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三八章 火牛夜袭

第一百三八章 火牛夜袭

鄂克尔族不出勇士,却出美人,这个族的人口不是那阿贵所说的七八千人,而是有近一万二千人,有着近三千的可战之士,却因为没有厉害的勇士,一直以来,附近的部落尽管在人数上不如他们,仍是没有人瞧得起他们,虽然不敢抢掠鄂克尔族,但背后的讥笑却是少不了的,当然,这种讥笑里面也包含了许多人的那种酸溜溜的艳慕之心,因为这个族的美女太多,可谓是艳福不浅,让人怀疑这老天爷是不是偏心,怎就会让那些个没用的男人偏能拥有美丽的女人,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想从鄂克尔弄个女人出来,那价钱却不是一般的人能付得出的,要知道这年头,便是一个族的头人也不会拥有很多的牛羊啊。

鄂克尔族的头人苏海图今年三十二岁,已经有了四个女儿了,大女儿云彩,今年快十五岁了,本该早找个男人的,只是附近年轻的一辈男人中,没有人付得出那些东西,以至于一时没人能娶得了她,云彩的美,就像那天上的彩霞,她是这附近草原上所有小伙子的梦中情人,她那个最大的妹妹,今年十三岁,叫百灵,不只是象她这个姐姐一样长得美,还有一幅象百灵鸟一样动听的好嗓子,这两姐妹,每一个看到她们的男人,都会想着把她们好的呵护在怀中,只因为苏海图给她们找男人的条件太高了,这让许多人只能在心里面对着这两姐妹幻想一下。原本牛特族头人地儿子,勇士阿拉善是很符合条件的,只不过那个阿拉善的老爹乌勒索林却不肯给自己的儿子那么一大笔财物,以至于阿拉善想那云彩想了很久,却没有能够一亲芳泽,现在。阿拉善已永远没有了这个机会。

同样没有了机会的,是草原上所有的小伙子们,因为这两个美丽地女孩被她们的父亲献给了方羽,苏海图是个聪明的人,他虽然没有什么武力,却有一个很好用的头脑,当他看到这支宋军出现在他鄂克尔族营地前时,便知道了这支队伍是不好惹的。之所以他会这么直观的认为宋军不好惹,是因为在去年辽国的万圣节上,他在很近的距离上见过方羽,他是认识方羽地,而方羽的厉害,在他的心里也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当他看到巴颜族赶着的那大群马匹牛羊时,心中又是羡慕得很,当然,他是不可能因为有点害怕与羡慕就会投靠了方羽的人。他与他的族人在这个地方生活的还好,所以他不会象巴尔什吉那样想要重新找个好地方,他只是希望方羽他们真的只是路过,不是来抢夺他鄂克尔族的财产与女人地,他不敢让方羽他们进入他的营地,也不敢得罪了方羽他们。但是,尝到了抢夺别人财物的甜头的巴尔什吉却不想放过他鄂克尔族这块鲜美的肥肉。

巴尔什吉仗着有方羽他们的撑腰,自告奋勇地上前交涉,在苏海图面前耀武扬威,大讲特讲了那牛特族是如何被灭族的,要求苏海图拿出若干的马匹牛羊与女人,那样一大笔的东西,苏海图当然不肯拿出来。苏海图是个聪明人,他一眼就看出巴尔什吉在这群人中做不了主,故此他直接找到了方羽,先将两个女儿做为礼物送给了方羽。虽然这两个女儿值不少的财物,但比起那巴尔什吉的狮子大开口,这就只是一个零头还不到。

对于美人,方羽是见识的多了,苏海图的两个女儿虽然长得也很美,但以方羽地见识,又怎会放在心上,不过这个时候方羽却是不能拒绝的,他想要收服鄂克尔部落,那么就得首先表示自己的善意与友好,所以方羽收下了这两个女孩子,并回赠了苏海图两百匹马,这是一笔相当大的财富,让苏海图心中激动不已,随后,方羽与苏海图进行一场气氛比较温和地谈话,其间,方羽向他讲述了自己将在北方为大宋扶助一个可以和辽国对抗的势力,方羽说这些,也是为了试探一下苏海图对大宋以及辽国的态度,不过方羽这个打算显然是个错误,从这一点上来看,方羽实在不是一个合格的政治家,这个苏海图虽然害怕方羽他们这一行人,但苏海图更加害怕辽国,毕竟辽国就在他们的旁边,随时都可以将他的鄂克尔族轻易的灭了,这些年来,若非他鄂克尔族先后的几任的族长不时的往辽国的重臣府上送上他们族中的美女,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草原上,哪能让他的鄂克尔族好好的生活到如今,所以苏海图对于方羽的暗示,装做没有理解,顾左右而言它,把话题扯到了其他的地方,见到这种情况,方羽也知道这个苏海图害怕辽国人,只想安静的保持着自己现在的所有,方羽这个时候也不想再动武力来灭掉这鄂克尔族了,那样只会便宜了巴尔什吉他们,方羽换了一个方法,要求在鄂克尔族中征招战士,当然,这个征招

量的财物来引诱的,每一个愿意加入方羽他们队伍的得到牛二十头,羊二百只的安家费,并且以后每个月还有军饷牛两头,羊二十只,这对于草原上一个一般的人家来说,无疑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对于草原上的人来说,打仗是一种很平常的事,面对这这么一大笔的财富,不动心的人可是很少,如果不是要远离自己的家人,只怕鄂克尔族绝大多数的战士都会要加入方羽的队伍,在方羽所谓的自愿条件下,有三百多鄂克尔族的战士受不了这财物的引诱,加入了方羽的队伍,这让方羽心中很是高兴,因为这些人没有他们的族长带领,将是一支基本上会听自己指挥的队伍。16K小说网.手机站

方羽征招士兵地牛羊。都是从巴尔什吉的手中要来的,先前巴尔什吉有些舍不得,方羽说了一句,下回我们再抢过一家就是,有了方羽的这句保证,巴尔什吉心中又高兴起来。是啊,多征招一些战士,到时候不就可以抢掠更大的部落了吗,想通了这一点的巴尔什吉对方羽这主意是敬佩不已。

方羽从鄂克尔族得到了三百来名战士,而鄂克尔族多了六千头牛和六万来只羊,这样一笔巨大地财富,让鄂克尔族的人心中也是很高兴,犹其是得到了两百匹马的苏海图。原本以为自己要大亏一笔的,没想到两个女儿所换回来的是两百匹马,要知马可是很金贵的东西,一匹马最少可抵了五头牛的价钱,这比自己当初向那个什么阿拉善要的价钱可多地多了,这苏海图得了这样的好处,自然与方羽亲近多了,盛情的邀请方羽到他帐中做客,不过急于离开的方羽谢绝了邀请,领着队伍继续向北前进。因为这个时候方羽又想用这种方法从其他的部落招来更多的战士,有了更多的士兵,方羽就可以回过头来把辽国的追兵消灭掉,然后才可从容不迫的经高丽回到大宋。

苏海图热情的送走了方羽,却没有想到,一场大祸正在向他地鄂克尔族逼近。

一百来里的雪路并不好走。很幸运的是,左金吾的这两万骑兵没有走错路,在傍晚的时分,那个阿贵终于将这两万人马带到了鄂克尔族的营地前,听到大队地辽兵来了,苏海图胆战心惊的赶紧率领手下跑出来迎接,不过他还没能跑出他们的营地,两万辽兵在左金吾的一声号令下。冲进了鄂克尔族的营地,开始抢掠。

这个时候,已经要绝了粮草的辽兵,自然是把主意打到了这些个小部落的头上。两万人的补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靠一点一点地从这些小部落身上讨要,自是远不如直接从这些小部落身上抢掠来的快速,更何况,一直以来,契丹人抢掠这些小部落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只不过以前都是较小的规模,似这种两万人的大规模却是极少地。

苏海图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时,便已被迎面而来的辽兵乱刃分尸,在渐渐暗下来的天空下,两万辽兵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涌进了鄂克尔族的营地,鄂克尔族的二千六百来战士,在两万辽兵面前仅仅好似几个漩涡中的小小浪花一般,迅速的被吞没了,只有两百来见机得快的鄂克尔族战士逃过了这一劫,匆匆向方羽他们离去的方向追去。

整个的鄂克尔营地顿时成了人间的地狱,所有在此的男人无分大小婴儿都被斩杀一空,所有的女人无分老少幼女,都会有辽兵**笑着扑上去,年轻漂亮的女子身旁更会有几个十几个的辽兵等候着做那禽兽之事,女人的惨叫充斥着鄂克尔营地的上空,那苏海图的几个女人中,除了最年轻的那个被左金吾独自一个人压在身下享受外,其他的都被左金吾的亲卫轮流糟蹋着,直到最后断气了,依旧有辽兵上前继续发泄着自己的兽欲,苏海图剩下的那两个小女娃儿倒是没人动,因为那左金吾见这两个小女娃儿都是很好的美人胚子,便想留着自己以后慢慢享受,是以让人把她俩看管了起来。

当这些辽兵的兽欲发泄完了之后,在这种摧残下能活下来的女人并不多,左金吾从这些剩下的女人口中拷问出了方羽他们离去的方向与时间,当得知他们离开的时间并不久时,心中大喜,便想招集大军继续追击,可回头一看,这些个刚刚发泄完的手下们一个个手软腿软的,显然是不能够再做追击了,当下只好下令让手下们就地扎营休息,随后军需官将这次的收获报了上来,有马七千匹,牛近两万五千头,羊十五万只,其它物资若干,看到这个数目,左金吾的心中也不禁很是高兴,这可是很大的一笔财富啊,那左金吾忽又觉得那些个女人多数被折腾死了有些可惜,否则,也可以带回去卖上一大笔钱啊。

且说方羽他们因为带着大量的物资,是以行动极为缓慢

有走出多远,那得以逃生的两百来鄂克尔战士很快便听到有两万辽兵追了过来,那巴尔什吉心中有些慌乱,只觉得这回是大祸临头了,方羽轻蔑地看了一眼那巴尔什吉,心中微微沉思了一下,心想与其这样被动的逃亡。还不如返回身去狠狠的打他辽兵一下,当下方羽也不管巴尔什吉愿不愿意,从他手下抽了五百战士,连同五百鄂克尔族的战士,以及自己的一千手下,分成了五队人马混编在一起,欧阳春,展昭。徐庆,白玉堂与自己各领一队,准备连夜返回鄂克尔的营地偷袭辽军,又准备了五千头牛,在牛尾上绑了沾了油地草把,同时让巴尔什吉领着他的族人带着物资先走,对于这个决定,巴尔什吉还是很愿意的,虽然自己有五百的手下被方羽征去了,但这样一来。也更能保证了自己一族能够逃得性命了不是。

二千士兵在原地吃了些东西后,又稍微休息了一下,然后每人三骑,并把马蹄用布包了,驱赶着五千头牛向鄂克尔的营地行去。

在鄂克尔的营地中,辽兵杀牛宰羊。又把鄂克尔族人藏着的酒搜了出来,好好的狂吃海喝了一通之后,有一些又回复了一点精力地辽兵再一次把那些还没死的鄂克尔族女人继续糟蹋了一遍,便是那左金吾在喝了一些酒后,也是兽性再一次的大发,把先前那个苏海图的女人再一次的弄得死去活来,随后,也没安排夜哨。便自沉沉睡去,在左金吾想来,那一千宋兵这个时候只怕是在狂奔逃命,不可能有胆子回过头来打他辽军的主意。本来,这种安排放哨人员的事,该是左金吾的手下将官去负责的,只不过这一次又是女人又是酒的,让这些人实在是疲惫不堪,有个别地将官倒是让自己的营中安排了夜哨,奈何狂欢之后,谁还有精力守这个哨,是以半夜后,整个的营地除了那十几个还没有被折腾死的女人的低微哭声外,就只有一大片辽兵的鼾睡声。

这个时候地雪虽然不大,但一直都在下着,给方羽他们的雪夜行军带来了极大的困难,这种天气的夜里,也是极冷的,对出生在南方的宋兵来说,可真是一种严峻的考验,幸而这些人都是大宋最精锐的士兵,在身体地素质上总算熬得住这种恶劣的环境,另外,好在鄂克尔族的战士对这一带极熟,在这种漆黑的夜里也没有走错方向,下半夜时分,方羽他们终于走到了鄂克尔族地营地,分为五个方向将整个的营地围着。

一支耀眼的火箭飞上了那漆黑的夜空,这是方羽发出的进攻信号,顿时,无数的火把亮起,五千头牛的尾巴被点着了,轰鸣的牛蹄震响了大地,,发疯一般的冲向了现在辽兵休息的营地,这种响声,终于惊醒了沉睡的辽兵,当有辽兵起身看到那冲过来的火牛后,惊得险些魂飞魄散,凄厉的喊道:“不好了,敌人偷袭来了!”

这一凄厉的喊声,顿时让整个的大营似炸了窝一般,纷纷寻找着自己的兵刃与马匹,然而这个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五千发狂的火牛似喷涌而来的岩浆,摧毁着它们眼前一切的人与物,整个的大营中到处都是辽兵被牛撞死踩死时发出的惨叫声,这惨叫的声音,比他们杀死鄂克尔族时的声音来的大的多,那十几个没死的鄂克尔族女人看到眼前的景象,先是惊颚了一下,随后一个个发出疯狂的笑声,对着天空不断的跪拜,似是感谢苍天为她们报此大仇,只不过那些发了狂的火牛却是不分敌我的,不多时,火牛过处,连她们也一齐死在了牛蹄下,但这个时候,她们却是死的心甘情愿的,死的心中没有遗憾。

左金吾被那凄厉的喊声惊醒后,出得帐外一看,顿时心如死灰,他做梦也没有想到那一千宋军真的敢回身来偷袭他们,更没有想到的是用的竟是很古老的火牛阵,眼前整个的大营乱成一团,发了狂的火牛在大营中四处肆虐,左金吾这时也顾不得穿衣,拿了自己的兵刃冲出营帐,正要呼喝着收拢士兵时,上百头的火牛向着他这个方向冲了过来,吓得左金吾再也顾不得收拢士兵了,转了身便逃,只是人腿哪里跑得过发了狂的火牛那四条腿,那牛蹄踏地的声音离得他越来越响,就在左金吾心中绝望时,他的那些手下亲卫终于赶了过来,在牛蹄下救了他一命,不过他的那些亲卫却在与那火牛的搏斗中死伤殆尽。

看着眼前的惨象,左金吾无奈的骑上了亲卫们牵过来的马,向着营地外冲去。

营地外,方羽看着那些冲出营地来的辽兵,轻哼了一下,对身旁的杨排凤道:“现在,该我们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