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二三章 获罪上

第一百二三章 获罪(上)

韩让那声嘶力竭的一嗓子,所造成的后果,让韩让后悔不已,如果他不喊的话,他可能什么事也没有,任他入城而去,可他这一喊,那守城的辽兵在一愣之后,心中大怒,这里离的边境尚远,宋人哪有那么容易打到这里来的道理,这些个辽兵只道是来了一个捣乱的家伙,此时的韩让丢盔弃甲,头发也是乱糟糟的,一副疯颠者的模样,一时之间没有认出他是骁军候大人,几名守城门的辽兵将手中的长枪一摆,拦住了韩让的去路。

方羽一路里追赶过来,此时离韩让仅仅只有六七十米的距离,那韩让被守城门的辽兵一拦,双方的距离迅速的拉近,方羽眼中精光一闪,那马风驰电策一般到了离韩让十几米的地方,手中的霸王戟一扬,韩让听到后面急剧的马蹄声,心胆俱寒之下,回过头来一看,却是一只霸王戟在他的眼中迅速的扩大,那戟上的挟带着的风雷之声,如同追魂夺命的厉鬼的呜咽声,韩让惊恐的睁大了双眼,想要躲开却已是来不及了,那霸王戟来的太快,在众人的眼中只觉得血光一闪,韩让那颗人头高高的飞起,血若喷泉一般喷射在空中,众人呆呆的看着那喷射在空中的血花,还没有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方羽已伸手将那韩让的人头接在了手中,在守城门的辽兵还没有回过神来时,方羽拨转了马头。扬长而去。

韩让那不甘心地无头尸体,终于在方羽转身去后,栽到了马下,一个最先醒悟过来的人凄厉的喊道:“杀人了,有人杀人了。”

析津府的城门口顿时一片大乱,守城门的辽兵中终于有人从韩让所带的方天画戟上认出死地人是他们辽国的骁军候。那个辽兵小队长一听是骁军候韩让在自己面前被人斩杀了,顿时眼前一黑,吓晕了过去,因为正是他们拦了一下韩让,才使得韩让被人斩杀在这的,追究起责任来,他这个辽兵小队长只怕是要满门抄斩了,这后果由不得他不吓晕过去。

唐河边上的战斗经过一场惨烈的厮杀后。终于结束了,唐河那清澈的河水也变成了红河,辽兵在韩让逃走后,便彻底失去了斗志,战况渐渐成一面倒的场面,五百宋兵分成十二支小队四处追杀辽兵,最后,两千辽兵只逃走了四百余人,其他的辽兵成了倒在唐河两边地尸体,这一战。宋兵死了二十来人,重伤三十多个,可谓是一场大胜,但胜利后的宋兵们却没有一个高兴的,因为被辽兵掳到了这里的二千余女子中有四百多人为这场战斗送了性命,当然。战争是不可能不死人的,能让大部分的女子活下来,这个结果已经是很好的了,怜香惜玉是大多数男人的通病,心中可惜一下那些死了的女子也是无可厚非的,另一个让他们高兴不起来地原因就是他们的这场血战不但不会有功劳,还有可能因为越境追杀辽兵而获罪,这种郁闷。便是徐庆这样的憨人也没法高兴起来。

众人打扫完战场后那些被辽兵打草谷抢来的财物堆的象小山一样,这个时候,方羽追杀韩让还没有回来,欧阳春等人便将那财物的一部分发给了那些个女子。让她们各自回家,因为待在这里地话,可没有那么多粮食养活她们,众人在唐河边上扎下了营地,等着方羽回来,直到第三天,方羽才带着韩让的人头回来,众人见到方羽无事,又斩杀了这次的罪魁祸首韩让,终于露出了笑脸,特别是徐庆,这小子虽是个憨人,却是最重感情的,他也是与方羽相处的时间最久的人,几乎就没离开过方羽的身边,对方羽的感情是亦师亦兄,当他远远地看到方羽回来了时,象个小孩子一样飞奔了过去,就差没有与方羽来个亲热的拥抱。

“大哥,你可回来了。”徐庆的眼圈儿红红的,要说众兄弟不为方羽担心是不可能地,方羽武艺再高,可是孤身一人杀入那虎狼之地的辽国,怎么的,众人心里都要担上一分心的。

“大哥。”“大哥。”展昭与白玉堂上了前来,各自的脸上也挂着激动的神色。

“亦飞。”欧阳春脸上带着一种淡淡的笑容,直到此时,欧阳春才真正溶入了方羽他们这一个小***,成为方羽的好兄弟。

方羽虽然有些疲惫,可是一看见这些兄弟们那真诚的笑脸,方羽的心中便觉得什么疲惫的感觉都消失了,随手将那韩让的人头一丢,道:“我说各位兄弟们,你们这是什么表情啊,当我不会回来吗,嗯,庆子兄弟啊,你眼睛那么红干什么,别不是要哭吧,可别啊,否则等下的酒可就没有你喝的份喔。”

方羽稍微与大家开了个玩笑,徐庆被方羽这一说,有些不

,黑脸忍不住透出红来,众人见了,自是要笑上一番着憨笑了几下,方羽拍了拍他的肩头,兄弟之情,一切尽在不言之中,随后又在展昭,白玉堂胸前各自轻捶了一拳,再一抓欧阳春的肩,道:“走,我们喝酒去,胜了这样的一场大仗,怎么的也该好好庆贺一下。”

男人之间的情谊,有时候就表现在那一杯酒中,众人对方羽的提议自是赞成,只是大家都是出来打仗的,又怎会带了酒在身上,不过好在大家都是骑兵,对于只有几十里的行唐城来说不算过,唿啦啦的,众人一阵风似的拔营而去,只留下那还带着血色的唐河水在那里无声的流着。

辽国的中京大定府,皇宫之中的铁瓦银安殿中。

耶律隆绪看到手中的报告,面沉似水,最后终于忍不住把手中地那份报告摔在地上。怒骂道:“废物,这真是一个废物,朕的大辽四千铁骑,竟然就这样被一个废物给葬送了,真是死的好死的活该啊,韩让。你要不死,朕也要把你的脑袋给砍了。”

萧时揽趴在地上,听到耶律隆绪的怒骂,心中也有些惶惶不安,低着自己地头,不敢看正在盛怒中的这位辽国皇帝,这份情报是他送来的,里面详细的记录了韩让与他四千手下被杀的经过。这是萧时揽花了三天时间调查出来的结果,对于这个结果,萧时揽当时也以为是弄错了,一贯战斗力低下的宋兵,怎么可能凭着五百人的兵力,将一支四千人地辽国铁骑给打的差不多全军覆灭了,后来从那些个逃兵中的口中反复得知,这支宋军与其他的宋军不同,打起仗来就象是一群狼一样,太可怕了。更可怕的是,对方一名宋将竟然一个人匹马追杀韩让至析津府的城门下,当着那析津府的守军将韩让斩杀,简直就没把辽国的军队放在眼中,此举,更是让世人都要耻笑辽国无人。

萧时揽知道这样的报告递上去的话。一定会让耶律隆绪龙颜大怒地,但他不敢不如实上报,耶律隆绪是个很精明的人,一旦让他知道自己的报告不实的话,那么他所受到的就不是眼前的害怕,而是耶律隆绪可能随口会让那些个武士们把他萧时揽地脑袋砍下来。

“你说,这事该如何处理?”耶律隆绪发完了一通怒气后,冷静下来。问道。

“我主万岁,臣以为此事当向宋国追究责任,要求宋国交出凶手,并给予经济上的陪偿。同时,我国当在边境陈以兵力,以武力让宋国就范。”萧时远微微的抬起头,看了一眼耶律隆绪,心中略微思考了一下,小心的道。

“嗯,此议甚好,萧爱卿,此事就由你去办理吧,不要让朕失望。”耶律隆绪点了点头,他心中所想的也是如此,韩让死了就死了吧,追究责任也没什么大的意义,还不如废物利用,就着此事从那宋国的身上弄点好处,把一件坏事变成好事。

“是,臣这就着手去办。”萧时揽被耶律隆绪委以重任,心中并无高兴的感觉,因为这件事并不是那么好处理地,宋国虽软弱,但也并非一捏就软的柿子,好歹也是一个拥兵百万的国家,提的要求小地话,也许会答应,但要求小了,反过来,耶律隆绪会答应么,只是这个建议是他萧时揽自己提出来的,这会儿却无法怨得旁人。

萧时揽出了他们辽国的皇宫,仰望着天空,轻叹了口气,他想起了去年万圣节上的一些事情,宋国换了那个叫赵祯的小孩子当皇帝后,很多的事都不似以前那么好说话了,自己这一次的差事,还真不是一件好差事啊,弄不好了,耶律隆绪拿着自己出气,那自己的这颗脑袋可就要搬家了,萧时揽这个时候开始非常的后悔自己刚才的多嘴了。

自方羽离开汴梁后,刘太后的心里多多少少的有些失落,这种失落又让她时不时的会想起方羽,而每一次想过了之后,那种失落的感觉又会重上一分,这让刘太后心中常常泛起一种想要把方羽招回京城的冲动,同时,刘太后心中也有点儿怨恨方羽为什么去了之后也不给自己来一封信儿,当这一天,她真的收到一封方羽派人急递过来的信后,却是大吃一惊,她没有想到方羽不说事情则已,一说事,就是一件关乎两国战争的大事。

刘太后不是那种昏庸的人,对于辽国人常年跑到大宋来打草谷一事还是略有所知的,也不是说她不想管,而是宋国的军队基本上是守城的步兵,骑兵极少,而且大宋骑兵的战斗力是非常低的,真要在野外作战,同等兵力下根本不是人家辽国人的对手,再加上各地掌管军队的都是文官,很多的文官又都是

死,哪敢与辽兵作战,这使得辽兵的行动越来越倡狂种打草谷的行动全是在宋真宗手里时形成的,到了刘太后手里就算是想管也会力不从心,宋辽的边境那么长,对辽国的这种行为可说是防不胜防。

方羽闹了这么大地事情。刘太后也无法做出一个决断,只能拿在朝议上讨论,讨论的内容当然是怎样应付辽国人的行动,不过很快,刘太后便后悔了,这些个大臣们的讨论变成了该怎么样处罚方羽了。大多数的文官认为,对于方羽这种蓄意挑起两国战争的行为,要重重地处罚,而对于怎样应对辽国,却没人拿的出好主意,刘太后对大臣们的这种行为也不由的在心中产生了一些厌恶,她开始有点儿觉得大宋的朝庭养了一班废物。

刘太后多少是个有些城府的人,在朝议上可以不动声色。赵祯却是少年气盛,也没有向刘太后请示,便宣布早朝结束,带着一脸的怒气拂袖而去。

“郭槐,你说,这件事该怎么样处理?”退朝回宫的刘太后心中也是不高兴地,身边能说话的就只有郭槐这个跟了她很多年的人,所以刘太后最终还是忍不住的问了郭槐一句。

“娘娘,依小的看,方公子此举实是长了我大宋的威风。以五百众灭辽国四千铁骑,又以孤身一人,斩那辽国大将于析津府城门口,此事必将震动天下,依小的来说,那辽国的耶律隆绪自是不肯善罢甘休的。定要向我大宋索要好处,至于打仗,只要有方公子在,谅那辽国也不敢轻举妄动。”这郭槐平日里没少得了方羽的好处,虽不能说两人是一个鼻孔里出气,但关系还是很好地,再说郭槐也深知方羽是刘太后眼中的红人,与他郭槐也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此时刘太后心情又不好,指不定到时会拿谁出气,所以这个时候,郭槐自然是要为方羽说上几句好话。一来到时候卖了个人情给方羽,二来也算是开解了一下刘太后的心情,免得到时候一下不小心,弄得城门失火,殃及鱼池。

“嗯,你还没说这事该如何处理为好呢。”刘太后的脸色果然好了不少,对郭槐的这番话还是很满意地,无论如何,方羽打了个大胜仗,就大宋朝庭的脸面来说是很风光的。

“娘娘,此事如何处理,可招方公子回来一问就是,方公子天纵之才,在做这事时,定是已经有了好的计较,娘娘何不快点将方公子招回京城。”郭槐心中哪有什么好主意,不过他很会处理这种事情,不声不响的就把这问题踢给了方羽,而且多少也讨好了一下刘太后。

其实真要说起来,刘太后又哪不知郭槐有多少斤两,只不过郭槐是她身边亲近的人,她这样问郭槐,也只是想要一个能解解她郁闷心情的人罢了,这个时候听到郭槐这种的建议,刘太后心中也觉得是一种办法,当下拟了一道旨意,让人快马加鞭地给方羽送去。

行唐这个破烂的小城,因为方羽他们的一场战斗,成为了很多人关注的地方,无论是辽国人还是党项人,都对宋军地这支骑兵队伍感上了兴趣,五百人对四千人,这样强大的战斗力,是每一个喜欢战争的人都想知道的事,一时之间,城外满是探听情报的谍作,只不过如今的行唐小城已成为一个小型的军事基地,外人根本就无法入得了内面,这支宋军骑兵的训练全都是在城内进行,所以这些谍作想要知道训练的内容是根本就没有一点儿机会,反而因这些谍作在此地诡诡樂樂的行为,被方羽他们抓到了十几个人,这些人被方羽狠狠的折磨了一番,问出一些情报后,便被砍下了头胪,挂在了城墙上,看到这种情况,那些个谍作也就不敢太靠近这个行唐城了,有一些聪明点的,便跑到附近一些宋国的城中打听消息,以期从旁的途径弄到这支宋军骑兵的情报,为此,金钱,美女大量的涌到了这一带来,把这一带的各城官员几乎全部买通了,却仍然没有得到什么真正有价值的情报,最后,正定等处一些被买通的官员以各种的名义跑到了行唐来,只不过他们碰上方羽这种油盐不进的人,俱被挡在了城外,虽然这些人的官职比方羽高,就算是用各种的威胁也吓不倒方羽,至此,这些个官员唯一能做的,就是向朝庭上告方羽是如何的无法无天,更有甚者,上告的内容中添油加醋的说方羽如何的拥兵自重,如何的有谋反的心思。

就在这些个官员上告的起劲的时候,刘太后的一道旨意来到了方羽的手中。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一百二三章 获罪(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