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三七章 抢掠下

第一百三七章 抢掠(下)

看着那一名白马银甲的白袍小将如旋风般的冲向乌勒索林,这乌勒索林的近卫们立时纵马挡在了乌勒索林的前面,那白袍小将轻蔑的撇了一下嘴,高举手中的宝刀,一声不吭的冲向了这些人,乌勒索林见对方不但没有回答自己,反而举刀向自己杀来,心中是又惊又怒,大声的喝道:“我牛特族的勇士们,将这个狂妄之徒给我就地斩杀。”

那些个乌勒索林的近卫们应了一声,一齐举刀向那白袍小将迎了上去,那边阵营中再冲出一匹黑马,马上一黑大个,手使一双大铁锤,放开他的大嗓门吼道:“呔,你们这些-家伙休要猖狂,也。”

这些来的人正是方羽与巴尔什吉他们,原本在路上时,方羽还打算想办法收服这一个部落,后来听巴尔什吉说,那牛特族的头人乌勒索林有三个女儿给契丹人的贵族做了小妾,与契丹人关系非常的好,听到这些情况,方羽也明白自己是不可能收服牛特族了,当下里就改变了主意,决定拿他们立威,让那些亲近辽国的部落知道,宋人可也是不好惹的,也让巴尔什吉他们以后真正的站上自己的战车,与辽国的追兵周旋到底。

既然是要立威,方羽就没有采用偷袭的战术,而是决定在正面上打垮牛特族,这样,也等于是让巴尔什吉看一看宋人的战斗力。坚定他以后追随自己地决心。

话说那徐庆冲出去后,牛特族的营地中也冲出了两千来人马,阿拉善手中一根狼牙棒,当先而来,向着徐庆冲了过去,口中大喊道:“呔。兀那黑炭头,休要猖狂,阿拉善来也。”

“哈,哈,来的正好,俺就喜欢你这种前来送死的。”徐庆可听不懂那阿拉善嘴里喊的是什么意思,反正一看这人就知道是个头目,当下大笑一声。改变了目标,向着阿拉善冲去,对徐庆而言,杀那小喽罗哪有杀这对方的头目来地过瘾。

另一边,银甲白袍的白玉堂已经冲进了那乌勒索林的近卫群中,手中的宝刀泛起一片寒光,刀光过处,必有一人被白玉堂斩于马下,如此威势,让在后面看到的乌勒索林心生惧意。年轻的时候,这乌勒索林也是一个勇士,不过有一句话叫做越老越怕死,这乌勒索林年纪一大了,可就没了从前的那种勇气了,一见白玉堂的厉害。就知道自己远远不是对手,自己冲上去也是送死,当下里打马后退到了后面地队伍之中,一挥手道:“我牛特族的勇士们,今天,这些无耻的巴颜族人来侵犯我们的土地,勇士们,为了我们做为一个勇士的光荣。也为了我们身后的女人不让这些无耻的巴颜族人夺去,拿起你们手中的刀,把这些无耻的巴颜族人斩于刀下,勇士们。冲啊。”

那些个牛特族战士在乌勒索林的一声号令下,举着手中地刀向方羽他们发起了冲锋,方羽轻哼一声,摘下得胜钩上的铁弓,大声的喝道:“大家听着,以各小队为单位,向两翼散开了对他们进行攒射,给我将这些人慢慢的磨死。”

一千宋兵立时散了开去,远远的对这些牛特族的人进行攒射,而方羽搭上一支箭,瞄准了那乌勒索林,一箭射去,那乌勒索林也正挟在人群之中冲了过来,猛地之间,感觉到有一股浓烈的杀气罩住他似的,让他心中不禁打了个冷颤,抬头望去,却见一个黑点已到了眼前,乌勒索林想躲已是晚了,只觉喉间一冷,似有这外面的冷空气直接进了胸腔里面一般,随后乌勒索林觉得有一股大力拉扯着他,让他身不由己的向马下摔去,在自己的身子落地的一瞬间,乌勒索林看到一只马蹄在他的眼前迅速放大,噗地一声,乌勒索林在眼前一黑的同时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然后,乌勒索林再也感觉不到这个世上的任何事情,他被方羽一箭射穿咽喉后,尸体摔下了马,被马蹄踏地不成人形。

乌勒索林的死,巴颜族的人看得清楚,见方羽在这么远的距离一箭射杀了对方的头人,俱都齐声喝起采来,转眼又见那一千宋兵向两翼散开,似要将对方包围一般,手中的弓箭也是迅速的收取着牛特族人的性命,而牛特族战士射出的箭却因射程的问题,对宋兵构不成威胁,整个来说,给巴颜族人的感觉是宋兵再对着一群绵羊进行屠杀,看了这种情况,巴尔什吉的心中不禁暗暗庆幸自己当初做的正确决定。

那徐庆与阿拉善的兵器撞在了一起,以徐庆那身的横力,阿拉善哪是对手,铛的一声,阿拉善手中的狼牙棒被徐庆一锤子磕飞,阿拉善大惊之下,拨转马头欲逃,这徐庆哪容得他逃走,手中一式流星赶月,一锤子砸在阿拉善的背上,将他打得背上的椎骨尽碎,死于非命。

这乌勒索林父子俱死,牛特族的战士们顿时失去了主心骨,乱成一团,被一千宋兵用强弓硬箭不断的

他们的性命,一时之间,巴尔什吉和他的手下们竟然手,这个时候,巴尔什吉看了看前方牛特族人的营地,心想这里自己的人帮不上忙,何不先去抢那牛特族人的营地一番,当下一举手中的刀,大声的吼道:“巴颜族的勇士们,前面就是牛特族人的营地,那里有你们需要的女人,那里也有你们需要的牛羊,想要的,就随我冲啊。”

面对着一个没有战士,只有女人与牛羊的营地,巴颜族的一千五百名战士在巴尔什吉的带领下,如狼似虎的冲了过去,方羽见那巴尔什吉在没有自己的命令的情况下擅自行动。不禁皱了一下眉头,而那些本来已是无头苍蝇般乱成一团地牛特族战士顿时有了目标,纷纷向自己牛特族的营地返回,因为那里有他们的亲人与财产,在那种要保护自己的亲人与财产的信念支撑下,牛特族的战士爆发出了强大地战斗力。悍不畏死的聚在一起往回冲,看到这种情况,方羽自然是不想让自己的手下造成无谓的伤害,当下让身边的安三打出旗语,让士兵们放那些牛特族的战士回去。

此是牛特族还有一千一二百的战士,虽然在人数上已经少于巴颜族的人了,不过这个时候,为了保护自己地所有。人人都是悍不畏死,在牛特族的营地中,双方展开了血战,方羽没有让自己的手下冲进那营地,就凭着那巴尔什吉不听自己的号令,方羽也要让巴颜族的实力减弱一些,免得万一有什么意外时,威胁到自己这些人的安全。

一千宋兵在方羽的命令下,只围着牛特族人的营地用强弓攒射,这种情况下。可苦了徐庆这样好战的了,眼看着人家在里面打得热火朝天,自己却在一旁闲看着,徐庆的心中那是直痒痒,几次用眼睛看着方羽,希望方羽能让自己冲进去杀个过瘾。可直到里面地战斗快结束了,方羽也没下命令让众人冲进去,这个时候徐庆可终于忍不住了,对方羽道:“大哥,俺们再不进去,好东西可就全让别人拿跑了。”

方羽笑着面上看了徐庆一眼,心知这厮可不是惦记着那点儿东西,而是想去过一过杀人的瘾。想想这战斗也快结束了,当下道:“好吧,你想去就去吧,不过只能你自己一个人过去。有什么好东西也由你一个先挑选。”

徐庆就等方羽这一句话,闻言之下,兴奋的应了一声,纵马向着牛特族的营地杀去,随着他的身后,杨排凤也舞着手中的镔铁盘龙棍进去了,方羽一见这小姑娘竟也去凑热闹,心想难怪她日后会成为一员女猛将,这性子,也太暴力了一点吧,怕她有什么闪失,方羽忙叫黑子与虎牙跟上去保护她,这四人一加入战团,真个是如同猛虎入了羊群,杀得那剩下不多地牛特族战士人仰马翻,战斗在这四个人的加入后,更快的结束了。

那巴尔什吉等战斗结束后一看,自己的手下也是损失惨重,一怒之下,下令屠杀牛特族中的老人以及身高高过车轮的男子,牛特族营地中先前那震天的杀声变成了凄惨的哀嚎,对于巴尔什吉地这个屠杀令,方羽没有做声,这里是草原上,象这种的事在这里是很平常的,方羽可没善良到在这个时候放过这些与自己成了死敌的人,现在巴尔什吉发下这个命令,方羽自己也就乐得不用再去做这个恶人。

徐庆,杨排凤四人在战斗一结束后,便跑了回来,徐庆是因为没有过足瘾,脸上并无什么高兴,杨排凤却是兴奋地很,自从在辽国的大定府打了那一仗之后,杨排凤便喜欢上这种冲锋陷阵的刺激,刚才那一会儿,便让她的镔铁盘龙棍砸死了十几个牛特族人。

巴颜族的战士开始在牛特族的营地中四处搜刮,女人的尖叫声,男人的**笑声,使得整个的营中乱哄哄的,配上那满地流淌的血,让人有一种份外刺激的兴奋,在这个时候,巴尔什吉没有参与进去,而是找到方羽,质问道:“方大人,刚才战斗之时,为何让你的人只在营外驻足,却不让他们进来帮忙,以至于让我的族人损失惨重。”

“巴尔什吉头人,我倒要问你,先前我部在与敌人战斗时,你为何不听号令,擅自让你的手下进入敌人的营地,巴尔什吉头人,困兽犹斗的道理你不懂么,你这样做,激起了对方的拚死之心,才最终造成了现在的这种结局,巴尔什吉头人,难道你认为我手下的这些兄弟们就该为了你的错误而去送了性命么,巴尔什吉头人,刚才也不是我不肯帮忙,我的这些个手下兄弟,都只是步军中的弓箭兵,射箭么是可以的,与人近战却是不行的,所以,很抱歉,巴尔什吉头人,我不能明着就这么让我手下的兄弟去送死。”方羽不急不徐的道,同时,在话语中故意将自己手下地战力说的很弱。想试一试这个巴尔什吉的反应会是什么。

这巴

倒没有想到方羽是有意要削弱他的实力的,听了方羽也有点认为是自己太心急了,先前一开始地战斗他也是看在了眼里的,在宋人的强弓面前,那牛特族人确是不堪一击。自己当时若是等上一等,让宋人将牛特族的战士杀光了之后再行动,哪来的这些个损失,想到这里,巴尔什吉心中很是后悔,也不好再说方羽他们不肯帮忙了。

“哪,既然如此,请问方大人。这一次所得的东西该如何处理。”巴尔什吉问道。

“除了马匹我们双方对半分之外,其它的都归你们吧,嗯,对了,杀上一点牛羊,今天也该犒劳一下大家才是。”方羽很随意的说道,那些个牛羊,女人小孩子地,对方羽他们来说,只能是个累赘。方羽才懒得要这些东西,自然是做个好人,送给巴尔什吉他们了事。

巴尔什吉见方羽这么大方,心中复又高兴起来,谢过了方羽之后离去,战后的清点报告出来后。方羽这边没有死一个人,而巴颜族死了五百来名战士,巴尔什吉他们得到牛特族的女人与小孩共有三千人,牛两万余头,羊十三万余只,马有八千余匹,方羽他们得了一半,也就是四千来匹。造成了方羽的手下人连同原先的在内,每人有了六匹马,这对一个战士来说,养马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方羽干脆将那四千匹马暂时由巴颜族的人养着。

得到了这么多的东西,那巴尔什吉心中可是高兴得很,当下里将那乌勒索林的小女儿以及另一名长得不错的女孩送给了方羽,对于这些可怜地女子,方羽心中多少有一些同情,所以也没有同巴尔什吉客气,将这两个女孩子收下后送给了没有女人的黑子与虎牙,这一下,可把黑子与虎牙高兴坏了,这两个女孩子都很漂亮,对于黑子与虎牙来说,可比他们曾经去嫖过的女人强多了,而这些草原上的女人,还是很听话的,因为对于男人而言,她们只是男人的财产而已,无论是被男人用牛羊交换去,还是男人用刀抢去,她们在哪个男人手里就是那个男人地一件财产,所以,对于男人,一般来说她们只会逆来顺受,从某种因素上来说,这也是她们的一种生存之道,在草原上这种弱肉强食的地方生存了下来。

方羽他们这些人在牛特族的营地休息了一夜之后离开,这时的天空,开始有少许的雪花飘落,因为驱赶着大量的牛羊,一路上行走的速度变得更缓慢。

在方羽他们离开这里地第二天中午,辽国的左金吾率两万大军终于追踪到了牛特族人的营地,望着满地的死尸,左金吾倒是吓了一跳,心想这些个宋军还真是厉害,竟然在这里屠杀了两千来牛特族地战士,难怪当初那个韩让的四千人会败在他们手中的,还真是厉害。

此时已下了一天的雪,路上方羽他们的痕迹已被雪盖住,一时之间,左金吾也难以确定方羽他们逃走的方向,另外有一件困难摆在左金吾的面前,这两万骑兵的后勤供应难以跟上,他们追踪了方羽他们多日后,粮草也快要耗尽,摆在左金吾面前的当务之急不是找到方羽他们,而是要赶快筹集到粮草才行,否则没有了粮草,这两万大军在这雪天里可就要冻饿而死了,这个时候的左金吾,心中多少有些后悔,自己不该追的这么急的,以至于现在面临着要断了粮草的危险,要知道那些个宋兵可是人手两骑,自己这种只有人手一骑的队伍,如何能够在短时间内追上他们,再说了,反正这些个宋兵是无法往南方回大宋的,自己领着人慢慢的追就是,说不定这些个宋兵在与这草原上的部落冲突中就慢慢的死光了,何必自己这么辛苦的傻跟在后面。

这时,一名将领走到了左金吾的身前,单膝行了个礼道:“不知将军找末将来有何事?”

“嗯,阿贵,你以前来过这儿,对这里应该比较熟悉吧。”左金吾问道。

“是的,将军,末将当年曾随也力哥将军征讨过这里。”那名叫阿贵的将领道。

“那好,你可知道这附近有没有那个部落。”左金吾点了下头,又问道。

“将军,在这北面大约一百里的地方有一个鄂克尔族,有七八千的人口。”阿贵将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

“是么,有七八千人啊,那么粮草是应该足够了的,嗯,说不定还可以弄到足够多的马匹。”左金吾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自言自语的道。

阿贵听了,却是心中一寒,他从左金吾的自言自语中感觉到了一股杀气,左金吾对他挥了挥手,示意他下去。

待那阿贵下去后,左金吾对着传令兵道:“来人,传我的将令,既刻拔营,准备出发。”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一百三七章??抢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