,人这年纪一大,许多的东西都失去了。”

“太后这话说地早了点。如今你正是人生的黄金时代,想要做什么事,正是精力最好的年纪,何来这年纪大了的感叹,我听一位才子说过,女人在太后这个年纪,正是女人一生中最美的时候。”方羽将那碗牛肉羹吹了吹,抬头安慰她道。

刘太后有些讶异的看了方羽一眼。一直以来,方羽给她地印象都是一个不会拍人马屁的人,正因如此,刘太后心中觉得方羽这说的是真心话。当下心里对方羽说的这话很是受用,不禁问道:“那你说。我现在这个时候美不美?”

这话一出口,刘太后的玉颊上不自禁的微微一热,感觉自己这话说的有些轻浮,偷偷看了一眼方羽,见方羽脸上并无不自然的表情出现,这才放了一点儿心,她却不知,方羽地心中并无多少孔圣人的观念,认为一个女人注重自己的容貌乃是很正常的事,自然不会对刘太后地话有什么想歪了的异议。

“太后地容貌,用古人的一句话,叫做倾国倾城,只怕是全天下了也找不出几个能与太后相比美的了。”方羽这话并非是要拍刘太后的马屁,只不过实话实说而已,刘太后的美,只要是个不睁眼说瞎话的男人,都会由衷的赞上一句。

刘太后对自己的容貌虽然有着几分自信,可这深宫之中,十几年来除了那个宋真宗之外,其他的男人接触的极少,从没有男人夸她的容貌如何的好,这时听了方羽的话,又知他这个人是从来不拍人马屁的,自然相信方羽说的是实话,心中自是极为高兴,这个时候,刘太后微微有点儿羞涩的道:“我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么?”

“自然,太后若是不信,自可找其他人问一问。”方羽见刘太后这时一脸的小女人的羞涩模样,心中微觉奇怪,不过这样的刘太后看起来,方羽觉得更顺眼。

“我信了你就是,方羽啊,如果,我不是太后,你……嗯,方羽,你以后不用叫我太后,太后的,在没人的时候,叫我紫嫣吧。”刘太后中途改了口,脸上的红云更胜。

要说方羽虽然也知人有尊卑上下,但他却无法把赵祯当皇帝看,也无法把刘太后当高高在上的太后看,幸而赵祯把他当了自己的哥哥看,刘太后也一直容忍着他那有些放肆的行为,当然,也正因为这样,所以方羽才会对赵祯亲近,对刘太后抱有好感,此时刘太后试探着说出的话,方羽当然不会不懂,多少也知这刘太后是有点儿喜欢上自己了,对于这种情况,方羽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唯有低了头去,也不管那牛肉羹烫不烫嘴,轻啜了几口。

刘太后见方羽没有做声,心中微觉有些失望,想到自己对他这般的好,这个木头却不领情,心里又有些难过,这个时候,方羽被那牛肉羹烫到了嘴,不由的倒吸取一口凉气,抬眼见刘太后的神色有些不对,一双秀眉轻皱着,便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

里不舒服的,你只管喝你的那牛肉羹好了,烫死了活后这话说的,活脱脱一个小女人的形象,那还有平日里那高高在上的太后模样。

方羽心中苦笑了一下,他可不是一个哄女人的高手,眼见得刘太后这娇嗔着的诱人模样,他也不知自己该说什么,至于那牛肉羹,他可不敢再去让嘴巴受一回罪,方羽支唔了一下,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紫嫣你没事还是不要皱着眉头的好,那样会让人误会的。”

方羽这个时候,只想赶快离开了这里才好,他虽不是正人君子,但要与一个太后有点儿什么,方羽觉得还是不要有的好,这事情,刺激倒是很刺激,可是一旦出了事,那可就是不得了的大事了,毕竟太后所代表是一个国家。一举一动。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不过方羽却又不愿得罪了她,且不说她手中握着一个国家的武装力量。就她对自己地那点儿情谊来说,自己也不该太伤了她地心。

刘太后见方羽唤了自己的小名,心中又是一喜,心想这个小冤家,非要惹人不高兴了才行,又想到方羽的性子。能在自己面前说这话,已经是很不容易了,她也不想方羽在心里对她留下什么疙瘩,当下柔声道:“刚才烫到了,还痛不痛?”

“这个,没什么,没什么地,我看还是先与你讲了故事再喝吧。”如果有一只老虎。经常很威风的立在自己面前,忽然有一天,这老虎很温柔的对自己说了一句很关心的话,只怕大多数的人都会无所适应。方羽就一时无法适应刘太后用这种温柔的声音对他说话,方羽自然是不会怕了刘太后这只美丽地胭脂虎的。不过他在对付女人的手段上是见识很贫乏的,只好转移了话题。

说来这刘太后十来岁子入宫,这一生也是没与男人谈过恋爱的,与宋真宗之间,除了上床做那事儿,两人之间并无什么感情,以前一门心思用在了争宠争权上,倒也不觉得深宫寂寞,但是当自己掌握了天下大权后,再也没有什么奋斗的动力了,才猛的发觉这深宫是何等的寂寞,方羽地出现,一点一点的拨动了她的心弦,尽管她是一个女强人,性子刚强,但人的欲望与爱情,实是人地生命本源,有时候出现的是很没有理智地,刘太后虽没有打算过与方羽做出点什么,但在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面前,有些事还是会不知不觉的做出来的,比如穿上这一身的绣罗裙,比如不经意间,将晶莹玉润的小腿露在方羽面前,此时听方羽说讲故事,便嗯了一声,向着方羽的方向斜靠在椅子上,道:“你说吧。”

刘太后这声音没有了往日的威严,透着一种很娇媚的感觉,这绣罗裙设计的很宽松,领口也较低,刘太后这一靠近方羽,先是一种女人的体香飘浮在方羽的鼻间,方羽不经意的扫了一眼她的胸前,正好看到一双如雪似玉的挺拔的玉笋在其间若隐若现,格外的诱人,方羽不知道这刘太后有没有生过孩子,但方羽可以肯定她没有哺育过小孩,到了三十几岁的人了,一双笋峰竟是保养的极好,是个正常男人都只怕想把她的衣服扒下来观赏一番,刘太后对于方羽的目光在她胸前顿了一下,心中不但不生气,还很是高兴,越发的将身子向方羽这边垂的低了,心中带着一点羞意的想到,小冤家,你想看,我就让你看好了。

方羽自是不知刘太后心中的想法,眼睛自那诱人的地方略一停顿后收回,道:“话说瑞州有一书生,家境贫困……”

“方羽,你给我唱个歌吧。”刘太后打断方羽讲的故事,微微有一点儿撒娇的口气道。

方羽应了一声,抬头看了一眼大殿的门口,此时门口已不见了一个人影,原来那郭槐探头探脑的看见刘太后与方羽两个快靠到一起去了,心中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外间对刘太后与方羽之间的传闻闹得沸沸扬扬,郭槐自也是耳闻过的,原本他还在为刘太后与方羽两人鸣不平,认为那些个人胡说,这时看到两人之间这种亲密的距离,郭槐终也明白这刘太后与方羽之间果然有暧昧,便将一众太监宫女赶的远远的,免得看到什么不该看的。

方羽会的歌曲并不多,想了一下,想起那首曾经比较喜欢的《归去来》,当下轻轻唱道:

这次是我真的决定离开,

远离那些许久不懂的悲哀,

想让你忘却愁绪忘记关怀,

放开这纷纷扰扰自由自在……

啊,涌起落落余晖任你采摘,

啊,留住刹那永远为你开……

方羽的心思随着自己的歌声,似是穿越了千年的时空,许多久已快要忘却的东西再一次的涌上心头,人世间的悲欢离合,沧海桑田的楼起楼塌,这一首歌,实是为那

者写的,情之寂寞,生之寂寞,这一种寂寞,刘太后她抬头看着方羽。有些痴痴的。

“方羽。你喜欢过一个女人么?”刘太后幽幽地叹息了一下,问道。

方羽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刘太后又问道:“是你家里地那个女孩子?”

“算是吧。”方羽自不能告诉刘太后自己前生的事情,当下模棱两可的回答。

“嗯,她一定是个很好地女孩子吧,方羽,如果有一天,你会不会离开这里。会不会想……想这里的人?”刘太后声音有一些伤感,似乎那种离别就在眼前。

“会的,这里,有些人有些事,我都不会忘了。”方羽点了点头,肯定的道。

“如果有一天,你真的离开了这里,我也会想你的。”刘太后站了起来。背对着对方羽道,她地心里,也正在纷纷扰扰的,却是难以自由自在。

刘太后的背影是很寂寞的。不是所有的人守得住这份寂寞,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有机会去守着这份寂寞。当一个人不在其中时,以为那种意境很美,可当一个人身处其中时,又会发现寂寞是一把刀,可以将人的心中割的伤痕累累,方羽看着刘太后地背影,发现这个女人的身材其实也很纤柔,这样一个纤柔的女人,其实是更适合躺在一个男人的怀中撒娇地。

“太……紫嫣,没事的话,我先走了。”方羽也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刘太后轻轻地应了一声,心中想着这一年半的时间以来,两人见面的点点滴滴的事情,在方羽走出了几步后,刘太后忽的转过了身来,看着方羽。

“方羽,记得秋试只剩余几个月了,你一定要好好准备一下,别让我失望,好吗。”刘太后的声音是很轻柔的,但方羽听得清清楚楚。

方羽的脚步微微顿了一下,又往前走了几步才停了下来,回过身来,道:“我尽力吧。”

方羽对那四书五经之类的书实在是不感兴趣,他实没想到刘太后对这事总是念念不忘,这个时候,方羽只能是先硬着头皮应承了再说。

刘太后看着方羽的离去,心中似有一种失落,又似有一种满足,大殿的门外,天空上是细细如鳞片的碎云,方羽的背影在这碎碎的云下越变越小,直至终不可见,刘太后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幽幽的叹息了一声。

方家大院的夜晚着实的热闹了一番,人散后,***通明处,一片酒宴后的狼籍,方羽没有喝什么酒,早早的就躲了起来,躲在赵萱的房内,两人说着体已的话。

满了十五岁的赵萱,已出落成一个很美的小美人儿,搂着她的方羽,发现自己的自制力变得很差了,赵萱身上那少女的清香味儿,让方羽的心中充满了欲望,很想剥了她身上衣服,把她那娇嫩的身子细细的把玩一番,方羽一边心猿意马的与赵萱说着话,一边不断的让自己想着其它的事情,免得自己一个控制不住,做出了伤害赵萱的事情,他可以不在意别的人女人的感受,他却不能不在意赵萱心里的感受,他可不想这样一个纯洁,善良,象个小仙女,小天使一样的人儿受到什么伤害,那样会让他有一种心痛的感觉。

“相公,你说,是梅落雪漂亮还是温苇云漂亮?”赵萱将手指在方羽的胸前画着,很突兀的问道。

“应该都漂亮吧。”方羽认真的想了想,也不能肯定哪一个更美一些,应该说,两个女人的美各有千秋,很难说谁高谁低的。

“相公,那你说,我与她们两个比,谁更漂亮些?”赵萱停住了自己乱画的手指,有些紧张的看着方羽。

“傻妞儿,这还用问吗,自然是萱儿你最漂亮了,你看你,长的象小仙女一样,那还能不漂亮的。”方羽轻轻的捏了一下赵萱那粉嫩嫩的脸颊,安慰她道。

“那,相公,我们快点儿成亲了好不好?”赵萱将自己的整个身子贴在了方羽的怀中,身子也不安份的扭动着,让方羽深感吃不消。

“好吧,我们明天好好的选个日子,让萱儿你早点做我的新娘。”方羽知道是自己把温苇云带回了家中,让赵萱心中产生了不安,这个时候,对赵萱最好的补偿就是早点儿把她娶过门,给她一个正妻的名份。

赵萱听到方羽这般说了,心中极是高兴,诱人的身子在方羽的怀中扭啊扭的,想寻个最舒适的姿势在方羽的怀中躺着,却让方羽的精神受了不少的折磨。

一轮弯月照进了窗格,两个呢喃细语的人儿让室内满是温情。

在千里之外的路上,四个身背利刃的人正在向汴梁城慢慢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