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三二章 喋血城门口中

第一百三二章 喋血城门口(中)

欧阳春自武艺大成以来,从来就没有害怕过谁,纵然对手武艺比他高,欧阳春的心中也没有过惧怕,他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重情重义从来只藏在心里,不会挂在自己的嘴上,这一会儿,他看到萧时揽领着一干辽国的高手出现时,欧阳春的额头上不禁出了一层细汗,他怕的不是自己会不会丢性命,而是这一起来到辽国的兄弟们会不会因此全丢了性命,因为只要自己与方羽被困在城中,最终会力尽而死,而他们死了的话,展昭,徐庆他们在辽国军队的包围下,只怕也很难再回到大宋的土地上了,没有了方羽的带领,城外的这支大宋的军队,就会少了它所拥有的那种一支杰出的军队的核心灵魂,也会少了何去何从的目标,战斗力将会因此大减,就算能回到大宋的土地上,只怕也不会剩下几个人了。

欧阳春狂吼一声,手中紧使几刀,将那还在打算关拢城门的几个辽兵砍杀,回过头来时,正好两名辽国的高手赶到,那两人一胖一瘦,胖的手使一根狼牙棒,瘦的手中是一双青钢剑,那瘦子略先一步赶到,手中双剑舞的象一团雪花一样,袭向欧阳春,那瘦子虽也号称高手,但比之欧阳春这样真正的顶尖高手,在武艺上还是有很大一段距离的,以欧阳春的眼光,一下便看出了那个瘦子在招术上的破绽,当下斜着往后一退。引诱着那瘦子地招术往前再递进一些,随后眼中似有精光微微一闪,欧阳春手中的刀带着斩开空气而发出的颤动声,一刀以极快的速度划过了那瘦子的胸前,然后,欧阳春再也没有看那瘦子一眼。一刀斩向了紧随瘦子而来的胖子,那胖子没有想到欧阳春这么快便舍了那瘦子而寻上了他,匆忙之间用手中地狼牙棒接了欧阳春的这一刀,铛的一声轻响,那胖子并没有发现欧阳春的这一刀有什么厉害的,反而是觉得这一刀上的力量实在是太轻了,一刀过后,眼前失去了欧阳春的踪影。只看见这时那瘦子的胸前忽地涌出一道血痕,那血痕迅速变大,露出那瘦子的内脏,那瘦子茫然的看着自己的胸前,手中的一双青钢剑落在了地上,嘴里发出无意义的嗬嗬声,很不甘心的仆倒在地上,气绝而亡。

那胖子看到瘦子被欧阳春一刀解决了,心中顿时惊恐无比,要知那瘦子的武艺仅仅只比他差了一线而已。那胖子用脚指头都可以想的出,欧阳春的武艺要比他胖子高出多少,出于对欧阳春地恐惧,那胖子想也没有想,就来了一个驴打滚,很幸运的在欧阳春的刀下逃得了性命。这个时候那胖子哪敢有半点停留,一路向外急滚,想要躲开欧阳春那如影随行而来的一刀,只不过欧阳春此时哪会放过他,敌人来的那么多,欧阳春的主意就是现在多杀一个,等下自己就会少一点儿阻力与压力,所以尽管那胖子有着与他那身体不相称地灵活。但哪里又躲得开一心一意要杀了他的欧阳春这极快的一刀,血光一闪,半边人头飞起,可怜这胖子因为有些贪生怕死。结果反而死的更快。

欧阳春收刀,趁着空隙向方羽的方向看了一眼,此时方羽正与那四名耶律隆绪的近卫交上了手,那近卫甲先前被方羽的一刀震的手臂发麻,一时之间没能够恢复过来,此时四人包围着方羽,这近卫甲便成了四人中最弱地一环,方羽那急如闪电的刀光中,每十刀便有四刀是斩向那近卫甲的,在外人看来,五个人的兵刃搅成一团,兵刃交击地声音也是响的密如繁星,似乎是不分高下,可那近卫甲的心中却是有苦难言,他一个人顶住了方羽近一半的攻击,只觉得每与方羽多交手一下,手臂便会多一分麻痹的感觉,而内脏之中也会更加难受一分,而他的三名同伴虽然竭力想要帮他脱出困境,却是有心无力,这个时候,这近卫甲最希望的便是那萧时揽快一点儿指挥那些个高手冲上来解围,不过,那萧时揽却似乎是无意上前来帮助他,而是指挥着手下向那城门口扑去,以期能把城门关上,好来个翁中捉鳖。

其实萧时揽的想法是没有错误的,五百金狼骑兵加上四名辽国皇宫的秘密近卫,绝对是暂时可以困住方羽的,只要他这边顺利的把城门关上,那么,方羽与欧阳春将是插翅也难飞了,失去了外援的他们只能最终战死或者被抓住。

方羽的眼角余光也看到了萧时揽的意图,见二十几名辽国高手扑向城门口,心中也是大急,以欧阳春一人之力是很难守的住那个城门的,当下手中的刀使的更急了,刀刃上颤动的呜咽底鸣声,仿佛让方羽手中的那把刀化为活物,铛的一声脆响,精疲力竭的近卫甲再也抵挡不住方羽的这一刀,手中的刀被方羽的刀反撞而回,脱手向后飞去,同时,近卫甲再也压

中那股难受的感觉,一口血喷了出来,眼前是一片很闪过,近卫甲忽然发现自己似乎是在向上飞起,在那最后的一瞬间,他看到方羽的将他的一个同伴的手臂斩下,那刀光之快,让这近卫甲也忘了自己的处境,暗赞一声,好快的一刀啊,随后,这近卫甲便失去了知觉,一颗头胪掉在了一匹马的蹄下,被那马一蹄子踩碎,脑浆溅了一地。

短促之间,与方羽对战的四人一死一伤,而方羽身上也被近卫乙开了一道伤口,虽不重,却也终是受了伤了,要说这耶律隆绪的四名贴身近卫实力也不弱,方羽想要速战速决,不付出一点代价是不可能的,那萧时揽见方羽竟在这一会功夫的时间里杀了一名他们辽国最负盛名地狼神卫。又重伤了一名狼神卫,心中也不禁暗暗吃惊,一时之间几乎都要怀疑凭着自己手头上的这些个高手,是不是能够挡得住方羽。

那名被方羽砍断手臂的狼神卫见自己失去了手臂,不但没有退,反而和身向方羽扑了过去。因为失去了手臂的他,已成为一个废物,在耶律隆绪的眼中将没有了任何价值,必会将其踢出狼神卫,以后的日子就可想而知,所以那人一见自己成了废物,知道自己再活着也没多大地意思,干脆舍身与方羽拼命。好为自己的另外两名同伴制造机会,只不过这人的想法虽好,但方羽的刀更快,刀锋掠过,将那人的身体斩成了两截,其一刀之威,竟以一把普通的刀将一个腰斩了,这让在场看到的众人再一次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另外两名狼神卫知道自己不是对手,想向后退开,再纠集那些金狼武卫来困住方羽。但方羽哪能容他们二人退开,纵马贴近其中一人,一刀削出,刀锋如附骨之蛆,绝不容这人逃脱了,这名狼神卫见难以脱身。便奋起反击,手中地刀向着方羽的刀磕去,谁知却是磕了个空,本来以他这样的高手,是不会出现如此的失误的,只是他被方羽的气势夺了心志,心浮气燥之下出手,没有判断清楚方羽这一刀的意图。结果就是付出高昂的代价,被措身而过的方羽一刀削断了他那握刀的手,随后,方羽一刀反削。将这人地头胪斩下,身下坐骑毫不停留,向最后一人冲了过去,这最后一名狼神卫大喝一声道:“木生松布,还不快让你的手下将此人围住了,休要让他走脱了。”

木生松布刚才见方羽大展神威,连杀了三名在他心目中地位很高,武艺也很高的狼神卫,心中已是有了寒意,此时被那剩下的一名狼神卫一喝,不得不喝斥着手下冲上去。

“快上,你们这些兔崽子还愣着干什么,给本将军将这人杀了,到万岁爷那,本将军为他请功升上三级,并赏黄金一百两。”要想让人卖命,自然要许以重利,这一点,木生松布心中是非常清楚的,至于许下的这个诺言能不能付现,那不是木生松布现在能考虑地事情,他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有人勇敢的冲上去才成。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一种老套了的手段作用却是很大的,虽然人都怕死,可有一些人为了钱财官位,那是绝对的没了理智的,木生松布的话一出口,立时便有人被那官位与黄金弄红了眼睛,也不再掂量一下自己地实力,向方羽冲了过去,有一个就有两个,渐渐是更多的人冲向了方羽,毕竟方羽再厉害,他也只是一个人而已,这些人忽然表现出来的勇敢,让方羽失去了斩杀那最后一名狼神卫的机会,陷入了四面重围之中,以这些人地实力,本是很难说能够困得住方羽的,可是这些人一旦为了钱财官位不要了自己的性命,那所暴发出来的战力那是不可小看的,斩杀了一个个红着眼的人,后面还会有一个个红着眼的人不要命的往方羽这里扑来,每一个扑向方羽的人其实心中都带着一种赌徒的心里,总认为自己才是那个最后抓到那把好牌的人,虽然前面一个个的人在他们面前倒下了,不过在这还活着的人看来,那是那些死了的人运气不够好,而自己的运气绝对不会这么差了。

萧时揽一见方羽这边的情况,心中轻吁了口气,暗想不管一个人怎么样的厉害,但终还是架不住人多啊,萧时揽看方羽暂时是脱不出重围了,便把目光投向欧阳春这边,此时欧阳春也正陷入了苦战之中,萧时揽所带的二十几名辽国高手,有一大半已冲到了欧阳春的旁边,将欧阳春围在了中间,十八般兵刃一齐向着欧阳春的身上招呼着,若是换到往常时候,这些人是不会如此不顾自己是一个高手的身份而去群殴一个人的,不过今天不同,不仅仅是因为萧时揽的命令,还有欧阳春那轻松斩杀两名辽国高手给他们带来的震憾,那一刻,这些人在为了自己的生命着

况下,只能放下了他们那种所谓高手的面子,很无耻上。想要仗着人多把欧阳春给收拾了,说来幸好这些人不是军人出身,都是江湖中地草莽出身,一群人上去,互相之间却是没有配合的,各人只管出自己的招术就是。

一时之间。欧阳春手中一把刀使的风雨不透,欧阳春虽奈何不了他们,但那些人也同样在一时之间攻不破欧阳春的防守,双方就在这城门口上僵持着,这时,那些后一点赶过去的辽国高手也是在外面插不上手,拿着手中地兵刃在外围转来转去,寻找下手的机会。

萧时揽这时候的注意力又放在了方羽这一边。虽然那些金狼骑兵这会儿为了那重赏变得悍不畏死,也让方羽身上增添了一些伤痕,但还是让方羽渐渐就要杀透重围,萧时揽看到这种情况,眉头不禁微微一皱,心里暗自赞叹这个大宋来的使节实是厉害的有些过份了,想他辽国一直以盛产勇士而自豪,现在看来,却是无有能似这两个宋人般如此悍勇的勇士,萧时揽向站在他身旁的那名神射手使了一个眼色。那人点了一下头,张弓搭上了一支箭,对准了方羽,寻找着偷袭方羽的机会。

仿佛是气机感应,方羽在百忙地厮杀中,向着那名神射手的方向扫了一眼。就在这时,那一支箭也离弦向方羽射了过来,这个时候,也正是方羽将要杀透重围的那一瞬间,看到那一支箭头乌黑的铁箭,方羽看那箭头的颜色,便已知这是一支沾了毒的箭,只得无奈的放弃了向前继续突围。偏过身子躲了开去,方羽这略一停顿,那些个金狼骑兵复又将方羽包围了起来,为了那重赏。这些个原本养尊处优的贵勋子弟们无不红了眼的冲上来,对他们来说,那百两的黄金倒不算是很吸引人,主要是那连升三级地官位太吸引他们了,足够让他们为此用命搏上一把,那木生松布见到这种疯狂的场面,心中也不禁为自己先前那英明的决定而沾沾自喜,至于这一个个冲上前去送了命的人,那不关他的什么事,死多少他都不在乎,只要不让眼前这个宋国的使节走脱了,那他木生松布便是有大功一件。

萧时揽见那一箭逼地方羽重新陷入了包围之中,心中始是放下了一点心思,这个时候远处传来较为整齐的脚步声,萧时揽抬头看去,正是那步行的一千五百名金狼武卫向这里赶了过来,在他们那些人的身后,似乎还有城卫军的士兵跟了过来,看到这种情况,萧时揽心中自是大定,眼前这个宋国人的毙命已是板上订钉的事,只不过时间上有早晚而已。

方羽也听到了辽国人的援兵来了,若真被那些援兵所困,自己可就真地麻烦了,而那些金狼骑兵们见到自己一方的援兵来了,更象吃了兴奋剂一样,士气高涨的让人感觉这些人都疯了,一颗颗的脑袋被方羽斩飞,又有一颗颗地脑袋仍旧不知死活的送上来,面对着这种情况,方羽便是一个铁人也要不行了。

那一边的欧阳春也是在苦苦支撑着,虽然那些人的武艺每一个都要比他差的多,但这么多人一拥而上,尽管是乱糟糟的,但也应了那句,好汉架不住人多,猛虎斗不过群狼,一时之间,逼得欧阳春节节后退,渐渐离开城门之下。

萧时揽见方羽终被困住了,心中也自高兴起来,他知道只要这些金狼骑兵们能够坚持到后面那些金狼武卫们赶到,这个宋国人就要真的死定了,回过头去,萧时揽又看向欧阳春那边,见那些人终把欧阳春逼离了城门,而自己手下那些个傻人竟没有一个知道趁此机会把那城门合拢,心中不觉很是生气,怒吼道:“你们这些个吃饱了没事的饭桶,还愣在一旁干什么,快点儿把那城门给本官关上去。”

这些个人既然甘心为辽国的朝庭卖命,自然就会收殓了那些在江湖之中的性子,此时听那萧时揽骂他们,虽然心中很不痛快,但已做了别人的鹰犬,就只能受别人的指使,有七个人从攻击欧阳春的战团中退了出来,要把那两扇大城门给合拢去。

听到那城门合拢的声音,欧阳春的心中如坠冰谷一般,心中暗叹一声,难道,自己与方羽两人就要命丧此处么。

方羽也看到了那渐渐在合拢的城门,心中同样一冰冷,没想到自己竟是要死在辽国的城门前,方羽心中有一点儿不甘的想到。

辽国这一边,萧时揽与木生松布看到将要合拢的城门,看到既将要到手的胜利,都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这个时候,城门外响起一阵马蹄声,如同暴雨中的雨点,重重的敲在城门内每一个人的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