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三九章 谁是老鼠谁是猫

第一百三九章 谁是老鼠谁是猫

在辽国,凡是带有一个狼字的军队,必是精锐,左金吾手下的两万飞狼骑,乃是辽国的一支极为精锐的军队,如果是近身搏杀的话,方羽手下这支训练未久的队伍,一对一的相较,很难说能够稳胜得了飞狼骑,毕竟,在骑术上来说,宋军比不得辽军的,也正因为飞狼骑是精锐,所以领着两万人追击一千宋军的左金吾在内心里是很不在意的,这种思想也造成了所有的飞狼骑士兵们都有些思想麻痹,认为那一千宋军就算吃了豹子胆也不敢返回身来偷袭他们,更何况宋军的软弱是出了名的,这个时候只怕是正在拚命的逃跑着。

可惜他左金吾遇上的是方羽,一个经历过很多场战斗的人,胆子比什么人都大,在他辽军已经逼近的情况下,不但不想着怎样逃命,反而回过身来与他辽国的精锐飞狼骑开战,更为卑鄙的是竟然使用火牛阵进行偷袭,使得两万飞狼骑在倾刻间土崩瓦解。

左金吾心中那个恨与悔,那是没法形容的了,此时他恨不得把方羽剥皮抽筋才解恨,当然,他更多的是心中的后悔,皇帝耶律隆绪曾经告诫过他不可轻敌,自己偏偏就是轻敌了,且不说此番回去后,耶律隆绪将怎样的处罚他,自己多年训练出来的精锐飞狼骑也因为自己的轻敌而毁于一旦,这一战后,自己手下的飞狼骑还会剩下多少人。左金吾这时已经不敢去想了,单看现在跟随在自己身边地这些个人就知道,能逃出生天的人绝不会多了。

雪夜的天,没有一点儿光线,虽有白色的雪地相衬,但人的目光还是很难及远。这个时候,营内到处都是火光,营外的方羽他们可以看得到营内那些个辽兵地身影,营内的辽兵却是很难发现方羽他们这些人的,左金吾领着暂时收拢的二千来人闯出营地,心中刚想为自己保住了性命而兴奋时,突然有一种不详的念头闪过他的心中,正在不知为什么的时候。听到一个声音叫道:“放箭。”

这一声叫的不是很响亮,却如一个惊雷一般炸响在飞狼骑这一众人等地耳中,弓弦响处,箭羽破空的声音仿如密集的暴雨,一众辽兵不断的有人以出临死前的惨叫,左金吾拚命的舞动着手中的兵刃,将自己的身前护得水泄不通,铮,这一声的弓弦在一众的弓弦声中显得特别地响,随后是铛的一声金属交击的声音;支箭撞得脱手飞出,那支箭也因为这一撞而偏了方向,扎在了左金吾的右肩上,疼得左金吾闷哼一声,也差点被那支箭上强横的力量带下马去。

年轻时地左金吾在辽国来说也是一员猛将,如今身居高位多年。已是不复当年之勇,但本事还是基本上都在的,当下强忍着疼痛,一个蹬里藏身,紧贴在马腹上,以躲开那强横之极的死亡之箭,他这一藏身,倒真让方羽再也找不到了他的身影。只能将目标对准了其他的辽兵,左金吾这当先的两千辽兵冒着箭雨冲了出来,这样一大群的辽兵,方羽这一方只有四百人。自是不能傻到与对方近身战斗,方羽带着自己的手下放开了一道口子,只在一旁不断地用弓箭收取这些辽兵的性命,随着这当前的辽兵打开这条通路后,陆续的又有不少地辽兵自这条通道上逃了出去,方羽心中暗自估算了一下,可能有五千辽兵从自己这一边逃走。16K小说网.手机站

这场战斗很快就结束了,由于雪夜的天气,不利于宋兵的行动,所以战斗结束后,方羽将那草原上的一千战士集中起来,由展昭和白玉堂各带五百人,备足了箭支,食物与粮草,自后追击那逃走的五千辽兵,至于从其它地方逃走的辽兵,总共不到一千人,对于那些个散兵游勇,方羽自是懒得再去追杀,随后方羽清点战果,那被火牛撞死踩死的辽兵高达九千之数,被弓箭射杀的大约是四千余人,逃走的辽兵大约是六千之数,可谓是一场痛快淋漓的大胜,那五千火牛再与辽兵的战斗中基本上死伤殆尽,而辽兵抢自鄂克尔族的马匹牛羊也在战斗时跑散了,那一千从其它方向上逃走的辽兵,正是混在马匹牛羊中才得以逃得一命的,方羽让众人努力的将那些跑散的马匹牛羊收拢,这一忙,直到第二天的中午才算是基本结束,共得包括辽兵的战马在内一万一千来匹,其余的不是死了就是跑散了没找到,另有牛一万七千头,羊九万只,这样的收获让这一千宋军都不禁喜笑颜开,唯一让他们遗憾的是这些个牛啊羊啊的东西带不回大宋,否则还真是一大笔财富。

在一个原本关野兽的铁笼子里,宋兵意外的发现了被辽兵关着的苏海图的那一双小女儿,因为大铁笼子的保护,这两个小女孩子反而无损的在火牛阵中逃得性命,这两个小女孩虽然身上弄得有些脏,可那小美人的胚子,却如两个小精灵一般的可爱,杨排凤一见之下,便对这

女孩心生同情,将她们俩个带在了身边。

下午时分,得到了方羽他们大胜消息的巴尔什吉领着他族中的一些老人和妇女过来了,看到如此多的马匹牛羊,这巴尔什吉心中可是乐开了花,在帮助方羽他们埋葬那一万四千的辽兵尸体时,巴尔什吉看到仍是未损一人的宋兵,巴尔什吉的心对方羽是彻底的服了,也坚定了自己当初投靠方羽心思,随后,巴尔什吉又领着族人处理那近五千头的牛尸,一时之间,牛肉多得吓人,好在这时节天气正冷,十天半月的也不用担心牛肉会坏掉,当时便烤了无数的牛肉。一众人等狠狠地享受了一顿,随后众人带着这些个财物与前面的巴颜族人会合,巴尔什吉这一次老实的请示了方羽后,让巴颜族全族的人举行了一场庆祝,其间,巴颜族的男人们发扬了他们那热情的一面。将自己名下所属地女人送与了宋人兄弟们睡了一夜,方羽原本是听过草原上有一些的部落风俗在招待客人时,会让自己家中的女人陪客人睡觉的,如今亲眼所见,心中自是有一种怪怪的感觉,那巴尔什吉原本也想让自己的女人陪陪方羽睡觉的,只是他手头上实在是没有够漂亮的女人,只得做罢。16K小说网.电脑站

那徐庆见手下地兄弟们都有女人睡了。偏他自己因为是宋军中的高级军官,那些个巴颜族人不敢高攀他,是以反而没有人邀请他去睡自家的女人,这让徐庆心中无比郁闷,方羽看他这幅想女人的模样,心中也觉有些好笑,当下里把自己手头上的云彩送给了他,看到徐庆得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其他如雷惊,安三。张龙,赵虎等现在身边没女人的家伙们便一个个都露出羡慕的神色,见到这些人的德性,方羽看看自己手头上还有的三个小女孩子,最大地百灵也就只有十三岁,另外两个。乌云珠是十岁,兰玛是八岁,用这么小的女孩子去安慰手下兄弟的话,实在有点太罪恶了,方羽只得很不负责任的安慰了他们一下,说以后谁抢到的美女就归谁,就因为方羽这一句话,这一千宋军在日后变成了这草原上的种马。到处是他们留下地后代,这一点非是方羽所能想到的。

且不说方羽手下那一千正在享受快乐的士兵,带着伤的左金吾心中只叹倒霉,他领着剩余的五千飞狼骑。竟被对方区区的一千人追杀的苦不堪言,左金吾几次想领兵反身与对方拚上一场,奈何对方都是一人三骑,每一次都是一击便走,以左金吾手下这已经疲惫的战马,那是根本就追赶不上地,对方两支队伍不断的轮流出击,这让辽兵们就算是想休息一下都是不可能的,望着不断减少的手下,左金吾地心中那个悔啊,让他几次都要吐出血来。

不知不觉间,已到了第二天的下午,这些个辽兵疲于奔命的逃了这么久,都是又饿又累,可是这雪天里路较难走,这么长的时间也只是走了两百多里路,离那临潢府最少也要差上四百里路,这些辽兵的人数也在一路上被展昭与白玉堂领的追兵杀得只剩四千来人,这些个辽兵虽然号称是辽国的精锐,但在吃苦耐劳上却是远不及草原上这些部落战士的,草原上的贫困与恶劣天气,让这些吃惯了苦头的部落战士在现在这样的雪天中仍能发挥自己的全部战力,两支小队伍都是一击便走,给辽兵不断的造成了损失,而自己却几乎没有伤亡。

“将军大人,我们再这样下去可全都要死在这里了。”阿贵是这次侥幸得以逃得性命的少数将领之一,如今跟随在左金吾身边的将领中,阿贵的级别已是最高的了。

“那你说,我们该当如何?”左金吾语气透着无尽的疲惫道,他的眼睛望着还在下着小雪的天空,眼神却有些空洞,这一场的大败,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点,这次就算是顺利的回到大定府,耶律隆绪也不可能会放过他的。

“将军大人,卑职认为,我们现在还有四千余人马,不如就地结寨而守,让士兵们与马匹得到一下充分的休息,对方不来则罢,要是来了,我们正好与之决一死战。”阿贵的这个计策实在是算不上好,那左金吾早就想过了,只是左金吾没有象阿贵那样想的多,想的那么残忍狠毒,根本上就没把这几千辽兵的生命放在眼中。

左金吾没有想到阿贵那狠毒的心思,此时他觉得自己身心俱疲,加上身上的箭伤,也没那么多的精力去想问题了,便对阿贵道:“我现在授权给你,这支军队这几天就由你来指挥吧,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阿贵微微愣了一下,原本他以为还要花心思让左金吾同意自己的计划的,如今这左金吾却直接把军队的指挥权交给了自己,这让阿贵心中很是高兴了一下,当既道:“是地。将军,属下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一定会让那些个敌人得到他们应有的惩罚。”

左金吾的授权后,当既将这四千余人分成了两部分,人是挑选出来的更精锐一些的士兵,这些人每人带着两匹马在中间休息。而另外稍弱一些地士兵,则变成了步兵,带着弓箭在外面围成一圈,将里面的两千人和四千马保护在了中间,左金吾一看这个阵势,便明白了阿贵是要抛弃这外围的两千来人,给里面的两千来人羸得休息的时间与及逃走时更多的可以换乘的马匹,对于阿贵的这个行动。左金吾没有阻止,只是叹息了一声,因为带上四千人回去与带着两千人回去,在本质上没有任何地区别,那皇帝耶律隆绪都是一样不会轻饶了他左金吾的,所这个时候,心灰意冷的左金吾只求自己能平安的回到大定府就成,再说了若不这样做,只怕到时候能回去的可能连一千都会没有。

展昭与白玉堂都不是鲁莽的人,这也是方羽敢于让他们两个单独带兵出来的原因。这个时候见辽兵摆出了这个阵势,两人没有冒然的上前进攻,而是汇合到了一起来商量,这两人领兵作战的经验并不是很充足,这个时候自是没有想到对方是累得跑不动了,还以为对方是想到了什么好办法来对付自己。于是这两人带着队伍远远的监视着这些辽兵,没有上前进攻,展昭,白玉堂他们带有食物与粮草,自是不用担心自己与马匹挨饿了,可这些辽兵逃得匆忙,没有一个带了食物地,人与马在跑了这么久之后。可都是累得够呛也饿得够呛。

阿贵等了半天,手下的士兵也暂时缓过一口气来,却又久久的不见对方攻击,心中不禁着急起来。要知道无论他如何的心狠手辣,他也不敢公开的在这个时候带着挑出来的两千人离去,因为那些被抛弃了地士兵将会把他撕碎了不可,阿贵打的算盘是用这二千人先消耗一下展昭他们,然后再让那些休息好了的士兵一人两骑,反过来追杀一下展昭他们这些人,只是没想到展昭与白玉堂却就是不上来进攻。

展昭,白玉堂他们等得起,可阿贵他们却是等不起的,没有粮草的辽兵们,越等越会只有死路一条,阿贵咬了一下牙,只得带着那挑出来的两千士兵一人两骑的对展昭他们发起了进攻,展昭与白玉堂见他们来势汹汹,自然不会与这些个辽兵硬拚了,当下各自领着手下离开,这阿贵领着辽兵追了几里后,忽然带着这两千辽兵拐了个弯,不敢再回原地,直接扬长而去,看着这些辽兵跑了,展昭与白玉堂才明白这些个辽兵是要抛弃另外一些辽兵逃命的,并非真要来追击自己这些人,当下又返过身来去追这些辽兵,至于那些没了马地辽兵,展昭与白玉堂这时候就懒得去管了,在这种冰天雪地的草原上没有食物的话,很难存活下来,当然,如果他们幸运的找到一个小部落地话,那也许活下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只不过这附近离得最近的部落也有近百里路,等他们走到了那里,只怕也没了力气去抢别人的东西了。

那些被抛弃的辽兵发现阿贵与左金吾带着那两千人跑了后,自是心中非常的愤怒,一个个把左金吾与阿贵的祖宗骂了个够,骂完之后,只得万般无赖的用两条腿往南边走,这些人最后的命运却也是在劫难逃,除掉冻饿而死的人外,剩余的一些很不幸的又遇上了展昭他们,被杀了个干净,不过这已是后话。

却说这展昭与白玉堂这两支小队伍咬在阿贵他们的身后,时不时的偷袭一下,待阿贵领着辽兵反击时,他们又赶紧逃开,双方就这样反反复复,来来去去的的较量着,使得辽兵的行程怎么也快不起来,中途辽兵们遇到了一个小部落,饿极了的他们冲进了那个部落的营地中想要那个部落供给他们粮草以及帮助他们打退展昭他们,本来这个靠近契丹人的部落是会乖乖的献上粮草的,只不过那些饿极了的辽兵却是等不及了,还没等阿贵与那个部落的族长交涉好,那些个辽兵便抢开了,如此一来,这冲突就难免了,那个部落好歹也有一千来可战之士,自是奋起反抗,这个时候,展昭与白玉堂也趁机攻击了过来,无奈的左金吾与阿贵只得带着人离去,但那个部落的人与展昭,白玉堂他们又怎会让那些个辽兵就这么逃了,一路追杀下来,特别是到最后,经过了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的马匹终于支持不住,再也无力跑路了,这个时候,便是左金吾与阿贵想丢下士兵独自逃走都不可能了,因为他们的马匹也同样到了筋疲力尽的时候。

穷途未路的左金吾望着手下那狼狈的模样,心中已不知是什么滋味了,悔也好,恨也好,这些都已不重要了,左金吾再一次直起了他的腰板,面无表情的下了斩杀战马与就地作战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