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二四章 获罪下

第一百二四章 获罪(下)

那些个官员对于方羽的控诉,还真不愧是文官出身的人,这耍笔杆子的事,那是他们的强项,这些上告的文书,落在了刘太后的手中,它们的命运只能是最后丢在某个角落里呆着,尽管绝大多数的控诉文书都写的很精彩,但也抵不了方羽一封信,那信中把这些个地方官员受了敌国的贿赂,来行唐打探军事机密一事说与了刘太后与赵祯知道,刘太后与赵祯都不是昏庸的人,就感情上来说,也是偏向方羽的,自然是更听信方羽的话,对于那些个官员受敌国贿赂一事,也是忧心重重,牵涉的人员如此之多,这让刘太后与赵祯对边境的状况很是担忧,却又不敢轻易拿这些人开刀,只能把这些人从那些个地方上换下来后再说,也因为了这些个事,让刘太后与赵祯都明白了在权力上,不可让任何一派的权力独大了,否则,自己的皇权就失去了应有的权力,就象这些个地方上的官员,如果他们不是抱成如此紧的一团,那么自己一个当皇帝的,一个当太后的,要杀谁那还不是杀谁,哪用得着顾虑这么多,生怕弄出个什么乱子来,让自己不好收拾。

方羽自然不知道自己的一封信让刘太后她们想了那么多事,更不知道因为处置他的事,朝庭中分成了两派,一派以八王爷为首,成员包括杨延昭,晏殊等人,他们是力挺方羽地。主张对辽国应当态度强硬一点,另一派自是以丁谓为首,主张与辽国应当以和为贵,不可轻启战端,为平息这次的事态,应该把方羽交给辽国人处置。对刘太后而言,她也是不愿打仗的,不过要把方羽交给辽国人处置,刘太后却又是不愿意的,赵祯的心思却是完全站在了八王爷这一边,这些年方羽对他的引导,使赵祯较为倾向于主战一派。

今日地朝堂上,就方羽一事的争执。从那些品级较低的官员的各执一词渐渐发展到一些较高品级的人互相的争吵,大宋的制度对文官是极为宽容的,不以言论入罪地规定让这些个头脑有些发热的家伙又从很文明的争吵变成了对各自人身的攻击。

“我说吴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别以为你做的那些个破事没人知道,你一个劲的想陷害方县令,是不是又收了辽国人的好处,要蓄意谋害我大宋的功臣。”吏部的李侍郎对兵部的吴侍郎早就看不顺眼了,这个时候忍不住把对方讥笑一番。

“放屁,我吴某人对朝庭。对皇上忠心耿耿,此心可对日月,把那姓方地交给辽国人,也是为了我大宋着想,否则战端一起,兵连祸结。那得要死多少人,反是你李大人如此保那姓方的,是不是暗中收了他的好处,就不顾国家,不顾百姓的利益,肆意要挑起两国的战争,只怕你李大人才是包藏了祸心吧。”那个兵部吴侍郎小眼儿一瞪,凶光闪闪的看着自己地死对头。恨不得仗着自己的身材比对方强壮一点的优势,把对方暴打一顿。

“吾皇万岁,老臣以为,两国之间。以和为贵,当年先帝在世时,之所以要与辽国订下澶渊之盟,为的就是让多我大宋的百姓得以休养生息,为的就是能让我大宋能有个走向繁荣富强的好环境,如今那方羽不顾我大宋与辽国签下的友好条约,擅自杀害辽国地官兵,蓄意挑起两国的战争,其居心十分的叵测,吾皇万岁,此人不处罚,会让那些心怀叵测之辈更加的猖狂啊。”一个白发苍苍地老臣,倒是比较有素质,没有参与到那些人的漫骂中去,此时他越众而出,拿着宋真宗的名头来压赵祯与刘太后。

赵祯眼中闪过一道不高兴的神色,还没有说话,晏殊越众而出,跪到金阶之前道:“吾皇万岁,微臣有事启奏。”

“有什么事,说吧。”赵祯侧脸看了一眼刘太后,见她沉默不语,显然是将这事交给自己来处理,当下又回过头对晏殊道。

“吾皇万岁,臣要状告这王大人贪污受贿一事,大中祥符六年,王大人任边军安抚使时,利用职权克扣军饷,贪污银两达六万两之巨,造成边军的军心动摇,几乎酿成兵祸,吾皇万岁,此等祸国之辈才是真正的居心叵测啊,请皇上彻查。”晏殊是方羽的恩师,这位王大臣给与方羽有关的人扣上了顶居心叵测的大帽,晏殊哪能不愤怒的反击,本来,大臣们任安抚使之类的军职时,有几个会不克扣军饷以肥自己私囊的,这在大宋已是一件习以为常的事,平时也没人把这种事当把柄告发,但不是说没人告发这就不是罪,大宋对贪污一罪还是有处罚的,今日晏殊把这事拿了出来,就算皇帝赵祯不处罚这位王大臣,也要让他失去了继续倚老卖老的在这里发言的机会。

“你,你,好你个晏殊,老夫与你没完,皇上,皇上,老臣冤枉啊,这晏殊是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啊,求皇上为老臣做主啊。”这位王姓大臣没想到晏殊会拿这事来对付他,这罪名说大不大

也不小了,总之真要查出来,他的官途也就到此为止

方羽曾对赵祯讲述过贪污对国家,对社会的危害,站在大宋的钱就是他赵祯的钱这个角度上来讲,这些贪官们所贪掉的就是他赵祯的钱,被方羽灌输了这种观念的赵祯一听出了个贪污犯,立马来了精神,而且此事也正好是可以让众人转移方羽一事的注意力,当下一拍龙椅上的扶手,大声的道:“你也不用喊冤了,你冤不冤枉,朕自会查个水落石出的,晏爱卿听旨,这王尚书贪默军饷一事,就由你查处,朕给你一个月地时间。你可不要让朕失望,至于王尚书,从既日起,一个月之内就待在自己的家中好好休息一阵子吧。”

赵祯这般处理此事,可以说是轻率的很,刘太后想要阻止他这种的轻率行为却已是晚上。赵祯也没有经过她的同意便发下了旨意,为了皇家的威严,刘太后这个时候也不好将赵祯地旨意驳回,只能暂时的默认了,以后看情况再说了。

“且慢,吾皇万岁,王大人一贯忠心耿耿,乃我大宋的栋梁。晏大人一直以来与王大人政见不同,此番乃是挟恨诬陷王大人,臣认为,要查此事也不能由晏大人主理,臣推荐刑部的石大人来清查王大人一案,以示公允。”在这个时候,丁谓是不能不站出来说话了,这位王大人虽然与他丁谓的私交不是很好,但终是站在他这一边的,这个时候。丁谓自然得保住他,否则让晏殊占了上风的话,对自己这一个势力小团体可没有好处,想要让赵祯完全撤回旨意是不可能的,丁谓只能退而求其次,希望能换一个自己这一派地人来主查此事。

赵祯年纪虽不大。但对丁谓的打算哪能不明白,他现在要的就是把方羽一事的注意力转移,同时也向众人表明,他赵祯才是皇帝,谁不听话,他就整谁,所以这会儿赵祯哪能同意了丁谓的建议,抢在刘太后表明态度前。赵祯道:“丁卿家此言差矣,王卿的忠心耿耿朕还是知道的,正因为如此,朕才要让晏爱卿清查此事。以示王卿的身家绝对清白。”

在大宋,身家绝对清白的人可没几个,便是晏殊这样名声尚好的人也没少做了那假公济私地事,真要查起这种贪污受贿的事,这满殿的朝臣能有几个可以无愧的站在这里的,刘太后对于这事那也是心知肚明的,只是大宋地制度,对这些个文人可说是宽容的很,大宋可以说是古代文人的天堂,刘太后也对贪污受贿的事没有足够的认知,对其危害并没有放在心上,原本丁谓站出来后,她也打算顺了丁谓的意思,给丁谓一个面子,没必要把这事弄大,不过赵祯抢先说了自己的意见后,她知道这是赵祯急于立威,杀鸡给猴看,一个是宰相,一个是皇帝,总的来说还是皇帝地面子重要一些,刘太后觉得今日还是早点儿结束了早朝的好,再争议下去,两派之间的口水仗还得升级,当下沉默了半天的刘太后终于发了话道:“好了,哀家看,此事今日也不会有个定论,那今日就散了,各自回去好好想想,明日再议吧。”

刘太后发了话,此时不管是谁,都没什么意见,敢再纠缠下去地,只能说他是脑袋出了问题,现在的刘太后还没有表明态度,显然是打算把这事拖下去,暂不做决定,这些人其实都不知道,刘太后是在等一个人回来,她再等方羽回来后再做决定。

又是到了冬季的时候,万物萧条的时节,汴梁城的繁华依旧,显示着在这个时代作为世界第一大都市的气派,丝毫也感觉不到将要到来的战争阴云。

方羽在离开行唐县时,将那座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简易训练营给拆除,免得让人从中看出什么训练的内容来,为了拆除这些东西,方羽他们花了二天来的时间,又将那些从辽兵手中抢回来的财物沿途散发给百姓,只留下金银珠宝打了包带走,方羽还需要这笔钱继续打造这支骑兵队伍的,如今方羽他们有军马二千六百来匹,有了这么多的马,方羽也想把这支队伍再扩大一点儿,不过这事却需要和刘太后与赵祯商量才行,私自扩建军队,在任何一个太平时代都是不行的,众人因为在路上沿途散发财物,又耽误了一点儿时间,回到汴梁时,早已进入了冬季,而朝堂上为他的事,也争议了到了这个时候。

方羽回到了汴梁后,刘太后在第一时间就把方羽招进了宫中,此时的方羽早已成了万众瞩目的中心,对于他的消息传的比什么都快,方羽一回京城,就被刘太后招入宫中的事,很快就有大半在京的官员知道了,一时之间,方羽与刘太后有暧昧的事,又被传的沸沸扬扬,升斗小民喜欢探听地是这其中香艳的画面。而那些个当官的,则是在考虑着自己从中能有什么好处或者对自己又有什么坏处。

刘太后感觉自己好象是很久没见到方羽了,其实方羽去上

到两个月的时间,只因为刘太后对方羽有了一种很奇按照世人的说法,就是孽情。不管爱情也好孽情也好,都有一个情字,都会在分别地时候有一种叫思念的东西,刘太后放不开自己的心房,只能在心中有些苦涩的品尝着这种难言的滋味,方羽是不知道刘太后心中这种滋味的,所以他仍然可以很淡定的给与刘太后一个微笑,在他看来。刘太后只是一个对他还不错的女人而已,虽然似乎有那么一点儿暧昧,但并不影响方羽对她刘太后地好感。

“方羽,你好大的胆子,竟然以一个小小的县令,惹下这么大的乱子。”刘太后屏退了身边的那些个太监宫女们,口气很轻却又微微带点儿严厉的道。

“辽兵抢我大宋百姓的财物不够,还要**我大宋的女子,屠杀我大宋的百姓,我没看见无所谓。我既然看见了,又怎能不管。”方羽轻叹了一口气,看着刘太后,平缓的道。

“可你也做地太过份了,竟然单人匹马追杀到人家析津府的门前,你这是逞英雄吗。你难道就不怕我处罚你吗。”刘太后虽然责备着方羽,可一想到方羽单身闯入那虎狼之地的辽国,心中便不由的想,他要是因此死在了辽国,自己的心里会不会难过,不知不觉间,刘太后说话的声音也因此变得柔和起来,虽是责备。其中却是更多地关心。

“你若是要处罚的话,早就处罚了,应该不会等到现在吧,当时。那辽国的韩让屠杀了两千多我大宋柔弱的女子,我若不将他追杀到底,怎能让那些个惨死的女子死的瞑目,其他国家的人又会怎样的嘲笑我大宋地男人无能。”方羽其实在心中觉得这刘太后应该是不会处罚自己的,说不上什么理由,仅仅是一种感觉而已。

“是么,你就这么能肯定我不会处罚你?”刘太后没好气的白了方羽一眼。

“这个,应该是吧,我想娘娘你一贯是个明白事理的人,不会做那昏庸地事的。”对于刘太后那个很暧昧的白眼,那种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万种风情,方羽还是感受的明明白白的。

“哼,就凭你这一句叫我娘娘的话,我就该处罚你,你这个八品的县官就别当了,明天就去给我当那东城门的九品巡检吧,反正你好管闲事,那个守城门的官,正适合你干。”刘太后似乎有些生了气,没好气的对方羽道。

刘太后的话其实已经说的很露骨了,方羽再傻,也明白了刘太后对自己的感情了,对于这种很暧昧的事,方羽虽不会主动上前,但也不会坚决反对,面对着这样一个有着倾城之姿的女人,会坚决反对的人不是那传说中的圣人就是那性无能者,方羽两者都不是,所以他对刘太后所表示的那种意思,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也所以刘太后要降他的职,他也没有放在心上,对着刘太后那生气的神情,方羽点了点头,道:“那好吧,明天我去当那个守城门的官就是,反正你想怎么的都行。”

“你,这是什么意思,责怪我吗?”刘太后被方羽的这句话弄得真的有些生气。

“不是的,大宋的政策一贯是如此的,绝大多数的时候都是主和派占据了上风,我做了这样事,那些个人哪能轻易的放过我。”方羽对于大宋的一些做法自是很有意见,或者说,他对刘太后抱着主和的思想也是有一点儿意见的。

“哼,你这还不是在指桑骂槐。”刘太后虽然是第一次听到主和派这个词,但她很快明白了这个词的意思,也知道方羽这样说,是在责怪朝庭的软弱。

“紫嫣……”方羽唤了一声,对这个称呼很不习惯。

“嗯,有什么事吗。”刘太后见方羽终于主动的叫了她的小名,心中不知怎的,涌起一丝儿淡淡的喜悦。

“紫嫣,无论是主和还是主战,都要拥有强大的军队才行,弱国是无外交的。”方羽想了一下,还是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嗯,我处罚你,你真的不会怪我么?”刘太后的声音有些柔,柔的可以让人在第一个的感觉里发现她是一个女人,而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掌权者。

“你明明知道我的性子,那会在意那些。”方羽看到刘太后那柔柔的样子,想起家中赵萱,这个时候的刘太后,方羽觉得似乎与赵萱有点儿相象。

“那好吧,明天我可真的要给你定罪的喔。”刘太后微微笑了笑,眼中闪过一丝丝的调皮。

方羽点了点头,刘太后那带着一丝调皮神色的笑容深深的留在了方羽的心里,与赵萱的笑容有些重叠。

方羽离开的时候,天已经到了黄昏,大街上的风有点儿冷,不过有关方羽与刘太后之间那暧昧的事,却被炒的沸沸扬扬,再冷的北风也一时吹不冷它。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一百二四章 获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