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四三章 草原起风云下

第一百四三章 草原起风云(下)

温都尔汗四十岁出头,长得很强壮,他的蒙赫族控制着这草原上一片很大的地方,而且,随着蒙赫族的越来越强大,温都尔汗手下的地盘也是越来越大,好的草场更是不断的增多,虽然辽国会干涉草原上大部落的兼并,但不会干涉各个部落之间的战争,所以象蒙赫族这样一直被辽国监视的大部落虽然在地盘上能够不断的扩大,但在人口的增长上却是不快,因为温都尔汗只敢对其它部落进行掠夺,却不敢明目张胆的吞并,不象原先的达克沙族这样的小部落,无论怎样的折腾,辽国都不会对它在意,除非有一天它的实力到达一个上限,辽国才会伸手干涉,就因为辽国的干涉,温都尔汗想要统一草原变得难上加难。

随着年纪的渐增,温都尔汗的雄心也淡了不少,他也越来越清醒的认识到若无特殊的情况与机遇,想要在辽国人的眼皮子底下统一草原,那无异于痴人说梦,而这个机遇,在温都尔汗以为今生都不会出现的时候,却又突然的来临了,带来这个机遇的,是一位贵客,是辽主耶律隆绪派来的天朝使臣萧时揽。

萧时揽并不知方羽他们行军的方向,草原这么大,想要追踪到方羽他们一行人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所以萧时揽思虑过后,决定先到草原上的几个大部落中传达耶律隆绪的命令与悬赏,而他的第一站。便是到了温都尔汗地蒙赫族,因为相对来说,蒙赫族在表面上还是相当的亲近辽国的部落,由他们出面,可以号令不少的小部落参与到追杀方羽他们的行动中来的,同时,也可以更快的将耶律隆绪的命令与悬赏传达到草原上地各个地方。

温都尔汗热情地接待了萧时揽一行人,远远地就率领着手下的人出来迎接。两人见面先是热情的的喧了一番两人之间的友情。萧时揽是认识温都尔汗的。每一次到辽国的大定府朝见耶律隆绪时,温都尔汗都少不了要给萧时揽这些个耶律隆绪身边地红人送上一些礼物,说来草原上也没什么好的出产,无非就是马与女人,当然,这些个东西对于男人来说是很需要的,得了好处的萧时揽也自会替温都尔汗在耶律隆绪面前美言几句。对于温都尔汗在下面的一些无关大雅的小动作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双方入了温都尔汗的大帐,分宾主落坐,温都尔汗地女人们为他们端上了弄熟了地牛羊肉以及马奶酒,温都尔汗端起了杯子,对着萧时揽道:“萧大人此番来我蒙赫族这样的小地方,我与我的族人都深感荣幸,这一杯酒,我敬萧大人一直以来对我族地关照。”

“哪里。哪里。温都尔汗头人乃是这草原上雄鹰,一直以来,本官都是很佩服温都尔汗头人你的。是你的智慧与勇武给这草原上带来了安宁,对此,我主万岁也曾经多次对温都尔汗头人你表示了赞赏。”萧时揽举起手中的马奶酒,向温都尔汗示意了一下。

温都尔汗饮完了自己手中的这一大杯马奶酒后,抓起一大块熟牛肉啃了一口,然后道:“不知萧大人此次前来,是为了何事。”16K小说网…

“呵,呵,此次本官前来,乃是奉我主万岁之命,前来向这草原上的各部落传达旨意的,前些时候,宋国的一名县令,公然杀害了我大辽国的骁军候韩让小候爷,宋国后来将此名凶手交与了我大辽国处置,我主万岁本怜其有些才能,有意放他一马,不想这人恩将仇报,领着他的手下再一次的杀害了我大辽国的人,随后此人与他的手下负罪潜逃,向着这草原上而来,一路上又丧心病狂的杀害了更多的人,为此,我主万岁震怒之下,下了旨意,凡是草原上有哪位勇士诛杀此人者,赏黄金千两,封为王爷爵号。”萧时揽入乡随俗,用手抓了一块羊肉放入自己的嘴中,姿势倒是很优雅,却与这大帐中的气氛有些格格不入。

“哦,此名宋人是谁,竟敢如此的嚣张,萧大人请放心,我若抓到此人,必将斩下他的头胪,送与萧大人带回去。”温都尔汗似是不经意的问了一句,粗犷的外表下,一双不大的眼睛闪着精光,显然是心底在盘算着什么。

“此人叫方羽,武艺颇为厉害,曾是宋国的文武双状元,有人夸张的称其为天下第一高手,哦,也就是草原上所说的天下第一勇士的意思,其实依本官看,是那些个宋人自夸罢了,哪似温都尔汗头人你这样的勇士是真正凭着自己的勇猛搏来的名声,要知宋人软弱,乃是天下皆知的事情,他们会有什么勇士,倒是阴谋诡计却是宋人所长,让人防不胜防。”萧时揽并没有注意温都尔汗眼中的精光,但他知道草原上的的人都是好勇斗狠之辈,便存了心挑拨一下温都尔汗,

是夸那温都尔汗的勇猛,但语气上却又不是那么回事要激起温都尔汗的好胜之心,能够主动去寻那方羽一较高下。

温都尔汗能领导一个这么大的部落,自然不是傻子,他平日里在辽国的这些官员面前扮演一个莽汉,也是为了让辽国的那些人对他们产生轻视,从而好隐藏自己蒙赫族的实力,不让辽国人总惦记着他们蒙赫族不放,这时候听了萧时揽的话,心中暗想人家宋国怎就没有勇士了,去年的万圣节上,宋国的那个副使节不就是厉害的吓人吗,当时其他的几个宋人也是何等的勇猛啊,这一次那耶律隆绪下了这么高的悬赏,内中必有很大人隐情,只怕是那个宋人让他们契丹人吃了很大的亏,而且耶律隆绪似乎也奈何不了那个宋人,这才会派这萧时揽出来叫我们这些草原上的部落一起去对付那个人地。想到这里,温都尔汗的心思又活络起来,继续装傻道:“真是岂有此理,他一个宋人竟敢称天下第一,是不把天下的英雄放在眼里么,此人别让我遇见,否则一定要给他点厉害瞧瞧。”

若是方羽在此,只怕是要感叹这温都尔汗的演技了。那表情把一个莽汉表演得活灵活现。萧时揽并没有看出什么不妥。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以温都尔汗头人你的勇猛,对上那妄自尊大的宋人,自是手到擒来,本官先在此祝贺温都尔汗头人的马到成功了。”

萧时揽说着,将那酒杯举起向那温都尔汗示意敬酒,两人在各怀心思地大笑中将杯中地酒喝完。温都尔汗双掌拍了三声,十几名女子走了进来,跳起了舞,唱起了歌,温都尔汗冷眼旁观,看着萧时揽他们几个辽国人地表情,见这些人的眼睛在这十几个女子的身上来回的巡视着,眼神俱是带着一点畏琐的色欲。温都尔汗当下不动声色的道:“萧大人此次一路北来。路上也是极辛苦的了,此次我刚好弄到几名不错地女子,也正好给萧大人解解疲劳。”

温都尔汗说完。再一次的拍了三下手掌,又有几名相貌不错的女子进了来,分别偎到萧时揽等人的身边,帐中的几个男人则各自**笑着,把那些女子按入怀中揉磋起来,场中的那十几名舞女在这大冷的天里,也渐渐随着舞蹈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地脱了下来,本来很优美地舞蹈,也变的**靡而粗犷,直截了当的挑拨着在场众人地欲望,萧时揽已有十来天没有玩过女人了,此时哪还禁得住心中的欲望,一把将怀中的那个女子的衣服撕了,虎吼一声将她压在身下,其它人见了萧时揽的榜样,纷纷行动起来,开始渲泄着自己的欲望,温都尔汗眼中掠过一丝轻蔑的神色,随即变成一幅莽汉的神态,撕了身边那女子的衣服后,将那女子的双腿抓在手中,将自己那根用了二十几年的凶器对着那女子撞了过去,那女子惨嘶一声,一丝鲜血自那种让男人充满向往的地方流了出来。

外面的寒风吹不冷帐内的**热,距离蒙赫族六百余里的呼伦湖畔此时也正热闹的很。

达尔罕也算是一名勇士,在女真族中很有名气,女真族是大兴安岭一带各个部落的统称,达尔罕就是一个女真部落中的头人,这个地方上的部落与草原上的各个部落的交往比较深,矛盾也同样比较深,长年的部落冲突中,使得这一带的部落战士特别的善战,每一个壮年的部落男人,几乎就是一个非常精锐的战士,这一点,初到此地的方羽便已见识到了。16K小说网…

方羽一路上率领着手下北上时,中途又收服了两个小部落,使得方羽手下拥有了近八千可战之士,这在草原上已经是一股较强的势力了,当众人到达呼伦湖时,都认为这里是个不错的地方,再往北就没有好地方了,而且如今已是天寒地冻,再也不能迁移了,否则牛羊就会因路上的寒冷而大量死亡,方羽也觉得这里离得大定府够远的了,便同意在这里扎下营来,以这里为根据地,将势力扩展开来,不过首先遇到的难题是在这里的当地部落,这里的女真部落的人比草原上的人更加善战,在自己的大军压境下,竟然拒不投降,对于这种人,依着方羽本来性子,那就杀了算了,不过双方试探性的交了一下手之后,方羽便改变了主意,因为他发现了对方那极其强悍的战斗力,若是能收服,自己手下将可多一股极精锐的队伍了,这种人要是手下有个三万人的话,方羽相信自己足可以把辽国给灭了。

达尔罕不是一个聪明的人,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达尔罕有些憨,不过在这种地方,对武力的崇拜胜于智力,所以能当一个部落的头人的,可以没有多少智力,但不能没有武力,恶劣而又落后的生存环境,

注定了人们的心中更愿意跟随武力强大的人,而不是罕对于自己手下的战士的战斗力还是很有自信的,虽然,他的手下只有六百人,但他相信自己与手下的六百人足以打败眼前这一大群明显由几个部落组成地联军。达尔罕不识数,他只知对方来了很多的人,多了多少他是不知道的,反正比他手下的人多就是,但达尔罕一点儿也不害怕,双方首先试探了一下,方羽这边出动了巴林左布手下的八百人迎战,而达尔罕只出动了三百人。双方还没有接触。巴林左布的手下便有几十人伤在对方的强弓之下。待双方冲撞到一起后,那个达尔罕的手下竟然能够经一敌二,甚至以一敌三而不落下风,看到这种状况,方羽也不得不惊叹一番对方地强悍,不过对于那个叫达尔罕地家伙却也让方羽直摇头,这人以六百人来对抗自己地八千人。还真够猛的,螳臂当车也不过如此吧。

方羽让手下鸣金退兵,待巴林左布领着手下退回来了之后,方羽骑着雪夜狮子独自来到两军阵前,一挥手中的霸王戟,指着对方的阵营,扬声对达尔罕道:“达尔罕头人,听说你是你们女真人中的著名勇士。那么。你可敢与我独战一场吗。”

“哼,哼,有什么不敢的。”达尔罕重重的哼了两声。对于这种邀斗,他是没办法拒绝地,女真人与草原上的人都是一样的,只崇拜强者,服从强者,如果别人的邀斗他不敢接受的话,他手下的人以后就会瞧不起他,别的部落的人更会瞧不起他。

达尔罕催马向方羽冲了过来,手中地那根大铁棒挟着风声砸向方羽,方羽有意要给对方一个下马威,当下一扬手中地霸王戟,架向达尔罕的铁棒,同时口中大喝一声:“开!”

铛的一声巨响,两件兵器撞在了一起,方羽地人与马纹丝未动,那达尔罕的坐骑却倒退了好几步,达尔罕手中的铁棒也差点被方羽磕飞,不只是让他的虎口发麻,达尔罕的胸中也觉得一阵气闷,一时之间呼吸也不顺畅了,心中更是大惊,他达尔罕可是女真人中非常厉害的一名勇士,力气更是在女真人中屈指可数的,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上去象小白脸的人在力量上比他还要厉害的多,不过此时两军阵前,由不得他达尔罕示弱,还没等他缓过这口气来,方羽已经催马上前,手中霸王戟一戟刺出,口中喝道:“你也接我一招吧。”

达尔罕挥棒架向方羽的霸王戟,不想方羽这一招却是虚的,手上的霸王戟一锁一,达尔罕哪里还拿捏的住手中的铁棒,被方羽一便脱手飞出,他虽有一身力气,但武艺上却比方羽差的太远了,若非方羽想要生擒他,以他达尔罕的武艺,只怕连方羽的一招都接不住,达尔罕丢了手中的铁棒,心中大惊,想要逃走,但他骑的马哪比得上方羽的雪夜狮子,几纵之间,方羽已追上达尔罕,一伸手,擒住了达尔罕的腰带,将五大三粗的达尔罕象抓小鸡一样拎了过来压在自己的马背上,回了自己的队伍中,将达尔罕丢在地上,立时,安三,黑子扑过来将他给绑了起来,方羽看着达尔罕道:“你降还是不降?”

达尔罕仰着头,瞪着双眼看着方羽,然后呸了一声,道:“不降,不降,我不会降了你的,要杀要剐,随你的便。”

“我再问你一句,你真的不降吗,不怕我把你的族人全杀了吗?”方羽的声音中透着森冷的杀气,如这寒风中的寒气,直入达尔罕的心中。

达尔罕不自觉的倒退了两步,眼中微微闪过一丝惧意。

蒙赫族的营地终于又变得平静起来,萧时揽在蒙赫族这里受到了热情的招待后,也是心满意足,对于温都尔汗的这些安排,萧时揽也很客气的表达了自己的谢意,临走时,唯一让萧时揽有些遗憾的是那几个女人他不能就此带在了身边,他还有其它的一些部落要去,如果把这几个女人带上的话那可就累赘了,所以萧时揽只能拒绝了温都尔汗的赠送,带着自己的手下恋恋不舍的离去。

温都尔汗很恭敬的将萧时揽送出了很远,,仿佛是兄弟之间那种依依不舍的情深意重,这让萧时揽对温都尔汗的印象更加的好了,看着萧时揽远去的身影,温都尔汗轻吁了口气。

“爹,这里起风了,我们快点回去吧。”温都尔汗的第三个儿子不耐烦的道。

“是啊,这草原上要起风了,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就要来了。”温都尔汗自言自语的道。天空上,确有几片白云被风卷着,从远处飘了过来。