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一七章 文举科试

第一百一七章 文举科试

方羽回了家中,拿出郭槐给他的那卷纸,一看之下,方羽有点儿傻眼了,这纸上所写的东西,方羽一看就知道是什么了,这是这次科举考试的题目无疑,方羽想起郭槐送他出来时那诡异的表情,这个时候那还不明白,定是刘太后或是赵祯让这郭槐干的,否则,这个死太监的,那会有这么好心的为自己做这事儿。

方羽一生的经历,让他虽然有着一份自傲,却不是什么道德先生,做事情也不会那么古板的不开窍,当下拿了题目找到赵萱,让她为自己做一份答案出来,至于柳永那里,方羽可没敢告诉他这事,倒不是说方羽不讲义气,而是这种事情定是刘太后或者赵祯出的手,既然别人对自己这么好,自己当然也得为他们的名声着想一下,当然,柳永这个人在历史上可是一个狂生,这狂生的嘴巴一向就不牢靠,方羽也不敢多出一些事来。

要说赵萱实在是一个聪明的才女,把贴经,墨义,策论的题目都给方羽做了一遍,方羽看了一遍,觉得自己的这个小妻子实在是算得上一个女状元才是,后面方羽所要做的,就是把这些东西背熟来就是,这点儿小事,自然是难不住方羽的,要说方羽前生读书时可从没有做过弊的,这还是他第一次考试作弊,按说方羽本该心中羞愧才是,只不过方羽本来是不太想参加这种科考的,但为了自己手下的一帮兄弟们地前程,他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去考。如今忽然有了这种轻松地事。方羽是不但不羞愧,心中竟隐隐有些高兴,就象那所有不愿去读书的人一样。都希望有一种轻松的方法将考试应付过去了。

方羽地小妻子赵萱是个乖女孩子,当她明白了方羽是在作弊的时候,很为方羽汗颜了一阵子,不过这种汗颜远远比不过她爱方羽的心,所以她义无反顾,尽心尽力的为方羽作起弊来。一心里只想为方羽弄个文举第一的状元回来。

科考还有一门是诗赋,这个方羽就不需要赵萱帮忙了,方羽记得的好诗好词多地很,随便拎出一首来就是精品,方羽现在所要做的,就是等着开考,不用再去读那些让他头大的四书五经后,方羽的心情也自觉得变得好了。有了更多的时间搂着赵萱在怀中,看她读书的样子,不过这样一来,弄得赵萱也没办法把书看进去了。若是哪个女人能在一个男人一双大手在身上摸呀摸的时候,还能看的进书去。那可真是奇迹了。

考试地日子很快就来临了,方羽与柳永告别了方家的众人,去了考场,这个时候,似乎方羽不去考也不成了,一大早的,赵祯与刘太后就派了一支千人的禁军队伍,来到方家将方羽押去考场,这种架式,让方羽有点儿哭笑不得,赵祯喜欢胡闹倒也罢了,没想到刘太后也要陪着赵祯胡闹,知道地人是明白他们这是关心方羽,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要把方羽押上刑场哩,不就是一个考试吗,弄个这么大地排场,吓着了那些可怜的考生怎么办。

一如以前电视电影中所见的差不多,随方羽来的一千禁军把整个考场给戒严了,除了方羽以及沾了方羽的光的柳永之外,其他的人都是一个个经过了检查后才放入考场中的,这一次的科考也不知是那士兵检查的松,还是这些个学子很自觉,总之今年算是没有查到挟带作弊的人,一个个的考生各自入了自己的坐位,等着主考官发下试题,因为方羽是晏殊推荐的原故,所以晏殊为了避嫌,没有当上这个主考官,而是翰林院中另一个学士来主考。

第一场大经,第二场兼经,都是郭槐那卷纸上的题目,方羽自然是轻松的应付了下来,整个考试是二天,中途是不能出去的,方羽在这里面倒是吃得好,睡的香,最后一场是诗赋,要求是非常的宽松,诗也好,词也好,体裁不限,内容不限,一切都可以自由的发挥,想来,这也是专门为了方羽安排的,好让方羽有个自由的发挥空间,这对方羽来说,实在是没的话说,当下方羽就写了苏轼的那首《水调歌头》: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方羽盗窃完了人家苏轼的大作后,心中还颇有点儿得意,心中暗想把这位大文豪的一些好作品给弄完了,指不定逼着这位以后的大文豪再得绞尽脑汁的为这个世上再贡献出几首好作品来,可惜啊,自己只怕是看不着了,除非自己能活个九十,一百岁的才行。

那主考官与晏珠也是好友,自然知道方羽在填词上的所谓造诣,待方羽交了卷后,二话不说,当先一睹为快,等看完这首《水调歌头》,忍不住击节赞叹,连称好词,这位主考官也是微微知道一点儿方羽与当今的皇帝以及刘太后的关系不浅,原本觉得方羽此人是个善拍马屁的小人,讨好了皇帝与太后,才得到

关照,此时一读这首词,心中那种嫉妒的微微酸意立心下里大叹方羽此人能得皇帝与太后的欣赏,实是应该的,这主考官也是个有些才华的人,觉得就凭这首词,这方羽的才华就可直追诗仙李白。

考完的方羽,自然不知道这首词让别人感叹成这样,出了考场后,便与在考场外等候的黑子,虎牙回了自己的家中,而那个稍后一点出了考场的柳永,这回也是满心欢喜,要知道这位也是以善词而留名于世的,这不受限制的发挥,自然也是中了他的心意,当下扬扬洒洒的写下了一首《雨霖铃》,这完了之后,自己越看越是得意,心想此番自己的这首词定可为此次的诗赋中地第一,当下走出考场时,也有一种扬眉吐气地感觉。

当夜。方羽好好的慰劳了一下此番考试中颇有功劳的赵萱不表。第二日,方羽如同往常一般入了宫中,先与赵祯说了一下此番科考地过程。又接着讲完那异界版的鸦片战争,赵祯也向方羽说了自己已派了人去收集罂粟的种子,两人在商讨到那个地方种植的时候,方羽想也没想,直接拿过地图,在安南一带重重的点了一下。道:“要说最适合罂粟种植的地方,就是这一大块了,虽说离我们这里远了点,但它有几点好处,一是这里近海,从海上运输地话非常方便,二是我大宋将军队驻在此处的话,可以加强我们对此处的控制。另外,将这里变成罂粟园,使这里形成单一的经济,以后这里的人就不得不在经济上对我大宋形成依赖。其三,这里的气候也非常适合种植罂粟。最后一点就是,这里离我大宋的中心地带远,地处偏僻,只要我们的保密工作做地好,别人很难查到货物的来源。”

“嗯,大哥说的这些,想必是大哥已经深思熟虑了此事,既然如此,我看就按大哥说的去做吧,只是派谁带兵驻扎此地,大哥可有好地人选?”赵祯点头表示赞成,不过对于谁带兵去驻守,赵祯却有些犹豫,一直以来,赵家的皇帝从小受地教育就是不让人真正有了统兵权,如今让一个人带兵到这种地方的话,万一这人起了反心,在那种地方是很容易自成一国的,别看赵祯年纪不大,但从小受的帝王教育,在这方面还是考虑的比较多的。

方羽想了想,朝中也没什么好人选,而且对当时的人来说,被派到那种地方去,是属于贬官的一种惩罚,谁也不愿到那种在感觉上属于鸟不拉屎的地方,对现代人来说,没有什么人迹的,又林深树大的地方可是原生态的旅游区,但对宋时人来说,那是野人生活的地方,是不开化野蛮地带,去了会没命了也说不定,方羽想来也无法,只好道:“要是真没什么人的话,我家里倒有两个学子,一个叫柳永,一个叫白正淳,再加上一个杨家的杨至,以这三人去的话,应该是没有太大的问题。”

赵祯点了下头,他对方羽还是很信任的,虽然方羽推荐的都是他自己的人,但他相信方羽这不是在为他自己培植势力,赵祯年纪还小,还没有感觉到权力的重要性,方羽给他的感觉也是不太在意权势的人,所以赵祯很爽快的答应了方羽的提议,道:“那就按大哥的意思办吧,几时把那三个人带来,我见一下他们。”

“嗯,虽然这个地方现在不是什么好地方,但它沿着海,在未来的时候,这里却是一个不错的地方,有利于进行海上的商品贸易,当然,现在说这事还早的很,这事还是慢慢来吧。”方羽说着这事的时候,心中想着如何以这里为跳板,进行一下殖民地活动,如果大宋有足够的殖民地的话,就算是日后元人崛起,但他们是马背上的民族,触角终究伸不到海上去,说不定因此就可保住华夏文明的先进传承。

对于方羽说的一些海外之事,赵祯也是很向往的,少年人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好奇心重,容易接受新鲜事物,也容易被别人所引导,向着他感兴趣的方向走下去,方羽又与赵祯说了一些海外的事情,从不同的人种到不同的风俗,又从不同的物种到各地不同的物产,在方羽心里,这些东西自然已是很平常的东西,但听在赵祯的耳中,这些都是稀罕的事物了,除了心中想抓几个金发的美女来看看之外,也想弄几个黑妞来摸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象方羽说的那样,黑碳一样的女人也有让人爽的地方。

方羽在赵祯的福宁宫中待了好一阵时间,直到郭前来催促,赵祯才恋恋不舍的放方羽离开,随后,方羽便与郭槐来了刘太后的宫中,他到这里也是家常便饭的事,一众儿太监宫女都是认识他的,也不需要通报了,直接被郭槐带入了殿中,此时的刘太后表情似是有点不耐烦,见了方羽来,也没有露出以往一样的微笑,显然是在生着谁。

结了婚地男人在对女人地感觉上就是与没结过婚的男人不一样,或者。更确切一点的说。应该是没与女人上过床地男人在对待女人的能力与方法上是远不如那已经尝过了女人滋味的男人的,以前的方羽也许不会明白这刘太后为什么会生气,但现的方羽。也算是无师自通了,多少懂了些女人地心思,也许,这种所谓的无师自通可能就是人类的一种本来能力吧,反正已经有过了两个女人的方羽,这时候从刘太后的表情上。明显的看出了她是在生自己的气,就象一对刚吵了几句的恋人,这种表情,把刘太后对方羽地感情表露的太多太多,人在面临着爱情的时候,哪怕是很聪明很沉稳的人,有时候也会被自己地情绪所左右,刘太后已经有不少天没有看到方羽了。原本以为今天会很快看到方羽,谁知方羽迟迟不来,这让刘太后的心中多多少少都会忍不住地产生心中的怨气。

“说吧,你又在教唆祯儿做什么坏事。”刘太后问的问题虽然是堵了一口气在心里面。但声音还是很温和的,就象一般的情人之间。尽管吵了嘴的时候是一副生气的样子,但心里面还是很关心着她的情人的。

方羽与刘太后虽不是情人,但便是郭槐这样的太监也已看的出来,刘太后与方羽之间有着多深的暧昧感情,有时候,这种暧昧的感情因为受到某种压制时,反而会变得象火山的岩浆一样,热的滚烫,比之一般的情人之间来的感情更深,在郭槐的心中,方羽与刘太后就是世人所说的奸夫**妇了,就刘太后对方羽的好,郭槐绝对相信自己的判断,这两个人迟早有一天会搂到一张**去,这奸夫**妇的标签,郭槐自是在心里早早为两人贴上了。

刘太后这样一样风韵十足的美人儿这样的轻嗔薄怒,已经初解风情的方羽也不好大刹风景来个不理不睬,当下里就把自己与赵祯商讨的事情向刘太后说了,多少懂了一些女人心思的方羽,在为刘太后讲述海外的见闻时,自然不会提及海外的女人如何如何的,而是大讲某地的黄金有多少,某处的银子如何的多,还有那钻石是如何的漂亮,宝石是如何的美丽,刘太后听了还没怎么的,一旁的郭槐听了,那口水差点流了一地,恨不得立马希望刘太后发下命令,出兵那些个地方,将那些个金银财宝抢了回来。

“方公子,你说的可是真的,那些个地方真有你说的这些东西?”郭槐忍不住的问道。

“这些自然是真的,想那美洲之地,那个黄金帝国的称号可不是白给的,那里的黄金多的让人难以想像,随便一个普通的百姓,也可随手拿出数百两的黄金来,而且那里的军队是不堪一击,只要我们有了坚船利炮,那里的黄金就是我们的了。”方羽微微一笑,有些诱惑的道,他对郭槐的性子也是很了解的,这人平生没其它的爱好,就喜欢黄金这类的东西。

郭槐咂吧了几下嘴,觉得自己的口水都恰似流干了,眼中全是那黄金的幻想,方羽看向刘太后,只见刘太后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方羽,你是不是很想去把这些地方征服了?”

这不是废话吗,方羽心中想到,大宋若是能把那些地方都变成了殖民地,还怕个屁的什么金人,元人的,有了强大的海军力量,大宋再怎么差劲,马总跑不到海中去追杀汉人,方羽心中虽然对刘太后的问话不以为然,但还是回答道:“狡兔有三窟,多了一些那样的地方,也让大宋的百姓多了一些起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不是,只不过这种事情不是一代人两代人就可以完成的,还需要把它立为一个国策,长期的执行下去才行。”

刘太后点下头,道:“这还差不多,我还以为你想那些金银财宝想昏了头,要知道收取一个地方可不是嘴上说说就成了的,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方羽,至于这件事该不该做,现在暂且不做讨论,你这一次的举试做的如何?”

郭槐给方羽试题的事,方羽相信刘太后也是一定知道的,否则郭槐才不会做这事情,此时见刘太后问起,方羽只能回答了一句,道:“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嗯,那就好,今天的故事你还没有讲,现在开始吧。”刘太后笑了一下,仿如那国色天香的牡丹盛开,看的方羽微微一呆。

方羽低下了眉,他没有看到刘太后见了他的神情,眼中露出一丝得意的神色,方羽想了一下,开始讲起故事来。

大殿之内都在静静的听着方羽讲着,此时的方家大院之中,柳永也正在得意的说着自己这次考题中的那首词,这时,一个人嘻嘻笑了一声,站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