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二二章 追杀

第一百二二章 追杀

方羽是个嗜杀的人,也是一个极其护短的人,他虽然没有太重的种族观念,但也很讨厌看到自己自己一族的人被别族的人残杀,这种讨厌指的是一个二个的被杀者,但象这种两千来名同族的人被外族所杀,方羽的情绪就是愤怒了,非常非常的愤怒,更何况这被杀的是两千名柔弱的女子,方羽的心中就不仅仅是愤怒了,还有一种羞愧,一个种族中的男人,不能保护自己族中的女人,那么这些男人就真是枉为男人了。

韩让做了一个自认为很聪明的决定,为了加快行军的速度,他让手下的士兵每人挑选了一个女人带在各自的马上带走,那些带不走了,韩让则下令全都杀了,抢来的财物则挑贵重的带上,其它的也全都丢弃了,这样一来,这些辽兵的行军速度确实是快了很多,在韩让想来,只要自己这些人赶过了边境线,宋人的军队是决不敢再越境追击的,只不过韩让遇上的是方羽,别的宋国将领确实是不敢越过境去,但方羽没有什么不敢的,如果韩让不杀了那两千名女子,而是将她们放了的话,那么方羽也会放了他一马,毕竟方羽心中也非常不愿意挑起宋辽两国之间的战争的,只可惜韩让自认为很聪明的下了屠杀令。

两千名女子的血,把一块地染成了一个血泽,冲天的血腥,让方羽与五百名手下的心中充满了愤怒,他们本来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人,可是看到眼前地事。他们才明白什么叫做残忍。什么叫做禽兽,什么叫做不可饶恕地罪孽。

“畜牲,这些个该死的畜牲。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欧阳春是一个平日里不太说话地人,他的心思更多的沉迷于武艺之中,可眼前的事,让他忍不住骂了起来。

方羽下了马,没有做声,脚踩着血泊。来到了一具女子的尸体旁边,脸上的神情冰冷地象被冻结,他看着那女子死不瞑目的双眼,这双眼睛已经没有了生命的光彩,无神的看着天空,象是在无声质问苍天为何不能管一管这人间这悲惨的事情。

“大哥,下命令吧,我们绝不让这些畜牲活着回去。”白玉堂的脸上愤怒的有些发红。原本非常英俊的脸上因这种愤怒而微微有些狰狞,象是要吃了某个人一样。

方羽没有答话,他心中非常地后悔中午没有继续对辽兵搔扰下去,否则的话。辽兵就不会有时间将这些个女子杀害了,方羽蹲下身去。伸手轻轻的拢上个那个女子的双眼。

“大哥,你倒是说句话啊,俺们不能这样便宜了这些个辽国地王八蛋。”徐庆瞪着一双大眼,看着沉默的方羽半天没做声,终忍不住地问道。

“你们的仇,我一定会为你们报的。”方羽喃喃的道,眼中带丝丝的血色,同着那冰冷的神情,仿如嗜血的妖瞳,给人的感觉非常的诡异。

方羽扫了一眼众人,微微沉默了一会儿,道:“前面就将是辽国的地盘,我现在要去那里追杀这些个辽兵,这件事情,很可能会引起两国的战争,朝中的那些个大臣也将会为些事追究责任,所以,做这件事情不会有任何的功劳,而且会有可能获罪,更有可能送了性命,现在,你们中谁不愿意去,我也不勉强,愿意跟我去杀这些辽兵的,就请跟我走。”

方羽没有多说什么,他知道如果宋国的军队越过边境,那将会是什么后果,耶律隆绪可不是一个无能的皇帝,他们辽国军队深入宋境来打草谷,大宋的朝庭是不敢吭一声,可耶律隆绪对于这件事,他必将会采取强硬的态度,以期从大宋的身上得到好处,而在两国坐下来谈判之前,只怕这个耶律隆绪为了从大宋身上顺利的得到好处,是不惜一战的,至于自己这个越境引发战争的人,朝中到时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攻击自己。

“大哥,这官不当也罢,今日若不能将这些个畜牲斩杀了,那是枉为大宋的男人了。”白玉堂第一个表了态,他心中的那份做侠义英雄的梦想还在,遇见这种惨事,自然要伸手管一管,至于后果,他根本就没想一点儿。

“是啊,大哥,这种事我们一定不能不管,不能让那些个畜牲逍遥于这个世上。”展昭是个比较有头脑的人,他也想到了后果,但他绝不会为了那后果就退缩不前了。

“这种事,不能少了我,虽然我以前不太喜欢你们这么好杀的性子,但杀这些个畜牲,我是很愿意参加的,因为这种畜牲是人人都应该喊杀的。”欧阳春转脸望着方羽,原本一直很淡定的脸色,这一回却是很愤怒的,再也难已保持那种无事的淡定。

“大哥,你既然有了主意。那还等什么,俺们这

了那些个家伙就是。”徐庆转了身,对那些个士兵谁愿意了去的,现在就吭一声,俺也不强迫你们,是男人的,以后就是俺的好兄弟。”

方羽上了马,看了一眼鞋底滴着的血浆,高声喝道:“不诛此獠,誓不为人!”

“不诛此獠,誓不为人!”五百士兵此时没有一个后退,心中俱是充满了杀意,随着方羽的话,一个个群情激昂的大声吼道。

“走,就算是天涯海角,我们也要报此血仇。”方羽一挥手中的霸王戟,厉声喝道。

五百余骑人马如同怒龙出海,呼啸着朝北方冲去。

跨过了唐河,就是辽国的地界,韩让的心中不禁涌起一阵喜悦,这一段路的河水很浅,韩让一马当先的冲入了河水中,他相信只要自己过了这河,就是安全的了。

两千人马如同一道滚动的黑流,向着河中冲去。这个时候。人人都是想着早点儿回到自己地国土上,是以整个地队伍都乱了套,争先恐后的进入了河水中。就在此时,自他们的后面,一支队伍如同一道利箭一般冲了出来,对着这些正在向河中冲去地辽兵就是几轮箭雨,顿时,一片惨叫声响起。有辽兵的,也有大宋女子的声音。

这支追赶上来的队伍,正是方羽他们,每人都是三匹马的配置,做好了长余奔袭的打算,韩让这边,他们带着地东西实在是多了一点儿,行军的速度并不是很快。被方羽他们在两国的交界处追上了,面对着挟有人质的辽兵,方羽很下心下了一个冷血的命令,他知道。如果自己不下这个冷血的命令,不但这些辽兵会逃走。那些女子的命运也同样会很凄惨,与其让她们继续遭受辽人的折磨,还不如让她们在此结束生命,至少,这些个辽兵会为她们陪葬,也算是为她们报得仇恨了。

其实方羽心中还存在着一种侥幸地心理,那就是希望辽兵为了他们自己的性命,与方羽他们拼杀一场,而要战斗,那么这些个辽兵势必就要放开这些女子,这样的话,绝大多数的女子就有可能生还,虽然现在这个命令是很残忍地,但战场上若是不能做到残忍,那就是对自己以及自己人的残忍,方羽绝不会做那种为仁义而仁义地蠢事。

几轮箭雨过后,辽兵的队伍更加的乱了,这个时候,方羽他们已经冲近了辽兵的队伍,五百宋兵纷纷换上斩马刀,杀向辽兵,有聪明些的辽兵,把马上带着的女子推下马去,返身冲向宋兵,有些更聪明的,则是丢弃了女子后,更快的向河中冲去,当然,最聪明的那种,是那种连抢来的财物也丢弃了的人,这种人深深的知道,什么财物也不如自己的命重要。

先前的战斗,这队宋兵的强悍战力,让很多的辽兵都有些胆寒,所以韩让大呼小叫的想收拢队伍与方羽他们一战时,还是有一小部分的辽兵只顾着自己逃命,这一小部分的辽兵又动摇了大多数辽兵的军心,虽然最后绝大多数的辽兵听从了韩让的指挥,开始返身与方羽他们厮杀,但因为集结的并不迅速,整个的辽兵队伍出现了一个前后攻击的时间差,没有形成集中在一起的优势兵力,让士气如虹的宋兵得到了一个短时间的战力优势,将最早与自己交手的几百名辽兵斩杀,等到辽兵集结而上,已失去了他们辽兵在兵力上的绝对优势。

方羽这边,杀人最狂的不是方羽,而是徐庆,手中一双大铁锤,跨下一匹乌马,仿如蛟龙入了大海,猛虎冲入了羊群,一锤一个,边杀边兴奋的嗷嗷直叫,让一众儿辽兵见了他便逃,那欧阳春这回杀起辽兵来,那也是一个狠字,一刀下去,必斩下一个头胪,方羽则挥动着手的霸王戟,一路向韩让所在处杀了过去,手中的霸王戟,凭着那无比的霸气,所过之处,根本就没有一个能挡上一回合的,待靠近了一些时,韩让才发觉向他杀来的是方羽,对于方羽武艺,韩让是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远不是方羽的对手,见方羽杀近了时,韩让再也顾不得许多了,将马上的女子与财物全都丢弃,转了马头便跑。

你说这韩让自己跑就跑吧,还不忘了顺手一戟将那个可怜的女子杀了,方羽一见之下,气愤的头发都竖起来了,心中越发的发誓要杀了这个家伙,使劲的催了马向韩让追去,只不过这韩让骑的也是一匹好马,与方羽的雪云天差不多,这两人一前一后,过了河,那韩让是没了命的向南京析津府逃去,方羽紧紧的追在后面,眼里要杀的只有一个韩让,其他的辽兵,纵然是从他身旁过,方羽也没有理会。

这韩让追上了那些先逃的辽兵,呼

那些人去抵挡方羽,哪知这些人不但不理会他,反而了,这些连东西都不要了而先逃的辽兵可都不是傻子,堂堂号称勇冠辽国三军的骁军候韩让都被这个宋人追的没命的逃跑,他们才不会傻的前去送命,否则刚才就不会临阵而逃了,还不都是为了自己的一条小命着想。

其他人骑的都是一般地军马,自然比不得方羽与韩让地好马,渐渐的两人将其他人都甩在了后面。一条大路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在比拼着马力。也不知跑了多久,双方的马都已经到了体力地极限,渐渐越跑越慢。到最后还不如一头牛跑的快,方羽一见座骑快不行了,跳下马来,只扛着霸王戟徒步追赶,那韩让的马也不行了,没多跑一会儿。便倒在了地上,韩让无法,只好也扛着方天画戟用自己的两条腿逃命,论及体力,那韩让自然不是方羽这种长年负重长跑的人的对手,两人之间地距离便渐渐的在缩短。

也是韩让的运气极好,就在他心丧之极时,遇上了一小队慢腾腾往回走的打草谷辽兵。韩让心中大喜,亮出自己骁军候的身份,要了两匹马,然后又用身份命令那小队辽兵来杀方羽。以期阻挡方羽一阵子,他自己则是一下也没有多停留。命令完了便打马飞奔而去。

那几十名辽兵虽然认识韩让,却不识得方羽,不知道方羽的厉害,举了兵刃向方羽杀来,也好在那个韩候爷的面前立下点功劳,方羽脚下不停,近了那些辽兵身前时,手中霸王戟一挥,便割下一个人头,方羽他追赶这韩让这么久的时间,心中早郁了一肚子火,见这些个辽兵前来送死,自然要把这股子火气撒到这些辽兵地头上,一下一个,转瞬间让他杀了十几人,这时,这些个辽兵才明白那个韩候爷为何要没命的狂逃了,想通了这一点,那些个还活着的辽兵自然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也顾不得他们打草谷抢来的东西,各自四散而逃。

方羽立马收拢了三匹已死辽兵地军马,再一次的向着韩让追去,这一次韩让虽与方羽拉开了一点儿距离,却仍是摆脱不了方羽地追杀,双方谁都没有时间吃点喝点什么东西,对于方羽这种曾受过严格训练的人来说,忍受饥饿与干渴的能力要比常人强上一点儿,而韩让这种自富贵中长大的人,这种又饿又干的感觉,实是难受无比,若非心中还有一份强烈的求生欲望,只怕韩让早就会支持不住了。

受尽了饥饿与干渴的折磨的韩让,心中把方羽恨的要命,他真不明白这个宋国的小官怎么与自己象有杀父之仇似的,一路里象发了疯一样追着自己不放,在他韩让看来,杀一些宋国的小老百姓算得了什么大事,对这些小老百姓,无论是他们辽国还是宋国,都不会太在意的,死多少,只怕对当权者而言,都是小事一桩,却不知方羽是受了后世人人平等的教育的人,在潜意识里,方羽他自己也是一个老百姓,在某些时候,他会不知不觉的站在了老百姓的立场上,更何况这里面还种族观念在里面,虽然不是很重,但足以影响方羽对一件事的爱恨,韩让杀那些女子,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杀了方羽的姐妹,方羽若不报仇,就对不起自己身体里流的那份血脉,那个被称之为炎黄子孙的血脉。

两人不吃不喝的跑了一天一夜,方羽还忍受的住,那韩让却是已经快要崩溃了,好几次想要停下来与方羽决一死战算了,不过他韩让最终还是没有这个勇气,这一路上,也曾有其他的辽兵小队帮助过韩让去抵挡方羽,奈何方羽手中的霸王戟实在是太厉害,根本就阻碍不了方羽对韩让的追杀,反而让方羽有机会换过体力较充沛的马匹继续追赶韩让,因为这,韩让心中也没少骂那些个将马送给了方羽的笨蛋。

就在韩让心中渐渐就要绝望的时候,远处析津府那高大的城墙隐约间出现在了韩让的眼前,看着那城墙,韩让心中有一种从没有过的亲切感觉,以前他被耶律隆绪打发到这里来时,还曾对那城墙有过一种讨厌的情绪,现在,韩让直想扑上去亲吻这析津府的城墙,这个时候,韩让有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终于,终于到家了呵。

看着那人来人往的析津府城门,韩让迫不及待的向那吊桥上,向那城门口冲去,同时口中声嘶力竭的喊道:“卫兵,卫兵,快,快来人啊,宋国人打过来了。”

方羽看着韩让将要入城,满是血丝的眼睛微微一眯,眼中暴出一种灿烂感觉的流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