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三一章 喋血城门口上

第一百三一章 喋血城门口(上)

耶律隆绪对辽国而言,他是一代雄才大略的圣主,他从小就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开疆拓土,把大宋给灭了,只不过早期时候的大宋的军事力量比辽国强,虽然萧太后励精图治,让辽国的军事力量得以增长,在澶渊之盟的那场战役,辽国得以一举扭转宋辽两国的军事力量对比,但那场战役最终功败垂成,辽国的力量还是对大宋无可奈何,辽国的人口只有这么多,士兵的数量终是有限,因此,耶律隆绪一直在想着如何才能提高辽国军队的战斗力,当耶律隆绪知道方羽手下的这支骑兵队伍有着惊人的战斗力时,他自然是很想知道这是什么方法,更想把这种方法用到他辽国的军队上,以期提高辽兵的战斗力,实现他多年来想吞并大宋的美梦,在他明知道方羽是个很危险的人物的时候,耶律隆绪依旧没有下达杀掉方羽的命令,存的就是一个想从方羽与他的军队身上得到那训练军队的秘密,当然,耶律隆绪也不是没想过抓几个大宋的小兵来拷问那个秘密,不过耶律隆绪太贪了点,他知道一个小兵所能知道的秘密是很少的,真正的秘密,耶律隆绪认为,应该是在方羽这样的头头们手中。

当耶律隆绪得知有人在青马大街上伏击方羽他们时,心中是又惊又怒,惊的是竟然有人在皇城边上的青马大街上调动了兵力,若这人不是要袭击宋国地使节。而是要攻打他耶律隆绪的皇宫怎么办,怒的是,这人这样一来,不管方羽有没有被杀,那个他耶律隆绪想要的东西都别想得到了,死了的自然不会再说什么。活着的,方羽自会借了这个原因离开辽国,耶律隆绪当然也是什么也得不到,面对着报信地近侍,耶律隆绪脸上的神色不断的变化,许久,他不得不承认,这种情况下。除了把方羽杀了,再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既然是自己也得不到,那么,耶律隆绪是绝不会让别人得到的。

那名近侍见耶律隆绪这般的脸色,心中吓的够呛,生怕一不小心了,耶律隆绪会把气撒到他的身上,好一阵子,那名近侍才听到耶律隆绪轻吁了口气。似是做出了决定,这让那名近侍心中微微一松,才发觉自己地额头上已然见汗,只听得耶律隆绪道:“那么,你知不知道是谁派了人在青马大街上伏击宋国使节的。”

“这个……回禀万岁,是老元帅韩大人。”那名近侍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那韩昌虽然势力较大,不可轻易得罪,不过这个时候还是保住自己的安全为重。

“这个该死的韩昌,老糊涂了不是,竟然做出这样的蠢事,这次的事朕决不轻饶了他,你去传朕的旨意。命令木生松布领两千金狼军包围青马大街,将宋国使节与伏击他们的这两方人马全部就地格杀,另外传令给萧时揽,让他多带一些高手前往。如果宋国的使节逃出了围剿,就让萧时揽他们出手,务必要斩杀了那两个宋国来的使节,告诉萧时揽,此事不得有误,否则让他提自己地头来见朕。”耶律隆绪说完,挥了挥手,示意那名近侍下去传达。

那名近侍微微的愣了一下,明白耶律隆绪对那个韩昌韩大人也很是恼怒了,故在下令杀那宋国使节时,也不忘了要把韩昌的人也杀了,这种事,那名近侍自然是没有资格管的,当下也不敢多言,领了旨意离去,只留下那耶律隆绪在那金瓦银安殿中长叹了一声。

铛,方羽手中的刀如同泰山压顶一般,以绝强的力量将当前地一人连刀带人斩断,其力量之强横,不但一众伏击他的心生胆寒,便是百忙之中看了这边一眼的欧阳春也在心中暗自赞叹,心想自己比之方羽,无论是力量上还是技巧上,都要差上一些了。

欧阳春的处境比较困难点,因为他没有先手斩杀围困他的这些人的头领,几次想要再杀了那人,却让那人躲了开去,以至于反让对方有时间最终结成了军阵,将欧阳春再一次的围困住了,要说这些人也是久经训练之人,虽然没有经历过大的战场上地厮杀,但互相之间的配合却是很不错,一时之间,欧阳春也是难以脱困而出,斩杀对手也渐渐不像方羽那般来的轻松了,虽不至于险象环生,但也让欧阳春慢慢感到有一点儿吃力了。

方羽也看出了欧阳春这边的情况不太好,心中又担心对方还会有援兵过来,当下也不敢恋战,手下紧使几刀,又斩杀几人后,从这些人群中杀了出来,向欧阳春这边掠了过来,那些个人被方羽杀地心中生寒,见方羽忽然弃他们而去,一时之间竟是愣在那儿,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追了上去把自己的命送了,他们固然是辽国优秀的军人,但完全不在意自己的生死的人,毕竟还是少数,大多数人在生与死之间还是会好好想一下的。

指挥着手下围困着欧阳春的头领,见自己这一方似乎风,心中不觉松了口气,当时他一心躲着欧阳春的追杀,没有注意到方羽的动静,是以没有想到方羽是否厉害,方羽一刀斩向那人时,那人不但没有躲避,反是一刀也向方羽迎了过来,方羽眼中露出一抹嘲笑,手中的刀更是快上了一分,清冷的刀光一闪,仿如一种眩目的流光,在人眼中闪现,随后是血,红艳艳的血随着刀光绽开一朵朵的红花,那人的眼中看到了这红艳艳的花,看到了那花与天地一同旋转,也看到了方羽的刀斩向了另外一个人,最后他看到一具无头的尸体,拿着一把断刀,那尸体。那断刀,让他有一种很熟悉地感觉,只不过这人已经没法再明白那些怎么会这么熟悉了,那人眼前一黑,头胪无力的滚落在一旁。

那人一死,整个围困欧阳春的阵型被方羽迅速的几刀斩开一个缺口。方羽轻喝一声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为好。”

方羽虽然不知道是谁派人在此拦杀他们二人,但能调动军队到这辽国的青马大街上的人,势力绝不会小了,他现在只派了这点儿人过来,未必就不会再派人过来,方羽与欧阳春武艺再高,但终是架不住对方人多地。所以方羽也不敢恋战,而且这个时候,方羽知道正是自己离开辽国的时候,这是一个好借口,方羽相信,不管这次是不是那耶律隆绪派的人,但这一次的事情发生之后,那耶律隆绪都无法找到借口来指责自己的离开。

耶律隆绪不是善角,方羽做为一个后世过来的人,对这一点是很明白的。古代凡是被人称为圣主,明君的,没有一个是善角,无不是心肠够狠,手段够辣之辈,方羽可不认为这个被辽国称为圣主地人。会善良的轻易放自己离开,方羽甚至想到了这个时候,那耶律隆绪就已经可能下达了什么阻拦自己这些人离开的命令,只不过方羽没有想到,那耶律隆绪比他方羽的想象中来的更狠理果断,已经对他下达了诛杀令。

欧阳春随了方羽身后,也没有恋战,他心中也明白。这是人家辽人的地方,对方的后援随时都有可能过来,所以方羽一说之后,立刻紧合几刀。随着方羽脱出了对方的包围,向青马大街的出口处掠去,那些伏击方羽他们的人,因为两个头领都已经死了,所以互相望着,也不知是不是该继续追杀下去,这个时候,地面上出现微微地震动,众人心中微微一震,这种声音对于这些久经训练的军人来说,那是很熟悉的,那是一支军队在走路时发出的脚步声,听这声音,有经验的人可以大致知道来了多少人,就算没经验的人,听了这声音,也会知道来地人不会少了,当他们终于从皇城门的方向看到了那些人时,他们立时认出了那是隶属于耶律隆绪的金狼武卫,是辽国最精锐的军队,看到那些金狼武卫直奔他们而来,聪明点的便知道大事不好,立时便向青马大街的出口逃去,只不过这个时候,他们逃的有些晚了,金狼武卫中最精锐的五百骑兵杀了出来,一排箭雨,顿时射倒几十人,其实要说这五百金狼骑兵是金狼武卫中最精锐地却是有点儿过头了,他们的前辈们也许是最精锐的辽国战士,,但如今的金狼骑兵已经尽是辽国贵勋们地子弟,他们顶着前辈们的风光,却比之前辈们的战斗力差的远了,所以一排箭雨只射死射伤了几十个人,大多数箭支都走空了,那些伏击方羽他们的人,眼见得逃不了,为了自己的生命,多少都要反抗一下,一时之间,这五百金狼骑兵竟然拿这些人无法,等后面的人赶过来将这些人杀尽时,方羽与欧阳春早已经没有了踪影。

也算方羽与欧阳春两个人幸运,早了一点儿离开,否则真要被二千金狼武卫困住的话,那可就是死路一条了,套用一句老话就叫做两人浑身是铁又能捻几颗钉,金狼武卫的出现,方羽也看到了,这个时候,他也不可能会认为人家耶律隆绪会那么好心的派兵来救他们,当下与欧阳春二人更是往大定府的城外赶去,只不过人腿终究跑不过马腿,那金狼骑兵在方羽他们二人离城门不过的地方追上了,方羽一见对方这气势,哪还不明白那耶律隆绪是要赶尽杀绝来着,当下取出怀中的信号烟火,点燃了射向天空,虽然这是白天,但那烟火发出的亮光在几里之外应该还是可以看出来的,为首的金狼统领木生松布见此情况,大声的吼道:“快,快把那城门关了,别放走这两个宋人。”

那守城门的小头目虽然不识得那木生松布,但他还是识得金狼武卫的,这可不是他这种守城门的小兵能够得罪的,当下便招呼自己的几十个手下去关那城门,方羽见此情况,便对欧阳春道:“我来挡住这些人。

那城门点住了,千万别让他们把城门合拢了。”

欧阳春也知那城门是关不得地,一旦关上了,两个人的命只怕就要交代在这儿了,当下也不多话,向着那城门冲了过去。那些个守城门的辽兵一见欧阳春冲了过来,当下便有十来个人不知死活的迎了上来,好立下一份功劳。

这一边,方羽一刀横胸当立,眼盯着为首的金狼统领木生松布,那木生松布见到方羽盯着他,想起以前见过的方羽地厉害,心中不禁一寒。身下的坐骑缓了一缓,他那身后的金狼武卫们在这一瞬间当先冲到了方羽面前,也就在这一瞬间,方羽的身子动了,灵活的如同一条游鱼般两马之间的间隔当中,同时手中的刀光一闪,当先的二人已被方羽斩落马下,身子一个轻巧地翻身,上了其中的一匹马上,这个时候。三名金狼武卫同时向方羽一刀斩出。

到了马上,方羽虽然失去了身法上灵活,但对付三名普通之辈却是轻而易举的事,手中刀光倒卷,一招就将对方三人握刀的手腕斩断,然后看也不看。纵马向城门冲去。

一个人冷哼了一声,突然从街旁的一条小点的道路上冲了出来,手中弯弓搭箭,连向方羽射出三箭,这三箭来的又快又准,比之萧远的箭术也差了不了多少,方羽只得凝神将那三箭斩落,这慢得一慢。终于被大量的金狼武卫包围上了,不过刚才方羽的厉害,让这些贵勋子弟出身地金狼骑兵们心中有些害怕,没有人敢太靠近了方羽。免得不小心把自己的命送了,木生松布见此情景,立时大吼道:“你们这是干什么,还不快给老子上,这一次谁他娘的敢向后退缩,让这两个宋人跑了的话,万岁爷是绝不会饶了本将军的,但本将军会在临死前,把那后退的人一家子都宰了。”

那木生松布一瞪眼,一吼叫,倒也吓到了不少金狼武卫鼓起了一点勇气,只不过在那木生松布吼那一嗓子地时候,方羽已在向前冲的过程中斩杀了七人,让这些人鼓起来的勇气很快又消了,眼看着方羽再一次的要冲出包围圈,木生松布心中是又气又急,当下也顾不得方羽的厉害了,纵马向方羽追去,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骑快速的越过木生松布的身边,追上了方羽,木生松布一看来人,是他认识的,乃是耶律隆绪身边地几名贴身近卫之一,对于这些贴身近卫的本事,木生松布还是比较有信心的,所以在这个时候,他不由得把心放了下来。

那边欧阳春见十几个守城门的小杂兵也敢挺着手中地兵刃冲过了,心中冷哼了一下,手中的刀毫不留情的斩出,以欧阳春的武艺,杀这些个辽国小杂兵那还不跟砍瓜切菜一般的,几乎没做多少停留,欧阳春便将这十几个辽兵斩杀了,复向那城门冲去,那剩余的三十来名守城辽兵此时正在将那城门合拢,回头见欧阳春在倾刻间就杀了他们十几个人,顿时有些慌了,逃又不是,战又不是,逃跑的话,事后他们这脑袋一样要被砍掉了,上前去交战的话,肯定不是那个一身是血,凶神恶刹的人的对手,那些人呆呆的看着欧阳春离他们越来越近,而城门还有一大半没有合拢,这个门,想要在那人到来之前完全闭拢是不可能的事了。

欧阳春见那城门最终没有来得及闭拢,心中不觉微微松了一口气这个时个,就看方羽能不能杀出重围,两人得以出得城去,或者,那展昭他们能够及时赶来救援也行,这些个守城辽兵见欧阳春到了自己这些人的面前,各人的想法都不相同,有人想尽最后一把力量,希望能够把那城门闭拢,有人则拔出了自己的兵刃,要与欧阳春拼了,还有一些,则是比较珍惜自己的性命,撒了自己的脚丫子跑了,而那些与欧阳春拼命的人,又有哪个是欧阳春的一合之敌,很快便又被欧阳春斩杀了,这个时候来说,城门口的这里,本应该是让欧阳春占据了胜利的,偏在这个时候,萧时揽领着手下的高手全部赶到了。

方羽转回身,将那名耶律隆绪的贴身近卫的兵刃震开,随手再一刀斩向对方,那人硬接了方羽这一下之后,被方羽的力量震得手臂发麻,手中的兵刃差点也脱手飞出,心中不自觉的一惊,当下长啸一声,三匹马齐齐从人群中跃出,马上三人正是耶律隆绪另外的三名贴身近卫,看到这种情况,木生松布心中更是大定,他不相信天下还有谁能从这四个人的手中逃得命去的,他不相信,那四个耶律隆绪的贴身近卫也不相信有人可以凭一人之力胜了他四人。

这个时候,看到萧时揽领着一干高手出现,从来都是波澜不惊的欧阳春头上也出了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