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一四章 结婚流了血

第一百一四章 结婚流了血

这一天确实是个好日子,赵祯请钦天监选的日子能不好了,在赵祯的倡议下,在刘太后的默许中,方羽的这一场婚礼办的很隆重,若非那些个大臣极力反对,赵祯还想把方羽的婚礼给办到皇宫里来,对于新娘赵萱来说,这一天是个幸福的日子,善良的赵萱在自己幸福的时候,也没有忘了其她的女人,在赵萱的要求下,温苇云,安二娘,梅落雪做了赵萱的陪嫁,对于名份,温苇云是不很在意的,只要方羽能够疼爱怜惜她就满足了,这安二娘则是心里明白,自己是无法与赵萱在方羽面前争宠的,对于这种情况,她只能无奈的接受,梅落雪是一个有才华而又心高的女子,但在命运面前,她是一个消极的女子,对于方羽将把她当做什么,她都有一种无所谓的消极,在她从小所受的教育里,她只是一个取悦男人用的玩物,尽管她不想承认这一点,但她的潜意识中,还是逃不开这种思想,她与安二娘又是有所不同的,安于娘的心中染了太多的世俗观念,对于金钱,权力等都是有着较强的欲望的,梅落雪的心中却是高傲的,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金钱,权力都没放在她的眼中,也正因为这样,梅落雪对方羽的要求反而是很低的,她只希望方羽不要象其他的男人那样,把她送给其他的男人玩弄,这个时代,朋友间互相交换着玩弄小妾歌姬成为一种风流时尚,这不能不让梅落雪心中有一份担忧。

对于方羽的成婚,有高兴的也有不高兴地。八王爷赵德芳心里就不怎么高兴。本来他是希望方羽成为他地女婿的,虽说方羽原本的出身是低了些,可现在这个时候。谁都知道了方羽将可能成为大宋炙手可热地权势人物,有文又有武,谁还会在意他原先是个杀猪的了,八王爷虽然心中不高兴,但还是让人送了贺礼过来,刘太后心里也是不开心的。但她知道自己没有理由不让方羽结婚了,想了想也知道自己与方羽之间是不可能的,她不是武则天,可以公开弄几个男宠在身边,她也不是贾南风之流的妖后,可以不顾廉耻的弄上面首三千,她只想有一个方羽在身边,但就这一个愿望。却在她面前阻着重重地困难,刘太后在微微伤过一阵神之后,也让郭槐送来了贺礼。

一大早,方家的一众人等便都起了身。徐庆从起床开始,便咧着一张嘴直笑。好象要娶媳妇的是他一般,展昭和白玉堂则是争着要当伴郎,公孙策,杨七斤在里里外外的忙着招呼人,柳永,白正淳却是很兴备的将方家收养的那些个孤儿招集起来,拿着各种的乐器,充当方羽迎亲路上的乐队,当然,他们地这支乐队只是凑热闹的,公孙策早就请了好几支乐队了,雷惊,张龙,赵虎等一干儿开封府的捕快也是要来凑热闹的,他们自从在战场上走了一圈回来后,每个人地精神状态都改变了不少,有了一种铁血军人的气质,每个人都不再当自己只是一个捕快,也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军人,这些个人与方羽相处地时间久,大家之间的感情也比较深,这一次,他们发动了开封府所有的捕快衙役,维持起方羽要过的那几条街的秩序,当然,赵祯也派了一支禁军把街上戒严了起来,这种种的作为,让朝中的一些大臣心中颇有意见,不过大多数人都很识相,敢跳出来哼哼的楞头大臣终究只有那么几个,没能影响什么,虽说方羽的这场婚礼的规格有点太过了,不合礼制,但这是当皇帝的赵祯的主意,这几个不识相的大臣跳出来说方羽的事,岂不是在骂赵祯的胡闹,赵祯岂能给了他们好脸色看,若非这时候的大权握在刘太后的手中,以赵祯的少年心性儿,只怕会把这几个大臣贬到某个风景秀丽的原生态地区旅游去。

接新娘的地方是天波杨府,赵萱的娘亲李氏不知跑到哪儿去了,一年多的时间,方羽他们没有收到过她的半点消息,这一回,杨家充当了赵萱的娘家,四个女人全都在了天波杨府,等着方羽来接。

一路上,方羽骑着那匹白马雪云天,穿着绣花的新郎服,胸前也很俗气的戴了朵绸缎做的大红花,吹吹打打乐器伴奏着,象耍把戏的猴子一般让街头的行人看了个够,由于脸上硬被众人上了新郎妆,脸上被的红红的,便是方羽自己,此刻也觉得自己象是顶着猴屁股在演猴戏,不过其他的人可没有方羽这种觉悟,徐庆那样一个黑大汉,为了方羽的喜庆日子,也穿了一身大花的衣裳,不伦不类的,方羽看了便想笑,两个当伴郎的,展昭与白玉堂,同样是脸上的红通通的,这让方羽心里舒畅了不少,不至于自个儿一人让别人当猴子看。

到了杨府,一套请新娘上轿的程序,便弄得方羽有些昏头转向,方羽是按正常规矩给杨家送了一大笔彩礼金的,所以杨家也按了规矩给赵萱备了一份嫁妆,大户人家之中,陪嫁的嫁妆中一般都会有丫环,让方

的是,这个陪嫁的丫环竟然是杨排凤,说来这杨排凤是老熟人了,方羽给她指点过好几次武艺,小姑娘与赵萱的年纪差不多大,性子有点儿大大咧咧的,不过小姑娘出落的很美,给人的感觉就是憨的可爱了,方羽在心中略微意外了一下后,也明白这是杨家希望与自己的关系能够更进一步,方羽虽为杨延昭的义子,但终不是亲子关系,若有了杨排凤在中间做为纽带,这关系才能更牢靠了一些。

每一个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杨延昭的两个儿子虽然经过了方羽的大力教导,但终难成大才,这一点。杨延昭是看的很清楚地。天波杨府要想保住杨家昔日地风光,看来只有走与人联姻的道路,方羽是杨延昭的义子。杨延昭地女儿按照规矩就是方羽的妹妹了,自然不能嫁娶了,所以杨家就把杨排凤送给了方羽,其中的意味,方羽自然也明白,他也明白一个老人为了这个家所操的心有多大。不管他是一个如何的铁血军人,只要他的心里还没有变态到对自己地亲人也冷血的地步时,面对着自己的儿女,他还是一个慈父,还要为自己的儿女的将来作上一些考虑,方羽对这没有排斥,在他的心中,多多少少的。也把杨家的人当了自己地家人,而杨排凤,无非就是原先是不会上床的妹妹变成了可以上床的妹妹罢了。

“羽哥哥,哈。哈……你怎么弄成了这个模样?”披着霞冠的新娘子赵萱被杨排凤扶着出了阁,杨排凤看见方羽那地大红的脸。觉得很是好笑,两人接触过几回,杨排凤对方羽并不陌生,她在方羽面前并无多少顾忌,此时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若是放在大家闺秀地身上,这样子大笑的模样,那一定会很难看,但放在杨排凤身上,却有一种娇憨的美,杨排凤是个嗜武成痴的人,对世事没有多少心机,性格上也有些象男人一般豪爽,方羽也是很清楚她的性子的,自然不会与她计较什么,一旁的杨七斤却道:“哎,哎,俺说凤丫头,可别在这种场合这样的笑啊,我们杨家一族,好歹也算是一个大族,你这样笑,岂不要丢光了俺们杨家一族的脸了。”

杨排凤扫了一眼周围的人,果然有很多的人都在看着她,杨排凤脸上不由的一红,赶紧闭上了嘴巴,老实的低着头,把赵萱扶上了轿子,这轿子是八人抬的,另外还有三抬两人的小轿,温苇云,安二娘,梅落雪三人上了这三顶小轿,在鼓乐声中,起轿回程。

对于方羽这种妻妾同娶,路人自是要好奇的指指点点一番,这结婚也是一件很累人的事,骑在马上的新郎官方羽对此深有感受,那么多繁琐的结婚程序,方羽心里是真佩服那些个司仪能够记得住,自己这个当新郎早被这些个事弄得有些晕头了。

迎亲的队伍行至河坊街时,众人眼见得离目的地不远了,各自暗中出了口气,这一段的路上,来观看的左邻右舍很多,把个不大的街道挤得满满的,使得迎亲的队伍走得更加慢了,方羽看着涌动的人群,心中没来由的一紧,以他从前多年行走在死亡边缘的直觉,他感觉到了一种危险在那一瞬间向这支迎亲的队伍袭来,方羽几乎是本能的从马上跳下来,迅速的扑到了赵萱的轿前。

铮,铮,两声刺耳的弓弦声响起,这不是普通的弓射出的箭,这是大宋最有威力的神臂弩发出的响声,两支如标枪的弩箭带着一道残影,一支射向了正中位置上的新娘赵萱,另一支射向了稍后一顶轿子上的安二娘。

方羽的身边,这时除了站着一个杨排凤外,没有任何可挡的东西,其他的人被禁军抵挡在了路边,眼看着那弩箭来临,方羽也没有其它的办法可想,大喝一声,挡在了轿前,伸手去抓那弩箭,想那神臂弩上发出的弩箭力量是何等的强横,实比一颗射出的子弹还要来的强横的多,方羽幸运的两只手先后都抓住了那弩箭,但这弩箭上强大的力量绞破了方羽的两只手掌,突破了方羽自己面前唯一的抵挡,毫不留情的扎在了方羽的肩头,带动着方羽不由自主的往后急退几步,撞在了身后的轿子上,幸而这弩箭已被方羽带歪了方向,从轿子的一角穿过,没有伤到赵萱。

啊,一声凄惨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中,另一支弩箭却将安二娘的胸前射穿,待人掀起轿帘一看,只见安二娘胸前血流如注,已死于非命,安三见姐姐身死,怒吼一声,向弩箭射来的方向扑去,此时,欧阳春与展昭先一步向那方向跑去,徐庆,白玉堂,黑子,虎牙四人则冲到了方羽的身边,整条街上,忽的大乱起来,观看的人群中,一些人拔出了刀砍向维持秩序的禁军,口中高喊着为圣教报仇的口号,不要命地与禁军士兵杀在了一起。

黑子迅速地脱下自己的衣服。撕成长条。为方羽将伤口扎住,另一边,雷惊指挥着一众捕快将几顶轿

了中间。用自己的身体组成了一道防线,徐庆,白伤不是很重,放下了心来,这时,赵萱。温苇云,梅落雪都下了轿,赵萱见方羽受了伤,眼泪先流了下来,此时方羽自是没有时间安慰她,抬眼向混乱处看去,只见那些个人高喊着弥勒教的口号,俱是奋不顾身的与禁军战在了一处。这一种情形,让方羽想起了后世的恐怖分子,这大概就是大宋时代的恐怖活动了,方羽心中有些叹气。对于这种恐怖分子,既使是在后世。也没有很好的对付方法,一般是很难将其灭绝地,方羽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血,又是叹息了一下,别人结婚只流新娘的那么一点儿血,自己结婚可好,流了这么多的血。

这个时期,大宋的禁军还是有一定的战斗力的,场面很快被控制了下来,看热闹的百姓能跑地都跑光了,不能跑的不是被涌动的人群踩的奄奄一息,就是被发狂地弥勒教徒砍的死伤在地,二百多弥勒教徒没有一个活口,全都战死了,过了一会儿,欧阳春,展昭,安三带了三具尸体回来,另外还有两架神臂弩,四个操纵神臂弩地人跑了一个,这死的三个,有两个经温苇云辩认是弥勒教的护法王,还有一个是弥勒教的堂主,事情不言而喻,这次的事是这四个人策划的。

温苇云的眼神在看向那个弥勒教堂主的尸体时,眼中闪过一抹黯然,这一个细微的表情,却让方羽看见了,方羽轻皱了一下眉,虽没有说什么,心中却有些不痛快,倒不是说方羽心眼儿小,会怀疑温苇云与这个弥勒教的堂主有什么奸情,而是方羽从温苇云的表情上看出来,今天这事情只怕与温苇云脱不了关系。

方羽虽然不爱安二娘,但他与安三的关系还不错,当下好言安慰了一阵安三,命人收敛了安二娘的遗体,一场喜事变成了丧事,让一众人等心中都不是滋味,婚礼后面的事情便只是草草了事,虽然后面大家也坐下来喝了酒,但无人再有心思闹洞房,禁军的几名将领本来冲着杨延昭的面子前来喝喜酒的,结果这酒也没吃成,各自带着自己的手下在整个汴梁城中盘查弥勒教的余党,这事情若是等皇上与太后发下话来再查,可就没他们的好果子吃了,雷惊等一干开封府的捕快也没能喝上酒,他们的职责所在,不早日抓到几个弥勒教余党的话,他们也脱不了干系,一时之间,汴梁城中弄得鸡飞狗跳的。

方羽自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与赵萱圆房了,当夜撤去了喜宴后,方羽便直接为安二娘办了后事,当然,在这个时代,一个做小妾的身份的女人死了,不可能会把丧事办得隆重的,方羽为她办了这场后事,在别人的眼里,这已经是很对的起她了,安三与她的家人对于方羽能这么做也是很满意的。

事情在三天后终于过去了,那个当时逃脱的弥勒教护法王也被搜了出来,因为拒捕而被乱箭射死,弥勒教至此,算是濒临烟消云散的地步了,这让方羽安下了心来,方羽始终没有再去找温苇云,心中与她就这事儿多少有点疙瘩在心里面,他希望温苇云自己来找他说个明白,只不过几天下来,温苇云都没有找方羽说上什么,脸上的神情却是日渐憔悴。

方羽几天没有去皇宫之中,赵祯知道他遇到这种事情心里肯定不高兴,自然就没下旨叫他进宫,在第五天头上,刘太后还是把方羽招入宫中见了一面,赏赐了一些东西给方羽与他的新婚妻子赵萱,随后又亲自给方羽检查了伤势,得证方羽无甚大事后,刘太后才放了方羽回家。

刘太后的那双手,保养的很美很柔滑,轻触在方羽的肌肤上,撩拨起方羽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欲望,便是回了自己家中,那种欲望还在蠢蠢欲动,这让方羽下了决心,要与赵萱圆了房去,十五岁的赵萱在后世是属于小姑娘一类的,但在这个时代,十三,四岁结婚的人不少,上了十五岁,那可是正儿八经的到了结婚生子的年纪了。

赵萱这两年的身体虽然发育了不少,可离发育完全成熟还差的远,但赵萱自己却认为自己已是一个大女人了,应该与相公圆了房,为相公生几个小孩子了,既然赵萱这般愿意,方羽也觉得自己没必要坚持什么所谓的原则了。

赵萱确实是一个难得的美人儿,,虽然现在很青涩,但对一个男人的诱惑力却是很大的,特别是在搂着了她的时候,那种温香软玉的感觉,是个心理正常的男人都会想着与她发生更进一步的关系。

夜,来的很是时候,芳心如鹿跳的赵萱与心猿意马的方羽在月儿刚刚升起的时候便躲入了房中。

这一夜的月色很美,这一夜,温苇云心中多少有些悲伤,而梅落雪,依旧波澜不惊的过着她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