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三六章 抢掠上

第一百三六章 抢掠(上)

大殿门外的风刮的挺大的,似乎是要下雪的前奏,汴梁城中因为这寒冷的北风,街道上的行人比往日少了些,不过这一些,待在深宫的刘太后是看不到的,她只看到大殿门外的风把眼前的景色吹的有些萧条,拿着手中那份从辽国传来的密报,刘太后的心中更有一种萧索的感觉,轻轻的抚了一下自己的脸,刘太后的心中不禁有些苦笑,自个儿的年华似乎就要老去了吧,这深宫的寂寞与清冷,终究要埋葬了自己的最风华的容颜呵,也许,自己不该同意那个人儿出使辽国的,也许,自己不该如此让自己的那份心思压抑的这么苦闷的,也许,如果自己放纵那么一回,现在,自己也不会感觉到这深宫是如此的寂寞与清冷吧,也不会日日夜夜的在辗转中不时的记挂着那个人儿吧。

“娘娘,这里风大,还是到内殿中去吧。”郭槐小心奕奕的看着刘太后,从刘太后那白如暖玉带着一点点红晕的神情上来看,郭槐也知道刘太后这个时候正在思念着什么,郭槐是一个太监,自然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但郭槐是一个聪明的人,善于查颜观色的他,心中也多少知道刘太后这个时候心里想的是一些什么,郭槐不知道一个正当壮年的女人在心中压抑着一份**的滋味是什么,所以他不会明白刘太后那心中如火一般燃烧地欲望与寂寞。也因此,郭槐就想不明白,刘太后为何要对方羽那般的好,要说那方羽也没拍过刘太后的马屁啊,虽然郭槐并不是很嫉妒刘太后对方羽的好,但这种想不明白的事。还是让郭槐很是费了脑筋,却又最终没有找到答案。

“嗯,郭槐啊,眼看着一年又要过去了,我们又都老了一岁了。”刘太后转过身,对着郭槐有些感叹的道,那一缕寂寞地火焰在她的眼中似在燃烧。

“娘娘乃是天上的星宿下凡,怎么会老呢。娘娘又何须为这种事情烦恼,娘娘须得为大宋的基业与天下的百姓保重自己的凤体才是。”郭槐劝解道。

“好了,不说这些,郭槐,你说,方羽这一次出使辽国,在辽国的大定府杀死了那耶律隆绪的侍卫金狼武卫有好几百人,这事,我大宋应该怎么做。”刘太后转换了话题,虽然她明知道郭槐对于这种国家大事根本就没有什么好主意。不过郭槐是她身边最亲近地人,在这个时候,会忍不住询问一下,心中也没指望着郭槐能说出个什么好方法来。

“娘娘,您也知小的没有什么见识,这种国家大事小的也没有什么好的建议。不过小的认为,以方公子的能力,他既然敢去那辽国,自然也有全身而退的把握,我们只须静观其变好了,辽国既与我们大宋刚刚签了和约,料来也是暂时无力对我们大宋发起进攻,所以娘娘无须为此担心。”郭槐虽然没有什么好主意。但劝解人的话还是会说的。

刘太后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郭槐,道:“郭槐,没想到你也是有些见解的嘛。这事儿也许正如你说地,辽国暂时无力对我大宋怎么样,只是那方羽身边只带了一千士兵,在他们辽国的中心地带上,面临的可是辽国几十万的军队啊。”

“娘娘但请放宽些心,那方公子一人匹马,在那辽国析津府斩杀辽国的大将,可见那辽国在方公子的眼中只不过是一些土鸡瓦狗罢了。”郭槐虽没有见识过方羽地武艺,但对方羽那一人独入辽国斩杀对方大将一事,还是多多少少的也知道一点方羽应该是很厉害的。

“这方羽也是太胆大妄为了一点,下次见到他,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才是,如今怎么说来也是一名朝议大夫了,也该有点当文官的觉悟才是。”刘太后也知方羽的武艺不凡,可正所谓关心则乱,实实在在来说,刘太后也希望方羽能安静的待在朝堂之中才是。

“娘娘说的是,方公子有时候还是太年轻气盛了一些。”郭槐顺着刘太后的意思道。

刘太后转身向殿内走去,郭槐赶紧跟在她地身后,殿内生着几盆炭火,使得殿内的温度比外面高多了,刘太后在一张椅子上坐下后,才道:“郭槐,你去传个旨意,让边关的那些守将注意了辽国的动静,别让耶律隆绪因为老羞成怒了而对我大宋来个突然袭击。”

郭槐应了一声,下去安排给边关传旨地太监,刘太后身边暂时又冷清了下来,望着那火盆中烧的红红的炭火,刘太后一时想的出神了,仿佛那是一个白衣胜雪的身影,在她的眼前出现,仿佛那是一双淡然而又淡定的眼睛,在向她露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冤家呵,你现

样了,刘太后在心里轻轻的问道。

北地的天气,说冷就冷,眼看着似乎风雪就要来了,这将给迁洗的巴颜族带来很多的困难,这个时候如果下了雪的话,在迁移的路上,马匹牛羊将会因此大量的冻死。

“方大人,这样下去可不成啊,天似乎要下雪了,一旦下了雪,缺少草料那可会冻死很多的马匹牛羊的。”巴尔什吉望着阴沉沉的天空道。

方羽抬头看了看天空,确是要下雪的样子,转头向巴尔什吉道:“离这里最近的部落在哪里,我们到那里去吧,应该可以弄得一些草料。”

“不行啊,方大人,牛特族他们怎么可能会给我们草料呢,便是他们的领地,我们这样的大队人马想要从中过去也还是一件麻烦事。”巴尔什吉摇了一下头道。

“哦,他们的人很多吗?”方羽不以为意地问道。

“那倒不是。此去大约八十里的牛特族约有人口七千来人,可战之士有两千之数,与我巴颜族的关系不太好,常常为草场之事起争执,如今我巴颜族想从他那里过都是一件难事,何况是要草料这种事。”巴尔什吉将原委说了出来。

方羽看了一眼巴尔什吉。心想这人还真是一个老实人,在这弱肉强食的草原上,他与他的族人竟然没有被人家给灭了,也算是万幸了,方羽收回自己的目光,道:“他们要是不给,那我们也只好抢他们一回地了,巴尔什吉头人。你说是不是。”

在钱财方面,方羽有个很奇怪的爱好,那就是抢掠别人的,当然,他也不会随意的去抢,一般来说,他是只抢敌人的,谁成为他的敌人,谁就是他的抢掠对象,如今身在这大草原上。对方羽而言,顺从他的就是朋友,不顺从地,那就是他的敌人,所以方羽说这话时,倒是说的很自然。但听在巴尔什吉的耳中,却有一种豪气干云的英雄气慨,在这片的土地上来说,抢掠别人本来就是一种天经地义的事,草原上有一句流传很广的话,那就是,能用流血的方式得到的东西,决不用流汗地方式得到。所以草原上的勇士们更倾向于抢掠而不是生产,那些依靠着生产来养活自己的人,在草原上是被人瞧不起的。

“方大人说的是,如今你我两方加起来的可战之士比他们多。他牛特族要是不给地话,我们灭了他们就是。”这巴尔什吉被方羽一提醒,想起两族之间的矛盾与仇恨,立时便想趁着有方羽他们这个外援时把牛特族给灭了,不但可以报仇,还可以得到牛特族的马匹牛羊以及女人小孩,让自己的巴颜族迅速的壮大起来。

方羽看了巴尔什吉一眼,对他的话不置可否,方羽并不想真的就灭了那个牛特族,因为方羽需要有能帮他打仗的人,如果真把牛特族地青壮杀光了的话,只能是便宜了巴颜族的人,那些个财物女人与小孩,自己又带不走,不过目前来说,又还是要让这最早投靠自己的巴颜族人尝到跟随自己地甜头,好让他们以后死心塌地的跟随着自己战斗。

“好了,那就这样说定了,巴尔什吉头人,就让我们的第一战拿那牛特族人开刀吧。”方羽用手中的马鞭一指前方,笑着说道。

“是,方大人,巴尔什吉将紧随着方大人的脚步,为这个草原上将流传的方大人的勇士传说而献上自己的力量。”巴尔什吉微微有些兴奋的道。

方羽听了巴尔什吉的话,不由的再看了他一眼,心想这人也不傻嘛,看这马屁拍的,可是啪啪作响啊,方羽摇了摇头,纵马与巴尔什吉并驰而去。

牛特族的头人是个是个五十来岁的人,在这环境并不是太好的草原上,到了这个岁数可算是高寿了,他有四个儿子,六个女儿,当然,如果不算上女奴的话,他有五个女人做妻子,毕竟他这个族有着七千来人,算是一个中等的部落了,有五个女人不算多,他乌勒索林还算是比较洁身自好的,他的六个女儿号称牛特族的六只百灵鸟,着实为他带来了一笔不小的财富,如今还剩最小的女儿没有出嫁,不过乌勒索林一点儿也不急,不说这个女儿还小,他乌勒索林有着足够的耐心等着有钱的主儿来娶他的这个小女儿。

乌勒索林的日子过得还算可以,因为离得契丹人较远一点儿,所以他的牛特族也不象巴颜族那样老受契丹人的欺凌,再加上他的手中有两千可战之士,在这一带来说,基本上是只有他去抢别人的,而别人是一般不敢来打他牛特族的主意的。

门帘外的北风正冷着,乌勒索林在大帐中生了火,一边取暖,

着羊肉,五个他的女人与他最小的女儿缩在一边,为制着一件皮祅,在草原上,女人是没有地位的,就象做为乌勒索林的五个女人一样,她们的地位仅仅是比那女奴高上那么一点儿,但还是脱离不了属于男人的财产范畴,就象牛马一样,一个男人是不是富有,除了看他拥有多少牛羊之外,也要看他还有多少地女人。就这一点上来说,乌勒索林觉得自己还不算是富有,因为有些小的部落头人都比他的女人多。

门帘掀起,外面的冷风灌了进来,乌勒索林抬头看去,是自己的大儿子阿拉善。这个阿拉善是牛特族的勇士,手中一根狼牙棒很是厉害,是乌勒索林最大有助手,阿拉善在乌勒索林身边坐了下来,道:“阿爹,这两日里可能会下雪,估计着这些雪天里没什么事,我想明天去鄂克尔地头人那里把他的女儿娶过来。”

“嗯。什么时候去,你自己看着办吧,今年我们的收成还算可以,你就带五匹马,十头牛,一百只羊过去吧,那个姑娘长得水灵,是个草原上难得一见的女人儿,值得这个数,趁着这个时节没事。也正好给你把这事办了。”乌勒索林一边说着,一边将一块烤好的羊肉递给阿拉善,随后又将另一块烤好的羊肉塞到自己的嘴边啃了起来。

那阿拉善接过羊肉,没有去啃,迟疑了一下,道:“阿爹。这些个牛羊恐怕不够,那边放话说了,要五十头牛,三百只羊才成。”

“什么?!那个苏海图,他怎么不去抢,要这么多的东西,他疯了不是,当他那个女儿是金子做地不是。你去告诉他苏海图,就五匹马,十头牛,一百只羊。多了没有,这大草原上女人多得是,难道非要他那个女儿不成。”乌勒索林有些生气的道。

阿拉善低下头,没有做声,显然他心里是左右为难,乌勒索林看到他这幅神情,更是生气,高声道:“看你这点儿出息,不就是一个女人么,你好歹也是一个大男人,真要想要了那个女人,你就不会去抢了来么,鄂克尔族虽然与我们在人数上差不多,可族中已没有了象样的勇士,你怕他们怎的,他苏海图想要牛羊,门都没有。”

阿拉善见他老爹的神情,估计着是不会允许他带着五十头牛,三百只羊让去娶他的心上人了,当下里心中也有些闷气,道:“那,那我先出去了。”

乌勒索林嗯了一声,没再说什么,看着他儿子阿拉善出去后,又有些愤愤不平的道:“真是一个败家仔儿,女人长得再漂亮,也值不了那些个东西啊,你当你是去年那个宋国姓方的副使节,有钱有到犯傻,花个千金去买一个女人,当女人是金镶玉做成的不成。”

乌勒索林啃完了手中的羊肉,站了起来,扫了一眼自己地五个女人,正要选上一个用来打发无聊的时间,门帘又被掀了起来,乌勒索林回头一看,是他那个大儿子阿拉善又跑了回来,乌勒索林不高兴的道:“你怎么又过来了。”

“阿爹,不好了,那巴颜族的巴尔什吉带着手下到我们这里来了。”阿拉善有些慌张的道。

“什么,那个巴尔什吉吃了豹子胆不成,竟敢带着人跑到我这里来,他们离我们这里还有多远?”乌勒索林跳了起来,大声问道。

“已经到了我们这里,就在外面候着。”阿拉善回答道。

“怎么可能,我们派在外面放哨的那些人呢,都死哪去了。”乌勒索林向着外面走去。

“可能都让巴颜族地人给清除了。”阿拉善追在乌勒索林的后面道。

“哼,好他个巴尔什吉,竟敢到我这里来弄事,阿拉善,你快去招集人马,今天我要让他巴尔什吉来得去不得。”乌勒索林气咻咻的道。

几十个乌勒索林的近卫跑到了他的身边,众人上了马,出了牛特族的营地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一队盔甲鲜明的队伍静立在前方不远处,其萧杀的气势可以看得出是一支精锐地军队,而那个巴颜族的队伍则在另一边站成了一个方阵,两者的人数明显比他牛特族的战士要多,看这种情况,乌勒索林一边心中急寻对策,一边跃马向前了一些,离得一箭之地便停了下来,高声问道:“来者何人,请报上名来。”

那边一匹白马冲了出来,如旋风一般冲向乌勒索林,随着那人地逼近,乌勒索林只觉得有一股杀气向他扑天盖地的涌来。天地间顿时变得萧杀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