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一九章 守着空城的县令

第一百一九章 守着空城的县令

在大宋时代,行唐不是一个好地方,这里靠近辽国的边境,人烟不多,主要是在宋辽两国大战时死了或者是被辽兵掳去做奴隶了,行唐县也有很多年没有人来当县令了,而现在,方羽就是这里的行唐县令,一个小小的八品文官。

对于行唐县的情况,赵祯与刘太后都不是很清楚的,只知道它是靠近辽国的边界,自澶渊之盟签订之后,宋辽两国相安无事了这么多年,以一般人的认知来说,来这里当县令应该是没有什么危险的,这其中包括方羽自己也是这么想的,方羽对于历史知识知道的并不多,他只知道朝庭要是贬某个人的官的话,一般都是弄到南方的某个地方去,而事实上情况也是这样的,吏部的安排没敢把方羽安排到南方去,而是在刘太后与赵祯的面前耍了个花招,把方羽弄到北方最倒霉的地方上了,县令一级的官员安排是由吏部来处理的,并非皇帝该管的闲事,一般来说,当皇帝的也不会去管县一级的这些个琐事,所以县一级的那些个情况,赵祯与刘太后还真不清楚,更不会想到那个吏部侍郎与方羽无冤无仇的,竟然会把方羽弄到那种地方去,赵祯固然是心中大怒,这刘太后心中也是极不高兴,索兴几天托病没有上朝听政,由得赵祯在早朝上胡闹,那赵祯哪还会客气,态度极其强硬的将那个吏部侍郎打发到了海南去钓海鲜了,不过这事已经是后话,现在的方羽。带了公孙策。欧阳春,徐庆,展昭。白玉堂,安三,黑子,虎牙八人以及赵祯特批准的五百名士兵来到了行唐县。

过了正定后,一路上没遇见多少人不说,眼前地行唐县城墙让方羽以为自己找错了地方。城墙低矮不说,残破也不说,竟然还有很多地方上是土砖垒起来地,上面长着已经开始枯黄的野草,在秋风中一抖一抖的,无声地诉说着这里的凄凉。

“他爷***,竟然把大哥打发到这种地方来。”徐庆一看这种破烂的地方,忍不住开口骂了一句。恨不得拎了手中的锤,干脆把这城墙砸了省事。

众人心中均觉不爽,便是方羽心中也很生气,暗想自己若是哪天掌了权。非得把这些文官们好好的梳理一番不可,一行人进了那破败地城门。这城门处也没有一个兵丁守卫,沿街的房屋也是破败不堪,长满了野草,似乎根本就没有人住,一路上见到的百姓,一个个面黄肌瘦,见了方羽他们,都是惊惶失措的躲了起来,黑子,虎牙二人强行抓了两个人来带路,结果到了县衙外一看,这里起码也有几十年没有人住过的样子了,野草丛生不说,还长了一些灌木,将那残缺的院墙包裹在这些杂木之中,看上去成了鼠兔的安乐窝。

徐庆看了心中大怒,一锤子把那快要倒塌的大门给砸飞了,叫道:“大哥,这哪是个县衙,根本就是兔子窝,他爷奶奶地,大哥,俺们不如回汴梁去罢,这官俺们不当了。”

把大门砸飞的这种野蛮的事,也只有徐庆干的出来,方羽有些哭笑不得,心想兄弟啊,你真够可以地,一来就搞起了破坏行动,这门让你给砸了倒没什么,不过你这冲动的脾气可得改一下了,咱们临着这宋辽边境上,脾气太冲动了可容易出事地。

方羽还没说话,白玉堂对着徐庆翻了个白眼,道:“我说庆子哥,你别这么冲动好不好,我们真若这样的回去了,倒是真让那些个混蛋趁了心意了,回去是不能回去的,我们得在这做出点什么事才好,相信皇上不会真把我们长期丢在这的。”

“是啊,这事透着奇怪,大哥真个要算起来,只不过是初入官场而已,怎的就会得罪了那么多的人。”展昭皱了一下眉头,看向方羽说道。

“依我来想,对付东家的应该是当朝的宰相丁渭,东家是杨公的义子,而杨公当年是与寇相爷同一条阵线的,丁渭这人,可说是小人一个,只怕凡与寇相爷有关的人,都是他的敌人,特别是东家与皇上暗中有兄弟之称,这种事,丁渭不可能不知道,说白了,东家不但将来在权力上是他的威胁,在政见上也将肯定是他的敌手,以他的个性,自然是希望能在皇上还没掌权时,把东家扼杀于萌芽之中才好。”公孙策扫了众人一眼,缓缓的道。

方羽点了点头,说到丁渭,方羽心中明白,自己早就与他结下点梁子了,自己不入官场,那丁渭可能就不会把自己记挂在心上,现在自己以文武双状元这样的强势进入官场,如果丁渭不赶快打击自己的话,那他就有点傻了,或者说,那他丁渭就不是自己心目中的那个奸臣丁渭了,方羽的双眼微微的眯了一下,道:“那个丁渭不用太担心,皇上他一旦亲政的话,首先要处理的就是他,如果我没猜测错的话,下一位相爷就该是我的老师晏大人了。

历史上的丁渭就是在赵祯掌权后赶下台的,而晏殊也随后当了宰相,一直到李氏一事传入了赵祯的耳中,晏殊才因李氏一事贬去了南方,这些事,方羽多少记得一点,所以对于丁渭这个对手,方羽也并不放在心上,众人也觉得方羽这话有理,以方羽与赵祯的交情,日后势必会将方羽提上位去的,只不过这几年要受点窝囊气了。

方羽招来那五百士兵将这县衙整理出来,同时又抓来几个这里的人询问情况,一问之下,这里果然已有十来年没有县令来了,在澶渊之盟以前,实际上说来,应该是宋真宗以前,大宋一般对辽国采取的都是攻势,自宋真宗上台后,大宋便开始转入了守势。辽国萧太后更是举倾国之力。不但把宋国边境抢了个干净,更是把宋真宗打的惶惶不可终日,虽然订下了澶渊之盟。但尝到了甜头的辽兵仍旧经常来搔扰边境,美名其曰打草谷,这行唐县先后有好几任县令死在这辽兵地打草谷上,后来就没人敢来这里当县令了,而这里地百姓,也被辽兵杀的杀了。抓的抓了,整个行唐县只怕剩下地人口不到一千人了。

听到这种情况,众人也明白方羽被人阴了一下狠的去了,花了三天的时间,众人总算整出了自己住的地方,随后一件很现在的事摆在了方羽面前,这里没钱没粮食,什么都没有。这县令怎么当下去,最紧迫的事情是没有粮食,这支五百人地军队怎么维持下去,要说方羽手里有的是钱。养一支五百人的军队还是不成问题的,可问题是谁上任当官时还带着一堆钱去的。方羽他们这次来,根本就没带什么钱出来,这种情况下,方羽只好让欧阳春回去取钱,自己带着一百名士兵跑回了正定,向那里的官员借了一千石的粮食。

要说治下人口少也有好处,十来天了,除了训练士兵外,便没有了什么事务,没有打官司告状的,也没地方收税,这里这么点人,个个都穷地快死了,方羽找谁收税去。

要说赵祯对方羽真的是很好,这五百士兵本是方羽当初在陕西带来的队伍,临来这里时,赵祯给这支队伍配置了五百匹马和五百套轻甲,五百张弓以及方羽设计的五百把斩马刀,可谓是下了血本了,有这么好地装备,方羽自然希望能把这五百人打造成一支最强的特种骑兵,故此每天地训练都不曾放松,这些人的素质都是极好的,毕竟他们是从十几二十万的士兵中挑选出来的,在汴梁时已经训练过了半年,其战斗力还是相当强的。

军队上的事也无须方羽多操什么心,展昭,白玉堂都已能独挡一面了,方羽为了保密队伍训练的内容,将所有的百姓迁到了城中的一角,总共也就几百人,这事自然好办,在欧阳春带了钱回来后,方羽干脆花钱把这几百人安置到了正定去,将行唐这个破烂的小城变成了一个小型的军事基地,方羽这个县令,也成了有地无人的空头县官。

转眼之间,已到了深秋,行唐城墙上的草也变成了真正的枯黄,寒风瑟瑟,也让这个破烂的小城显得更加荒凉,这个时候,也正是每年一度的打草谷的高峰时节。

方羽对五百士兵有点儿疯狂的进行着训练,经过这段时间这样的强化训练,这支方羽心目中的特种骑兵已经有了一点儿方羽所想的影子,虽然还谈不上有多厉害,但绝对要比普通的轻骑兵厉害上那么一些,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形成战斗力,方羽还是比较满意的。

为了知道训练的结果如何,方羽让大家进行了一场军事大比武,从个人的对抗赛,班组的对抗,这样一级级的往上检验,最后分成了三支队伍进行了两场军事演习,在第一轮中,徐庆的队伍就连输了两场,让徐庆气闷不已。

“大哥,这可不行,他们使诈,俺输的不服。”徐庆摇着自己的脑袋,心中很不服气的道,今天的军事大比武,徐庆带的一百多手下输在了白玉堂的一百多手下中,之所以会输,是因为徐庆这个人只知道带着手下往前冲,结果中了白玉堂的埋伏,输了一场军事演习,后来与展昭领的手下比试时,又中了展昭的埋伏,结果就是两场都输了。

“我说庆子哥,你别不服气,战场之上,光靠蛮干是不行的,还得用点心才行。”白玉堂撇了下嘴,对着徐庆有些不屑的道。

“玉堂说的对,战场之上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就算是江湖之上的拚斗,也是各用阴招的,很难有多少是堂堂正正的,庆子你以后要记住,打仗,你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你能打羸了就成。”方羽笑着拍了下徐庆的肩,对徐庆,方羽还是蛮喜欢他这种性子的。

“嗯,大哥说了是就是,不过俺可没有小白这么阴险,那玩意儿俺可玩不来。”徐庆一贯只听方羽的话,大哥

,徐庆觉得都是对的。

“好了。我知道你不喜欢带兵。以后不让你带了就是,这一次地军事比武,主要就是看一下这段时间地训练成果。同时也看一下还有哪些地方不足,以后好有针对性的训练,现在还有时间训练,等以后打起仗来,可就再也没时间训练一支这样的军队了,所以大家一定要尽心。把这支队伍整成这个世界上最强地一支军队。”方羽安慰了一下徐庆,又对众人解说道,他相信有了一支这样特殊的骑兵队伍,可以在以后的战争中发挥极大的作用。

众人自是没有异议,当了将军的,谁不希望自己手底下的士兵都是厉害着地,后面的各类比赛陆续的进行着,这支特战骑兵营的编制是按现代军制组成的。分成了三个连九个排的编制,大多数的对抗训练都是以排为单位来作战的,主要就是用于偷袭用地。

“大哥,就一支五百人的队伍。在大的战场上能有什么作用?”白玉堂总觉得这五百人似乎少了点,小规模的战斗自是可以起作用。可是那种几万十几万地大战役,白玉堂觉得这点儿人就似乎太少了,冲入战场上,只怕连个浪花儿也不会有。

“呵,呵,玉堂你别看这点儿人少,真要训练好了,那可厉害着,斩将夺旗不说,就是跑到辽国的大定府去把那个耶律隆绪宰了也不是很难地事。”方羽笑了笑道,要知道后世各国的特战队伍,对于这种事情可没少做,擒贼先擒王,本来就是特战队伍的强项。

“那好,那好,大哥,等这些个人训练成了,俺们就去杀了那辽国的那个老皇帝可好?”徐庆兴奋的说道,在他眼里看来,只要杀了那个耶律隆绪,自然就是大功一件。

“不,如果训练成了,我首先要杀的是党项人的李元昊,这个人才是我们大宋的心腹之患。”方羽对于徐庆的话,摇了摇头,道。

“哎,大哥,不管杀谁,有人可杀就成。”徐庆用手抓了一下自己的头,憨笑了一下。

众人见他有了人杀就高兴,俱是对着他翻了下白眼,随后又都笑了起来,要知道这些人现在哪个不是杀了很多人的,早已视杀人为平常事了。

方羽与众人细说了一阵特战队伍的作用后,各自才散了去,继续训练队伍。

辽国的析津府的一个驻军大营内,骁军候韩让心满意足的从一个女子身上爬了起来,那个女子已被他**的不成*人样了,雪白的肌肤上尽是伤痕。

韩让穿好了自己的衣甲,走出了营门外,一个长相畏琐的人上了前,陪着笑脸道:“候爷,您看这女人的滋味如何。”

“嗯,还行,这宋人女子的皮肤就是比我们大辽国的白嫩。”韩让点了下头,道。

“是啊,候爷说的正是,这宋人女子就是与我们大辽国的女人不一样,弄起来实在让人快活,不知候爷有没有兴趣,这一趟一起去打草谷,从宋人那里多弄几个美人儿回来,顺便候爷还可以从宋人那儿找点其它的好东西,候爷,不是小的说的,那宋人就是有钱啊,每一次去的兄弟,都是发了一笔好财回来,那些宋人,蠢的象个猪一样,根本就不知道反抗,便是我们用刀去砍他们的头,也没人敢吭一句的。”那个畏琐男满脸放光的说道,眼中尽是贪婪的光芒,那神情,就象一头饥饿的狼在见了小羔羊时。

“是么,宋人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容易对付?”韩让有些心动的看着那人。

“候爷,小的可以自己的项上人头做保,那些个宋人与猪是没有多大区别的,而且一个个有钱的很,候爷若是肯带兵深入一点的话,不但东西得到的更多,相信那些还没被打过草谷的地方上,一定有更多更好的美人儿。”畏琐男只差使劲的拍自己的胸部以示自己说的话句句都是真的,那神情真是慷慨激扬的很。

“嗯,让本候想想吧。”韩让沉吟着没有立既答应。

“候爷,再等可能就晚了,现在这个时候,各路打草谷的队伍都开始出发了,若是去晚了,好东西就没有了,再说了,这个时候,宋人的守军也知我们的大军都出来打草谷的,他们这个时候必定会龟缩在城中不敢出来,如果我们去晚了,最后就剩我们一支孤军的话,恐怕多少都会有一点儿危险吧。”那畏琐男见韩让犹豫,立马里劝道。

“那,那好吧,你去招集人马,我们打草谷去。”韩让想到刚才在那个宋人女子身上所得到的销魂滋味,欲望胜过了理智,终于答应了那个畏琐男。

北地的秋风卷起黄沙轻扬,又是到了一年的打草谷时节,不知道又有多少宋人在这秋风中将家破人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