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三四章 草原上

第一百三四章 草原(上)

萧时揽悄悄的抬眼看了一下耶律隆绪,见他来回的走动着,似在思考问题,显然不会再怎么的重重处罚自己了,萧时揽心中不禁一喜,这个时候,那耶律隆绪突然的大喝一声,又把这萧时揽吓得三魂六魄险些飞了出去,只道耶律隆绪还是要叫人砍了自己,哪知那耶律隆绪却是唤来内侍,传他的旨意,让那个左金吾过来,萧时揽暗自吐了口气,心想我主万岁啊,不就是传唤一个人过来吗,用得着这么大的声音,真是吓死人了。

说来也非是萧时揽胆子小,这耶律隆绪乃是辽国的一代圣君,御下自有一套手段,可以说在辽国是没有人不怕他的,现在这会儿萧时揽是有罪在身,而耶律隆绪又是正当怒火满腔的时候,萧时揽自然是更加的害怕,这耶律隆绪吩咐完那内侍后,一扫萧时揽,见他那脸色变化不定,定然是自己刚才那一声大喝吓到了这厮,想到这点,耶律隆绪心中又是微微气消了一些,做为一个上位者,需要的就是属下对自己的又敬又怕才好,萧时揽的这种神情,正是耶律隆绪喜欢看到的一个臣子对他这个大辽国皇帝的态度。

“起来吧,这一次就暂且饶过你,下次若是再犯此错误,朕一定会让人一刀把你给斩了。”耶律隆绪终于决定还是先放萧时揽一马。

“臣,谢主龙恩,我主万岁万岁万万岁。”萧时揽心中大喜。知道自己算是逃过一次大劫了,当下不顾自己额头上地伤势,又给耶律隆绪磕了三个响头。

耶律隆绪想想,也知道这萧时揽没有太大的本事,不过这些年来对自己倒也算是忠心耿耿的了,拦杀那宋国人方羽的事。自己也是有责任的,是自己小瞧了那些个宋国人的勇猛了,毕竟,那宋国地大物博,能人很多,更是名将辈出,是自己太轻敌了啊,耶律隆绪有些感叹地想着。自己以后可是不能再犯这种错误了。

萧时揽从青石地板上站了起来,很乖巧的站在了一旁,等候着耶律隆绪的吩咐,看着他那乖巧的模样,耶律隆绪摆了摆手,道:“先去把额头上的血弄干净了吧,看你这是成什么样子,以后须得给朕记住了,再犯错误,朕一定不会轻饶了你。”

萧时揽赶紧应了一声下去。这会儿才觉得额头上痛得正厉害着,在那青石板上的一顿响头,那简直是在自残啊,待萧时揽下去了,耶律隆绪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回了座位又开始批阅奏章。他算起来也是一个较为勤奋的皇帝,一般来说,对自己地情绪控制得也比较好,只是这一次的事,让他的心里实在是不痛快,以至于情绪有些失控。

萧时揽清理好了自己额头上的伤口后,又回了耶律隆绪的身边,等待着他的吩咐。那耶律隆绪一直低头批阅着奏章,没有理会萧时揽,正在萧时揽等的有些不安时,外边的内侍来报那个左金吾将军来了。耶律隆绪让内侍宣他进来,不多会,进来一名全身盔甲的将领,对着耶律隆绪跪了下去,道:“臣叩见我主万岁万岁万万岁。”

“嗯,起来吧,左爱卿,朕现在命你率两万飞狼骑,务必要将这一次的宋国使节团给朕全部斩杀,不得有误,听到没有,否则,你自己提头来见朕。”耶律隆绪抬头对着那名将领道,说到最后一句时,语气变得森冷,让一旁地萧时远也不禁打了个寒颤。

“臣誓死完成我主万岁交与的任务,绝不让那些个宋人逃走一个。”那名叫左金吾的将领大声的回答道,心想自己领两万飞狼骑还拿不下一千宋人的话,那自己真是没脸回来了。

耶律隆绪点点头,道:“下去吧,记住了,你可千万不要轻敌了,朕等着你的好消息。”

那将领左金吾应了声,起身离去,耶律隆绪看了一眼萧时揽,道:“你去告诉韩昌那老匹夫,朕以后不想再看到他了。”

萧时揽心头一震,低声应了一声,告辞了耶律隆绪,前往那韩昌地府上,是夜,韩昌对看天上的残月长吁短叹了一阵,饮下了一杯浸着鹤顶红的毒酒,第二日,韩府对外宣称辽国的老元帅暴病身亡,耶律隆绪倒也没有小气,追封了韩昌为勇国公,死后也算是极俱哀荣,那萧时揽来给韩昌吊丧时,却是不免有兔死狐悲的感觉。

北风卷着遍地的枯草,这北地的冷风让一众中原出身的宋兵们微微有些不适应,但好在这些人都是身强力壮之辈,身体地素质那是很好的,这些个冷风倒是不能把他们怎么的,方羽看着身旁那小脸冻的红红地杨排凤,那小脸儿犹如红苹

,让人直想咬上一口,想到一个这样可爱的小姑娘跟份罪,方羽的心中又不禁对她多了一些怜惜。

方羽他们这些人离开辽国的大定府后,没有南下,而是向着东北方向行去,方羽的打算也很简单,那就是转道高丽,从海上回大宋,当然,如今的高丽已经臣伏辽国,想要从这里借道回大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对于高丽这样一个小国,谁强就依附谁的性子,方羽是没把他们放在眼里的,虽说高丽的兵力也不少,但方羽又没打算在他们那儿攻城掠地,只是打算劫掠一番,把他们抢痛了,方羽相信,那高丽一定会很愿意借道让自己这些人从海上离开的,另外,方羽也想从北方的女真与沮卜等族中招收一些人充实自己的这支骑兵队伍,要说这些草原上的人,那可是天生的骑兵,只要稍加训练,就能成为一个不错的战士,现在这里地人都是散乱的形成一个个的小族群。没有自己的国家概念,方羽相信,只要有一定的利益,就可以引诱他们加入到自己的军队中,只要有个几千人,完全可以把高丽搅个天翻地覆地。甚至人数再多一点的话,可以从辽国的土地上直接一路打回去,当然,想要招那么多人也同样是一件很困难的事,首先是这些人虽然没有国家的观念,但毕竟大多数还是有自己的族人观念的,一般来说是舍不得离开自己的族人地,另一点就是。因为人数越多,补给就越困难,就算是去抢掠,那也需要有那么多可供抢掠的地方才成,就以高丽而论吧,若是不去攻打他们的城池,那么单靠抢夺一点乡村的东西,是无法满足一支大军的需要的,不过现在的这一些,方羽都没有去好好的想过。

方羽一行人向北方行了一夜。到白天时,才安下营来,派出几十骑哨骑之后,众人便都去休息了,方羽之所以选择白天休息,晚上行军。就是因为白天在这草原上的视野较远,有敌军时可以较早的发现,而在夜晚哨骑却不容易看到远处地敌人,自然也就无法及时报警,同时,方羽也觉得在晚上进行抢掠比较好,容易对选好的目标进行偷袭,说到抢掠一事。方羽原本还担心欧阳春与展昭二人会因为侠义心过重而不同意,谁知道方羽试探着说出自己的抢掠计划时,这二人想也没想便同意了,原来这时的侠客可不象后世小说中说的那样。爱心泛滥,对什么弱者都会同情的,这时地侠客更多的是只讲义气,不讲原则,在同一个种族内会同情弱者,但不同的种族则是只讲自己人与敌人的区分,谁也不会吃饱了想去当什么全天下的救世主,唯一的原则只怕是欧阳春,展昭这样的人是不会去做那**之类的事地,因为做为汉人,有一个道德标准,那就是万恶**为首,百善孝当先,在古代,一般人是不会去犯这两个错误的,**贼与孽子,那可是人人喊打有对象,不似后来,**贼是一种光荣,不孝也是个人的权利,所以方羽有时候就是想不通,这宋时,交换着玩女人,玩小相公的风气这么风行,为何这时地人却又对**贼那般的痛恨,大家都是**人,为何待遇却是相差了这么远。

却说方羽他们原本还没打算这么快便去抢掠的,以免过早的暴露自己这一行人的行动方向,不过很快众人便发现粮草没有了,这种情况下也只能不再顾及什么的了,哨兵将前方的情况回报后,方羽他们便选择了一个只有三千人的小镇,开始了这支军队的第一次抢掠行动,说来是一个小镇,其实是方羽他们看到低矮的土墙实在不象是城墙从而产生的误会,这里是辽国的一个小治所,拥有一百来名辽兵负责着这一带的治安,以一千铁骑打劫一百辽兵加三千普通人,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趁着夜色,一千人分成了十个组,冲入了小镇,几乎没费什么力气,便将那一百来名辽兵斩杀一空,收罗到了足够四天的粮草,以及二百来匹马和大量的过冬季用的羊皮祅,有些胆大的士兵,还抢了几十个女人回来,不过这个时候,他们正处在逃命的时候,哪能带上这些女人做累赘,方羽把那些士兵教育一番后,向他们许诺到高丽后有更好的女人,然后方羽便把这些女人都放了,方羽这样做只是不想让军队多上一些累赘,不想到了杨排凤的眼中,这位羽哥哥却是成了好人。

方羽他们抢过了那个小镇后,便又转向西北方向行去,这西北方向是后世的蒙古大草原,这片土地上生活着许许多多的小部族,虽然名义上是归着辽国管辖,但这些个小部族实际上是游离开辽国的

外,他们逐水草而居,一个部族实际上就是一个流动国,只要他们向辽国称了臣上了贡,一般来说辽国也就不会太干涉他们部族内部的事情的,除非这个部族的实力扩的太大了点时,辽国才会出面来干涉。

方羽领的这一千骑兵,拿到这草原上来说,实力不算大也不算小,这个时候的草原上,大的部落可有两万来可战之士,再大了,辽国就会想方设法地进行打压。而且象这样的大部落是极少的,绝大多数的部落都只有一千至三千可战之士,各自在草原上占着一块水草之地,虽然各自之间也常常为了争夺草场而大打出手,但因为有辽国在制衡着他们,所以尽管这种争夺打的极为惨烈。一般来说,一个部落是不敢轻易去吞并另一个部落,辽国在萧太后以及耶律隆绪的手里时,可是不会坐视着哪个部落强大起来地。

一千来人加上两千多匹马在这广阔的草原上是不很显眼的,这一望无际的草原太大了,众人中除方羽之外,都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虽然是冬季。草已枯黄,但众人还是被这种壮阔的景观所打动,一个个都露出一丝赞叹的神色。

“羽哥哥,这里的景色好壮观啊。”杨排凤骑在一匹火红的骏马上,与方羽并排而立,看着眼前地景观,忍不住对方羽赞叹的说道。

方羽抬头仰望着天空,眉头微皱着,似是没有听到杨排凤的话,杨排凤顺着方羽的目光向天空望去。却并没有看到什么,正自好奇,想要问方羽在看什么时,却见那展昭跑了过来,道:“大哥,今日是否在此处扎营。”

方羽收回自己的目光。摇了摇头,指着那天空道:“今天只怕有一场大战要打了,你们看那里的天空上,那个黑点,好象是一只鹞子,可能辽兵已经追近了,我们先在这下马休息一下吧,等那些哨骑打探清楚了情况再说。”

展昭与杨排凤顺着方羽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那天空上有一个黑点在那里盘旋飞舞,展昭好奇的问道:“大哥,隔的这么远,你怎么就看出了那是一只鹞子呢。”

“呵。呵,我也同样看不清,不过那是一只鹞鹰却是没错的,以前我见过这种鸟,受过训练地鹞子可以在高空对地面的人进行跟踪和监视,并在空中用一系列的飞行动作向它的主人报告情况,现在那只鹞子在那里盘旋,就是在向它的主人报告我们这里的情况。”方羽笑了笑,向展昭与杨排凤解释道,只不过这两人似乎并不是很明白,却仍是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方羽一见他们的表情,也知他们是不很明白,不过方羽也不知道该怎样才能说的明白。

“羽哥哥真厉害,连这个也知道,要不,羽哥哥你把它射下来怎么样。”杨排凤一脸天真的看着方羽,眼中透着对方羽的崇拜。

“不行的,飞的太高了,弓箭射不了那么高。”方羽摇了下头,否定了杨排凤的想法。

“大哥,那就没有办法对付这种跟踪地东西了?”展昭看着天空的那个黑点问道。

“倒不是全无办法,以我的箭术,想个法子引诱它飞低一些就可以射它下来。”方羽对于自己现在的箭术还是有一定地信心的,对于方羽来说,射活动的物体比静止的物体更容易。

对于方羽的话,展昭与杨排凤还是很相信的,这个时候,徐庆,欧阳春,白玉堂等人都骑马跑了过来,而展昭却离开这里给下面的士兵们传令去了,徐庆下了马,道:“大哥,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哩。”

“我们可能让辽兵给盯上了,天空的那只鹞子就是草原上用于侦察用的一种鸟,它现在正在向它的主人报告我们这些人的情况,大家先休息一下,等下里可能有一场恶战要打。”方羽再把先前的话又与众人说了一遍。

徐庆看了看天空上的那个黑点,摸了摸自己的头,道:“那些辽国的兔崽子们来就好,俺还怕他们不来哩,今个儿非多锤死他们几个不可。”

众人也知徐庆是好战成性的人,几天不打仗不杀人的话,便会觉得日子很无聊,而且众人自入辽以来,俱觉得受了不少的闲气,这时对于可能追来的辽兵不但不害怕,反而都象徐庆一般,一个个的都想大战一场,好舒一下心中的郁闷之气。

方羽一干人正在猜测来的是否是辽兵时,一匹快马直奔方羽而来,马上骑士见到方羽,翻身下了马,向方羽单膝跪下。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一百三四章??草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