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一八章 文武状元郎

第一百一八章 文武状元郎

要说柳永对自己的填词能力那是相当自负的,历史上,他是慢词类的开创者,可谓是词中的巨匠,只不过一生都不怎么得志,渐渐沉沦于青楼楚馆之中,说到这方面,这柳永绝对要算一个牛人,因为他每次**,几乎是不用花钱的,上了无数的美女不说,而且这些个女人都会倒贴钱给他花,并以能陪他柳永睡过觉而为无上的光荣,如果某某说她是当红的头牌,那好,别人就会问,你同柳永睡过觉没有,某某若说没有,别人就会嘲笑的说,那你算什么当红的头牌,只有被柳永睡过的才能算头牌的,正所谓,歌妓不睡柳三变,便是当红也枉然,想一想,这柳永在这方面有多牛,据说柳永死的时候,无数的歌妓争相出钱为他送葬,是不是这些个女人都与他有过一腿没有人知道,但这份光荣绝对是历史上独一无二的。

现在的柳永,人生的轨迹已发生了改变,只怕这份独一无二的光荣要让给别人了,方羽不是那种乱发好心的人,但方羽的小妻子却是一个善良的有点过份的小女人,当她明白明白方羽拿给她做的那些题目可能是科考的试题后,便对她认为很可怜的那个柳永生了帮上一把的心思,赵萱是个很聪明的女子,把那题目夹在了其它大量的题目中交给了柳永去做,这样既帮助了柳永,又不会让柳永产生怀疑,要说赵萱之所以会认为柳永可怜,倒不是说柳永真的玉树临风。是个女人就会喜欢他同情他。而是柳永这厮在方家白吃白喝了一年多,身上穷的咣咣做响,如果没有方羽。这柳永原本地人生道路就是凭着一手埴词地本事,跑到青楼去混吃混喝的了,赵萱见他穷成这样,善良的她自然要帮这柳永一把了,当然,赵萱也不是全无私心地人。说什么也不会让柳永超过了自己的相公的,故在论策上少给了柳永一道题,尽管如此,这柳永还是觉得自己考的非常的好,大有问鼎榜甲第一的感觉,故此考完后地第二天,仍然是兴奋的不得了,见有人堆的地方便挤进去说上一通。希望着别人也能与他一起高兴,只不过方家这里多是武人,有学问的无非就是公孙策,白正淳。赵萱,梅落雪四个人。而其中赵萱与梅落雪他是不可能拉着听他讲话的,公孙策忙得很,方家大大小小的事都是他在打理着,哪有时间听他柳永说什么,只剩下一个白正淳,人家那是一个老实人,心里面想什么,脸上都会表现出来,开头柳永拉着他讲自己在考场的事时,没说几句,便遭了这个老实人好几个白眼,柳永一见之下,哪还不跑的远远地。

柳永是个很聪明的人,最后让他终于找到了可以倾诉的对象,就是方家收养的那些个孤儿,也是柳永他正教着地学生们,柳永正讲到得意处,一个人笑嘻嘻的站了起来,道:“先生您说了这么久,也该给学生们说一下您这首词好在那一处地方吧,学生听了半天,可就是不明白您地词好在什么地方,学生这里有一首词,不如先生您看看怎么样。”

柳永看了那人一眼,是众孩子中最跳皮的那个方小三,这孩子读书不怎么好,喜好武艺,除了害怕方羽与赵萱之外,其他人他是不怎么怕的,柳永见他这般说,心知他手中定是不知从哪弄了一首好词,又来打击自己的兴致了,当下道:“是什么词,你拿来我看看吧。”

那方小三将那手中的一张纸递了上来,柳永接过一看,是一首《水调歌头》,一读之下,柳永心中暗自吃惊,抬头问道:“这是谁填的词?”

“自然是师父他了,否则谁还能写出这么好的词不成,这是师父他这次科考时写的一首词,先生您认为如何。”方小三得意洋洋的道,他们这些个被方羽收养的孩子,都是喊方羽为师父的,喊赵萱为师母的。

柳永听了方小三的话,心想还能如何,这首词自是要比自己的那一首《雨霖铃》来的好了,想到这里,柳永心中沮丧不已,填词是自己最得意的本事了,可比起方羽来,自己还是差了一些了,唉,人比人,是不能比的啊。

柳永被这一打击。心里的兴奋全没有了,当下草草的宣布下了课,不再折磨这些孩子的耳朵了,一众孩子露出一个胜利的表情,欢呼一声出了授课的地方,其中几个女孩子跑进了后院,来到了赵萱的地方,大讲刚才在课堂上的事情。

赵萱听了这事,自然对这些孩子又说教了几句,告诉她们,尊师重道才是一个好孩子,其实说来,赵萱也比这些个女孩子大不了几岁,故此她与这些个孩子很是相处的来,与这些个孩子是亦师亦姐的关系,而这些个孩子与她在一起,既尊敬她,也很亲她

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这些孩子便会来叽叽喳喳的讲

要说起来,温苇云也是一个很平易近人的人,在待这些孩子们上,一般来说也是不错的,只是这些孩子都是赵萱收养的,又与赵萱相处的最久,自然都站在赵萱的立场上对温苇云有点儿敌视了,认为温苇云抢了方羽对赵萱的爱。

方羽对家中的这些情况却不是很明白的,在某些方面来说,方羽是不太管家务事的大男子主义,此时在宫中的方羽,讲完了故事后,又陪着刘太后说了一会儿话,眼见得天要黑了,刘太后才放他出宫,看着刘太后暗藏在眼中的脉脉温情,方羽的心中也有些茫然,他真不知该如何对待这种见不得光的感情。

科举考试的结果经过了一段时间后终于出来了,方羽的大名在榜甲的第一名上,而柳永在榜乙地第十七名。方羽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名单。没有发现包拯地名字,方羽心中估计着是包拯这一次没有来参加。

有史有以来,方羽大概是第一个作弊当上状元的人。赵萱虽知方羽这文举科第一来的不光彩,不过方羽地那首词让赵萱觉得自己的相公就是当状元的料,而方羽的这首词也迅速的红遍了汴梁城,加上方羽从前在填词上的名声,使得如今京城内地当红歌姬无不以唱方羽的填词为荣,同时。这些个歌姬也都期盼着想见上方羽一面。

方羽的面可不是那么好见的,不过方羽身边的人却容易见着,比如说柳永,见自己如愿已偿的考上进士,高兴的拉了白正淳去临月楼庆贺,临月楼是一家高档的青楼,穷地叮铛响的柳永自然是没有钱请白正淳的客的,之所以拉上他。是因为白正淳手头上比较有钱,他柳永是打算宰这老实人一顿地,反正这老实人平日里是不怎么花钱的,那些个钱藏在他地口袋里。柳永还真怕它会发霉了,逮着了这个机会让白正淳出血一番。

偎红倚翠。柳永的骨子里最是风流不过的了,大宋时代的文人若是不会风流,说出去那是一件很丢脸的事的,柳永对青楼的事说来那也是非常熟悉的,进了临月楼,要了四名美貌的歌妓,两个陪着他哥儿俩喝酒,两个为他哥儿俩唱曲,那第一个唱曲的歌妓张口就是方羽的《水调歌头》,待唱完了,老实人白正淳便鼓掌叫好,那神情激动的,好象这首《水调歌头》是他写的一般,弄得柳永心中又想起一众儿学生对他的捉弄,忍不住对着白正淳翻了几个白眼,正要说什么,厢房有门外也有人叫好,连夸好词,随着那个人的声音,门帘儿一掀,走进来一个书生,柳永一看,却是老熟人了,与他颇有点交情的张先。

原来这张先这次来京,也是参加科举考试的,只不过他这一次又是名落孙山,故而跑到这临月楼来解闷,先时柳永进来时,他便已看见,起先想到柳永这次榜上有名,而自己落了榜,有些不愿来见柳永,待后来见柳永他们叫了四名歌妓,这张先心想,难道柳永这厮发了财不成,想到柳永在自己身上蒙吃蒙喝了不少,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放过了他,好歹要回点利息才是,便施施然的跑了过来。

这两个老熟人见面,自然就要亲热的寒喧一番,柳永在介绍完白正淳与张先认识后,便各自说起了这分别以来的经历,当柳永说到在方家过的自由自在的幸福生活时,张先也不由的后悔当初怎就没有也赖进方家,说不定也可沾了这新科状元方羽的光,得以这次科考也能榜上有名,要知在张先的心目中,这柳永的学问是要比自己差得一点的,他柳永能考上,张先认为,定是这方羽对他柳永进行了指点的结果。

那两名歌妓轮着把方羽的几首词给唱了,柳永与张先是各怀了心思,没有认真的去听,被他二人晾在一旁的白正淳却是不时的鼓掌叫好,也不知他是为这两个歌妓唱的好而鼓掌,还是为方羽这几首词写的好而鼓掌,反正老实人总是很实在的,说好就是好,柳永也没有再翻白眼,只是张先却不知白正淳的性子,看这白正淳那老实模样,不是个疯子就是个傻子,张先的心中不禁有些奇怪,这柳永怎么会同一个这样的人在一起。

临月楼外的大街上,伟来一阵**的声音,许多的人在叫嚷着什么,弄得那街上很是热闹,柳永好奇的推窗望去,却是在皇宫中的方羽回家来路过此处,不想被人认了出来,古代人没什么明星可追捧,象方羽这种文武双状元的才子,就成了众人追捧的对象,男人还好说,充其量就是佩服方羽的才能而已,但那些个少女少妇可就不同了,眼见得方羽这个才子长得这般的英俊,那还不在自己

面芳心可可的幻想一番。

“哎呀,你们快看,那就是今科的状元郎,长得多俊的一个人儿啊。”一个老鸨将脖子伸的老长,惊叹的道。

“妈妈你认识他?”一名歌妓看着方羽,上下打量了一下,又回头对老鸨道。

“哎呀。翠翎。不是妈妈说你,做我们这一行的,哪能少了这些见识。这方公子如今已是文武双状元,这在我们大宋可是头一份,这样的人物,做妈妈地怎能不认识了,我呀,昨天里特意去那河坊街上守了一个早上。等着看状元郎跨马游街地风光,还算幸运,总算让妈妈我在近处见上了一回,省得以后人家方公子来了咱春风楼时,若不认识,岂不是要闹笑话。”老鸨有点儿自我陶醉的道。

“姐妹们,你们快来看啊,那个新科的状元来了。好俊地一个人哩。”柳永他们所在的临月楼上,有个女子倚在栏边,对着里面的人大呼小叫的,让柳永。张先两人大摇其头,心想不就是一个男人吗。这些个女子有必要激动成这样。

一些个暂无客人的歌妓们纷纷上了露台,要一睹状元郎的风彩,方羽还着黑子,虎牙两个随从,见一路上这么多地女子都跑出来看他,心中苦笑不已,特别是到了这青楼比较集中的地方,出来看的女子更多,而且这些个女子胆子更大,不管美的也好,丑的也好,或是上了年纪的,或是年纪不大的,一个个看着他方羽的眼中都放着光儿,更有一些是对着方羽大抛媚眼,那长得美地抛媚眼儿倒是赏心悦目,那长得丑的也眼中放电,这种电可就冷的很了,让方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外带黑子,虎牙两个人地寒颤,好在现在没有后世的那种狂热地追星族,也仅仅只是多抛几个媚眼为止。

柳永,张先见方羽带着黑子,虎牙两个落荒而逃的模样,心中均觉得有一种很奇怪的好笑感觉,堂堂一个文武双状元的大才子,竟然如此的不识风流阵仗,实在是有亏了他这个大才子的名号,这让二人在心中为自己找到了一点比方羽强的优越感。

方羽三人离去了之后,这里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柳永三人便又喝起了酒,到最后,自然又是搂了歌妓,三人风流快活了一番,到第二日,柳永与白正淳才回了方家。

对于方羽的任命,在朝中又是颇多的争议,赵祯是想给方羽一个较高的级别,但一些自认为自己很正直的大臣极力反对,当然,如果是掌权的刘太后发下了话,一般是没人敢说句什么的,但刘太后对方羽心里有着一份不可能的非分之想,弄的自己心里有鬼一般,总觉得别人都在盯着这事看,她怕自己若是出面将方羽的官位提了上来,会落实了别人的口舌。

要说刘太后心中其实也想给方羽一个较高的位置,只是她心中的顾虑太多,所以对赵祯与朝中大臣为方羽的事而起的争执,她刘太后是袖手旁观的,这事又发扬了大宋一贯的拖拉作风,愣是议论了七,八天也没个结果,而其他的进士则已是开始走马上任了,这期间,方羽带了柳永,白正淳,杨至三人来见过了赵祯与刘太后,最后刘太后下旨封了柳永为宁明县令,白正淳为钦州巡防使,杨至为副使,先在那边建立一个小型的种植园,看看效果再说,方羽对这些没有什么异议,毕竟,若是猛的建了一个大型的种植园,一个控制不好,那鸦片流入了大宋可就不是什么好事,心须得先建有一条非常忠心可靠的销售渠道不可。

赵祯见方羽同意了,也就没说什么,让杨至去禁军中挑了一千可靠的士兵带去,赵祯现在也不是啥事都不懂的人了,多少也知道事情不可太过于急进,再说了,刘太后能同意此事,那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赵祯自是不知这里面有刘太后与方羽那道不清说不明的因素在里面,只知道刘太后是一个比较守成的人,一般不愿意与其它的国家和地方弄出什么事端来,能同意自己这个比较恶毒的计划,那已是很不容易了。

这件事告一段落之后,方羽的事最后也有了个结果,这个结果,就是方羽这样满不在乎的人也有些生气与郁闷,不过当方羽听说这事是刘太后最后做的决断,方羽也只好认命了,他心里也明白刘太后的苦衷,自己与刘太后之间的风言***,都传到了汴梁城的大街小巷之中了,现在以丁谓为首的一些人要打击自己,刘太后若出手帮忙的话,就会落了人有的口实,方羽看着手中的任命,这个时候,也只好反过来安慰赵祯了。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一百一八章 文武状元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