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三五章 草原下

第一百三五章 草原(下)

那名哨骑喘息着,对方羽道:“报告大人,西南方向有一支不明的骑军,人数大约是一千五百人左右,距离此处尚有二十里路,请大人定夺。”

西南方向正是那只鹞鹰盘旋的地方,众人一听全都松了口气,不管是哪里来的骑兵,这点儿人数还不至于让大家紧张,徐庆道:“大哥,让俺去看看吧。”

“不用了,那些人很快就会过来的。”方羽知道徐庆这人如今已是好战成性,就如一头猛虎,不能轻易的就放他出去,如果让他一个人过去,指不定就会抡锤与别人打了起来,而且二十里路对于一支骑军来说,并不需要多长的时间,方羽复又看着那名哨骑,道:“你去传令下去,让所有的哨骑们注意一下还有没有其他的队伍出现。”

那名哨骑领了命令下去,白玉堂道:“大哥,这是不是辽国的军队?”

“这里是辽国的境地,距离辽国的上京临潢府并不远,就算不是契丹人,是其他部落,在名义上来说也是辽国的军队,我们得小心点才是。”方羽微微笑了一下道。

“我听说这北方的部落中人都极善骑射,真若打起来,只怕我们这一千人马很难轻易的消灭对方一千五百人的数量。”欧阳春虽然没到过这北方的草原上,但他在游历江湖时,那也是见多识广,听过别人说这里的一些情况。

“嗯。如果是一千五百人地女真人还真是不好对付,虽然多们的兵甲弓箭都比别人强,但在骑射上实是要比这些自小在马背上长大的人差一些,所以等会儿若是要战,大家记住了不可与对方进行近身接战,要利用我们手中的强弓这一优势。与对方拉开距离进行对射,对方骑射虽好,终不如我们的弓箭射的远,只要大家注意点,他们再强,也只能被我们这种方法慢慢地磨死。”方羽手下这一千人马,全是体质极好的士兵,配置的都是两石的铁胎弓。比之宋辽两国其他的军队所配置的弓箭那强的可不是一点两点,比之北方各部落的木弓,那更是强上许多,在这种优势面前,只要方羽他们指挥得当,对方再厉害也是无用武之地地。

众人听了方羽的话,自是一个个的点头表示认可方羽说的方法,独有徐庆嘟哝道:“大哥,这样一来,俺不是没得仗打了。光用箭欺负人家,多没意思啊。”

众人听徐庆这一说,俱是乐了,方羽微笑着摇了摇头道:“庆子,你要记住了,这些个士兵跟了我们。以后就是我们的兄弟,他们每一个人的性命我们都要珍惜,打仗这种事情,若是硬碰硬的,那只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不是一个好将军好大哥该做的事,我们所要做的。就是以最小的代价取得胜利,尽可能地减少自己手下人的损失。”

方羽这话对徐庆而言,多半是说了也白说,不过欧阳春。白玉堂他们却是记住了,方羽看向杨排凤,只见小姑娘点了点头,显然是表示接受了方羽说的话,这个时候,一名哨骑飞奔而来,下了马向方羽报告道:“禀报大人,西南方那支不明队伍距此还有十五里左右。”

“嗯,下去再探吧。”方羽点了下头,看着天空的那个黑点,此时它已飞近了不少,正是方羽见过的那种用于高空侦察的鹞鹰。

那名哨骑退了下去,方羽又与众人说起其它地话题,不过面临着可能要大战,众人说话的兴致并不高,过了一阵子,又一名哨骑跑了过来,向方羽报告道:“禀报大人,西南方那支不明队伍离此只有十里路程,四周暂无其它军队的踪影。”

“嗯,知道了,你下去后,告诉其他的哨探,一定要注意有没有其他的队伍出现。”方羽对那名哨骑吩咐道,在那名哨骑应声离去后,方羽再一次的望了那只盘旋的鹞鹰一眼,转头又对徐庆,白玉堂道:“你们各自回了自己的队伍,准备好战斗。”

徐庆与白玉堂应了一声,回了自己地所带领的队伍中,一千来人迅速集合成三个方阵,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这个时候开始隐隐的听到马蹄地轰鸣声,众人向着声音传来的方羽看去,只见那里似有尘土翻滚在天空下,再等了一阵,渐渐出现人与马的身影,随着他们的越来越近,方羽发现这些人与辽国的正规军队的着装不同,这些人穿的兽皮皮甲,做工怎么样隔的这么远是看不出来,便款式上而言,也就象是几块兽皮搭在了身上而已,显然这应该是某个部落的人,只不过方羽却是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冲着自己的队伍而来。

那些人到了一箭之地时停了下来,为首一人四十岁左右的样子,看上去倒也是很威武的神态,望着方羽小心的打量着,显然也是在想方

人是敌是友,见到这种情况,方羽独自一个人驱马上高声喝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那人操着憋脚的汉语道:“你们是南边的宋人?”

“我乃大宋使节方羽,你是何人。”方羽再一次的问道。

“我是巴颜部头人巴尔什吉,敢问这位宋国的使节大人可是去年万圣节上的那位宋国的方大人?”那人听了方羽的话后,扬声向方羽问道,语气似乎有些激动。

“去年的辽国万圣节上,我确实是参加那次的比赛,不知这位巴尔什吉兄去年是否也参加了那场万圣节。”方羽不知这巴颜部落是什么族的,不过猜想在这种地方,这应该是蒙古族其中的一支,虽然现在这个时候,蒙古族这个名称还没有出现。草原上许多地中小部落将在这一百多年的竞争中消亡,其中一些是真的全族都被人灭了,还有一些是融合到更大的部落中,渐渐形成了后来的蒙古族。

那人听了方羽的话,驱马独自向方羽跑了过来,待离得方羽只有五十步时。才勒住了自己地马,再一次仔细的打量了一会儿方羽,才翻身下马,拜了下来道:“巴尔什吉拜见宋国使节方大人。”

方羽对于这个巴尔什吉突然而来的这种行为,微微有些愣了,心想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我也有那王八之气不成,怎的一见到我就给我跪了下来。方羽驱马上前,道:“巴尔什吉头人快快情起,不知你们此来所为何事?”

“回方大人的话,此处乃是我巴颜部的范围,因我那只乌丹在空中告知我附近有一只军队过来,我以为又是哪支部落的人过来抢夺我巴颜部的草场,故而带人过来看看,没想到是宋国来地勇士方大人,冒犯处还请方大人见谅。”那巴尔什吉站了起来,很恭敬的道。

“呵。呵,原来是这样,我等从此处路过,没想到打搅了你们,不便处还请巴尔什吉头人原谅。”方羽也下了马,对巴尔什吉客气的道。

“无妨。无妨,不知方大人率手下的勇士们来此有何事?”巴尔什吉仍是很恭敬的问道,双眼中也满是询问的神色,眼前一支盔甲鲜明的军队让他心中很是不安。

“没什么,我大宋使节团这次与辽国闹了些矛盾,双方在大定府打了一场,现在正为躲避辽国的几万大军追击呢。”方羽似是很随意的说了出来,眼睛却紧盯着巴尔什吉的脸上。看他有什么样地反应,也好知道这些个部落对大宋与辽国都是些什么样的态度。

巴尔什吉愣了一下,道:“方大人,贵国是否又与契丹人开战了?”

“呵。呵,那倒没有,是我前些时带着我的这些儿郎们在宋辽两国的边境上杀了他们辽国的四千人马,并在他们的析津府门前斩了他们地骁军候韩让,这一次我出使辽国,那耶律隆绪要杀我为他们报仇,我一怒之下,杀出了大定府,此番路过贵地,有打搅处,还望巴尔什吉头人见谅。”方羽微微的一笑,说的话中软中带硬,一边向对方眩耀着自己的武力,一边又向这巴尔什吉表示此行的善意,就看对方怎么做了。

那巴尔什吉张了张嘴,却是不知说什么好,他们这样的小部落不但生活的够艰苦,在武力上也是老受别人欺凌的,他们地地方靠近辽国的上京临潢府,平日里更是没少受了辽国那些贵族的欺压,在心里上来说,巴尔什吉是很痛恨契丹人的,不过表面上来说,他又是绝不敢得罪那些契丹人地,否则就有亡族的危险,去年他参加了万圣节,亲眼见识过方羽的勇猛,对于方羽这样的勇士,他们这些草原上习惯了弱肉强食的人们是很敬重的,今日再一次见到方羽,按理来说,他们应该把方羽抓了去向契丹人讨好才是,毕竟他们是生活在契丹人的眼皮子底下,得罪不起那些契丹人,不过巴尔什吉看着眼前的方羽,去年留给他的印象,以及现在方羽给他的印象,都让巴尔什吉告诉自己,眼前的这个宋人勇士也是不可得罪的,虽然在兵力上而言,自己一方要多一些,但一看人家宋军的队伍,那鲜明的盔甲,那严整的方阵,在气势上就比他巴尔什吉的手下们强多了,想到两方都不能得罪,这巴尔什吉还真是不知如何是好,若是放这些宋人过去了,契丹人必不会放过自己的巴颜族,不放这些个宋人过去,把自己这点儿人马拼掉了,自己其他没有了青壮男人保护的族人也最终是死路一条。

方羽看着巴尔什吉那种神情,也知这人心中左右为难,而且从这位巴颜族头人那七情上脸的模样来看,这人也是一个老实人,城府不深,方羽对这种老实的人向来还是比较有好感的,当下道:“巴尔什吉头人

有什么为难之处,可否说出,若是我能帮得上忙的,推辞,我亦希望能交巴尔什吉头人你这个朋友。”

方羽这话让巴尔什吉在心中对方羽有了更多地好感。心理的天平也向着方羽这边倾斜了一点,虽然方羽所说的更多的是外交上的客套话,不过这巴尔什吉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部落头人,人虽是不笨,却是没有什么见识,当下对方羽道:“方大人有所不知。我巴颜部总共只有五千余人,可战之士只有一千五百余人,是个小部落,仰赖着这方水土还算好,日子也是勉强过得,只不过此处靠着契丹人地上京,受他们的制约很重,我等今日若放方大人过去。事后那契丹人必不会放过我的族人。”

巴尔什吉如此老实的将实情说出来,也是存了点心思的,他一直以来,都听人说宋人那边是如何的富裕,如何的繁华,这让巴尔什吉心中有一些想带着族人投靠大宋,只是苦无路子而已,当然,更大的原因却是他们无法全族穿过契丹人地地盘,方羽自然不知这巴尔什吉的心思。听了他的话,方羽沉吟了一会儿,道:“巴尔什吉头人你的苦楚,我等也是深知的,若是你愿意,何不举族随我北迁。再找一个水土丰美的地方定居。”

“好是好,可如今那些个好地方都让人占了,我族又如何能得那水草丰美的地方。”巴尔什吉为难的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心想若有好地方,我自己会不早去了,还等你们来。

“呵,呵……”方羽笑了起来,道:“巴尔什吉头人。别忘了我们手中还有刀,看中了好地方,有人怕什么,我们把它夺过来就是。”

北方这个地方。讲究的就是弱肉强食,方羽这种话,巴尔什吉听了不但不反感,反而对方羽生出更敬重地心思,只觉得这才是大英雄所为,不愧为一代勇士,心中又想,他若能为自己的族人到其它的地方抢到一块好草场的话,那可是远比自己的族人生活在契丹人的眼皮子底下受人欺压地好,当下心中计议已定,复又拜下道:“方大人若能为我族重新找一块安身立命之处的话,我族上下愿意听从方大人调遣。”

巴尔什吉这是向方羽表达了初步的投靠意向,这样的结果,自是让方羽大喜,这个时候,多一个朋友就少一个敌人,方羽忙掺起了巴尔什吉,道:“巴尔什吉头人无须如此多礼,以后你我就是兄弟,你的族人就是我的族人,我一定会让大家过上一个好的日子。”

两人在两军阵前各自许下诺言,随后巴尔什吉率着自己的手下先行回族里,准备好迁移地工作,方羽他们则是就地驻扎下来,休整了一天一夜。

辽国的大定府,皇宫之中的铁瓦银安殿中,在这冬季的夜晚显得有些森冷。

耶律隆绪看着手中地密报,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这是那个左金吾发来的密报,说的就是方羽他们这些人的事,让耶律隆绪意外的是这个宋国的使节团并没有往南方逃去,而是逃往了北方,这让耶律隆绪布置在南下路上的重兵全都没了用处,再想要在北边布下重兵已来不及了,而左金吾的两万飞狼骑到现在也没有追上宋国的这支队伍,仅仅是在一个被抢掠过的小城中知道了这些人北上的消息。

耶律隆绪丢下手中的密报,揉了一下眉头,心想,人都说南人多奸滑,这个宋国的文武双状元果然是够奸滑的,北方的草原那么大,真要逃到那里去了话,还真不容易抓到他们了,耶律隆绪的手指轻轻的在椅子的扶手上敲了一会儿,看了看身旁的近侍,道:“去把那萧时揽给朕宣进宫来。”

那名近侍应了一声,过了一柱香的功夫,把那萧时揽给带了过来,萧时揽给耶律隆绪磕了头后,耶律隆绪道:“朕叫你来,是有一件事情让你去做,你明日出使北方的各个部落,对他们说,凡斩杀那宋国的使节方羽者,朕封他为王,赏千金,凡是放这些人过境者,朕必将派大军诛他全族。”

耶律隆绪说完,又脸色阴沉的看了一眼萧时揽,补充道:“这一次,凡有异心的部落,不管大小,全都要除掉,所以你这一次的任务,不只是为朕传那一句话,还要注意观察哪些个部落有了异心,记住了,你这一次可不要又把事给办砸了。”

萧时揽唯唯诺诺的向耶律隆绪做了保证后,接了耶律隆绪事先写好的圣旨,回去准备出使北方的各部落。

同样的夜晚,同样冷人的时刻,千里之外,刘太后的手中也接到一封密折。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一百三五章??草原(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