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一六章 恶毒的计划

第一百一六章 恶毒的计划

刘太后轻皱了一下眉头,伸手敲了一记那个小小身影的头上,道:“秋雁,你这毛燥燥的做什么,往哪里撞呐。”

那个小小的身影正是那天给方羽端来牛肉羹的小宫女,现在她成了刘太后身边的侍女,今夜是她值夜侍候刘太后,因夜已深了,小宫女秋雁以为刘太后已经在**睡着了,故此她也倚着外间的一根柱子打起了瞌睡,不想刘太后却又起来了,惊醒的小宫女赶紧上前来侍候刘太后,哪知瞌睡的太重,人还没完全醒过神来,迷糊之间,差点儿撞上了刘太后。

小宫女被刘太后的话吓的脸色一变,瞌睡跑的没了踪影,赶紧跪了下来,道:“婢子该死,冲撞了太后娘娘,请娘娘饶了婢子这一回吧。”

“好了,起来吧,就你这种毛燥的性子啊,迟早会把自己的性命弄没了。”刘太后挥了挥手,示意小宫女秋雁起来,宽容的提醒了她一句。

“谢太后娘娘。”秋雁爬了起来,垂手立在太后的身边,等着刘太后的支使。

“嗯,随哀家走走吧。”刘太后吩咐了那小宫女秋雁一声,向那殿外走去。

外面的月光正是最明亮的时候,月在中天,冷冷清清的显得很孤独,正一如刘太后此时的心情,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刘太后有些迷茫的看着那月光,此刻,他正搂着他的小娇妻吧,刘太后不由的想到。

小宫女静静的跟随在刘太后地身边,看着沉默地刘太后。小宫女也不敢发出一点儿打扰的声音。只是眼睛四下里打量着,看着不远处小皇帝居住的福宁宫内,那里还是一片***通明。小宫女发现,刘太后地目光最后也落在了那***通明处,再一次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月夜本是美的,但刘太后此时却终是没有欣赏的心情,同一种景色,不同的心情。看到的也是不同地感受,并非所有的人愿在这夜里看月色,也并非所有看月色的人会懂得这夜色美不美,小宫女秋雁就不会去欣赏这夜色,她只希望在这月色下感叹的刘太后,能够早点儿回去休息了才是,只不过她的这个希望却是等到了月影西斜时。

刘太后拂了一下似被露水沾湿的秀发,想起方羽曾经讲过的一个故事。一个寡妇是如何在寂寞的深夜地黑暗中捡着散落一地的铜钱来打发那难熬的时间的,这让刘太后地心中更加郁郁,对着那都快站傻了的小宫女道:“我们回屋去吧。”

方羽地本质,在现代来说。算是有文化的人的,只不过到了这大宋时代。数理化这种现代的文化可不算是文化了,这宋时的文化人可是指懂得写诗填词,会背四书五经的人,方羽盗用一些别人的诗词可以,但背这四书五经却是不行了,不是说方羽的记忆力不行,而是方羽作为一个后世教育起来的人,对这四书五经实在是不感兴趣。

方羽的小妻子赵萱倒是精通了这四书五经,只不过她再怎么精通,也帮不上方羽什么忙,方羽拿起这些古文,但象所有的那种成绩不好的学生一样,有一种头大赚想打瞌睡的感觉,当然,抱着赵萱看着这书时,是不会打瞌睡的,只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方羽就更没有心思看书了,非是方羽好色,而是一个男人抱着一个美女在怀中时,如果他还有心思看书,那可就是一种奇怪的事情了,方羽喜欢这种抱着赵萱看书的美事,这让他常常想起那一句,从此君王不早朝,是啊,有个美女在怀中,谁还有心思去上那枯燥的早朝啊。

方羽在赵萱的陪读下,虽然四书五经没看进多少,一手毛笔字却是写很好了,而他为赵萱与温苇云画的画,使得梅落雪在心里也是暗暗称奇,只不过她是个不喜欢开口求人的人,对方羽的态度又是不冷不热,使得不喜欢强迫女人的方羽始终没有与她同房,自然也就没有给她画上一幅画像,梅落雪虽然羡慕赵萱,但她是一个很有一些傲气的女子,内心之中又有些自卑的人,所以她始终不会低声下气的去求方羽给她画上一幅画像。

方羽也不是女子专家,并不知道梅落雪的心思,只道梅落雪真是一个看自己不上眼的高傲女子,这让方羽心中有些后悔买下了她来,方羽是喜欢美丽的女人不错,但他绝不会喜欢一个不把别人放在眼中的高傲的女子,尽管方羽自己也不太把别人放在眼中,但方羽是对陌生的人的,对自己身边的,方羽绝不会太冷淡了,方羽却是不知道,梅落雪因为自己的出身而有着一份自卑,潜意识中为了掩饰这份自卑,便以一种高傲的外表来保护着自己。

梅落雪在方家成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名份上她是方羽的小妾,却从没与方羽同过房,日子倒是过的非常清静,这种清静的日子在不知不觉间过了几个月,迎来这

秋天,这个时候,远在全国各地的举子都纷纷跑来了准备着参加今年的秋纬科试。

在大宋想要当上进士,有三种方式,一是从童生开始,一路考试上来,最后参加殿试,一种是有太学生或者其它学府的学子身份,由当朝的官员推荐,参加进士及第的考试,还有一种最爽快,由皇帝下旨,直接赐封为进士出身,如晏殊,就是由宋神宗直接赐了个同进士出身,这种好事,对一个读书人来说,可谓是爽到了极点。

以赵祯对方羽兄弟之情,本是可以给方羽赐个文科试举的同进士出身的,方羽自己心中的意思也是想赵祯直接封他个同进士出身就行了,省得自己去读那些个四书五经的,只不过方羽在赵祯的心中。是一个文武双全地人。既然方羽当了武状元,赵祯便希望方羽最好是还能当上文状元,当然。这状元地位置,可不是赵祯一个圣旨就行了的,那得入考场考上一回才是,方羽已是太学生的身份,在晏殊地推荐下,有了直接参加这考取进士的资格。别人若是有了这资格,只怕都会欢天喜地的,方羽却是无可奈何的对天无语,只得静下心来好好的钻研一下那些要考的东西,这一次,同样要参加这场秋试地还有柳永,柳永已经参加过好几次这样的考试了,对于考场上的一些规矩早已烂熟于胸。方羽有了这样一个伴,倒是正好拉着他一起猜想今年的试题。

秋试前的日子就在这种事情中慢慢的渡过,方羽除了要看这四书五经之类的书外,每天还要入宫去见赵祯与刘太后。例行每天讲故事的任务,这一天。方羽给赵祯讲了一个异界版地鸦片战争,方羽原本的意思是把那一段的历史都给赵祯以故事的形式讲一遍,好让这个小皇帝明白,落后就要挨打地道理,同时也向赵祯非常详细的描述了火枪火炮地威力,以及开拓海外殖民地的种种好处,不想这赵祯其它的没记住多少,却惦记上了鸦片,如今心眼儿已不似从前那么善良单纯的赵祯,不时幻想着把大量的鸦片输到辽国时的情景,然后不费吹灰之力就收回燕云十六州,让种感觉,让赵祯时不时的露出一种很白痴的笑容。

“大哥,你说我们是不是也应该种植一些这种东西,然后把它卖到辽国去。”赵祯终于忍不住心头的诱惑,向方羽询问道。

方羽说这种鸦片的事,多少也有这种的心思,不过他想的不是辽国,而是其他一些地方和国家,在历史的认知里,辽国对大宋的危害已经不是很大的了,真正危害的是更北边的民族,这两个民族的入侵,是华夏文明开始走向衰弱的最大原因,在方羽的心中,现在最好是一手拿着佛经,一手拿着鸦片,去把那两个民族从身体到思想都给毒害了,就象那西方殖民者那样,一手拿着圣经,一手拿着鸦片,搞得自己脚下这片土地曾经是乌烟瘴气,民不聊生,那个时代,为了拯救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多少华夏的好儿女抛却头胪,洒尽热血,所以,深知文化侵略与鸦片毒害的厉害的方羽,在这个时候,倒是赞同赵祯的想法的,理由很简单,死别人的人,总比死自己的人好。

“这件事情倒是可行的,提炼鸦片的植物罂粟早在唐朝时就已传入了我国,我们只要划下一块军事禁区,把这一块地方用重兵把守起来,不让外界的人知道就行。”对方羽来说,种植罂粟,提炼毒品可不是什么难事,从前他可没少跟这种东西打交道了,虽然说不上是专家,但也算得上是懂行的人了,与赵祯说这话的时候,方羽已想过如何提炼比鸦片更好的毒品了,如果有个上万倾的种植园的话,估计着这东西所带来的利润可以让现在的大宋经济再往上提高一点儿,而且用这种东西去换马匹牛羊的话,实是是比用盐去换还要合算多了,想要多少马就会有多少马,大宋要组织一支庞大的骑军也不是什么难事儿了。

方羽这般一说,显然是非常支持赵祯的想法的,赵祯一听,这世上果然有这东西,心中大是高兴,恨不得立马种了出来,送到辽国去,然后把那燕云十六州拿了过来,方羽的想法是要狠狠的赚上一笔,不过赵祯却不是这么想的,只要那辽国人愿吸,赵祯的心中是情愿白送,然后等辽国人都成了鸦片鬼,自己再出兵夺取那燕云十六州,岂不爽哉。

赵祯心中是想的很爽,不过真要做起来也不是很容易的事,首先是权力并不在赵祯的手中,一切事情还得通过刘太后,这刘太后可不会象赵祯这样把事情想的这么简单这么爽,也不会象现在的赵祯这样一心去想着如何侵略别人,其次是从找到罂粟种子到大量种植可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而产生效果的时间则要更长。

赵祯拉着方羽商讨了一阵种

的事,方羽将自己所知道的这方面的事大致地给赵祯赵祯这才放了方羽离开。随后。赵祯又招见了两个大臣,命他们去搜寻罂粟地种子,这两个大臣虽不知道这小皇帝赵祯要这东西做什么用。但想来这只不过是一件小事,也许这小皇帝是想在御花园中种点奇花异草什么的玩玩,这是一个讨好皇帝的好机会,自然是满口保证一定会做好这一件事,绝不会让皇上失望地什么云云。

方羽离开了赵祯的福宁宫后,来到了刘太后所在的宫中。基本上来说,这已成为方羽每天例行的公事,自方羽成婚之后,刘太后对方羽的态度似乎冷淡了一些,虽然刘太后与方羽说话时还是那么温和,但方羽的感觉却是刘太后看他地眼神少了那种让方羽不自在的暧昧,恢复了从前的那种雍容高贵的举止,刘太后看上去还是那个刘太后。在方羽看来没有什么异样,但郭槐是最熟悉刘太后的人,他早就发现,自方羽成婚之后。刘太后变得郁郁寡欢了,常常一个人静静的坐着。半天也没个声响,要说郭槐这个人也不是全无一点好的地方,在对待刘太后方面,郭槐还是有那么忠心的,看到似在日渐消瘦地刘太后,郭槐的心中也有些埋怨方羽,觉得刘太后对他方羽这般好,他方羽却弄得刘太后郁郁寡欢,实在是有点儿不凭良心了,郭槐会这样想,倒不是说郭槐就赞同方羽与刘太后可以通奸了,虽然历史上太后,皇后弄几个男人玩玩的事有不少,但世上的人又会有几个认为这种事是对地,千载之下,无不留下骂名,郭槐心里可清楚的很,这刘太后可是比较在意名声地人的。

当方羽进了刘太后的宫中时,原本有些静的可怕的宫中,那气氛顿时象是活了过来,那些个低头丧气,无精打采的太监宫女们一个个脸上都有变得有了笑容,不只是因为方羽来了能给他们讲故事,还因为只要方羽来了,那刘太后的心情就会在这个时候好一些,整个的太后宫中,就不会静的让人有一种不敢喘气的心情。

方羽还是喜欢穿着一身白衣,一如当初刘太后初见他时,不过现在的方羽在刘太后的眼中多少有些变化,那个清冷的不似这尘世间的人的少年,已经渐渐的消失了,现在的方羽,更多的有了一种从容淡定的温和,这种温和,也让方羽有了一种人情味,这使得方羽身边的人与方羽在一起时,更有了一些安全又安心的感觉,这其中也包括刘太后在内。

“今天怎么来的晚了?”刘太后微微露出一丝笑容,伸手示意了一下,让方羽坐下来说话,那神情,既不疏远也不亲热。

方羽也不客气,坐了下来,反正大家相处了这么久,是什么脾气基本上都是知道的,方羽也没有隐瞒什么,其实想隐瞒也是不可能的,刘太后在赵祯的那儿,肯定安插有耳目,方羽觉得还不如自己说出来的好,当下将想要种植罂粟,贩卖鸦片的事说了出来,刘太后听完后,并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看她这种沉默的态度,方羽猜想她大概是不会阻拦这件事情了,当下方羽又将这样做的好处大说特说的讲了一番,方羽之所以为这事这么热心,是因为这事对大宋来说有两个好处,一个是凭此可以搜刮到其它国家和地方的财富过来,二是可以削弱那些国家和地方上的人的身体素质,降低他们的战斗力,让大宋周边的威胁小上一些,说不定因此让大宋躲过那二场浩劫,发展成一个更高级的文明出来。

当然,方羽也不会幼稚到认为仅凭这点儿事就可以让大宋高枕无忧了,要想让大宋真正的强大起来,所要做的事多着哩,只不过方羽现在并不知道该从何处下手才好。

刘太后听了方羽的一番话后,沉思了一会儿,觉得这事非同小可,最终没有立既做出决定,方羽其实也没指望着她能支持,只要她不反对,保持中立就行了,其后是方羽为刘太后讲故事打发无聊的时间,方羽特意讲了个异界版的慈禧卖国的故事,其用意就是希望刘太后别学那个妖后,把个国家给败光了。

刘太后在方羽讲完故事后,很有深意的看了方羽一眼,随后方羽告辞离去,在方羽起身时,刘太后道:“方羽,这几天在家好好的看一下书备考吧,就不用过来了。”

方羽应承了一声后离去,照例是郭槐将他送了出来,在离开宫门时,郭槐忽的将一卷纸塞入了方羽的袖子中,那表情,真是诡异的很,方羽讶异了一下,没说什么,告辞了郭槐,出了宫门而去。

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中,不时的可以看到外地来的赶考的学子。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一百一六章 恶毒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