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二五章 梅落雪的心事

第一百二五章 梅落雪的心事

对于方羽的处置,经过了这么些天的两派争执后,终于,刘太后发下了话来,那就是将方羽由八品降为了九品的汴梁东城门的守门官,这个处罚对于丁谓一派来说,认为有些轻了,但不管怎么的,在这场争执上,他们主和的一派算是占了上风,这让主战的八王爷他们心中有些郁闷,不过随后的事又让众人有些费解了,刘太后从二十万的禁军中为方羽挑选了五百来人,将方羽的那支骑兵队伍扩充到了一千人,并将雷惊,张龙,赵虎,王朝,马汉等二十来人拨给了方羽,军营单独设在了东城门外。

对于刘太后的这般处置,最有意见的是赵祯,当日散朝之后,赵祯找到刘太后,名义上是去给刘太后请安,实际上赵祯是很想问一下刘太后为什么要贬了方羽的官职。

“母后,今日之事,母后如此处置,不知是做何打算。”赵祯是个孝顺的人,既使是心中有些生气,也不敢直接质问。

“祯儿可是怪母后我把你的方大哥给降了职?祯儿啊,你还小,有些事你还不明白,母后我处置他,不是因为怕了谁,而是方羽确实是犯了一个错误,他不该在没有上级的命令下擅自出兵的,如果不对他进行处罚的话,那么,下一次别的人犯了这种擅自出兵的错误,你说,那该怎么办,身为一个国家的主宰者,一定要记得一点。别地地方乱了都没什么,这军队中却是千万乱不得的,任何一个擅自调动军队者,都必需给于处罚,这是祖宗留下来的训示,做后人的一定要牢记了。”刘太后看到还一脸很孩子气的赵祯。微微一笑,伸手帮他把身上的衣服正了正,语重心长地道。

在治国一事上,刘太后没有太大的本事,她也有自己的自知之明,所以她也不会异想天开的去弄些什么花招出来,只是按着以前几位皇帝的治国方针走下去,一方面。她有意识的让朝中的大臣分为两派,象方羽这一次的事,朝中就是明显地形成了两个派别,免得到时候一派独大,危及皇家,另一个方面就是刘太后喜欢方羽是不假,但在她的心中又隐隐对方羽有些忌惮,这是一种很矛盾的心情,所以刘太后一边是百般纵容着方羽的性子,一边又是迟迟不与方羽升官。打压着方羽的才能。

赵祯自然不会明白刘太后这么复杂的心情,对于刘太后说方羽擅自行动的话,心中颇不以为然,道:“可是母后,方大哥的的那五百士兵是我批准给他的卫队啊,哪需要什么上头地命令。还有,母后,你既然认为方大哥擅自动用军队不好,那把他调离军队就是,母后却又为何准许方大哥把那支骑兵队伍扩大呢。”

赵祯的话,让刘太后的脸上微微一红,把方羽的那支骑兵队伍扩大决定,实是刘太后的潜意中有一种想讨好方羽的心理。怕自己这般降了他地职,会惹得方羽的心中不痛快。

“嗯,祯儿你说的有理,是母后我疏忽了。母后这就下旨去把方羽的军队撤掉。”刘太后被赵祯这话说的有点儿因羞成怒,她这是做贼心虚,以为赵祯看出了她与方羽之间有什么不正当的行为,当下假惺惺的要把方羽的军队撤掉,以转移赵祯地注意力。

“别,母后千万别把方大哥的军队撤了,方大哥说过,这支队伍的人员千万别让他们流散开了,一旦为外族所用,得到了这种练兵方法,那将成为我们大宋的恶梦。“赵祯见刘太后要把那支骑兵队伍撤了,心中吓了一跳,连忙出声阻止,赵祯对于这支队伍可是抱有很大地希望的,他还在幻想着能象汉武帝,唐太宗那样,拥有一支无敌铁骑呢。

刘太后自然是知道赵祯很在乎这支骑军的,这一吓,果然让赵祯的心思转到这方面来了,当下笑道;“祯儿你既然不想撤消了,那就暂时留着它好了。“

“孩儿多谢母后。”赵祯自是不知刘太后打的主意,见刘太后不撤这支骑兵队伍了,忙向刘太后表示了感谢,生怕说的晚了,刘太后又会改口似的。

赵祯不敢再提方羽的事,耐着性子与刘太后说了些其它的话后,赵祯便离开了太后的宫中,走在半路上,才想起这次本来是要为方羽在刘太后面前说个情的,没想到三言两语的,便被刘太后弄得忘记了原本要说的事,这种无奈的感觉,让赵祯心中有些郁闷。

在汴梁京城这种在方,一个九品的官职那真是象芝麻的感觉,方羽做了三天守城门的,便又被调入了翰林院中做了一个小编修,这是一份非常轻闲的工作,打杂的事不用他去做,因为方羽好歹也是一个官,处理文件的上等活又轮不到他,因为他还不够级别,至于那支骑现在虽然还挂在了他的名下,可是训练上已经不需要他操心了,展昭,白玉堂等自会按照方羽所教的方法训练这些人的。

方羽是文武两榜状元,所以方羽既可以算文职,也可以当武职,不过大宋历来重文轻武,刘太后把方羽贬去守城门,心中其实是存了看看方

度的心思,后来见方羽真个儿去守城门了,而且守的刘太后心里又觉得自己这样对方羽的猜忌有些太过了,立马下了个旨意,让方羽入了翰林院,由武职改为文职,方羽到了这里,倒是变得无所事事,赵祯不知道刘太后的心思,方羽却是多少明白点,他知道刘太后这是对自己有点儿猜忌,怕自己有什么不臣之心,如今改为彻底的文官,就是不想让自己日后握了太大地军权。对于这些,方羽还是很理解的,因为自己从一开始就给刘太后留下了太强横的印象,不象是那种安分守己的良民,这也是刘太后对自己生了一点感情,若换了一个人。只怕早就会想方设法的要除掉自己了,所以方羽对刘太后也没什么怨言,就象一个大男人不会因一个小女人的小性子而生气一样,再说了,刘太后不但没把他地这支骑兵队伍解散,还从二十万禁军中挑出了最精锐的士兵扩充进来,本身就是一个向方羽示好的行为,对这。方羽又有什么话可说。

没有什么事的方羽,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家中与宫中渡过的,那个翰林院中的职位,给方羽的感觉象是进了养老院中养老,不过刘太后好象也没打算让方羽在哪里做事情,所以方羽几乎是很少有时间去那里点卯,他的该干活地时间,基本上是在赵祯与刘太后的宫中过去的,由于现在大臣们的眼睛都在盯着方羽,见方羽如此频繁的进入宫中。有羡慕的,有嫉妒的,八卦的人更是起劲的挖掘着八卦的消息,造谣地人也是使了劲的造谣,方羽的名气,一时之间大有象后世的明星一样让很多的人追捧。那些个八卦与谣言,自然也渐渐传到了方羽的家中,先是方家地家丁与丫环们从外面听了进来,这些个风言***,最终便传入了赵萱,温苇云,梅落雪的耳中,梅落雪对此只是轻蔑的一笑。没有太放在心上,因为方羽从不到她的房中,渐渐的,她也就对方羽冷了心。在她想来,方羽对自己如此的不在意,那么,自己迟早有一天会被方羽送给别人的,她却不知道,因为她那自卑的冷傲,让方羽以为她不愿做他方羽地女人,不喜欢强迫女人的方羽自是不会再去招惹她,反过来又让梅落雪以为方羽瞧不起她的出身,从而对她丝毫的不在意,所以她也就对方羽冷了心,一个人在无人地时候,自艾自怜的伤心着,哀怨着自己的悲惨命运。

梅落雪可以对方羽的事不在意,赵萱和温苇云却不能不在意,两个人的心思全放在了方羽的身上,外间传出了方羽与刘太后做出了这等的丑事,这让她们两个小女人是又伤心又着急,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这天方羽回了家中,便发觉家中的气氛不太对头,首先是那些个家丁丫环们看他的眼神怪怪的,然后是赵萱的房门关着,并没在象往日一样,一见他回来便欢笑着扑入他的怀中,方羽在那儿敲了一会儿门,赵萱却没有理他,这让方羽心中很是纳闷,方羽找来几个家丁丫环询问情况,那些个人哪敢说这件事的真话,俱是支唔着说不知道,方羽无法,只好又来到温苇云的房门前,得到的待遇却是相同的,显然温苇云也在对他使着小性子,方羽无语的站在走廊下,想不明白自己哪个地方做错了。

梅落雪一如既往的弹着她的琴,她在这个家中也总是显得格格不入,方羽见她的房门开着,想到她入了方家的门后,自己就几乎没去过她房间,当下心想赵萱与温苇云这会儿正生着自己的气,还是等她们气消了再说吧,想到这里的方羽,便举步向梅落雪的房间走去。

梅落雪很讶异的看着出现在自己房门口的方羽,对于方羽的突然到来,她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不管怎么说,她现在是方羽的小妾,方羽是她的老爷,从小接受的训练,让她还是很自然的对方羽行了个礼,无论她对方羽怎样的冷了心,但她的一切都是握在方羽手中的,说白了,她就是方羽手中的一件货物,如果不想自己的命运更凄惨,她就必需在方羽面前安分守己一点,她的身份可没资格给方羽摆脸色看。

“老爷,你怎么有空到这里来了。”梅落雪的声音很柔媚,尽管在神情上很冷淡,但还是对男人来说,这种声音很悦耳,要说梅落雪也是一个绝色的美人儿,在容貌的精致上来说,可能还要胜过一点儿温苇云,若非她常年冷淡的表情,方羽也不会这般的冷落于她。

“嗯,以后你用不着这么行礼了,在方家这个地方,是不用讲究这一套的。”方羽看着这个名义上已是自己的女人地美貌女子。心里还是有一种陌生的感觉,看着她低身给自己行礼,犹豫了一下后,才伸出了手将她扶起来,道:“这段时间你还过的好吗。”

“回老爷的话,妾身在这一切都过得很好。”梅落雪站起了身子。对方羽的话不冷不热的答道,心中开始猜测着方羽来此地目的。

“那就好,我能在你这儿坐坐吗?”方羽礼貌性的询问了一句。

“当然,这里一切都

你的,要做什么,何须问妾身的意见。”梅落雪说步,表示同意方羽的进来。表情却是一贯的冷淡,似乎并无欢迎的意思。

方羽一时也无处去了,展昭,白玉堂他们那些人都在军营之中,便是杨排凤那个小妮子这个时候也是在军营之中参加着训练,没空回来,方羽在这个时候也不想傻傻地站在外面,让那些个家丁丫环们用那古怪的眼神看着,所以方羽这个时候也没太在意梅落雪的神情,兴步坐到了一张椅子上。转回头,却见梅落雪很熟练的为方羽泡了杯茶端上来,这梅落雪在服侍人方面,从小就受过严格的训练,在那皮鞭与棍棒的高压下,这些个侍候人的动作早已深入到了她的骨髓之中。这个时候做起来依然是轻车熟路。

方羽接过了茶杯,放在一旁的茶矶上,一时间却又不知说什么好,梅落雪是欢场上出来的人,这个时候自然看出了方羽不知说什么好地窘状,不过这个时候,梅落雪却对方羽的这个窘态理解错了,以为方羽是想要和她上床。却又不好意思宣之于口,对于与方羽做那种事情,梅落雪是不会拒绝的,在她想来。自己只是方羽的一件财产,就算想拒绝只怕也没用,还不如让方羽在她身上寻个痛快,也许迷恋上她的身体后,不会轻易将她送给别的男人去玩弄,迷惑男人地本事她多的是,挑逗男人的欲望她也早已精通,不过梅落雪的心中是高傲的,这一切的手段她都不屑于去做,她只说了一句话:“如果老爷你不嫌弃的话,就让妾身今夜来侍候老爷吧。”

梅落雪这话说的很自然,因为她觉得自己既然是这样地命运了,想躲也是躲不开的,却不知方羽为她的话楞了一下,想不明白自己以前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似乎自己从来就没想过她也是自己的女人似地,到如今却要一个女人对自己说:让我陪你上床吧。

方羽与梅落雪两人的思想观念的不同,造成了两人对一件事情的理解不同,不过这些都不要紧,要紧的是梅落雪的话捅破了那一层窗户纸,尽管方羽在这之前没有想过要与梅落雪做那事儿,但这个时候,被她一提这话题,多多少少在方羽的心中都会想一想,看着站在身旁的梅落雪,方羽想到,不管怎么样,她都是自己的女人了,自己不应该对她太冷落的,当下方羽伸出了手,搂住了她的纤腰,梅落雪身体微僵了一下后,没有拒绝,顺从的坐在了方羽的腿上,等待着方羽对她的把玩。

对于梅落雪的投怀送抱,方羽倒没有太大的意外,方羽也不是一个很傻的人,从梅落雪那有些凄楚神情的脸上,方羽可以清楚的知道梅落雪对于这件事并非是很心甘情愿的,梅落雪的这张玉脸是很美的,精致的毫无瑕眦,也正因为这样动人的美,才让那丝凄楚显得格外的让人怜惜,方羽在心里轻轻的叹息了一下,道:“你不用勉强的,你如果不愿意,我可以放你自由,我也可以给你一笔钱,让你去过你自己想过的生活。”

方羽的话,让梅落雪的心微微的动了一下,仰起俏脸看着方羽,忍不住把压在心底多时的担心说了出来,道:“不是的,妾身没有什么不愿意的,只是希望老爷在玩够了妾身后,也不要把妾身丢给其他的男人玩弄好吗。”

梅落雪的话让方羽真正的愣住了,他没想到梅落雪的凄楚是为了这个,心中转而想到这个时代的社会风气,再看看怀中这个千娇百媚的女子,暗叹这个时代的风气真是变态,让属于自己的女人躺在别人的**承欢,方羽心中突然有个很荒缪的想法,难怪历史上北宋会那么轻易的亡了,纯粹是因为不把自己的女人当女人看啊,若是有一点点知道羞耻的心,有那么一点点为了女人的男人勇气,这北宋的王朝也不会那样就轻易的投降了吧。

方羽将梅落雪的整个身子都抱上了自己的腿,道:“傻瓜,原来你整天的不高兴就为了这事啊,放心吧,既然你做了我的女人,那生就是我方家的人,死就是我方家的鬼,其他的男人,谁也别想沾你一根手指儿,只要你愿意,你这一辈子只能是我一个人玩弄的。”

说到玩弄两个字时,方羽的心中也不自觉的荡起一丝有些邪恶的念头,梅落雪得了方羽的保证,眼中多了一丝神彩,喃喃的道:“你真的不会把我送给别人玩么。”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这样吧,以后方家的生意,由你们三个女人共同去打理吧,有了事情做,你就不会这样胡思乱想了。”方羽这样的安排,也是想到三个女人呆在家里,难免会闲出心病来,给她们找些事做,也可让她们的生活过的充实些。

梅落雪得了这样的保证,那块心病算是大部分落了下来,正想对方羽说些什么,却见方羽的大手向她那挺立的玉峰伸了过去,梅落雪脸上倏的一红,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