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二一章 狼群战术

第一百二一章 狼群战术

不管这些个辽兵如何的胆大妄为,但要说一支孤军深入到别国的地盘上做坏事,心中没有一份害怕的话,那有点儿扯谈,宋人再软弱,但也是一个有着百余万军队的国家,很难说宋人中会没有被激怒的将军跑出来与他们这些打草谷的队伍打上一仗,虽然辽兵们现在很瞧起宋国人,但当年杨家将的影响还是余留了一些的,知道宋人再软弱,也不可能就没有一个热血的男人,真若是如此,这些个辽兵也就不会仅仅只在边境上打点儿草谷了.

韩让这次出来打草谷时,起先心中还是很害怕的,只是在后来一路上都很顺利,才渐渐胆大妄为了起来,此时听那人报信说宋兵打过来了,心中有点儿害怕起来连忙下达了准备战斗的命令,韩让自己则手忙脚乱的穿好了盔甲,带着手下的亲卫登上残破的城墙一看,黑暗中虽看不真切,但来的宋兵似乎并没有多少,也就只有几十个子影影瞳瞳的人影而已,显然是来搔扰的小股宋兵,韩让不由的放下心来,派了二百人出去打发那几十个宋兵,也没再看结果如何,便带着亲卫回了自己的住处,打算再接着折磨那几个宋国美女。

韩让刚脱了盔甲,要对美人儿动手,轰的一声巨响,传来的声音让地皮都微微有点儿震动,韩让被这声音吓得又是一跳,不多时,一个辽兵跑了来说宋人又在城下骂战,韩让心中有些诧异,难道自己那二百来人也消灭不了那区区几十个宋兵不成。当下又穿了盔甲。带着亲卫来到了城墙上观看,这一看不要紧,那派出城去的二百人已变成了二百颗人头。在中间插着的那支火把照耀下,显得诡异地很。

韩让自是想不明白自己地手下士兵是怎么死的,当时这二百名辽兵追击了那支来捣乱宋兵一阵子后,便要收兵回去,谁知那些个宋兵也停了下来对他们漫骂不已,这些个辽兵见此情况。自然是心中大怒,又追了下去,结果就进了白玉堂他们这一连队伍的埋伏,白玉堂见辽兵进了埋伏圈,当下毫不客气地先点了一颗炸弹扔进了辽兵的队伍中,虽然只是炸死了两个辽兵,但这一声巨响却让毫无防备的辽兵因为马匹受惊而乱了套,接着这些辽兵又挨了白玉堂他们的几轮箭雨。倒下了一大半的人,随后白玉堂一马当先杀入了辽兵之中,被爆炸声弄的心慌意乱地辽兵,哪能是这些个已经爱上了嗜血的方羽手下的对手。战斗很快就结束了,割下的辽兵人头被那支搔扰小队带回了城墙下。摆在了一起向城里的辽兵示威。

韩让见城墙下的宋兵漫骂不休,心中也很是恼怒,却又犹豫着自己是否该再派兵出去,他心里很清楚,宋兵能杀了这自己的二百名手下士兵,背后定然还躲藏着一支宋军的队伍,如果自己只派几百人地队伍出去对付这些个宋兵的话,自己很可能会吃亏,韩让心中盘算了一阵,决定今夜先不去理会这些个宋兵,明天再做打算,因为不清楚宋兵来了多少,韩让怕宋兵连夜攻城,便安排了一千人在夜里守城。

韩让回了住处,这两次一来一去的,已经是下半夜了,韩让疲倦的要死,也没了心思折磨那四个女子了,让人把她们押了下去,上了床正想睡上一会儿,刚刚闭上眼睛,又是轰地一声巨响,这一次的声音更大,似乎是在那城墙上传来地声音,韩让非常恼怒的睁着眼睛,心中把这些个宋兵骂了个够,正欲用被子蒙上自己的头,免得被这声音吵了自己的睡眠,这个时候,又一名辽兵跑了进来,道:“报,报告将军,宋人偷袭我们,又杀了我们十几个人,其中包括千夫长沙大人,他们用的是宋人专有的神臂弩。”

韩让皱了一下眉头,没有起身,把那名辽兵打发了下去,又蒙起了被子,他这个时候,已经是非常想睡觉了,实在是不想起身,哪知就在刚要入睡之际,又是轰的一声传来,把想睡的韩让给吵醒了,心中大骂宋兵不已,没过多久,再一次的跑来一名他手下的士兵。

“报,报告将军,阳安阳大人为宋兵所杀了。”那名辽国士兵没敢进门,只在外面做了简单的汇报,谁都看的出,这时候的韩让,心里正不太高兴。

韩让确实很不高兴,或者说韩让这个时候是非常愤怒的,他一脚将一个凳子踢飞,吼道:“这些该死的宋猪,竟敢来这里给本候捣乱,来人啊,传本候的命令,点齐两千人马,随本候去教训一下这些宋猪,让他们知道知道本候的厉害。”

那来报信的辽兵见韩让那暴怒的样子,心中暗自庆幸自己没有闯了进去,否则那一脚踢的就不是凳子,而是他了,一名韩让的亲卫听了韩让的命令,赶紧跑了出去传达韩让的命令,那名报信的辽兵也赶紧离了去,免得在这里被殃及鱼池。

过了一会儿

中喧哗起来,人喊马嘶的,好一阵子,两千人马才集这个时候,韩让也披挂整齐,拿着他的方天画戟出来了,一声令下,十几个辽兵赶紧将那破败的城门打开,两千人马如同一股洪流,黑压压的从那城门口涌了出去。

正在击鼓的几十名宋兵见了大队辽兵出来,似乎有些慌乱,转了马头便逃,这韩让一马当先,岂能让这些个宋兵逃了,心中恨不得将这些个人碎尸万段了才好,也没有注意到地面上那十几根燃烧着的火线,领着手下奋力猛追这些宋兵,要说韩让的运气还是极好的,在他冲过那些个燃烧着的火线后,那埋在地下的炸弹才爆炸了,十几个炸弹收去了二百多名辽兵的性命,真正被直接炸死地人不多。大多数都是受伤摔下马后被混乱地队伍活活踩死的。辽兵的队伍一阵大乱,等稍微平静了一点儿后,韩让再一看。那几十名宋兵已跑地无影无踪了,韩让心中那个气啊,可又没个地方出气处,只能恨恨的收了队伍。

待韩让刚让队伍解散了休息,那宋兵的金鼓之声又响了起来,韩让自不会再去理会。径自上床去睡了,然而刚要睡着,又一名辽兵跑来报信说有一支点着火把的队伍朝这里来了,看样子有两千之数,韩让这个时候再疲惫,也不敢掉以轻心了,上了城墙一看,果然是有两千之数的规模。韩让当下里招集士兵准备战斗,等了一会儿,韩让才发觉不对,那些个火把似乎老半天了也没有移动。韩让知道自己又上当了,那是一些宋人插在地上的火把。目地就是来吓唬一下他们这些辽人的,好让他们得不到休息,韩让气得一脚将身边一个辽兵踢得滚下了城墙去,然后咬牙切齿的让手下收了兵。

这么折腾了一阵,天也快亮了,韩让心中是下定了决心再也不去理会这些捣乱的宋兵了,对手下的人下了个命令,不管什么事,都不许去打搅他,那些个人自然也知道不能再惹韩让不高兴了,否则下一次就不是踢人一脚的了,说不定就会杀几个人来泄愤。

这些个辽兵也是疲倦的要死,各自找了地方睡觉去,那些个守在城头的辽兵也无视城外那把金鼓敲得嘭嘭响地宋兵,靠着城墙的墙垛打起了瞌睡,这个时候,几十个黑影靠近了城门,在地里埋下了十几个圆乎乎的东西,又在地面倒上了一些油样的东西,然后才悄悄地离开,随后,金鼓之声也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又出现一支百多人的宋兵队伍,架起了一个简易地投石机,向着城墙上的辽兵投了几颗炸弹,轰,轰的几声响,又炸死了十来个正在美梦中了辽兵,那负责守城的辽将因为韩让说了不能去打搅他睡觉,所以也就没有派人去报告,此时天已微亮,那辽将见城下只有百余名宋国骑兵在此,心中大定,他们是知道宋国没有什么骑兵的,一般只有探候才是骑兵,这明显是宋国的一支探候小队,这辽将见宋兵一颗一颗的往城墙上扔那会爆炸的东西,炸死了不少的人了,这般下去也不是办法,当下点了自己的五百人马,打开城门,向城外杀了过去,他们刚一出城门口,几十支火箭射了过来,呼的一下,一大片火焰冲天而起,是先前几十个宋兵在地上倒的火油,众辽兵心中大惊,正要呼叫着逃离这片火海,轰,轰,十几声巨响炸起,不但当场炸死了几十个人,许多的受伤摔下马的辽兵更是在火海中惨嚎,有一些没受伤的,在措不及防之下,被受惊的马甩了下来,身上同样是一身的大火,无处可逃。

有近百名侥幸逃过这一劫的,心中还没来得及高兴,宋兵的几轮箭雨下来,死的剩下二十来人,只不过这二十来人也是没法逃得性命的,与宋兵只进行了极短的近身搏杀,便告全军覆灭了,在城墙上辽兵瞪大的眼睛中,这些个宋兵收扰了那百余匹没事的马,慢悠悠的扬长而去,城墙上下,只留这一夜死的八百余具尸体和那堆在一起的二百来颗人头。

韩让这一次是气得要吐血,大骂了一通蠢猪之后,才万般无奈的招集了人马上路,现在他的手下已不足了三千人马,一夜之间,竟然被宋兵折腾掉了一千来他韩让的手下,这让韩让心中对这股子宋兵恨的要死,可他韩让也没有办法报了这一口气恨。

押着这一万多宋人,又是带着大量抢来的财物,使得队伍行走的极慢,一个来时辰也就走了十里路的样子,加上昨夜都没有睡好,所有的人都感觉到有点儿疲惫,许多的辽兵开始抱着马鞍打起瞌睡来,这个时候,一阵人数不多的马蹄声传来,众辽兵抬头一看,却是一支只有几十个人的宋兵小队,近了前来,对着辽兵就是一阵仰射,虽然只射杀了十几个辽兵,却使得这些个辽兵人人心中大怒,心想这点儿宋猪竟敢来送死,哪能

逃了,当下还没等韩让下达命令。近三百辽兵便驱宋兵冲了过去。那些个宋兵自是拨转了马头便逃,追了一阵,还没等这些辽兵打退堂鼓。嗖,嗖的几只烟花飞上了天空,这些个自发跑来追杀的人也不全都是傻子,心中暗想不好时,一阵马蹄轰鸣,又跑过来了百来骑宋兵。如果只是这百来宋兵,这三百辽兵自不会害怕,可为首地那个英俊地少年一手一个炸弹,在其他人的掩护下,扔进了辽兵的队伍中,经过了昨天地一夜,辽兵们已对这种轰天响的东西害怕极了,见那两个炸弹扔了过来。立马里向四周逃命。

轰,轰,两声巨响,这一次效果很小。只死了五个辽兵,可活着的辽兵被吓破了胆。拚命的往回逃跑,这些个宋兵一路追杀下来,又干掉了一百多名辽兵,韩让见自己手下共去了三百来人,却被人家一百多人追杀着回来,心中那个气啊,命令一支五百人的队伍去拦劫那些个宋兵,那些宋兵忽啦一下分成了三支小队伍,向三个地方逃去,那五百辽兵的头领,心中谨记着韩让地吩咐,没敢将自己的队伍也分成了三份,而是随便选择了一支宋兵的小队伍追了下去,这五百辽兵追出去了不久,又出现一支百来人的宋骑兵,不断的朝着韩让他们仰射,这些人的弓是好弓,一个个力气又大,射击出的箭要比这些个辽兵远一点儿,他们不断的游弋在辽兵地外,慢慢的蚕食着辽兵的生命,韩让无法,只得再分五百人去追击他们,而这些个宋兵,同先前的一样,分成了三支小队伍逃离,这个辽将也同样很小心地选择了一支宋兵追了下去。

过了一阵子,韩让的队伍再一次地碰上了一百多人的宋兵,这个时候的韩让也明白了宋人是想将他的兵力分散开来,哪还会再上当,命令将那些抓来的汉人放在外围,好阻碍宋兵对他们的侵袭,只是这样一来,那些个俘虏中有胆大些的,见有朝庭的官兵来救他们,便横下了一条心逃跑,一个逃了,便有二个人跟着逃,越来越多的俘虏加入了逃亡的大队伍中,那些个辽兵想要追杀,便会遭到宋兵的出手,眼看着这些俘虏的逃走已成定局,韩让心中一发狠,索兴不再去管,而是把怒火向着了这支宋兵队伍,命令手下全力围杀这些宋兵,但这些宋兵见机不对,立马抛下了那些个宋人百姓,呼啸一声远遁而去。

辽兵见这宋兵跑了,又准备抓回那些俘虏时,第一波逃离的两支宋兵小队又拐了回来,对着辽兵们就是一通好射,在辽兵对他们追杀时,又跑的远远的,随后是其他的小队过来继续对着这些辽兵进行慢慢的蚕食,就在这反反复复的追追打打中,那些宋人俘虏跑掉了大部分,剩下的几乎全是辽兵掳来的女子,这些个女子体力弱,自是没那么容易跑掉的。

到了午间时,这种战斗总算是告一段落,出去追杀的两支辽兵队伍终于回来支辽兵在追杀的过程中竟遇到了一起,两兵合一处,当时是士气大振,不想这一次再遭受了宋兵埋好的炸弹,在一个小山谷中,炸落的山石将他们一半的辽兵送了性命,当他们觉得是中了埋伏,匆忙撤退时,那两支宋兵小队反过来对他们进行了追杀,一路里回来,又丢了几十条性命。

韩让气的连骂他们的力气都没了,只觉得这些宋人实在不象是以前大家一贯里认为的那种温和的宋猪,而象是草原上狡猾凶残的的狼,韩让命手下清点了一下自己的人马,统计出来的数目让韩让心中起了深深的惧意,只一上午的时间,自己又损失了九百人马,如今只剩下二千刚出头的数目,而韩让也注意到了,战场上,竟然没有留下一具宋兵的尸体,这样的结果,以韩让这样一个在富贵中长大,又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争的人来说,不由得他的心中不感到害怕,他的勇气是建交在别人说宋人如何没用的基础上的,别人的话因为不断的重复,在他的心中也竖起了一种在宋人面前有着高人一等的虚假的自信,当有一天,他自己见到了原来宋人并不是人们所说的那么没用,而是非常的厉害时,这份信心很快就会崩溃。

韩让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这个时候,他想到的不是打草谷发的财了,而是如何对能保住了这条性命回到自己的国家去。

韩让看着那没能逃得了的四千宋人女子,一抹阴狠闪过他的眼中,韩让心中有了个决定,这一个决定,却注定了他要送了性命。

最后的秋风吹过了大地,带着血腥的味道,一场不死不休的血战在某些人的不经意间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